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舌痣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舌痣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1 02:46:00阅读 本文有2846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许文默刚到北泉大学的第一天就听到关于邬青梅的传闻,据说她是个很可怕的女生,嘴里常会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同班的楚万河神秘兮兮地告诉许文默,千万不要试图去听懂她的话...

许文默刚到北泉大学的第一天就听到关于邬青梅的传闻,据说她是个很可怕的女生,嘴里常会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同班的楚万河神秘兮兮地告诉许文默,千万不要试图去听懂她的话,否则将会大祸临头。

难道她会某种诅咒,还是会说某门邪恶的外星语?许文默哑然失笑,心里压根儿就不信。

北泉大学很大,许文默决定晚饭后一个人去走走。

校园已经披上了一层淡淡的暮色,微微有风儿吹动。走到僻静的后操场的时候,许文默突然看到前方的单杠下直挺挺地躺着一个女孩,一张彩色海报盖住了她的脸。

许文默皱起了鼻子,他从风中依稀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报纸下面,莫非是个死人?

这样一想,他的心里顿时有点紧张,正待上前看个究竟,突然听到海报下面传来女孩“嘤嘤”的哭泣。

“同学,你……”四周再无旁人,许文默嗫嚅着上前问道。

一听到人声,那女孩“嗖”地一下坐了起来。

她的脸瘦瘦的,眉毛很粗。她厉声冲许文默呵斥道:

“谁让你到这里来的?你是谁?”

看她的样子,似乎很不希望许文默发现自己。许文默刚想张嘴,整个人却愣住了。

他惊讶地看到,这个女孩居然满嘴是血!他又看向那张海报——那哪里是什么彩色海报,分明就是一张被鲜血染红的普通报纸!

“你,你的嘴……”他说话开始哆嗦。

女孩已经站起身来,她舔舔嘴巴,满脸怨愤的表情。

“刚刚,你听到了什么?”她压低嗓子问许文默。

“你在哭……”

“还有昵?”

“还有?”许文默迷惑地摇了摇头,“没有了。”

女孩不再说话,深深地看了许文默一眼,举步从他身边走过,转眼消失在越来越浓的夜色之中。

女孩走后,许文默赶紧跑到她刚刚躺身的草坪去查看。这女孩的表现很奇怪,她一定有什么秘密!

果然,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跃入了许文默的眼帘。他俯身捡起来,那居然是一块沾着血的刀片!

许文默懵了。这个女孩干了什么?刚才她是在吸食自己的血,还是,她咀嚼了某个被她用刀片割死的小动物?

一种不安的情绪在许文默心里流动。就在刚才,他撒了一个小谎。其实,在女孩断断续续的哭声里,他听到了一串奇怪的音符,她像是在念叨着什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剑客情恨录孤独剑客

叶长空五岁被长空门门主叶白收养,随叶姓赐名长空,叶白的唯一关门弟子。叶长空十岁学尽长空门所有武学珍藏,五年间苦练剑法从未间断,凡长空门武学无一不知、无一不通。叶长空十五岁打败所有同门,成为长空门天赋最好、剑法第一的弟子,获得长空门掌门佩剑长空剑,被叶白提名为下一任门主。长空剑长四尺三寸,宽五寸四厘,重七十六斤八两,乃铸剑山庄黑域玄铁打造,可谓当今稀世之剑。叶长空二十岁挑战江湖各大门派,除冰月宫,战一百八十场,胜一百八十场,无一败绩。叶长空从未战败,直至今日。叶长空问: 师傅,我为什么不能挑战冰月宫之人?

门主叶白: 还未到时候。

叶长空: 什么时候才能挑战?

门主叶白: 你为什么要挑战冰月宫?

叶长空: 冰月宫是江湖上唯一没有挑战过的大门派,只要我能战胜冰月宫的人,我就能成为剑道至尊,长空门就成为江湖第一门派。

门主叶白: 剑道永远没有第一,只有对剑悟道的深浅之分。

叶长空: 只有与冰月宫一战才能知道我悟道的深浅,才能更好地悟道。

门主叶白不知为何一声长叹,道: 你可以去挑战冰月宫了。 叶长空疑惑师傅的突然转变之时,门主叶白已走,叹息声孤寂地飘荡在长空门悟道山上。叶长空不再犹豫,即日起程奔赴冰月宫。九月十四日,晴,有风一片枯草上空,苍鹰雄视着长久伫立的一男一女,男子持黑域玄铁所铸长剑,女子持曲长剑,剑虽细却如蛇般灵活柔软,看似无力却令人寒彻骨髓,犹如毒蛇之口,散发着阴冷的气息,遗世独立,乃冰月宫冰月无情。

一阵萧索的秋风吹过,吹起两人长发,伴随着几根荒草飘挡在两人眼前,两人却从未对过一言。此时剑气越来越浓重,苍鹰似是感应到什么,嘶鸣一声,逃也似的疾速掠过杀气弥漫的战场。二人负剑而上,叶长空战意盎然,只为战胜而战;冰月无情杀意凝重,只为杀人而战。百丈之距瞬间消无,叶长空一跃而起,横臂以重剑相击,冰月无情却一闪避过,细剑挥舞意在划过叶长空脖颈,叶长空回剑不只有仰身后退,冰月无情更是穷追。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是什么呢?一边搔着脑袋努力回想,许文默一边急步往回走去。

玄机

这注定是个难捱的夜晚。因为停电检修,北泉大学早早就安排学生就寝。

许文默所在的男生401寝室闹腾了一阵过后,终于安静下来。不一会儿,传来了室友的酣声。

迷迷糊糊中,许文默梦到自己又一个人跑去校园瞎逛。他鬼使神差地蹭到傍晚去过的后操场,又看到那个女孩平躺在单杠下面的草坪上,一张“彩色”海报盖住了她的脸。

许文默一颗心怦怦怦地跳起来了!因为他知道,那根本就是一张被鲜血染红的普通报纸。紧接着,他就听到女孩奇怪的哭声。哭声里面,夹杂着那种奇怪的音符。

许文默有些紧张,他侧起耳朵,细细聆听……

“咚!”胸腔里突然发出一声震响,他惊醒了!

四周一片暗黑,依然是室友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许文默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窖。或许是潜意识作祟,傍晚想不起来的东西,此刻居然通过一个奇怪的梦让许文默记起来了。那个诡异的女孩哭兮兮地嘟嚷着的,是这样一句奇怪的话:

“唐僧骑马……马儿病,呜鸣……摔死,摔死大眉毛不偿命……”

许文默突然想到,这个女孩,该不会就是白天楚万河说起的邬青梅吧?

许文默的猜想被证实了。

第二天,当他向楚万河描述起昨天傍晚那个女孩的相貌时,楚万河的脸突然变得煞白:

“许文默,这个女孩就是邬青梅啊l你……你怎么这么倒霉!”

“我也没料到会这么巧合,当时,她一边哭,还一边说了这样一句话……”

“闭上你的嘴,我不要听!许文默,你可别害我呀——”楚万河居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许文默正要解释,他已经像躲避瘟神一样逃开了。

心中的疑虑越来越深,难道他之前对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许文默突然有了一种想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冲动。他想看看,就算是听懂了邬青梅的话,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倒霉事”?!

他掏出手机,冲着楚万河已经跑远的背影,发出去一个短信。

那么,邬青梅说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许文默有个习惯,越是搞不懂的东西,他就越想要弄个明白。念初中时,他们班上常常搞文艺表演,每个同学都要出一个节目。许文默一不会唱二不会跳,唯一能向同学们卖弄的就是他的“脑筋急转弯”。那些脑筋急转弯智力题当然不是他能编得出来的,那是他从书上硬背下来的。为了不被同学们笑话,他倒是没少花功夫。上一页1234下一页

许文默坚信,邬青梅这句话一定也像某些脑筋急转弯题目一样,是在做文字游戏。

这个题目显然不合逻辑:骑病马的是“唐僧”,为什么摔死的却是“大眉毛”?

“文默!快看,我再到什么了?”

一个异常兴奋的声音打断他的臆想,他抬头,只见陆晓龙远远地朝他小跑过来。

陆晓龙和许文默分在同一个寝室。许文默初次见他时,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他搜遍整个大脑,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陆晓龙已经跑到许文默跟前,许文默这才看清,他的手上拿着几联电影票。

“瞧瞧13D版《鬼话西游》首映电影票!文默,这下咱哥几个有福了!够吊吧……”陆晓龙得意洋洋地说, “告诉你,这四张票,全是兄弟我从肖广遥那儿赢来的!肖广遥那傻子,敢跟我赌玩儿CS!没输掉裤衩就算他走运了……”

一听到《鬼话西游》这四个字,许文默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想起了邬青梅说的那句话!

西游,唐婚后,丈夫总是对妻子不理不睬,妻子忍无可忍,伤心地对丈夫说:“我知道,你和我结婚是因为我有钱。”僧……

“晓龙,今晚……你能不能别去看这场电影?”许文默打断陆晓龙的炫耀。

陆晓龙的眼睛顿时瞪得像铜铃: “你没病吧许文默?可千万别推辞啊,今晚谁不去我跟谁急!”

“你……你打算请谁?”

“当然要请你了,还有楚万河……对,把肖广遥那家伙也叫上,吃水不忘挖井人嘛!”

一个奇怪的想法在许文默的心头冒起!他的心突然怦怦怦地跳起来。

或许,这一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那好吧。晚上七点,咱们准时出发……”许文默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

忽然起风了,许文默下意识地裹紧了衣服。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一团乌云,把北泉大学上空紧紧笼罩。

大眉毛

华灯初上,四个青年溜出学校,直奔红四喜影剧院。

红四喜影剧院离学校不远,穿过两条街就到了,它修建于原市政府旧址之上,因而地基很高,气派的大楼雄踞于基台之上。

许文默、陆晓龙、楚万河和肖广遥压抑着内心的兴奋,随着拥挤的人流涌人放映大厅。

电影很快开始了。这是一部阴森森的鬼片,偏偏又是3D立体的。戴着特制的眼镜观看,许文默总觉得里面的那个白骨精附身的沙和尚随时会从银幕里钻出来。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李萍自从嫁给丈夫孙武后就麻烦不断:过门不久是婆婆去世;随后是孙武为了还结婚时扯下的债与大哥孙文一起远去南方打工,一年多了渺无音信;上个月大嫂又不明不白地吊死在家中;如今自己又每天为躲避村长儿子 柱子的骚扰成天发愁。

李萍想起柱子就恶心,村上的大姑娘小媳妇没有几个他不伸脚动手的,不知咋的最近又像只绿头苍蝇样老围着李萍打转。

萍嫂子呀,想不想咱大哥呀,唉!咱这大哥也真是的,家中放着个大美人还跑那么远去打的哪门子工哟,害得你在家独守空房。要是我,给多少钱我也要在家搂着你这个大美人亲热!

萍嫂子,要是你晚上寂寞得慌就吱声啊,我过来陪你解闷,别的我赶不上我大哥,陪你销魂解闷我可是高手,不信你试试!

开始柱子还只是言语上放肆,可昨天就趁机在杏花的屁股上拧了一把。李萍心里就像是吞了个蟑螂样恶心。可如何才能摆脱这只可恶的苍蝇呢?李萍感到势单力薄,束手无策。

这天是大嫂的 满七 ,李萍一大早就提着竹篮来到了村外的坟地。她在大嫂那座新坟前点上香烛,摆上祭品,放了一挂大鞭,然后就双膝跪在大嫂的坟前伤起心来:

大嫂呀,自从我过门后,你就把我当作是亲妹子样,你现在咋就不管我了呢?妹子现在差不多快要烦死了,男人到现在也没有个音信回来,再怎么样也该有个电话或是托人捎个信吧?咋就这样一去不归了呢?

李萍一边给大嫂添纸,一边又说: 你说这家中没个男人吧,女人就受欺负,这天杀的柱子就成天的缠着我,说不定哪天就会出事,我现在晚上睡觉枕头下都放把菜刀,他要是敢乱来我就一刀劈了他!

正在李萍喃喃地向大嫂诉说的时侯,冷不防一双大手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一张嘴放肆地拱到了她的脖子上,那像拉风箱般的喘息声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李萍浑身一哆嗦,冷汗就顺着背心流了下来,脑子里闪现了一个 鬼! 字后就晕晕糊糊的了。

嗨嗨,萍嫂子呀,你可想死我了,一听到坟地里的鞭炮声,我就知道是你在这里。嗯,对就像这样别动,不用怕,这里没有人男人长叹一声,说道:“结婚有风险,办证要谨慎!”来,地下躺着的也不会管我俩这事,只要是你顺从了我,我在爹面前保证帮你说句好话,村里再是有救灾款啥的,保证你是头一个有份!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舌痣;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都是车祸惹的祸

下一篇:护花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