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私有清单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私有清单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0 17:46:00阅读 本文有2843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古怪举止 潘畅悄悄来到阎立军身边问: “你有没有发现,周朝阳最近变得很奇怪?” 就算潘畅不问,阎立军也察觉到了周朝阳的变化。五个人在同一个寝室里住了四年,一向打闹度日...

古怪举止

潘畅悄悄来到阎立军身边问: “你有没有发现,周朝阳最近变得很奇怪?”

就算潘畅不问,阎立军也察觉到了周朝阳的变化。五个人在同一个寝室里住了四年,一向打闹度日,周朝阳尤其是个活跃分子,从来没见他变得如此安静。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是文静。且看他的举手投足,甚至说话嗓音,用“文静”来形容实在太恰当不过,绝对不是故意贬他!

阎立军把嘴巴附在潘畅耳边,故意压低声音,说: “你有没有发现,他越来越像……邹美玲?”阎立军说完的时候,头刚抬起来,正好看见周朝阳盯着自己。他的神态,竟然带着几分女人的气息,让阎立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潘畅点了点头,他很赞同阎立军的话。

邹美玲是周朝阳的女朋友,两个人是在大二的时候确定的恋爱关系,之后一直如胶似漆,甚至在前不久传出了要和她订婚的消息。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就传出周朝阳的父母要棒打鸳鸯。理由很简单,邹美玲是乡下人,配不上周朝阳。周朝阳的父母甚至发话大学一读完就立即把他送到国外,强行隔断他们俩。周朝阳的母亲甚至当着众多人的他老婆看了半天,把那东西给丢垃圾桶里了,还骂道:“傻货,这是补自行车胎的胶水。”面,丝毫不顾及邹美玲的面子,用极其讽刺的话气问她: “你去得起国外吗?”邹美玲去不起,她明白了自己和周朝阳之间的差距,明白了两人不可能,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跳楼自杀了。

推荐阅读:古瓶

邹美玲死后,周朝阳消失了一段时间,等他回来之后,就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室友都见过邹美玲,算得上熟识,所以和周朝阳呆的时间越长,就越觉得他的一举一动像邹美玲。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室友因为邹美玲的死有了阴影,这是四个人公认的事实。四个人认为,周朝阳爱邹美玲太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产生了精神错乱,有的时候会把自己当成邹美玲。这个推断有三个明显的证据——

第一,不止是周朝阳的举动,连他的生活物品也越来越女性化:

第二,他越来越喜欢照他那面小镜子,一照就是十几分钟,对着镜子不停摩挲着自己的右脸(记住是右脸,很重要!)。

第三,他的洗面奶竟然有男用和女用一共两瓶!

阎立军和潘畅都曾经试图帮他,但是收效甚微。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由于学校宿舍翻修,我们四个女生临时搬到市郊一个废弃很久的四合院里住。黄昏中,我看着院内斑驳的一切,心中不禁弥漫着恐怖。夜幕徐徐降临.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我们的脸上都笼罩着不安和紧张。

“这里太吓人了,我不敢一个人睡。”我忐忑地说。

“我也害怕,不如咱俩睡一张床吧!”蓝鱼跑了过来,我们相拥着躺下时,我感到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

翠儿和橘子如法炮制地躺在了一起。

在被莫名的恐惧折磨得筋疲力尽后,我们都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我梦见自己在雷电交加的雨夜被几个厉鬼劫持到了荒郊野外的墓地,我被吓得魂不附体,全身软得如一堆烂泥,在我就要昏死过去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了男朋友华君在喊:“救命呀!救命呀!”

难道他也被劫持在此?我借着闪电强光四下寻找,并没看见华君的身影,只是他的呼救声在阴森的墓地上空飘荡着,我急得大哭起来,直至把自己哭醒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屋里开着灯,三个伙伴都围在我的身边,显然,是我的哭声吵醒了她们。

就在我向她们讲述我的梦时,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真的隐约听见了华君的呼救声:“救命呀!救命呀!”

顿时,我们四个人都被这叫声吓得慌恐不已。这叫声虽然很模糊,但我非常确认,是我的男朋友华君在呼喊。他和几名男生明明搬到一个同学家去住了,怎么会在半夜里跑到这里叫呢?三个伙伴也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

我们又仔细听了一会儿,都感觉声音是从屋外传来的,“是不是华君在附近遇到危险了?”我壮着胆子要出去看个究竟,哀求着三个同伴和我出了门。推开门我们才知道,外面正在下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零星的闪电就像我梦中墓地里闪烁的鬼火,我们的腿都像注了铅一样,沉得挪不动,没走几步,我们便挤在一起,用耳朵听,并借助手电光,四下搜寻,结果一无所获,我们又战战兢兢地回到了屋里。就在我们的脑海中升腾着疑云时,华君的呼救声再次响起,轻轻的,幽幽的,缓缓地飘着,大家的表情一下子又凝重起来,心都悬到嗓子眼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周朝阳出去的时候,阎立军和潘畅立即跟了上去。两人同时上前勾住周朝阳的脖子,随意找了个话题: “中午去打篮球,去不去?”

周朝阳从两人的手腕下钻出来,挥挥手,说: “不去了,你们玩吧。”说完就走了,留下两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私有清单

住在宿舍的男生比较随意,向来有东西都是大家一起用。从前是这样,可是自从周朝阳消失又回来之后,他列出了一份清单,表示上面的东西部是他私有专属的,不希望再被别人共有。

清单如下:

电脑

台灯

洗发水

沐浴露

洗面奶(两瓶)

篮球

镜子

周朝阳刚刚列出这份名单的时候,室友张潮开玩笑地问他: “要是我们一不小心用了会怎么样?”张潮就是这种性格,喜欢开玩笑。

周朝阳笑着说: “轻则没有任何效果,重则丧命。”周朝阳这句话让张潮的笑一点一点凝结,他看着周朝阳,发现周朝阳的笑里夹杂着丝丝阴森之气。

张潮以为是自己想多了,想缓解气氛,便像平常一样去搂周朝阳的脖子,拍打他的胸脯说: “别这样嘛,大家一个寝室的,而且四年来我们不都是这么过了吗?怎么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招?”

周朝阳拨开张潮的手,他越来越不喜欢被别人搂住或者抱住,他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邹美玲,开始觉得另女授受不亲。当时,游浩还没看见这则清单,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开周朝阳的电脑。游浩的父母不允许他带电脑到学校来,所以他每次都是蹭别人的电脑玩。周朝阳的电脑配置最好,只要空着,肯定是他的第一选择。

游浩坐下,去按主机开机键,怎么按也按不开。他以为是插头没插上,就去看插座,结果发现一切正常。他再去按主机开机键,电脑还是没有反应。于是他问周朝阳: “你的电脑坏了吗?怎么亮不起来?”

周朝阳指着贴在墙上的清单,说:“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游浩去的时候,周朝阳坐到电脑面前,一按电脑就启动了。游浩很奇怪,看完清单后问: “这是怎么回事?”

张潮想起了周朝阳之前的话,告诉他: “轻则没有任何效果,重则丧命!”两人对视一眼,不知为何,两人怎么都笑不出来。远处,周朝阳正专心玩着电脑,背对着他们,他们看不见周朝阳的脸。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没过多久,那股子诡异的感觉就消失了,正好周朝阳关掉电脑要出去,游浩就从床上跳下来,他实在太无聊了,再不上网他都要抓狂了。游浩对一旁的张潮说:“我就不信这个邪!”说着就奔周朝阳的电脑去了。张潮也没有阻止他,他也不相信周朝阳有什么特殊本领,竟然能让电脑毫无作用。

游浩去按开机键,按一下,毫无效果。两下,还是毫无效果。三下,依旧没有效果。游浩怒了,就踹了主机一脚,喊了句: “我看你开不开!”然后按了第四下。事故发生了,他按下去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电流传遍了他的全身,他的身体像筛子一样不停地抖动着,然后电流消失,他轰然倒地。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张潮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游浩倒地之后他才从床上跳下来,跑到游浩身边。他一碰游浩,手便麻麻的,于是他赶紧打电话报了警。

轻刚无效

游浩并没有什么大事,在医院休息了一天就好了。宿舍四个人包括周朝阳在内一起去接他出院。

在病房门口,游浩看见了周朝阳,他的脸顿时阴了下来。阎立军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赶紧来到游浩的身边,抱住游浩,嘴上大喊: “恭喜恭喜呀!”喊完之后他便小声在游浩耳边低语, “好歹来看你了,别发脾气。”说着,阎立军拍拍游浩的后背,他的怒气也就消了。不过一路上,他没有跟周朝阳说话。

回去的时候,游浩看见墙上贴着的物品清单,火一下就上来了,冲过去一把将清单扯下来,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里。

张潮见状上前按住他,小声劝他:“这本来就是别人的东西,你气个什么劲儿?”

游浩火大,嗓门也就大了,他说:“本来就是一个宿舍的.共用点东西怎么了?都TM公用了这么久,都成习惯了,还怎么改?改不了,要是真像他说的那样,重则丧命,你还叫我们怎么活?”

众人的眼光移到周朝阳的身上。周朝阳没有解释,笑了笑便走开了。

“这算什么?”游浩质问道。

“算了算了。”潘畅也来拉他。

“我就不信这个邪。”说着,游浩推开众人,再次朝周朝阳的电脑走去。他又要按开机键了!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他身上,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游浩的食指一直伸到开机键前一厘米处,突然停了下来,他心有余悸。同时,他转身看了看周朝阳,周朝阳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得他浑身发冷。当时,周朝阳是半转身看着他的,所以游浩只看见了他的右半身,在那一瞬间,他竟然看见了邹美玲!他晃晃脑袋,才看清楚那是周朝阳。难道刚才导幻觉?上一页1234下一页

水华老公:“怎么消失。”坐在办公桌前拼命,不知过了许久。办公室里的人都走得一干二净,而水华却忙碌于各个文件中间,连抬头看看电脑上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不觉把所有的文件处理完了,看了看时间,不禁吓了一下,心里郁闷道 怎么一下子就12点了,记得同事说过不可以12点后留在公司,还是早走为妙

水华虽有些慌张,但生活在那么有竞争力的城市里,只有更加的努力,才可以生存下去。便开始静静的收拾公文。水华是某市的一位敬业白领,平时业绩也不错,就是有点太好心,谁有没完成的文件,都可以找水华,水华都不会拒绝的。每每水华都会加班到8-9点,但是加班到12点还真是第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公司12点也不许留人。

起身整了整严肃的职业装,洒脱的抓起包包就往背后甩,便往公司的通道走去。

水华所在的公司并不大,但是却在这个24层楼高的大厦中,却也有七层。18楼-24楼都属于水华现在所在的装修公司,虽面积不大但生意却异常的红火,令很多同行都叹为观止。

水华漫步出工作室,顺手转身带上门,锁上。管理公司大厅钥匙都快近乎于习惯了,因为大厦治安一直很好,所以公司也没有请过保安,也没有出过事,也由于每每也是水华最后一个下班,业绩和人品也比较值得信赖的,所以水华也一直掌管着钥匙。但是水华透过透明华丽的落地窗,看见里面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飘过,披着长长的黑发,看不清面容,但不禁令水华打个冷颤。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阴风阵阵,但是水华很确定的就是那个白衣女人不是本公司的人。

近乎于职责,水华推开了玻璃门,走了进去。总电闸已经被水华关上了,所以水华只有无奈的掏出她的手机。凭着手机上微弱的光,水华只能壮着胆走着,虽是个成年人了,但是怎么说水华也是个未出阁的女孩,胆子肯定小,也由于水华出门前关好了门窗,但是阴风习习,真让水华好些害怕。

凭借着微弱的光,水华走到了电闸下,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现在什么都没反应了。莫名的害怕了起来,觉得速战速决最好,就源着那白衣少女走过的方向,也可以说是 飘 过的方向挪了挪。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私有清单;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报数

下一篇:灵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