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傀儡旅馆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傀儡旅馆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0 23:48:00阅读 本文有2894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楔子 傀儡旅店,这个传说应该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开始的:行驶在漫长的公路上,终于发现了一家可以休息的旅店,但是等疲劳的司机进了店,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活人。有的,...

楔子

傀儡旅店,这个传说应该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开始的:行驶在漫长的公路上,终于发现了一家可以休息的旅店,但是等疲劳的司机进了店,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活人。有的,只是和活人一样造型的假人模特而已。这个传说有很多不老婆胡搅蛮缠道:“我不管这些,它违章行驶就该受罚!”同的版本,不过都是从一辆几乎快要用光汽油的车子还有一个心情烦躁的驾驶员开始。

雾中旅社

“……上午持械抢劫了金店的强盗团伙,依然有一人在逃中……”

广播主持人的声音刚说到一半就被中断了,戴墨镜的男人用枪柄砸在收音机上面,接着车厢里回响着的就只是“沙沙”的杂音了。

“妈的,狗屁!”他又发泄似的砸了收音机几拳,这时候收音机自动换到了新的频道,某个深夜广播节目的声音传了出来,男人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踩着油门的脚稍微松开了一些。

推荐阅读:钉刑

原本一切计划妥当,但到最后还是发生了意外。就在几个人抢了金店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巡逻的民警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结果,计划中的逃亡计划全部泡汤,经过了与警察几个小时的对峙,只剩下策划这次计划的男人只身逃脱而已。

“死条子!干死你个死条子!混蛋!!!”一想到那个坏了自己大事的巡警,男人就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当时男人开枪打中那个警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

就在这样唾骂的时候,他的一只手正慢慢摸着身边的一个帆布包。里面的东西也算值钱了,但是和他们原本抢的那些比较起来,最多只到一成而已。因为那个巡警的关系,男人的横财缩了水,更重要的是,他的脸被警察看到了。

“……终于发现了一家可以休息的旅店……”

电台里不晓得是在说些什么,听在一头怒火的男人耳朵里,只觉得不爽。他又一拳砸在了收音机上面,这回不只是广播的声音,就连杂音也全部消失了。

男人又小声骂了一句,把注意力稍微转到了车窗外面。

现在已经是深夜,街道上的车辆少了很多,男人开着车小心地穿过小巷,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从城里逃出去,不然早晚会被警察找到的。通缉令应该已经发出来了,一般市民也会警惕他。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夜静得出奇,在3单元宿舍前,林校长停住了脚步。黑暗中,林校长站在楼下望着302号宿舍处,那宿舍不知什么时候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一走在楼梯处,林校长止步了。他想起现在应该去找宿舍管理员拿钥匙才对。奇怪的是,推开值班室的门,屋里空荡荡的,一张双人上下铺的钢丝床上,被子很凌乱,桌上的台灯开着,椅子被拉开了,一个玻璃杯摔在地上,水溅得到处都是。

老王?在吗?喂喂,有人吗 林校长喊着,没有人应声,在微弱的灯光下,这恰似诡异,在他走的时候,脚下像踩住了什么似的,硬硬的。一看地上,原来是一枚钥匙。郭老师捡起来一看,上面的小纸条上写着302号宿舍。

校长,不好了

突然的一声让林校长怔了一下,在这么安静的夜里,一声惊叫好象把他从鼓里拉进了现实。

紧接着值班室里的钢丝床 嗡嗡 直响,又是 唰唰 的穿衣声,伴随着一阵金属的撞击声, 啪! 一个水杯掉在了地上。然后从值班室里冲出了一位中年人,他一边跑一边慌慌张张的大喊 出什么事啦? 一枚钥匙掉在地上,也没注意。林校长忙看自己手上的钥匙,也不见了!他捡起钥匙一看,又是301号宿舍的。

只是怎么了,是幻觉?刚才的那一幕?他仔细的回想男的依然黏糊着道歉,就在大家都觉得他是绝世好男人的时候,那女的来了句:“哼!你就是不关心我,如果是你老婆被烫了,你还这样么!”了一下, 唉! 他敲了敲了他自己的头,觉得这一切都非常的乱,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似的,再看看那掉在地上的水杯,还是同一个水杯,只不过这时水才开始慢慢的沿着地板向四周漫延,接着,那水渐渐的变成了红色,好像,好像,他有点无语了,那是血,而且很红,慢慢的流在他鞋子上。

啊 !

这时血流在他的鞋子上,奇怪的是,血还不止步着,慢慢的倒流到,他的裤子上、衣服上“这条死狗我们半小时前已经轧过一次了。”、脸上,他有点紧张了。他望向墙上的一面只有半块还切了一个角的镜子,即使镜子很迷糊,他影隐约看到了 看到了 一个血人,而且血慢慢的流进他的头上,使他的眼睛看一切都模糊了,接着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睁开眼睛,借着那薄弱的灯光,他看向自己的劳力士,12点过一刻钟。

咦!刚才我的进来的时候不也是12点过一刻钟吗?他想了一会儿,想起他还要去302号宿舍,不管那么多了,先去那宿舍先,他摸了摸自己的身子,没有,钥匙呢?他站了起来,特地抖了抖口袋,也没有。他急了,拿手抹了一下汗,有什么东西卡住自己了,他翻开自己的手掌,又是一枚钥匙,还是302号宿舍的。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先躲过这阵风头再想办法,反正钱是到手了。”男人这样嘀咕着。突然,他注意到了这条巷子出口有红蓝光在闪烁着,那是警灯的光。

“靠。”男人骂了一声,打转了方向盘。这不晓得是第几次为了躲避警察的检查而改道了,穿行在狭小的街巷里,事实上,虽然感觉是在向城外行进,但是男人自己也已经拿不准方位了。

把车从巷子另外一头开出来以后,男人发现自己对周围完全陌生。虽然这也算是大路,路灯明亮,但夜雾已经越来越浓,死寂的街道似乎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世界。男人摇下车窗,吐了口唾沫出去,车子继续向着迷雾更深的地方驶去。

男人觉得身上有些发冷了,路灯的间隔越来越远,树影却越来越多。

“啊,大概是出城了吧?”男人嘀咕了一句,虽然开着雾灯能见范围也不过几米,他心里有些没底。男人打算先躲到附近乡下,因为这段时间警察一定会重点注意火车站汽车站这样的地方,要等风声过去一些再逃到远的地方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车子的汽油快用光了。

“靠,这破车!”男人一拳砸在方向盘上。现在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附近有没有加油站,而且加油的时候被人举报就得不偿失了。

正当男人发火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浓雾里似乎漏出一些昏暗的光线,那绝对不是警车的光线,也不像是从应急灯里发出的光,似乎是路边店之类地方的灯光。男人看了一眼仪表盘,最后把车停了下来。

他背起帆布包,把一支黑星别在了裤子后面,接着就从车子上面走了下来。

车外的雾浓得让人会产生窒息的错觉,道路两旁的树也变成了两行阴暗的影子。如果不是眼前那一点模糊的光线,男人甚至以为就连自己也已经变成那暧昧不清的阴影了。

“哼。”男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有光的地方应该就会有人,总之先去问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有没有办法搞到汽油,然后再把那个家伙杀掉灭口就好了。他这样盘算着,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穿过路边用砖块铺成的便道,男人走到了发出亮光的地方。那是一座看起来有些陈旧的房子,像是一间家庭旅店,斑驳的招牌下面吊着一颗摇晃着的灯泡,就像挂在细丝上的蜘蛛一样。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男人摸了一把别在腰后的手枪,然后走过去用力地敲起门来。只敲了两三下,他就听到从门后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模糊声音。

“来了,来了。”伴随着说话声,旅店的门被打开了,“半夜三更的是谁啊?”

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脑袋从门里探了出来,那脑袋上就只有眼睛的地方留了道缝隙。

“嗖!”一瞬间,就算是已经背了几条人命的男人也吓了一跳。在夜晚的野店,突然见到打扮成这样的人,他只是倒吸一口凉气却没有叫出声来已经是很有胆色了。

那个用布把整个脑袋包裹起来的女人连忙把头缩了缩,然后发出模糊的笑声来:“啊,我是这儿的老板,不好意思啊,我的脸上有点伤呢。嘿嘿。”大概因为嘴巴也被包住了,她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

“嗯,嗯。”男人随意地应了两声,“我是过路的,汽车没有油了。附近有加油站吗?”因为刚才吃了一惊的关系,此时男人的气势也不免弱了些,他尽量用比较客气的语调对那个女人说道。

“哎呀,这真是麻烦了!”听了男人的话,那个店老板说道,“最近的一个加油站在前面镇上,开车都要半个小时呢!”

这个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又发出了那有点奇怪的笑声来:“你要是不急,不如在这儿将就一晚,明天再去镇上。嘿嘿。”

听说加油站还有那么远,男人的脸上不免露出焦躁的神情来,毕竟现在他是在跑路呢。这个女人为了让人住店可能故意把距离说得远了些,男人估摸着车子再开一个小时应该没有问题,但这一带自己不熟悉,况且又是这种天气,万一走错了方向天晓得什么时候才找得到加油站,还是天亮再说吧。

在心里盘算过以后,男人对店老板说道:“那我就住一晚好了,有停车的地方吗?我不想把车停在路上。”

对于男人愿意住下来的回答,就算隔着布也听得出来店老板很高兴:“有的,有的。可以停在这后面。”这样说着,那个女人回身拿了一支电筒出来,“走吧,我给你指路。”

假人警察

等到男人坐在旅店微微散发出霉味的床上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无论如何这一夜必须要熬过去,如果有电视的话时间要好打发得多,但是现在男人却庆幸这间旅店里并没有电视这种方便的东西。而且刚才男人也有试探过店老板,那个女人自己看的电视好像是坏掉了。这样一来,男人放心了不少,那个店老板也不会从电视上得知自己所犯的事情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少女的恐慌如影随行,这个森林般的世界里,谁在雕刻孩子的灵魂

学校的围墙背面有一片很大的花木圃,据说花木圃里面住着一个怪老头,但是,谁也没有看见过他。

放学后,我独自背着书包走过花木圃长长的竹栅栏边,总是不由自主地透过栅栏的空隙往里面看。花木圃里是阴森森的黑绿色,光怪陆离,怎么也看不清楚,那种感觉就好像到了童话里住着怪物和老巫婆的黑森林边缘。有时候,某一个暗处还会突然发出扑簌簌的怪响,仿佛里面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每当这时,我就会害怕地低下头,快步跑过这条回家必经的道路。

莎莎,你又要回家去弹钢琴了?好可怜啊! 背后有人叫道。

是杜丽和杨妮她们,这几个女孩都是我的同班同学,她们长得比我高,也比我更像大人,她们总是嘲笑我。

我站住,回身向她们瞪了一眼,以示抗议。

乖乖女!好可怜!乖乖女!好可怜! 她们喊得更响了。

她们的讥笑声像雷声一样滚过来。

我吓得掩着耳朵,拼命朝家里跑去。

莎莎,你怎么这副模样?瞧瞧,哪点还像个丫头?快,去洗把脸,吃饭之前先把今天的家庭作业完成了。 妈妈见到我气喘吁吁出现在家门口的样子,有些生气地说。

我哦了一声,去卫生间洗干净脸上的汗,缓了口气,便坐在书桌前,打开书包,取出作业本。

回家后的程序都是妈妈安排的,首先做家庭作业,然后吃饭,吃完饭练习一个小时的钢琴,然后又复习和预习明天的功课,睡觉之间,还要读半个小时的古典名著。

每天的课余时间就这样挤得满满的,我从不敢违反妈妈的安排。

在学校里,我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担任学习委员兼语文课代表,老师们都很喜欢我,可杜丽和杨妮她们却讨厌我。

爸爸和老师都希望我以后成为一个作家,因为我的作文在全国得了一等奖,但妈妈则希望我成为一个艺术家,因为我弹的钢琴得了省里钢琴大赛的少儿组金奖。

我不知道今后会做什么,反正现在,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一个机器人。

我没有朋友,当别的同学聚在一起谈论昨晚的动画片时,我却一脸茫然,当放学后他们三三两两闹成一堆时,我却要在限定的时间内回家。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傀儡旅馆;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盗命积木

下一篇:恐怖的顶罪游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