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水塔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水塔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1 05:10:00阅读 本文有2731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奇怪的声响 沙沙沙沙沙沙 7月,炎热的夏天,纵使躲在冷气房里,仍然挡不住不断灌进来的热气。 由于写作的关系,我通常坐在计算机前一坐就到凌晨。计算机散发出来的闷热加上酷暑...

奇怪的声响

沙沙沙……沙沙沙……

7月,炎热的夏天,纵使躲在冷气房里,仍然挡不住不断灌进来的热气。

由于写作的关系,我通常坐在计算机前一坐就到凌晨。计算机散发出来的闷热加上酷暑,不但使我疲累不堪,而且满身大汗。所以,在睡觉前冲个清凉的冷水澡,已经变成了我每天的习惯。

关上了水龙头,我拿起浴巾擦拭着身子,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细微的声响。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推荐阅读:【奇闻趣事】男女一物降一物的表现是什么,表现出一物降一物是真爱吗?

细微、规律、持续不断传来的声响。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好奇心的作祟和心理的不安感让我停止了擦拭的动作,屏住气息,仔细聆听着。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果然没错,有个奇怪的声音响着!

刚刚在淋浴的时候,水声掩盖了其他声音,以至于我没有听见这个奇怪的声响,水声停止了之后,这个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清晰。

我四处张望,寻找声响的来源,没有多久,我就察觉到声音似乎来自隔壁。

我轻手轻脚地接近墙壁,声音果然由远而近,渐渐清晰。我将耳朵凑在墙壁上听,这似乎是从隔壁传来的声响,原因不明,却规律而持续性地敲着。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我侧耳倾听,这个连续的声响像是敲击铁桶的声音,而且这个铁桶应该是中空的,所以听起来声音有点儿空洞。奇怪的是,除了敲击的“咚隆”声之外,有时候会传来一些“隆隆隆”的摇晃声。

这会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响?

我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性是,重金属音乐。

第二个可能性是,有人在一边敲打,一边摇晃铁桶。

我想不出第三个可能性,而且,与其在这里瞎猜,还不如去寻找声响的来源,直接去了解造成这个声响的原因。

看看时钟,已经是凌晨三点。

如果是放音乐的话,未免也太过分了:如果是在进行什么工程,那也蛮混账的,为什么白天不做,在半夜吵人?

会是故意恶作剧吗?

我承认,我和邻居一直有些不愉快,关于这点,我简单说明一下好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时,服务员走近女孩身边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女孩听完后脸色变得苍白无色,神情暗淡。看着浩冰轻声说: 你吃饱了吗? 此时浩冰惊魂未定哪里听到女孩说些什么,一味的低头猛吃,不是他不想抬头,他怕看到那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这时浩冰心里后悔死了来到这家店,如果不是自己从小胆子就大,早被吓破胆了。

经过浩冰边吃边深思得出结论,这家店一定不是人开的,来这吃饭的不是人或者是将死之人,在进入这家店的时候,他往四处打量过这里的吃客,他们的脸上总覆盖着一层死气,只有已死去的人或者将死之人脸上才会出现这种死气。

总而言之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就连对面的女孩也有一丝死气缠绕。尽管女孩极力隐藏这层死气,但终没逃过浩冰的阴阳眼。这个阴阳眼是浩冰家族遗传的,在他的家族中每一代直系长子才有机会遗传,而且遗传日期不定,也许每一代从出生到老都没有可能觉醒,恰好浩冰是这一代长子,在他十岁的时候阴阳眼就觉醒了但是,当我们发现体重在上升而不是下降时,我又仔细看了看食谱。,第一眼看到了死去多年的祖母,他的祖母告诫他,不要在任何人的面前提他的阴阳眼已经觉醒,当时的浩冰很害怕,问为什么。

他的祖母没说原因,只说是福是祸,看你将来如何择选。然后消失了,从此浩冰一直没有在见过她,直到今日一直谨记祖母的劝告,没告诉任何人他有阴阳眼,包括他的父母。

浩冰不知道他已经触犯了女孩最底线,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轻视她,女孩的脸变得阴沉起来,看浩冰的眼神不在是温柔,目光中红光越来越亮,突然浩冰有种被蛇盯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舒服,鼓起胆气抬起头,正好对上女孩的眼神,这是人的眼神吗?人会有这样诡异的眼睛吗?答案是否定的,没有人会长着这样一双鬼眼,浩冰绝不会看错的,他终于确定了眼前的女孩不是人。包括这家店所有的人。

当浩冰抬起头时,女孩赶紧把双眼变回平常的颜色。生怕他知道似的,她却不知,她的眼神早已被浩冰知晓。只是浩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喂,吃饱了吗? 女孩这回很大声,她怕浩冰在听不到,恐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做出一些违背本心的事情。 吃饱了。那就结账吧!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该回家了。你自己走吧!不要让我送你,拜拜 浩冰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心中盘算着,如果女孩真的对他有企图,一定会找理由送她回家,这是鬼故事中的女鬼一贯的惯例。 你。。。 女孩想不到浩冰会来这句。 服务员结账。 浩冰不给她说下去的机会,急忙结账准备闪人,在不跑命就没了,你没看到旁边无数只眼睛盯着他,流口水的声音,都快赶上小溪的流水声。 上一页123下一页

我们两家的房间有点儿特别,仅仅只有两面墙壁从中隔着,所以连对方咳嗽的声响都清晰可闻。

平常的时候,对方白天不做工,却从晚上吵到凌晨三四点。有时候是敲东敲西,我常常在已经熟睡的状态中被吵醒:有时候洗衣机“隆隆隆”地Ⅱ向着,一吵就是两个小时。

我采取了最原始的抗议方法,无非是敲墙壁,也因此结下了梁子。

这是我想到的隔壁恶邻如此恶作剧的可能性。

但是最近一直相安无事,他有什么理由忽然在半夜里这么做?我实在想不出我哪里又惹到他了。

不管怎么样,半夜扰人安宁就是不对。我心中暗自盘算,准备去隔壁按铃,和隔壁好好沟通。

就在我走出浴室的时候,声响在一瞬间变得清晰,我才察觉到,这个声响似乎不是从隔壁传来的。

我住的地方是三楼,但是,声音传来的地方却是上面,这么说来,是我错怪了那个混帐邻居?

为了确认声音的来源,我走上了楼梯。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每踏上阶梯一步,声响就更加清晰可闻。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越往顶楼走,隆隆的响声就越来越接近。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我家总共是四层楼,再上去就是顶楼了,但是,我却还没到达声响的源头,难道,这个声音竟然是从顶楼传来的?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朝顶楼走去。

顶楼上,除了父亲种植的花圃之外,还放置了两个大型的水塔。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隔着顶楼的门,我清楚地听到声音来自门外。

现在我已经大约有八成可以确定,声响的来源是在顶楼。我推开了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很快,我便发现,那个奇怪的声响是从水塔里传来的。

我靠近水塔,的确有敲击的声响,而且还轻微晃动着。

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躲在水塔里面!

我快步跑下四楼。四楼睡的是我弟弟Sam,他也是最接近顶楼的人,应该也听到了这一连串的“隆隆”声。

这样的声响,没道理他还睡得着,所以我肯定Sam也一定发觉了顶楼水塔的异样。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不知道究竟是谁躲在水塔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躲在里面,我心中惟一想的是,把Sam叫醒,就算要对付歹徒,两个人总强过一个人。

我冲到了Sam的卧室前,却吓了一跳——Sam的房门竟然是开着的!

我犹豫了一下,马上猜到Sam应该也在找声响的来源,他应该还在四楼的某处。我赶紧跑出卧室去找。

不在!

Sam不在四楼!--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我感觉到我的汗水不断流下,从脸上,从身上。

咚隆隆隆隆……隆隆隆…

我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Sam蜷缩着身子,躲在水塔里,用手指规律、持续地敲着。

他到哪儿去了

水塔这种东西,应该算是蛮普遍而且常见的。

它拥有浑圆的形状,银灰像铁板一样的颜色,看起来就像是个比人还高的大铁桶。通常这种东西供应着一整栋大楼的饮用水。人们将他称之为水塔。

我在四楼找不到Sam,连忙跑到楼下。我父母住在二楼,我当时心想,会不会是Sam跑到爸妈的房间去睡?

但是印象中,Sam从来没有和爸妈一起睡过。

凌晨三四点跑去叫醒父母,就只为了水塔发出的怪声音,如果我告诉爸妈说水塔里面有人,说不定还会挨骂。

可是不说又觉得怪怪的。虽然我不知道水塔里是买了瓶美白护肤品,每天起来都细细地擦着。否有人,却也无法确定水塔里面没人。

由于不敢吵醒父母的缘故,我在楼梯间徘徊,却又想不出好办法,只能焦急地来回走动。

思绪紊乱的我,内心涌现出许多奇怪的想法。

宛如对话般的声音,在我脑海中相互交谈着。

“水塔里面怎么可能会有人?”

“没有人的话,怎么会无故发出声响?”

“如果是人发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么规律地敲着一个东西,而且持续这么久?”

“所以,水塔里面应该是没有人的。”

“可是,没有亲眼看到又不敢肯定。”

“难道说水塔里面的不是人?”

不是人吗?

我不愿意继续思考,因为我感到一股寒意遍体,甚至让我发抖。

其实,最快的方法,就是亲自到顶楼打开水塔看个清楚,但是,在这样的深夜,就连顶楼那些父亲种植的花木看起来都显得鬼影幢幢,在这种环境和状态下,我更加不愿意去顶楼打开水塔。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租下路口这间房子,是因为它便宜。房东把大门钥匙我交给时,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怪异,曾有一丝不安缠在我心头,但很快就被抛之脑后。因为我明白,得尽快写点东西出来,不然,我又得挨饿了。

路口很吵,挤满了卖水果的小贩。我喜欢在傍晚时,出门买几个橘子回来,写一段字吃几瓣橘子,让我的灵感如泉涌。

这天傍晚,当我走出门时,发现靠近大门的地方,又多了一个卖水果的摊点。老板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农家女孩,清秀而又脱俗,只是,眼神里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愁怨,让人怜惜。

目光落在女孩的水果摊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女孩也太奇怪了,水果全是橘子不说,而且,橘子个个都很青涩细弱,根本就没熟透啊。

“师傅,称几个吧,其实,它们很甜的。”女孩看我要走,有点急了。“第一次做生意?”我停下了脚步,随手拿了几个橘子,递给了女孩。“以前我一直在这儿卖水果,只是最近家里有点事,所以没出摊。”女孩的眼神里似乎含有难言之隐。

拿着橘子,回到屋里,想着刚才女孩的话,我掰开一瓣橘子放在嘴里,别说,还真甜。几个橘子不知不觉全进肚里了,我这才发觉,电脑屏幕上还是白白的一片。这一夜,我竟然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满脑子都是那女孩的身影。

第二天,房东的敲门声,把我从床上惊醒。

“怪事……”房东在我房间里绕了一圈,一双眼睛连床底下也不放过,“我怎么总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啊,你是不是带女人来过夜了?”一大清早就装神弄鬼的,我不满地看了房东一眼,鼻子吸了吸,怪了,确实有一股香味。

好像是橘子的香味,我抓起昨晚丢弃在桌子上的橘子皮,一闻,就是这个香味。房东无话可说,只是眼神里好像有些恐惧。临走时,房东不相信我似的,用目光又一次把房间过滤了一遍。

傍晚,我又一次来到了女孩的摊点前。“你的橘子真的很特别,连香味都是那么淡雅。”这次,我买了好几斤橘子。&ldquo一个礼拜天和老婆逛街,老婆忘带家门钥匙了。我感觉有点累,她还想再逛逛,就让我先回家做饭,还让我把身上的钥匙留给她。;自家种的,喜欢,就再送两个。”女孩脸一红,羞涩得让人心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水塔;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身后

下一篇:最后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