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灵堂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灵堂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0 18:37:00阅读 本文有1960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简介:灵堂是在小雨中匆忙搭建的,似乎因为人手不够,整个灵堂布置得就如一套穿在死人身上皱巴巴的寿服。冷冰冰的水晶棺、堆放在角落里良莠不齐的鲜花,以及随意摆放布满污垢的桌椅...

灵堂是在小雨中匆忙搭建的,似乎因为人手不够,整个灵堂布置得就如一套穿在死人身上皱巴巴的寿服。冷冰冰的水晶棺、堆放在角落里良莠不齐的鲜花,以及随意摆放布满污垢的桌椅,都让作为死者好友的我心情烦躁。我坐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抽着烟,看着好友的遗照默默发呆,很难想象,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会突然死于心肌梗塞。

哀乐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灵堂,好像是死者在歌唱。人们小声地交谈,谈论的内容大多是在回忆死者的生前往事。

正在我心情极度烦闷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神情古怪的男子坐到了我的旁边。他显得很紧张,仿佛做了错事似的不停地挠头,微微颤抖的手老是将桌上的茶杯端起又放下,我诧异地看了他半天,可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我。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已有些发黄的照片,一会儿看看手中的照片,一会儿看看死者的遗照,嘴里还念念有词,不过声音很小,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我瞥了一眼男子手中的照片,那是一张书本大小的黑白集体照,四五十个人密密麻麻地挤在一排大树的前面,树很高很大,人像却显得很小,照片上,站在前排的二十几个人的头像都用红笔画上了一个叉。

片刻之后,男子将照片放在桌上,从衣服里摸出一只笔又在一个头像上画了起来,而那个头像,我十分肯定,正是躺在水晶棺里我朋友年轻时候的样子。

推荐阅读:真的,不是故事3

“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我满脸疑惑地问,“三更半夜在这里诅咒死人?!”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男子一边在照片上画叉一边对我说,“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凡是在这张照片内的人,都会死。”

“什么!?”我惊讶得叫出声来。

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我的表情,继续说道:“这张照片拍摄于20年前四月八号的一个傍晚,是高中同学一起郊游时拍摄的,但不知为什么,从第二年起,每年的四月八号,照片里都会有一个人死去,而且死亡的顺序就是大家拍照时所占的位置,20年过去了,加上今天的这个,这张照片里几乎一半的人都已经死亡。” 上一页123下一页

大家好,我是鬼少,欢迎欣赏我的作品,谢谢。大家一起看鬼鬼

记得上小学时候,老师总是说,不要乱捡东西,要拾金不昧,要诚实,这都是他们老掉牙的话了吧,但是,的确,我们不要乱捡东西,因为你并不知道,那是人丢的,还是鬼丢的。

今天和小佳一起出去玩,我们在街上转来转去,买了很多东西,互相指鼻子说是购物狂。很晚了,我们打了车,直接到了楼区,下了车,俩个人傻笑着回家。​​​“可能会怀孕!”

咦,零,看,一块手表,好漂亮的表啊! 她在前面突然停住,我拎着袋子走到她身边一妻:我在上面踏实。看,的确,一块银色的手表,在夜晚很亮,小佳顺手就戴在手上,别说,还刚好合适。小佳看着表 谔谔,9点了啊,灵看下手机,时间对不对,看看这表准不。

是啊,9点了,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这表是好的,不是坏的。 这表还真不错,就是款式我没见过,不过挺好看的呢,灵,你看好不好看,你看看啊。。。 小佳在我眼前挥舞着她的小胳膊。我有点累,也没细看: 快回家把,累死了都。 我们俩个各自回家了,由于俩人家比较近,出去都是一起的。

呼,天亮了啊,我在床上伸伸懒腰,今天星期六,没有课要上,可以多睡一会了,哦也。。我就赖在床上不起来,不大一会老妈开始狂敲我的卧室门,叫我起床,无奈啊,只得起来了,不情愿的走到桌子前吃早点。闲着也是闲着,我跑下楼,到了隔壁单元,去找小佳。开门的是阿姨,我哼着小曲: 姨,早哇! 阿姨对老婆逛街买了条裤子,回来后神神秘秘的对我说:嘿嘿,今天赚啦,打车在出租车上捡了条裤子,我试了试特别合适,就像专门给我买的一样。我笑了笑: 吃早饭了没,没吃就在这里吃下把。 吃过了,谢谢你哈。 我急忙钻进小佳的卧室里。

她在叠被子,我悄悄在后面拍她肩膀,做鬼脸吓唬她,谁知道,她的反应那么大。。 啊,救命,,,不要吓我。 她捂着脸,回头就要给我一拳 怎么是你啊,灵,你吓死我了,知道吗?为了给你赎罪的机会,一会陪我出去玩! 我无语,这都是什么人啊,还自动给我加了罪名,然后又赎罪。。。她不满的哼哼: 等着,我去吃饭。 扭头就出去了,我坐在她的床上,随便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无意间,瞟到书桌一眼,看到了昨天那块手表。

昨天我也没好好看过,今天我拿起来仔细观摩。。。一块银色手表,全身银色,只有几个地方是红色的,这红色好像是鲜血,那么鲜艳,那么诡异。看起来特别怪,可又不知道怪在哪里。我挠挠头,上网查了查,不管什么网站,都没有这块表,这就奇怪了,如果没有,那这表哪里来的。莫非,这是有人自己订做的么,真是没法解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居然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照片,他们都知道吗?”

“只有我一个人有这张照片,一开始我就知道这照片有问题,所以并没有冲洗出来分发给他们,与其让他们知道真相终日提心吊胆,不如让他们快快乐乐地活着,过一天是一天。”

“也有可能是巧合。”我半信半疑,“你应该也在相片上吧。”

“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就是我。”男子将照片递给我。

我拿起照片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说道:“你的样子的确很诡异,怎么说呢,好像是硬贴在上面似的,不过即便每年都会按照顺序死一个,你也不用担心嘛。你可是排在最后一个的,就是轮到你也还需要将近25年左右。”

男子无奈地摇摇头,沮丧地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虽然我是最后一个,但你不知道,那晚拍摄这张照片的人正是我……”

上一页123下一页

影鬼 影儿鬼,阴阳路,莫回头,清明吊子,孤头坟,盏冥灯,过夜路,生死两界,鬼回头

已经是入春了,可是三月的天气依然是寒得刺骨。窗外的树杈上已经有了指甲尖大小的嫩芽,却被冰冷的空气冻得瑟瑟发抖。老人说 倒春寒,寒过三九天。 外加阴冷的细雨,完全没有出春的喜悦,反而到处透着刺骨的阴寒与萧瑟。

我是一个不喜欢早起的人,但是今天有节美术课给安排在了早上第一节,所以只能老大不情愿地忍受着刺骨的寒气从被窝里爬出来。

学校的门口周围有很多卖早点的店,卖包子的李老头就是其中一个生意不错的铺子,可以说我每天的早饭都是那里解决的。

我像往常一样,买几个包子,一边吃一边赶。没办法,起来的实在太晚了。如果不是白翌提醒我今天是教导处视察的话,估计我还能再赖一时半刻。

叹了一口气,咬着包子,我赶紧地往学校赶。就在这个时候卖包子的李老头那双枯杆子似的手紧紧地拉住我,还往我袋子里塞了两个大大的肉包子。

我一看也莫名了起来 李大爷,你这是干吗呀?

李老头一脸古怪的左右看看,确定没别人,开口和我说 安老师,侬(你)可以帮我求白老师帮忙么,我孙女一直说白老师厉害的来。但是我和他不熟悉,到是侬一直来照顾我生意,侬能帮我喊下他啊?

老头说一口带着浓重乡音的普通话,我琢磨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是要我帮他求白翌帮忙,这才白塞了俩大肉馒头给我。

的确老头的孙女也是这个学校初2的学生,知道有白翌这个人也不奇怪。我只是纳闷这个老头要找白翌干什么,让他帮他孙女补习?于是我问道 大爷你是想让白老师帮您家孙女开小灶?

老头神经质地摆了摆手,把脑袋凑得更加近了。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我,我孙女估计是被鬼给缠上了!

我顿时一楞,本来我并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神之说,但是自从上次回魂夜那回事以后我的马克思唯物主义思想就那么土甭瓦解了。我也象老头一样压低了声音问道 鬼?

老头点了点头,把我拽进了包子铺的里屋。屋子很乱,到处放着蒸笼,在角落里还堆放着几大袋子面粉。老头搬了个凳子让我坐,然后开始回忆起前不久的事情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灵堂;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私有清单

下一篇:阎王指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