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恐怖的顶罪游戏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恐怖的顶罪游戏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1 00:34:00阅读 本文有3092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不信鬼神 寻找天下有胆青年:如果你是一名无神论者,不惧怕世上牛鬼蛇神,不相信因果报应弥天大谎,请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将为你提供恐怖刺激的游戏! 看到网上的这张帖子,...

不信鬼神

寻找天下有胆青年:如果你是一名无神论者,不惧怕世上牛鬼蛇神,不相信因果报应弥天大谎,请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将为你提供恐怖刺激的游戏!

看到网上的这张帖子,赵飞高笑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谁怕鬼神啊!他立即加了帖子上的QQ号,对方的昵称叫“心如”。赵飞高立即向对方打出了一句话:本人钻石级有胆青年。

心如丢出一个笑脸,耐心地问他看过些什么恐怖书和电影,并要求说得尽量详细些,以评判他的抗恐怖级别,赵飞高一一作答。心如又丢了一个笑脸,说:“你很符合我们的要求,如果愿意,可以加入我们的公司,大家一起赚钱!”

细问之下,对方才说出真话。原来心如是一家“顶罪公司”职员。现在一些人做了坏事,总怕会有报应,于是都去庙堂之类的地方许愿,也有的人为了某种目的而发毒誓,可最后又怕真的显灵,于是就想找人顶罪,到神灵面前表态,说这些毒誓是自己发的。

心如说:“我们找不相信鬼神的人,因为不相信报应之类的事情,顶这种罪也不会害怕。”接着又传来一张表格,无非是个人信息之类,告诉他如果有意的话,填了以后,就算进入了信息库,有生意会及时通知。

推荐阅读:来自地狱的敲门

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生意,竟然欺负到鬼神的头上了。赵飞高辍学后,每天都在网吧里混日子,去神像面前糊弄一番就能赚钱的话,比恐怖游戏刺激得多,于是他答应了。

几天后,一位男子找到他,说是心如的同事,叫谭明杰,要求他到医院抽血化验,说要看身体素质后才能接生意,于是赵飞高就到医院抽了血。

这天赵飞高刚进入网吧打开电脑,心如的头像就闪了起来,点击一看,原来是生意来了。这是代一位男子到城外一座庙前顶罪,收费是五百元,中介收三成信息费。说好见面方式后,他立即赶了过去,谭明杰早在那里等着了。客户没有露面,只是那天在这里发过誓,现在只要赵飞高去神像前承认,当天的誓言是自己发的就算是顶罪了。

赵飞高按客户交代的话到神像前上了一炷香,然后承认那天的誓言是自己所发,如果真的显灵,则由他来担当。谭明杰在一旁录像,说是要给客户看,证明他们已经在神像前顶了罪。当几步程序走完,出到庙外,谭明杰当场付给赵飞高三百五十元。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阿丽是班级的一个乖乖女。由佳,由子,真爱子是班级的三朵班花,她们平时以欺负阿丽为消遣。

最近经常发生碎尸案,死者都是未成年少女,请大家晚上减少出门,如有线索请立即与警方联系。 广播里的新闻顿时在学校中引起了轰动。 阿丽,我们去找几个男生护送我们回家,至于作业就请你帮我们做一下吧。放学我们一起回家。 由佳等又想让阿丽代劳作业。阿丽虽然极不情愿,但是有碍于情面不原去得罪她们,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躲在厕所里哭。由佳三人也进入了厕所,显然她们没有发现阿丽, 那个傻瓜真实有意思,我们才不会和她一起回家呢,她也被碎尸才好呢。 不行,要是她死了就没有人帮我们交作业和清扫教室了。 真爱子你可真坏,呵呵。 阿丽听了对她们的仇恨掩盖了伤心的程度。

放了学,由佳三人自然不会和阿丽一起回家。阿丽只能孤孤单单地走在漫长的回家路上,碎尸案的恐怖另她浑身颤抖不已。忽然一个小孩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个大约只有6.7岁的小孩,带着一顶小帽子,背着一个小书包,由于他背对着阿丽,所以不能看到他的长相。出于好心阿丽上前询问: 小家伙,现在有碎尸案,你怎么还不回家?是迷路了吗? 等靠近了才发现那孩子在哭。孩子转过头来,阿丽吓了一跳,因为那孩子长得很丑,也许是因该说长的很凶恶。

姐姐死了,姐姐死了。 小孩不停地重复着,一边不断地擦着眼泪。原来是亲人去世了,这孩子好可怜啊,也许出于自幼丧夫的同情她便去安慰那小男孩。他们很快便混熟了,他们来到附近的社区活动区荡秋千。

姐姐,你真好,就像我以前的姐姐一样,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玩吗? 当然可以,我叫阿丽,你呢? 史太郎。 孩子含糊地回答到。

姐姐,要是以后有人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好。 真是个好乖的孩子。阿丽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姐姐,我要回家了,你要到我家去做客吗? 阿丽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便婉言谢绝。

姐姐,我以后还要来找你玩哦,再见了。 说着,孩子便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第二天,由佳三人依然那阿丽找乐子。 阿丽,今天我们三人有约会,今天的打扫就拜托你了,明天请你吃点心。 说玩就嬉皮笑脸地出了教室。虽说是请吃东西,可是没有一次履行诺言的。 你们全死了才好呢!!! 阿丽诅咒道。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么简单的几句骗鬼的话,就拿了三百多,这生意实在是太好做了,赵飞高真希望天天都有这样的生意。几天后,他又得到了信息,这次却是一张大单,收费三千。

这是城郊一间小屋,里面空荡荡的,但却摆着一尊关帝像,香炉里全是剩下的香头,看得出这尊关帝像是经常有人来拜的。

谭明杰说:“有一位老板跟好友借了钱,为了取信于大家,他在这尊关帝像前发了毒誓,如果不按期还就让关帝爷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给开膛破肚。时限到了却没法还钱,生意场上的人特信关帝爷,所以才请人顶罪。”

赵飞高在关帝神像前点起了红烛,又拿起九根香,慢慢点着。一阵轻烟飘起,他拿着香在关帝像前拜了三下,念道:“关老爷在上,我在这里发了毒誓,如果不能按期还钱,就要受您手中青龙偃月刀的开膛破肚之罚。可现在生意有了麻烦,您要惩罚的话,我也认了。”说罢,将手中的香插到香炉里,又站在神像前鞠了几个躬。谭明杰拿着录像机站在门口,将整个过程都录了下来。

开膛之祸

香炉里的轻烟缓缓上升,赵飞高觉得身上有种懒洋洋的感觉,眼皮有点沉沉的。猛然间,他睁开眼,却发现四周变得昏暗,关帝像不见了,一道台阶往下延伸着,下面黑乎乎的也不知是什么地方,而身后却是一面墙。

他颇为奇怪,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赵飞高大声叫道:“有人吗?”却没有人回答,只剩下他的喊声在回荡。他又叫谭明杰的名字,可那名字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来,从嘴里呼出的,仍是“有人吗”三个字。

此时的赵飞高有些恐慌,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地方,可面前只有一条路,他只能沿着台阶往下走。这台阶实在是太长了,走了好久还是看不到尽头,而前方仍然是黑乎乎的。

这时就见前面的墙旁画着一个白色的箭头,旁边还有一排小字,写着:十八层地狱由此进入。莫非这台阶是直通十八层地狱的?赵飞高想原路返回,可一转身顿时惊呆了,身后只有一面墙,刚才所走的台阶全不见了。

他吓得转身又往台阶下跑,可不管怎么跑,前方仍是没有尽头,而后面的墙仍然紧贴着身后。正跑着,就看到前面的台阶上摆放着一把大铁锤。赵飞高一咬牙,拾起铁锤转身就向后面的墙砸了过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就听“轰”的一声,墙被他砸了一个大洞,顿时光线射了进来,一股清风扑面,让人感到一丝清爽。

赵飞高用力砸着,不一会儿,就被砸出了一个能容人进出的洞来。他丢下铁锤急忙往外爬,可刚伸出头来,就看见外面立着一尊关帝像,手中一把青龙偃月刀,一双怒目狠狠盯着他。

这时赵飞高才想起,自己是替人在关帝面前顶罪,吓得大叫道:“关帝爷,是我错了,我不该去帮别人顶罪,你还是去找原来的债主吧。”

可任凭他怎么叫,喉咙就像被卡了似的,声音就是没法发出来。

洞外的关帝脸色顿时变得狰狞,突然左手伸出,握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举起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向前劈了过来。赵飞高大惊,用力挣开,将身子缩回墙里,刀“哗”的一下,又将洞砍宽了许多。赵飞高此时哪还敢停留,转身沿着台阶往下跑,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关帝已经追了过来。

也不知跑了多久,就在他累得几乎倒下时,终于看到前面有一扇门,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地狱之门,非请勿入。赵飞高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就算进地狱也比被关帝立即劈死好,于是,推开门冲了进去。

可刚进来他就后悔了,只见屋里也有一尊关帝像,手中的青龙偃月刀正横指着大门的方向,赵飞高感觉自己的身子正冲向刀口,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刀一下子捅在他的肚子上。

果然应了开膛破肚之罚!赵飞高一下昏了过去。

毒誓应验

迷迷糊糊中醒来,他看到两名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面前,就听有人在身边说:“你受了很重的伤,医生正在救你呢!”听声音像是谭明杰的,又是一阵晕眩,赵飞高又昏睡过去。

等到再老公夫问:“那你怀念什么啊?”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谭明杰在身旁守着。刚想动身,就感到腹部火辣辣的疼。谭明杰按住他说:“你伤得很重,别扯了伤口。”

赵飞高看了看周围,这是一间小屋,就问:“这是什么地方?”

谭明杰笑道:“这是一个朋友的家,他是一名医生,是他救了你。”

赵飞高用手一摸腹部,此时已被厚厚的纱布包着,想起在地狱里关帝的刀,难道这伤真的是关帝砍伤的?这可真太难以置信了。

谭明杰眼中似乎还带着恐惧,说:“真是太可怕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刚刚在发誓,突然性情大变,把自己给弄伤了?”赵飞高就将经历的事情说了出来。谭明杰越听脸色越凝重,等赵飞高说完了,才说:“可是,我眼里看到的你却不一样。”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陌生人的来信

晚上九点的时候,天气逐渐阴暗下来,我躲在客厅的沙发里,百无聊赖地拨弄着遥控器。刚租来的屋子,到处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这时门铃响了,我感到纳闷:刚搬来没多久,这么晚是谁呀?门铃一声一声响个不停,我急忙起身,打开门,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子,低着头,看不清他的模样,他把手中的信递给我,转身走了。

我纳闷地看着手中的信,信封上没有寄信人,只有我的地址和姓名。拆开信,复古黄色的信纸,散发着淡淡说不出来的香味:

亲爱的周小姐,您别惊讶,也别猜测我是谁,诚邀你明天来旅社做客,明天来的都是四年前幸存的朋友。静候你的到来!希望你玩得开心。地址:咏镇西达路809号。你的朋友。5月7日。

四年前?四年前的今天,我和男友在C市宾馆住下,后半夜的时候宾馆内发生爆炸,男友拉着我的手乘逃生电梯逃了出去。确实应该说庆幸,虽然一年之后我们分了手,可我还是应该感谢他,没有他那天我也不会活下来。明天,他也会去吧,毕竟,那次事件中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

第二天,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在包里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一把红伞和一把瑞士军刀。后两样是我随身必带的,不管下雨或者晴天我虽然我有严重的拖延症,但是我花起钱来一点拖延症都没有。都喜欢随身带着一把伞,未雨绸缪总是好的,军刀也是为了防身。

二、咏镇旅社

咏镇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到了旅社,我很惊讶,好小的旅社!在一条窄小的巷子内,木头的门角上还有一块破损的洞,就在这时老婆说:“买蚊香实际上是让蚊子享受安乐死,最人道;买蚊子药等于让蚊子服毒身亡,无异于谋杀;买电蚊网等于给蚊子上电刑,太残酷了。干脆还是买蚊香吧。这样蚊子死后也会感谢我们的。”,我的肩猛然被拍了一下。我吓了一跳,缩着脖子回头看时,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笑盈盈地看着我:干净的笑容,长长的黑发。

“你也是来做客的吗?”她的笑容有独特的诱惑,边推开门边问我。

我点头示意,推开门后是个小庭院。脚下是参差不平的青石砖,墙角还有一个大缸,里面盛有乌黑恶臭的水。我不禁捂住了鼻子,心想怎么回事,邀请人家来做客,怎么说也应该好好打扫一下。我有些好奇,这个邀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站在我旁边的小姑娘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满,依然笑盈盈的。

进入大厅,正中央的八仙桌四周已经坐了人:是一对男女和一个中年男子。四年前幸存下来的人,理应我该认识几个,可是眼前的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回头看去,是他!蒋尧,我的前男友。我走到他身边向他打招呼,有个认识的人总是好的,更何况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我和蒋尧对视了一眼走向了桌子,那一对男女苦笑着看着我们,眉头紧蹙,中年男子连头都没有抬,环抱着双臂坐在那。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恐怖的顶罪游戏;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傀儡旅馆

下一篇:守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