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镜像城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镜像城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0 21:51:00阅读 本文有2911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狗皮裹尸 乾城,乾为阳,坤为阴,故所名之,乾城中男人的地位高于女人。 临近春节,林龙带着女友莫灵回到老家乾城。两人到达乾城时已是晚上十点,整个乾城显得特别冷清,林龙...

狗皮裹尸

乾城,乾为阳,坤为阴,故所名之,乾城中男人的地位高于女人。

临近春节,林龙带着女友莫灵回到老家乾城。两人到达乾城时已是晚上十点,整个乾城显得特别冷清,林龙心中不免感到疑惑。

莫灵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抱紧了林龙的胳膊。

这时,林龙听到背后传来一种奇怪的“呼哧呼哧”声,好像是人在喘气。他回头看,浓浓夜色下,身后的街道空无一人。

莫灵忽然愣住了,杵在原地不动。

推荐阅读:千金小木匣

“怎么了?”林龙问。

莫灵惊恐地斜着眼晴望向自己的右肩,嘴唇哆嗦着发不出声。

林龙顺着莫灵的视线朝她的右肩上看去,顿时脑袋里“嗡嗡”直响,浑身冷汗直冒:一只黑乎乎、毛茸茸的爪子正搭在莫灵的肩膀上,那是一条杂毛大狗。它像人一样站立着,扒在莫灵的身后。那狗身材壮大,身上的毛有黑、白、黄,颜色夹杂,站起来足有一人高。两只狗眼好像被戳瞎了,只有两个血窟窿。更可怕的是,它张开的嘴里竟然还有一颗人头!

林龙拎起手上的行李包就朝那大狗砸去,然后拉起莫灵的手一路狂奔。

回到家,林龙的父亲林海听完儿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叙述并未感到意外,而是连连摇头叹气,最后说:“看来必须得下狠手,要不然……”他有所顾虑地看了一眼莫灵,没有把话说完。

半夜,林海聚集了乾城里所有的男人,朝城边的山坳走去。路上,林龙得知,最近已经有好几个人出事了。轻者被大狗咬伤,重者喉管被撕扯出体外,当场死亡,有人看到那条狗经常晚上出没于城外的山坳。

一行人到了山坳,直奔一个拱起的坟包,抡起锄头开始刨土。

忽然,坟包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让在场的人无不悚然心惊。

众人聚拢一看,被挖开的土坑里躺着的正是那条伤人害命的大狗。它像人一样横卧着,从它张开的狗嘴里依老公说:“我可没有那么多钱。”稀能够看见一颗人头。人头上的眼珠还会转动,面部表情灵活生动,满是惊慌恐惧。

突然,一只雪白的嫩手从狗皮下伸了出来。

有人吓得嗷嗷乱叫,仓皇而逃。

饿鬼道

但没过多久,大家才看清,那其实并不是一条大狗。在毛色各异的狗皮包裹下,竟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的身体!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位女孩在北京郊区的超市工作,她在一天夜里梦见一个特别帅的男子,那个男子在梦中告诉她:「我想和你交朋友,和你结婚,你要是同意的话,就打这个电话XXXX XXXX,你要是不同意,就不要打了。」

她醒后清楚地记住这个电话,上班后,在无意聊天中就和她们同事说起这件事,又说那个男子特别帅,长的样子还能够清楚地记得,她们同事一边开玩笑一边起哄地非要她打那个电话,然后她在犹豫与好奇的状态下打了那个电话。

「你好,这里是北京八宝山火葬厂,请问你是哪里?」听到这一句惊如霹雳的话语,她在不知所措下急忙的挂了电话,她们同事在看到她惊慌的面容后也被吓愣了,在同事的追问下,她将电话号码中的地址说了出来,她同事们既吃惊又恐慌,大家都一时没了主意,她则吓得不知怎麽办才好。

等到大家心里稍平静后,就开始想办法,有的说:「你不要害怕,也许这只是个巧合」,也有的说:「找个算命的看看吧,也许能解」,这时有一个头脑比较清楚理智地同事说,「你先别着急,别害怕,也许这没有什麽的,看你这个样子班肯定上不了了,我们去帮你向主管请假,你先回家休息两天。」

她同事帮她请了假,她则从单位骑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她越想越怕,越想越有不祥地感觉,当她从繁华的街道骑过时看见一位算命的先生,就好像看到了一根救命草,她抱有希望的来到算命摊

那位先生好像看出什麽,说什麽也不给她看这个卦,在她百般苦求下,那位先生同意帮她看看,她则将这个事情告诉了那位算命先生,「他不是明确我说:“当然是真的,不信你自己看。”的告诉你,你要同意就打那个电话,你不同意就不要打吗?现在你既然打了,也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算命先生无奈地说。

「求您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她害怕又焦急地求着,「哎,我也无能为力,这个结根本解不了」算命先生叹息地说,她无望地问:「真的一点反悔地余地都没有了吗?我真的就没救了?」

算命先生经不住她苦苦地哀求,说,「有一个办法也许能成,但机率太小,这只能看你的命了」,「那是什麽办法?,求您快告诉我」她急忙问到,这时她像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亮,使她看到了一丝希望,虽然这个希望渺茫,但她也不能放弃。 上一页123下一页

林龙还没来得及反应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他男人就冲了上去,将那女人绑了起来。

林海回头对林龙说:“你先回去吧。”

林龙问:“为什么,你们要将那女人怎么样?”

“她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狗妖!不该问的别问,带着莫灵回学校去吧,免得被狗妖身上的邪气侵蚀。”

林龙知道父亲的脾气,于是自己一个人回了家。

一直到天亮,林海才回来。他脸色灰白,忧心忡忡,趁林龙不在的时候悄悄地对莫灵说:“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事要告诉你。”

两人来到了家中一个偏房里。

林海语气低沉:“你愿意嫁给林龙吗?”

莫灵一惊:“你说什么?”

林海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问:“你知道六道轮回吗?”

莫灵摇头,心想这都哪儿跟哪儿?

“六道轮回分别为人道、畜道、天道、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地狱道是地狱受苦之处;饿鬼道是孤贫潦倒受苦之鬼;畜生道为牛、羊、猪、马及一切动物;阿修罗属于非天道的一种大力鬼神;人道即人类;天道即天界。乾城的所有男人从出生之时都只有半条命,那半条命通过人道投胎为人。而另外半条命则先后沦陷在地狱道和饿鬼道饱受折磨。半条命的寿命是二十三年,二十三年一过,如果留在人道的那半条命不能娶妻结婚,另外半条命就会从畜道投胎,变成畜生来到世上,那时留在人道的半条命也会因而死亡。林龙今年刚好二十三岁,如果再不……”林海没有再说下去,哀愁之情难以抑制。

听完林海的一番话,莫灵不禁觉得乾城人虽然富庶,但都蒙昧无知,过于迷信。

林海察觉到对方不相信自己,于是推开了旁边的一个柜子。柜子下,一口水井出现在了莫灵的眼前。

“林龙的另外半条命正在饿鬼道到处游行,求食不得。通过这口井,你就能亲眼看见。”

莫灵满腹狐疑地走到水井边,井中泛着幽幽的水光。她忽然感觉仿佛有股神奇的力量将她的灵魂从双眼中抽了出来,如同置身在无人的荒野,大风从耳边“呼呼”吹过。忽然,一条宽阔的马路出现在她的脚下,马路两边商铺林立,车水马龙。莫灵感觉脚腕一紧,回头一看,吓得发出一声尖叫:一个满脸脓疮,衣衫破烂得像乞丐一样的人正趴在地上,一只满是污垢的手正扼住她的脚腕。上一页1234下一页

“给、给我一点吃的吧!”乞丐气若游丝。

莫灵努力保持镇定:“我、我没有食物。”

乞丐并不放弃,指着旁边的一家包子店:“用钱去买。”

莫灵见那乞丐实在可怜,摸了摸口袋,发现钱包正好带在身上,就去包子店买了五个大肉包子,递到乞丐面前。

这时,莫灵感觉到无数双阴冷的目光盯着她。她环顾四周,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街头巷尾不知何时忽然涌现出无数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他们勾着背,浑身散发出刺鼻的臭味儿,都死死地盯着她手上的肉包子,如同丧尸一般。

忽然,乞丐一拥而上,撕扯哭号。有的拽莫灵的头发,有的直接用嘴咬她。莫灵心惊欲死,挥舞着手不断挣扎。这时,她的手臂上传来一阵钻心剧痛。一个年轻的乞丐正在咬她的胳膊,就像在吃一块美味的红烧肉。

莫灵像触电般浑身一震,那乞丐的脸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他不是别人,正是林龙。难道眼前的这些乞丐都是饿死鬼?莫灵想到了林海说过的话,眼前这个和林龙长着相同脸孔的人肯定就是他的另外半条命。想到这里,莫灵心胆俱裂:莫非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六道中的饿鬼道?

忽然,莫灵感受到自己后背被人用劲拍了一下。她不自觉地往后一仰,顿时感觉胸口闷得喘不过气,眼前的景象变得虚无缥缈。但没过多久,这种感觉便消失了,自己又回到了林海的家里,坐在那口水井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

莫灵抬起手臂,胳膊上两排渗着血的牙印触目惊心。

结婚

莫灵愿意跟他在老家结老婆道:“我发现你心不在焉的毛病会传染,你看,今天我本来打算给你买条领带,结果却给自己买了条裤子。”婚,林龙又惊又喜,对一切毫不知情。

在乾城,结婚的时候既不摆酒宴也不请客,新人只需在家中的水井前完成一个简单的仪式就算是完婚了。

林海让林龙和莫灵分别将双手扒在井沿上,并告诉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松手,然后将一枚铜钱扔入了井中。忽然,井里传出了“哈哈”大笑声,林龙和莫灵惊恐不已,林海却在一旁告诫:“扒住井沿,无论如何都不能松手。”

慢慢地,笑声停止了,紧接着,一团团黑色的像泥巴一样的东西从井里蹦了出来,出其不意地扑到了莫灵的脸上,堵住了她的眼、耳、鼻、口。莫灵捂着脸不断挣扎,好像快要窒息了。林龙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想把那些泥巴揪下来,但是却被林海硬生生地拦住了。没过多久,莫灵眼、耳、鼻、口中的黑色泥巴慢慢地自动脱落,纷纷又落回到了水井中。上一页1234下一页

1
----对于我们这个世界,人类的认识是肤浅的。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看清这个世界,就好象我们不能隔着活人的皮肉去看清他的骨骼一样
所以,在你我无法感知的四周,总会发生一些灵异难解的事情,如同在烛火尽头黑暗处的眼睛,无声凝视着我们。
南坪85号是一栋师范学院的家属楼。该楼于五十年代中期建成,木质大梁,一砖到底,分上下两层,每层四户。楼前有一棵硕大的槐树伸展着,遮天闭日,几乎阻挡了整栋楼的光线。
南坪85号中最早的住户是师范学院的校长系主任以及党委书记们。随着时代的变迁,住房条件的改善,校长书记们分批搬出了这栋破旧的老楼。取而代之的住户都是一些地位不高的教职员工和新分来的青年教师。
楼上203室从六十年代中期就一直空着,即使在师范学院住房最紧张的时候也是空着,没有人敢住。
据说,这套一室两厅的房子是凶宅。
如果要解释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想,我们必须从203室的过去讲起。
这间203室最早的主人叫郑作维,曾任师范学院的生物系。五十年代中期这栋楼建成后,郑作维和校长书记们一同搬了进来,在203室一住就是十多年。
据说,楼前那棵大槐树就是郑作维刚搬来时栽种的。
后来在如火如荼的文化 大革命 中,地主家庭出身郑作维受到残酷的折磨,精神几近崩溃。在一次批斗会上,他的左眼被红卫兵们挥舞的皮带扣打瞎了。 .
这位对革命忠心耿耿的可怜人悲愤与伤痛之余,终于失去了继续活着的勇气。第二天晚上从医院爬回家后,就在饭菜里撒下了事先备好的砒霜。
一家四口,连老婆带一儿一女,不到几分钟时间,全家共赴黄泉。
一周之后,要将革命进行到底的革命小将们踹开203室的房门,才终于发现这一家四口横死的尸体。由于当时天气炎热,每具尸体上都长出了斑驳的尸斑,情形相当可怖。
郑作维的老婆和女儿都倒闭在饭桌旁,22岁的儿子郑浩倒在门边。看得出郑浩在临死前想爬出203室,从他伸出的手以及地上的血迹可以推断,在死亡前他曾做过非常惨烈的挣扎。
郑作维的尸体倒在北边的窗户下。他的脸上浮着一种奇怪的笑容,鼻孔和嘴巴里都渗出血迹,仅存的一只右眼凝望着窗外那棵他亲手栽种的大槐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镜像城;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妈妈的熊

下一篇:彩虹糖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