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护花陵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护花陵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1 03:44:00阅读 本文有2737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忧伤的盛开 “宁愿优雅的萎谢,不要忧伤的盛开?刘珊珊发这微博,到底什么意思?”石晓倩紧盯着电脑屏幕,眉头拧成了一个结。 “这是去年一个自杀女生写的遗言!刘珊珊难道不...

忧伤的盛开

“宁愿优雅的萎谢,不要忧伤的盛开?刘珊珊发这微博,到底什么意思?”石晓倩紧盯着电脑屏幕,眉头拧成了一个结。

“这是去年一个自杀女生写的遗言!刘珊珊难道不想活了?”谢春红停止了玩手机,惊讶地走了过来。

石晓倩一怔,刚想再问,男友关小剑在Q她,还是手机上网:刘珊珊在寝室里吗?

石晓倩:上街去了。怎么了?

关小剑还没回复,QQ头像却黑了下去。石晓倩心一沉,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刘珊珊是关小剑的前女友,两人还在纠缠不清吗?

推荐阅读:许世友:将军临终也壮烈

“嘭!”寝室的门开了,刘珊珊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你若盛开,我愿在这里等待……”石晓倩的手机铃声猝然响起,来电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刘珊珊脸色一下变得刷白,慌慌张张地转身跑了出去。

石晓倩愕然瞪着自己的手机,如坠五里云雾。

“啪!”“砰!”楼道里先后响起一记清脆的击掌声和一声重物倒地声。

石晓倩和谢春红惊愕地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冲出了寝室。

惨白的灯光下,刘珊珊仰面跌在楼道里,双眼紧闭,半边脸颊上赫然印着一个肿得发紫的掌印!

谢春红吃惊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石晓倩看得汗毛直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再度睁眼时,却见刘珊珊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直愣愣地望着她。

石晓倩的心怦然一跳,慌忙移开了视线。

刘珊珊爬起后慢慢走到石晓倩面前,指着脸上的掌印道:“看到没?这就是忧伤的盛开!赶紧离开关小剑,不然,你也会和我一样!”

石晓倩失声道:“你是说,刚才是关小剑打了你?他人呢?”

“我不会告诉你,他也永远不会属于你!”刘珊珊蓦然转身,一步不停地朝前走着,走到楼道尽头时,忽然加快脚步,迅速消失在尽头转弯处。

石晓倩连忙拨打关小剑的手机,回应却是关机。

回到寝室,石晓倩等到谢春红睡下后,取出了刘珊珊以前送给她的一张照片。

“你不肯和他分手,我就把你分‘尸’!”石晓倩忿忿自语着,将照片上刘珊珊的头撕得粉碎。

睡得迷迷糊糊中,石晓倩没来由地感觉浑身不自在。微微睁开眼睛,只见刘珊珊披头散发地站在床前。石晓倩头皮一?,惊问:“你想干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音乐女孩的梦幻

到雨石音乐学院上学的学生,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成名。

在雨石音乐学院学习,算是踏入娱乐圈最便利的捷径了。它虽然是私立学校,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背景。它的幕后老板是一对夫妻:男的是著名唱片公司老板──区志林,女的是当红歌星──熙媛。

熙媛比区志林足足小了二十岁,当初也是雨石的学生。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歌喉更是出众,刚考进雨石的时候,就显得鹤立鸡群。

雨石的学生都知道,每年举办的歌唱比赛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只要获得第一名,就可以立即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这也是雨石最吸引人的地方。那一年,熙媛毫无意外地夺得了歌唱比赛冠军,并且,她在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之后,马上和区志林秘密结婚,升级为老板娘。

冠军的头衔和星光灿烂的未来,“假的,我就想确认你有收到第一条。”不过都是区志林的一句话,有什么能比收买美人的心更重要的呢?

生活,偶尔就是形式主义。如今,雨石里又出现了一个“熙媛”。

这个女孩叫花音,她漂亮出众,天生一副好嗓子。和雨石所有的学生一样,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人头地,过上众星捧月般的生活。可现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唱比赛,她却犯了愁,参加比赛的有上千人,可冠军只有一个,怎样才能一鸣惊人呢?

这天,天阴沉沉的,同学们都蜷在宿舍里做起了懒猫,惟独花音去了琴房练歌。无奈心绪不宁,收效甚微,她只得停了下来,打算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花音刚上到四楼,一阵悠扬美妙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四楼是学校储放杂物的地方,平时几乎没人上来,是谁在弹唱呢?她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

她找到了声音来源。透过一间杂物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男生正坐在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前,优雅地自弹自唱。他长得俊朗挺拔,和他的歌声一样,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花音不禁看呆了,也听呆了,不由自主地推门走了进去。男生并不惊讶,只是对她微微笑了笑,又专心继续演唱,直到一曲歌毕,才站起身来。

花音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莽撞,她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打搅你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珊珊满目幽恨地盯着石晓倩,忽然抬起一只手,朝着石晓倩狠狠扇了下来。石晓倩吓得尖叫一声,刘珊珊立刻一隐而没。

天已大亮,寝室里空无一人。

石晓倩发了一会儿呆,才觉得半边脸颊火辣辣地疼。

“难道刚才……不是梦?”石晓倩悚然怔住。

“噔噔……”外面楼道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石晓倩猛地掀被坐起,惊魂不定地盯着寝室的门。

护花的亡灵

脚步声在门外停了下来,谢春红推门而入,望着一头冷汗的石晓倩,讶然道:“还没起床,出事了!”

石晓倩抹了把冷汗,颤声道:“什么事?”

“早上有个同学跑步,在操场西边发现了刘珊珊的尸体。叫了老师赶去后,尸体又不见了。哎,你的脸……对了,去年那个自杀的女生,死后脸上也有一个掌印,有人说,她是被鬼扇了耳光。”

“鬼为什么扇她耳光?”

“一定是那女生弄坏了死者遗照上的脸,死者的鬼魂才会以牙还牙。刘珊珊说不定也是,还有你……”

“别说了,我可不做这种事!”石晓倩心里堵得慌,哆嗦着手拿起手机Q关小剑:昨晚你有没有打刘珊珊?

关小剑:我是幽冥的护花使者,怎么可能打女生?

石晓倩:幽冥?

关小剑:哦,错字无罪,是有名。

石晓倩还想问,刘珊珊的QQ忽然上线Q她:不想忧伤的盛开,就速到护花陵!

石晓倩瞪着谢春红道:“这是什么情况?”

“恶作剧吧。可能昨晚有人捡到了刘珊珊的手机,而刘珊珊的QQ登录设置恰好是‘记住密码’。”

石晓倩沉思片刻,将刘珊珊的话复制后发给了关小剑。

关小剑很快回复:护花陵是个鬼地方,还是我替你去吧。对了,昨晚我寝室里的几位室友在议论,说有人在吃过晚饭后看见刘珊珊鬼鬼祟祟去了操场西边。我昨晚在QQ上问你,就是想确认一下她有没有出去。可惜我手机突然没电,借我室友的手机打给你,你又不接。

石晓倩忍不住问谢春红:“你听过护花陵这地方吗?”

“就是操场西边围墙外的一堆乱砖,刘珊珊出事的地方。”

“那里不是医院吗?”

“对!堆着乱砖的地方以前是医院废弃的停尸房,现在已经属于学校的地盘。学校在搞扩建,已经将停尸房和围墙都拆了。据说,过了晚上十二点,男生走过那堆乱砖前都会撞邪,女生却都安然无恙,所以传出了护花陵之说。现在是白天,关小剑应该没事。”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有事就晚了!如果真是护花,刘珊珊昨晚为什么会死在那里?”石晓倩心急如焚,不顾谢春红的阻拦,独自匆匆跑出了寝室。

立在那堆乱砖前,石晓倩背脊没来由地一阵恶寒,自言自语道:“这堆乱砖,怎么堆得像座大坟?”

“陵就是大坟的意思,里面埋着护花的亡灵。”

“谁在说话?”石晓倩一惊,扭头一看,身边空无一人!石晓倩心里一阵发毛,连忙大喊着关小剑的名字。

四周始终没人回应“什么!赶快咱们兵分两路,你去你房间把路由器拔了,我去银行把钱取出来,快、你跑快点。”。

天空忽然乌云密布,天色暗如黑夜。不消片刻,豆大的雨点劈里啪啦地砸了下来。

石晓倩来不及细想,快步奔到了乱砖旁的一棵大树下。

大树下盛开着许多五瓣紫花,就像一只只从树根里伸出的手掌。石晓倩好奇地弯下身,忽觉脚下一阵阴寒入骨。低头一看,两只脚背上都附着一只肿得发紫的断掌!

石晓倩条件反射地想往后退,可是双脚好像都被断掌压住了。石晓倩骇急失措,“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

附在脚上的断掌很快攀上石晓倩的小腿,露出了惨白的手臂。原来这根本不是断掌,而是从乱砖里伸出的一双手!

石晓倩吓得紧紧捂住了嘴,双眼死死盯着脚下犹在拱动的乱砖。电光忽闪,清晰地照出了从乱砖里钻出的一张臃肿变形的紫脸。

“嘿嘿!”紫脸人忽然咧嘴一笑,脸上顿时绽开无数条血红的裂缝。

石晓倩尖叫一声,触电般从地上蹦起,连滚带爬地往操场逃去。

活埋护花陵

身后的脚步声如影随形,石晓倩不敢回头,在大雨中拼了命地拔足狂奔。但是跑了很久,依然没有跑出操场。

大雨倾盆,操场上空空荡荡,徒见雨珠飞溅。石晓倩越跑越害怕,终于停下了脚步。

“你别跑啊……”身后响起一个阴沉沉的声音。

石晓倩心惊胆战地转过头,立刻惊得手脚冰凉。

那个脸颊绽裂的人,就站在距离石晓倩不到五步远的地方!石晓倩尖声惊问:“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你可知道?一张脸如此忧伤的盛开,是生不如死,死更不如生!”碎脸人目光如刀地盯着石晓倩,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不!你别过来!”石晓倩飞快地往后急退,却撞到了一个人。接着,一只湿漉漉冰凉的手掌从后面轻轻抚上了石晓倩的脸颊。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说出来有点难为情:我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

正常的时候,我能分裂出另一个我,我们享用一样的名字,一样的相貌,彼此对话谈心,倾情交流,亲如兄弟。

只是后来,问题接踵而至,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

我和这位“兄弟”开始出现摩擦,从最开始的不和,到后来的拳脚相向。旷日持久的斗殴,使我们积怨重重,终于有一天,他在我面前拿起了一把西瓜刀,怒目相视,想把我大卸八块。

这个被我分裂出来的人,居然想要杀我,这简直太令人难以接受了。但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手,我逐渐领悟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他真的要砍死我,我绝对只有束手待宰的份旅行者问:“你是不是当过奴隶?”。。要想活命,必先逃命,就目前形势而言,只有这一个办法。

我逃到了精神病院,在这里,我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和我关在一起的,是另一位精神病人,他的名字有很多,几乎一天换一个。和我一样,他也患有精神分裂,只是情况比较糟糕。他每天都会分裂一个新的人物出来,所以,每次从床上睁开眼睛,他都会这么介绍自己:我叫……

听着这些层出不穷的名字,我感到自己一点都不孤独,就像住进了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倍感温馨的我,开始向他倾诉自己的烦恼,喋喋不休,不厌其烦。他每次都听得很认真,那饶有兴味的表情,像是在听一个疯子讲故事。我感到很挫败,但依然没有放弃掏心掏肺,就这样,我不断地跟他讲述另一个我,日复一日。

终于有一天,意外发生了。我的这位室友,像往常一样从床上爬起来,向我作自我介绍,从他嘴里,我听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那是我的名字。

然后,他从枕头下摸出一把西瓜刀,不等我有任何反应,果断地扎进了我的左胸膛。

现在,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耳濡目染之下,他早已经熟悉了另一个我的所有习性,现在,他分裂成了那个我。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护花陵;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舌痣

下一篇: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