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盗命积木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盗命积木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0 23:14:00阅读 本文有280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干枯的尸体 厕所的灯坏了,杨若涵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地板上。 突然,她被什么东西跘了一跤,重重地扑倒在地上,手电摔出老远。她慢慢爬起来,摸了摸那个东西,发现...

干枯的尸体

厕所的灯坏了,杨若涵打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走在湿滑的地板上。

突然,她被什么东西跘了一跤,重重地扑倒在地上,手电摔出老远。她慢慢爬起来,摸了摸那个东西,发现表面有深深的褶皱,像一截干枯的树干。杨若涵捡回手电,朝那个东西照了一下,就在光线接触那个东西的一瞬间,尖叫声响彻整个楼层。那不是一截树干,而是一具被烤干的尸体,而杨若涵的手正摸在尸体的脸上。尸体空洞的双眼正对着她的眼睛,让她感到一种勾魂摄魄的恐惧。

她扔掉手电,发疯般跑回宿舍,关上了门。

舍友还在睡觉,整个楼道似乎没人被她的尖叫吵醒。

难道这是做梦?她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脸,很疼。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杨若涵慌张地问:“谁?”

“是我。”

她听出来是舍友唐敏儿的声音。她颤抖着打开了门:“你出去干什么?”

“上厕所啊!”

“你有没有看到一具干枯的尸体,横在厕所的地板上。”

“太黑了,我看不清。”

杨若涵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从桌上又拿起一个手电,拉着唐敏儿回到了厕所。

真的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

玩积木的孩子

第二天中午,杨若涵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看见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正蹲在沙坑里,专心地摆弄着沙子和玩具。这个沙坑,以前她说:这你可不能和我比了,我有一个好老公,你有吗?是用来给学生练跳远的,现在已经废弃了。

“姐姐,陪我玩积木好不好?”杨若涵经过沙坑的时候,小男孩对她说。

小男孩楚楚可怜的眼神让她停住脚步,她蹲下来,轻轻抚了抚小孩的头。

“你家在哪里,怎么会到学校来玩呢?”

“我家在那边,五楼。”小男孩伸手指了指校园旁边的一座住宅楼。

原来是旁边小区的孩子。

地上有一个铁皮箱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玩具,还有一大堆很旧的木质积木,有些表面已经磨得褪色了。

突然,小男孩伸手指着旁边一个经过的女孩问道:“长发的姐姐住几楼?”

杨若涵转过头,看到小男孩指的人正是四班的班花吴密。吴密长得漂亮,更有一头秀丽的长发,追她的男生都能装满一间教室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四周都是黑沉沉的水,冰凉的刺人毛骨。我躲藏在水底下最深的地方,静静的仰视着上方。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开始挣扎起来:我的呼吸出了问题,我需要空气。我拼命的往上窜,可是水太深了,深得根本不能使我来得及浮上水面。就像被人用力掐住喉咙一样,我的气息越来越短,越来越急促,我的腿也开始用力的蹬动着水,水软而无力,四周混沌不堪,在急促的水泡中,我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渐渐迷失

每天晚上我都会做同样的梦,在梦里我一次次的潜在水的最深处,然后像死亡一样迷失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四周还是黑乎乎的一片。我的生命中没有白天,睁眼闭眼对我来说是一样的,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个房间的墙壁是纯白的,就象很久以前能看到的白天一样灿亮。它是用一块块我叫不上名字的软金属包裹着。这种金属看上去很坚硬,其实触在手上,它是很温和的,我曾经用头大力的去撞击它,可是除了会发出一些摩擦的金属声以外,对我没有任何伤害。我知道,这是防止我自杀的。

我是被这个世界上的人列为全球最危险的生物。说是生物,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我的身上背负着谋杀、恐怖主义、导致全球经济崩溃等数不清的罪名。世人还没有杀死我,是因为科学家需要研究我,因为他们也实在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只是一个生活在阳光底下最最普通的一个人。

一、 如果我的记忆还健全没有出错的话,我记得那是2003年夏天的某一日,普通的根本不让我去记住这个日子。那天,我象平常一样回到家中,然后打开电脑上网。我喜欢上网,老婆迟迟无动于衷。老公见老婆没有反应,又喊了一句:“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去找人伺候我了,把钱都给她了。”每天大概要花上十几个小时泡网。我电脑浏览器的首页是一个论坛,里面通常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讲各种离奇诡异的故事。有些人的故事你能在一眼之间就能判断真伪,而有些人的故事你却会深深的陷入其情节铺排中,让你看得毛骨悚然,一段时间内不能安眠。这样的日子好像过了很久,我每天都选择在虚幻的世界里找寻平时没有的刺激,但我从来不会发言,连一个简单的回复都不曾有过。用网络上很流行的话来说,叫做 潜水 。

你也许会说:潜水?这有什么的,论坛里最起码有80%的人在潜水!难道就这是你恶梦的源头?太小儿科了吧!还不如讲个鬼故事来听听更让人降降温,有个消遣!那时,我当然也是这样想的,曾经看到过很多有关不回贴或是潜水的鬼故事,无非是有鬼从屏幕里钻出来抓住了潜水的人;或是看贴不回贴的莫名其妙的在街上挨了板砖之类的,这些充其量只能令我们哈哈一笑而过。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长发的姐姐住几楼?”小男孩用水嫩的眼睛盯着杨若涵,又问了一遍。

杨若涵觉得这个孩子很好笑,才几岁啊,就开始打听女生的住处了。

“你告诉我嘛!”小男孩拽住杨若涵的袖子,一脸委屈,像是要哭出来了。

“三楼,那边。”杨若涵无奈地伸手指了指宿舍楼三楼最东边的房间。

“长发的姐姐住三楼,一,二,三。”小男孩抱起一堆积木,慢慢地垒起来,一共垒了三层。

接着他从箱子底翻出一个玻璃瓶来,瓶子里装着一团黑黑的东西。小男孩将瓶子放到杨若涵的眼前炫耀似的晃了两下,杨若涵这才看清,里面那团黑色的东西是一堆纠缠在一起的虫子。

杨若涵心里感到一阵恶心,她从小就害怕爬虫之类的东西。

“姐姐,看我抓的虫虫。”小男孩打开瓶盖,捏出一条灰色的毛毛虫,放到了第三层积木上,毛毛虫慢慢地在积木上蠕动着。

“若涵,不好了,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是唐敏儿。

“怎么了?”

“隔壁宿舍的李芳芳死了!尸体正在楼下呢,而且听人说死得特别恐怖,尸体都被烤干了!”

“烤干了?”杨若涵想起昨晚她在厕所见到的那具干枯的尸体。

临走前,杨若涵回头看了看小男孩,男孩正在玩弄那只毛毛虫,他用手指轻轻地一弹,小虫就从积木顶上掉落在沙地里。接着小男孩学着汽车喇叭的声音,用手中玩具汽车的车轮压过小虫,虫子的身体在车轮下分崩离析,变成一团灰色的粘稠物。

男孩抬起头,微笑地看着杨若涵。杨若涵觉得这天真的微笑里带着不可思议的残忍。

致命约会

李芳芳确实被烤干了,而且杨若涵她们住的那层楼的厕所窗户是早已封死的,现在却不知何故被打开了。那么现在可以解释尸体是被烤干了,然后再从窗户抛下去的。可是谁会用这么繁琐和残忍的手段杀害一个女孩?

这时,手机响了。杨若涵接起电话。是唐力打来的,约她在学校门口见面。

唐力是杨若涵的男朋友,算得上是个成功人士,有房有车,还有自己的公司。杨若涵一直将他们两人的约会弄得很低调,她不想让人说她傍大款之类的闲话。最重要的是,唐力已经结婚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唐力的黑色轿车就停在门口。

“不是说好十二点么,怎么这么晚才来?”

“学校出事了,死了个学生。”

“学生自杀可不是新闻了。”

“只是死法很恐怖,不像是自杀的。”

杨若涵还要说下去,唐力却将一个盒子递到她面前,里面是钻戒。

“这算是求婚吗?那你妻子怎么办,你们的离婚办好了没有?”杨若涵推开了戒指。

“你不必觉得内疚,我和那个女人已经没有感情了,甚至厌恶她,而你也爱我,这有什么不对吗?”唐力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在杨若涵的手指上,“很快一切都会办妥,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

钻戒的光芒盖过了杨若涵心中的内疚,此时,她觉得追求幸福是需要狠心一些的。

约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宿舍楼下围了很多人,杨若涵以为中午的人还没有散去。她挤进人群中,却看到令她胆颤的一幕,地上躺着的是另一具尸体,或者说是一堆血肉。杨若涵转过头,忍住恶心没有吐出来。

“这女生死得真惨,听说是从楼上掉下来,摔断了腿,又被一辆校车从身上压过去了。”

“这女生住几楼啊?”

“好像是三楼。”

“三楼都能摔死啊?”

杨若涵又看了一眼尸体,旁边那个带血的背包她认得,是吴密的。那个包很贵,吴密刚刚背出来的时候,着实让她羡慕了好一阵子。而且她肯定这个牌子的背包只有吴密有。

“长发的姐姐住三楼,一,二,三。”杨若涵想起了那个玩积木的小男孩,还有那只被他推下积木,又用玩具车轧死的毛毛虫。

她很奇怪,自己为何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也许这都是巧合,杨若涵使劲摇了摇头,跑回了宿舍。

孤身访问

一天之内,两起命案让整个校园的学生人心惶惶,最不安的人就是杨若涵了,两个学生惨死的景象,还有小男孩玩积木的情景始终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又发生了两起死亡案件,死者都是女生,其中一人是在下楼时被楼顶掉下的钢管贯穿头部而死,另一个是在搭校车时被车门卡住脖子断了气。

上一页1234下一页两边的树木稀稀簌簌的摇着,似乎在给阿不送行。
阿不平静的沿着楼梯走向1到了晚上,事态还不见好转,于是我提议我走出去,假装刚到家,然后一切重新开始。妻子答应了。3楼,对他来说,什么准备都已经做好了,现在等待的就是上天对自己的审判了。
他走到了那个阴森的楼层,在那个可怕的房间外边停住了。
他静静的看着面前的房门,打开那个房门以后,真相就在眼前了。
生死只隔一线。
阿不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正中的地方放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面点着一根蜡烛,它发出昏暗的光芒将整个教室映衬得阴森恐怖。
在窗子的旁边立着那个带面具的人,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看着阿不。
阿不缓缓的走到了桌子边上,看着那个人,笑笑说: 等了很久吧?
那个人点点头用低沉的声音说: 今晚从你走进这里开始,我就一直在盯着你。
阿不摇摇头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计划这件事情计划很久了吧?
... 那个人不说话了。
姚静呢?
那个人似笑非笑的说: 你放心,她没事,我很守信用的。
我知道,不过我们的确是很久不见了,大概有一个多月了吧? 阿不接着说道。
那个人的脸色一变,继而又马上恢复正常,慢慢说道: 看来你已经猜出我是谁了吧,哈哈,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阿不看着他,笑了: 把面具摘下来吧,怎么说也是好朋友啊,毕夕。
那个人摘下面具,出现在阿不眼中的赫然是毕夕那张熟悉的面孔!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毕夕笑着问阿不。
是游达告诉我的。
不可能..游达虽然知道是我,可是他是在临死前知道的,不可能告诉你。 毕夕很平静地说。
哼, 阿不哼了一声,说道: 是游达的尸体告诉我的。
毕夕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笑了, 哦?你怎么猜出那个符号代表的意义的?
游达死的时候,手里握着那一件东西是被你拿走了吧?
是啊。你明白那个符号代表什么?
阿不轻轻的笑了一下, 对,那个符号既像希腊字母中的 ,又像手写体的阿拉伯数字的2,起初我也不知道代表什么。但是首先我要确定那个符号是
游达写的而不是你伪造的。从游达的尸体来看,他是被人掐死的,而且有悬空的迹象,而人如果被悬空抓起来的话,他的手脚基本上是用不上力量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盗命积木;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彩虹糖豆

下一篇:傀儡旅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