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阎王指路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阎王指路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0 19:34:00阅读 本文有2986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一个刚来报到的小鬼给阎王透露消息说,邛所长、罗局长身为父母官却贪财、贪色,应该严惩。阎王将信将疑,遂派妲己前去了解实情:你是有前科的女人。与纣王荒淫无度以致染病在...

一个刚来报到的小鬼给阎王透露消息说,邛所长、罗局长身为父母官却贪财、贪色,应该严惩。阎王将信将疑,遂派妲己前去了解实情:“你是有前科的女人。与纣王荒淫无度以致染病在身,此去仅仅是去打探邛所长、罗局长罪状的虚实,再不准与男人结缘。”妲己领命后,被黑白无常推向了一座独木桥。

妲己徒步在摇摇晃晃的独木桥上,一不留神脚下失足,掉进滚滚激流。她不识水性,呛了几口水,心想我命休也。

但是,当她苏醒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床边站着一位护士和一位姓苷的民警。从护士口中。妲己才知道落水之后,是苷民警奋不顾身搭救了自己,不禁连连千恩万谢。在护士的撮合下,两人确立了“兄妹”关系,妲己甜甜地称苷民警“苷哥”。

妲己出院之后,说自己外出打工,独自一人来到这个举目无亲的小镇,想请苷哥帮人帮到底,给她暂时找个工作。苷哥菩萨心肠,把“妹妹”介绍给派出所的邛所长,恳求他开恩在所里谋个差事。邛所长右手夹着烟,左手的拇指与中指撮合着:“这个嘛。这个嘛。”苷哥最了解邛所长的手势和“这个嘛”的含义,怎奈妲己身无分文,他瞒着妲己为她垫付了五千元。怎知邛所长收钱之后仍然是“这个嘛”,就这样,苷哥又拿出一万多塞给邛所长,他才笑吟吟地说:“先做一名‘合同民警’吧,有机会我给上面通融通融,转为正式民警不成问题。”

为此,在以后的时间里,妲己省吃俭用,把从工资中剩下的积蓄全给了邛所长。苷哥深知邛所长是个到处敛财、贪得无厌的家伙,但是为尽到当哥哥的责任。也违心地百般讨好邛所长。又是送烟又是送茶,期盼妲己有朝一日转成“正式”人员。

不一日,邛所长得了肾病,需要换肾。库房肾源告急,院方让邛所长慢慢等待。人有旦夕祸福,恰在这时苷哥出差遭遇了车祸,他在弥留之际对邛所长说:“倘若我的肾合适,邛所长就移植我的吧。”经过检验,苷哥的肾正适合给邛所长更换。

推荐阅读:一只烧鸡

捐肾不几天之后,苷哥到阎王那里报到去了。阎王对苷哥非常有成见:“作为国家工作人员,本应该站出来检举揭发邛所长的贪污受贿等罪状,可是你反其道而行之,居然任凭他摆布,还向他行贿。助纣为虐,下辈子让你终生操劳,以赶车送货为生,仅仅维持温饱,看你还拿什么送礼!把他扔到贫苦人家投胎!”随后,黑白无常给苷哥灌下“迷魂汤”,把他的阴魂投放到一个怀孕的女叫花子腹中。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文/临沂张一鸣/短篇鬼故事]

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如同黑色的裹脚布,把这个五指不全的小镇捂的严严实实,我用力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烂咸鱼的味道,不知谁家又开始偷偷摸摸炒咸鱼了,我皱着眉头, 咕噜噜 肚子在奋力哭喊着,我饿了,两天没吃东西了。我舔了舔嘴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腐烂的空气里还能条件反射的做出舔嘴唇的动作。飘啥气味不好,专飘这种烂味,要是哪家炒了香喷喷的肉我还敢去强行揩点油。这股子怪味!实在让我的鼻子焦躁不安!

妈妈! 我脖子一缩,连忙向那边看去,在前面的拐角处,突然冒出来两个人影。 妈妈,我要吃肉! ,就在这时,只见那个小女孩突然抽出一只煞白的小手,伸向胡同口,快速的挖着,拐角处的墙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前面是什么?难道有个小贩正在卖着香喷喷的肉?但奇怪的是,小女孩不是用手指向那里,而是用手在挖! 又想吃肉了?刚才不是吃过吗?吃吧,吃吧,吃吧,吃吧 更奇怪的是,小女孩的妈妈也抽出一只手向前挖着,母女俩一前一后这么挖着进了胡同。

这对母女看上去怎么这么奇怪?进去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我仔细的倾听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胡同口 咕噜 我吓了一大跳,额头的冷汗顺着干瘪的脸流到了嘴角,真够咸的!可恶!原来是这该死的肚子,我使劲按住发慌尖叫的肚子,不想让这种令人震破耳膜的声音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肚子里隐隐约约好像有两只冰凉的手在拼命的挖着,我的背后一阵发麻,这让我饥饿的肚子丈夫给一家杂志社写了封信,提了一些合理化建议。不久,编辑部给他寄来两本样刊作为答谢。突然没有了食欲,像是刚灌过冰一样。我想后退,可是一种强烈的好奇操纵着我机械的向前挪开了步子。鼻子似乎能代替人的眼睛,一股强烈的烂咸鱼味,从胡同口狰狞的晃动着,我连忙狠狠的捏住鼻子,大脑眩晕一不留神,向后猛滑,脑勺着地,四脚朝天。可是,可是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口水从两边的嘴角流了出来,我无能为力,麻木不仁,任凭口水在嘴巴周围肆意的蔓延,直至吞噬了整个嘴巴,使我的下半边脸彻底沉没在冰冷的口水之中,无法自拔。

你来了! ,谁?我吓得一咕噜从地上坐了起来,谁在跟我说话?我愣愣的盯着拐角处,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那里露出来。许久,好像在胡同的里面传出来说话的声音,像是有好多人在那里吆喝着什么,真是怪了,这大半夜的哪来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在干什么?声音忽大忽小,可是怎么也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讲些什么,时而传出来几声低沉的咀嚼声,像是牙齿在啃着类似脆骨的东西。我缓缓的猫着腰站了起来,好奇心使我不得不慢慢地向前挪动着脚步,我想趴在拐角处偷窥一下到底是什么人都在干什么,我缓缓地缓缓的把头伸了过去,前面朦朦胧胧,像是有一种模糊的烟雾在眼前扭动,有许多个穿白大褂的人在烟雾中跳来跳去,他们是人还是?突然,我的身后有一只冰凉的手从我右边的肩膀慢慢的爬上我的脖子,就在那脖子的皮肤和衣领交接的地方,停住了!我猛然回头,后面,是两张没有五官的脸! 你吃炸串吗? ,煞白的手上是一串整齐的眼球。2012年4月26日 上一页123下一页

却说邛所长换肾之后一切顺利,加上充足的营养,身体康复得很快。不过,他的言谈举止与以往有所不同了,他时而低头深思,时而念念有词。一天,所里人员召开“反腐倡廉”会议,邛所长先讲了一番大道理,接着脸色一变说:“像邛所长这样的人物,在金钱面前敢于放走杀人犯,敢于给造假币的团伙通风报信。敢于做镇党委书记的挡箭牌。替书记灭口等等,他贪污受贿的金额少说也有100万。苷哥我最清楚!我也从中得了两万多。后来为把一个捡来的妹妹转成正式民警。钱又回到了邛所长的腰包。”

与会人员在惊诧过后大都开口大笑,他们以为邛所长在开玩笑。会后也有人劝说邛所长要注意场合,别拿这种要命的玩笑玷污自己。但是。邛所长清醒之后完全否认说了那些对自己不利的话。在众多证词面前,邛所长迟疑地去看了大夫。大夫询问了病情,又经过一番全面身体检查。除了身上才愈合的手术切口之外,没发现有何异常。

“邛所长换的肾是何人所捐?”大夫问,“他与你什么关系?”

“他生前是我手下的民警兼会计。”邛所长答,“与我是挚友,最了解我。”

大夫一愣:“听说过吗,据说肾是有记忆的,大概你什么地方得罪了那民警,他把你的底细说了出来。”

“得罪?”邛所长恍然大悟,“他有个妹妹,要我帮助从合同民警转成正式民警,我差点忘记了。”

为了让苷哥今后不再骚扰自己,邛所长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给妲己办理“转正”手续。这天他带领妲己来到县城,找到公安局的罗局长说明来意。

局长仿佛没听清楚邛所长在说什么,只是“嗯嗯”地点着头。他被妲已绝顶的花容月貌所吸引,色迷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妲己,心里默念遒:羞花闭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容,世上少见。这等俊俏的女子不做演员、模特实在是屈才啊。等清楚了邛所长和妲己的来意之后,笑吟吟答复说:“小事一桩,就在我身边做个秘书,用不了多长时间包你能转成正式民警。”

妲己做了局长的秘书之后,局长对她格外宠爱。他偶尔拍拍姬已的肩膀加以试探。妲已好像了解自己的身世,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一腔愤懑又不好向上司发作,只是以婉言谢绝而对待。局长得寸进尺,后来竟然把放在妲己肩膀上的手伸向胸部。妲己羞恼之下,对局长说出自己身息性病,请局长洁身自爱。局长怎会相信。一计不行又来一计,终有一日,罗局长在妲己的茶杯里放上安眠药,趁她昏沉沉熟睡之际。叨念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饿虎一般扑了上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罗局长奸淫妲己之后,感冒、肺炎、腹泻、皮肤瘙痒等各种症状都显现出来,诊断为新型的艾滋病!随着脑部神经渐渐地被侵犯,生活不能自理,在无可救药的情况下,终无回天之结果我出剪刀她出布。然后她就说我输了。力,不久做了风流鬼;邛所长因为口无遮拦,不打自招,其贪污受贿的劣迹被人揭露出来,不仅中饱私囊,而且有人命在身。数罪并罚被判了“立即执行”。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阎王殿。

“你!”阎王对罗局长说,“生性拈花惹草,流氓成性之辈,你利用权势威逼利诱多名女子与之发生关系,罪不可赦!你不是姓‘罗’吗?来生就让你当一匹拉车的骡子。骡子生来不能与同类交配,让你断子绝孙!去吧,你手下有一个姓‘苷’的民警,以赶车载货为生。你就给他拉车吧,注意,在别人手下过日子,千万不要摆官架子。要听他皮鞭的指挥!”

“还有你!”阎王对邛所长说,“生性目无国法,草菅人命,贪得无厌,死了罪有应得!你的钱捞够了。你不是姓‘邛’吗?来生就让你穷一辈子,除了一身破衣烂衫,属于你的只有两样随处可见的东西。另外,遇到上坡或者沟沟坎坎,罗局长拉不动车的时候,你要帮着推车,不然,也要小心姓‘苷’的用皮鞭抽你!”

现在,人们经常看见一个赶车人赶着一辆马车从街头巷尾路过,他手扬皮鞭,不时地抽打拉车的牲畜。拉车的并不是马,而是一匹没有生育功能的骡子。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手扒后车厢。拖拖拉拉地跟着车向前跑。车上放着他的家产——一根讨饭棍和一只豁口碗。奇怪的是,骡车每当停到路边的“妲己”超市时,一位漂亮的女店主都早早地等在门口。把饮料、水果、食品之类塞到赶车人手里。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岁月荏苒,一切似乎只在转身间。
我七岁那年,同伴们都上学了,唯我漂在田野间享受孤独的岁月,玩泥巴和拔些野草来品尝成了我独特的嗜好。在我捏好一个泥人后,我便喋喋不休对它说许多话,那个时候,这世界,只有泥人最能懂我心事了。
那是在一个秋收后的下午,刚收获了水稻的田野软绵绵的,我便用手指抠个坑,将软软的泥吧刨出来,揉搓成团,让它更俱粘性。之后,我便搓成汤圆状,不断把这些圆形泥团投向远方,我总想把它投得更远,一次一次重复着这过程,手指头抠泥巴抠得痛了,我便去找根棍子,两尺左右,继续用棍子抠泥巴。一次,我偶然把粘在棍子上的泥团一甩,居然甩出很远,我见用棍子比手投得更远,便乐此不疲的投掷。那天本来阴阴的天,突然看见了太阳,可太阳快落山了。这时,我远远望见杨老汉从我这边走来。
在我印象里,我一点也不怕他,因为他很慈祥,所以,我仍然坐在路边的田里玩我的泥巴游戏。
渐渐的,我听见了他的脚步声,自然抬头向他望去,这一望,立刻把我吓出一身冷笑汗来,我心里暗叫一声:“恶鬼呀!”便站起来拔腿就往家里跑。
我跑进家关上门就从门缝偷窥他从门前经过,他经过时我尽管有心里准备,仍然吓得浑身颤抖,无论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正是一个恶鬼,仿佛专门出来吓唬我们小孩的。
杨老汉走了,去外槽和村民们坐一起拉家常。我见他走远才从家里出来,正遇见对门的表叔,他问我:“华昌,你刚才跑什么?回家了还关上门?”
我:“我怕杨老汉。”
表叔:“你不是不怕他的么?”
我:“我今天怕他。”
表叔:“今天他和往常一样啊,我都看见他的,还和他说话的。”
我:“他今天太吓人了,我真的怕。”

晚上,妈妈回家了,我一见妈妈就道:“坏了,杨老汉要死了。”
妈妈:“傻孩子,你又乱说了。”
我:“我没乱说,我猜他明天就要死了,今天他出来是来吓唬我们小孩子的。”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阎王指路;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灵堂

下一篇:真相调查四人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