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第八号当铺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第八号当铺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8 12:20:00阅读 本文有2563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影子典当行 他又一贫如洗了,像暗夜的游魂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走着,眼睛不时扫过路旁依旧灯光闪烁的店铺。 庄志仁所说的店铺应该就在附近,按说,庄志仁不会对他撒谎的,因为庄志仁有...

影子典当行

他又一贫如洗了,像暗夜的游魂在昏黄的路灯下慢慢走着,眼睛不时扫过路旁依旧灯光闪烁的店铺。

庄志仁所说的店铺应该就在附近,按说,庄志仁不会对他撒谎的,因为庄志仁有把柄攥在他手里。

其实,在他的内心中还是不相信庄志仁说的店铺真的存在,但他又不得不信。

庄志仁这些天,不但还上了赌债,而且在赌桌上出奇地豪爽。

他真的看到了那家店铺,如果不是周围店铺的灯光太过明亮,他还不会看到处在黑暗中的第八号店铺——影子典当行。

推荐阅读:怨灵之笑容

真有这样的店铺,可影子典当行真的如庄志仁所说的那样吗?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朝店铺走去,这是他现在惟一的希望了,否则……他没敢再往下想,轻步走到店铺前。

黑暗中,一个人影从光线昏暗的店铺里走出来,他以为这个人一定会撞到他的身上了。

但没有,他并没有感觉到,那个人不知怎地就到了他的身后,手里还捧着一个黑色的坛子。当他回身看时,那个人已经没影了。

错觉,他心中想到。

他推开店铺的门,门很轻,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很轻易就走进了店铺。

这个店铺太过俭省了,在现代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这里竟然还点着蜡烛,蜡烛就放在墙壁一个探出的蜡台上,略微高出人的头部。

烛光在凝结在一起的灯花上不停地跳动。与门相对的柜台在昏暗的烛光中更加模糊不清,柜台上摆着三个圆圆的东西,黑黑的,是三个小坛子。

中间那个不甚规则,坛子上有一个很小的东西在烛光里闪着些微的金光。

“怎么没人?”他小声嘟囔着,也是为自己壮壮胆,这里暗得有些瘆人。

“你要当影子?”他被突来的苍老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发现中间的那个坛子在动,在慢慢上升,向柜台边慢慢飘来。

烛光虽然昏暗,他还是依稀看出了大致的轮廓,那上升的不是坛子,是一个梳着抓髻的女人的头,看不清女人的脸,但从声音可以判断,这个女人的岁数不小了。那闪闪发光的应该是女人镶的金牙。

“你……你这里真的可以典当影子?”他咽了口唾液,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敲诈

约翰是一家跨国公司的策划部部长,为人谦和,办事干练,深得上司和同事们的喜爱。总经理几次表示,要提拔他当驻外分公司的经理。这使约翰她说:放屁!苍径空!从你眼镜里都看见了!!!工作更卖力了,这不现在已是星期五下午六点多了,整幢大楼只有约翰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突然,一阵阴冷的风刮了进来,约翰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抬头一看,办公室的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就走过去把门关上。等他转过身,不禁吓了一跳,办公桌前竟站着一个身穿黑西装、头戴黑礼帽、脸上戴着一副墨镜的如鬼魅般的人!

“好久不见了,约翰大部长!”来人露出森森的白牙,暗哑着声音说。那阴森森的声音让约翰又打了一个冷战。

此人是公司涉外科的前科长托尼,他和约翰是一起进公司的。起先,两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但日子一长,约翰就发现托尼这人表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而且托尼还有一个恶习,就是爱窥探隐私,还堂而皇之用来威胁别人,这也是约翰和他决裂的原因。幸好,托尼后来因为出卖公司的商业机密而被辞退。打那以后,约翰再没有见过托尼,今天也不打算理会他。

托尼却不识趣,他说:“我知道你很忙。但我要说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你一定感兴趣!&rA:刚刚去报了个补习班,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老公挑剔我做的饭不好吃了。dquo;约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冷冷地说:“我很忙,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托尼先生。”

托尼径直走到约翰的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香烟盒抽出了一支,点着后猛吸一口,说:“麦林娜这个名字你很熟悉吧?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约翰顿时觉得血往上涌,说话也不流利了:“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托尼狞笑着说:“别把我当傻瓜,我什么都知道。你和头儿的老婆,就是那漂亮、性感的麦林娜关系不一般。比如,上个月20日在华盛顿公园河田赛的第二排椅子上,还有本月18日在雅顿宾馆505房间里……需要看照片吗?”

约翰满头大汗,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够了,托尼!你这个卑鄙的家伙,竟然盯我的梢!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我的胃口不大,只要你拿出50万美元,就能彻底封住我的嘴。”托尼摆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对,只要你愿意,我这里可以典当各种各样人的影子,而且当金不菲。”金光一闪一闪的,是那个人在说话,“先生,你想典当影子吗?”

“是,我是想……”他还是无法相信眼前的—切,“我需要怎么典当?能得到多少钱?”

“我这里是根据影子的长短来估价的,一米十万,只要你在这个纸上按个手印就可以了。”那个老女人的嗓子里好像塞着一口痰。

“怎么量?”他还是不相信。

“你站在蜡烛下面的那个白色的横线上,就可以了。”老女人的脸始终隐藏在黑暗中,这让他很不自在。

他往地面上看了看,真的,就在烛台下面离墙根半米的地面上有一条白色的线条。

在距这条线一段距离的地方还有几条白色的线,每条线上都标注着长度单位。

他再次看了看黑暗中的面孔,还是站在了那条靠墙的白线上。

烛光昏暗,他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四米。”他感觉口干舌燥。

“我看到了,既然你愿意典当你的影子,就在这张白纸上按个手印吧。”黑暗中,一张白纸放到他面前。

那张纸太白了,在黑暗中似乎能发出油光。

“印泥呢?”他伸出右手的拇指。

“不用,只要把拇指按在上面就可以。”沙哑的声音说。

没有印泥怎么能按上手印呢?他右手的拇指按在白纸上,他忽觉自己好像被人扒去了所有的衣服,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他抬起手,看见在白纸上出现了一个手印,它太黑了,黑得发出油光。

“这样可以吗?”他怔怔地问。

黑暗中伸出一双干瘪的手,拿起那张白纸,然后折了一下,把白纸塞进一个小黑坛子里,用盖封了起来,“你的名字?”那人又问道。

“邢育军。”他说。

那人把一张小纸条贴在坛子上,纸条上写着“邢育军”三个字。邢育军没看到老女人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女人从黑暗中拿出一个纸袋,&ldq男:“亲爱的,你的生日快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uo;这是你的钱,四十万。”

邢育军急不可耐地拎起重重的纸袋,“庄志仁的影子是当在这里吗?”他问道。

“是,前几天有一个叫庄志仁的人把影子当在这里。”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怎么没看到。”邢育军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坛子,另一个坛子上没名字。

“他昨天该把影子赎回去,但没来,按照我们这里的惯例,我已经把他的影子卖出去了。”

“卖出去了?卖给谁了?”邢育军心中好笑,把影子作为当品本来就是很可笑的事了,谁会傻到买一个人的影子?

“我不能告诉你,这是行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和那个买走庄志仁影子的人前后脚。”那人的头再次和两个坛子并排在一起。

难道刚才真的有人在这里出去了?邢育军摇摇头,拎着纸袋往外走去。

“记住,你必须在两天内,把影子赎回去,否则,我会把你的影子卖掉的。”苍老沙哑的声音在邢育军身后响起,“这是你的当票。”

邢育军走出店铺的时候,一张纸片从店铺里飘出来,在他的脚下翻动着。

他没去捡,他根本就没想回来赎回影子,这些钱足可以让他还上要命的赌债,还能痛痛快快地玩上一段时间了。

谁的影子

邢育军快步向前走去,大街上还有几辆车闪着耀眼的灯光从他身旁驶过。

他朝自己身体前后看去,他实在无法相信,影子真的没了,只有他的身体孤零零地往前走着。

他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影子,但影子却没了。

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摇摇头,影子有什么用?没了就没了。

他继续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他突觉不对,影子又出现了,就在他的身侧晃动。

他开始仔细欣赏着自己的影子,胖胖的黑影在路面上一动一动地往前移动,光秃秃的脑袋很清晰地显现在路面上。

不对!那不是他的影子,他没有这么胖,也不是秃顶,他留的是寸头,是有人跟在他后面,距离他很近,而且是寸步不离。

邢育军放慢了脚步,他要试验一下,后面的人是不是真的在跟着他。

那个身影也放慢了脚步,影子始终在他的脚旁晃动,他加快了脚步,那个身影还是在他的脚旁。

邢育军心里害怕了,这个人想干什么?难道是为了自己手里的四十万?

想到这里,他赶忙把纸袋抱在胸前,小跑似的朝前面的站牌跑去。

他很快就跑到站牌旁,该死!站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要是后面的人对他下手,没人会干涉的。

还好,公共汽车的灯光已照在他的身上,他发现,在强光中,那个身影依然清晰地呈现在他的脚旁,怎么会这样?上一页1234下一页

S市,s大学。

深秋,17栋男生宿舍。

几点钟不知道,偶尔会有呓语从某个寝室传出来。昏黄的灯光涂在墙上,有风冲冲窜过。

今晚像极了以前任何一晚。

除了206。

七个人,四个在床上,三个在桌旁。两只蜡烛烛影摇曳。

桌上放着白纸,纸上有碟和些许字母数字。

这是个很带蛊惑性的游戏,它的神秘来自于它的不确定。谁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那三个人也许就期待着它的不确定吧。

每个人将一只手指放在了碟子上,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有露出轻松的表情。关于它的故事,大概每个人都可以说上一段了吧。离奇抑或者曲折,大抵都离不开死亡二字。

床上的四个人都在上铺,偎依在被子里如临大敌。

游戏开始了。

三个人嘴里念念有词,碟子没有任何动静。也许要耐心等待吧。我有点沉不住气了,瞄了一眼旁边的明,他瞪了我一眼,意思是说,让我静下心来,虔诚的请碟仙出来。

我会意,心里默默念叨。

风从窗户里透进来,一只蜡烛挣扎了几下,归于死寂,青烟只冒。

手指有力量穿来,碟子开始走动,三个人面面相觑,明最镇静。幽幽的力量在加剧,它引导着碟子左右横行。

时机已经成熟,明开始发问了,预备按我们准备好的问题一一提出。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人敲门。屋外的人吼了一声, 你们深更半夜点蜡烛干什么,想放火呀! 是管理员的声音。

来不及收拾,明立刻吹灭了蜡烛。 没有呀,你等一会,我来给你开门! 还是他最从容。

我和小飞立刻钻上了床,假寐。

门一打开,管理员用手电筒四处照照。上铺的几个人演技高超,似有鼾声。我和小飞都不说话,让明来应付。

刚刚对面楼上的管理员打来电话,说二楼左边第一个寝室有烛光,你们知不知道晚上点蜡烛是违反校规的。

没有呀,我们没有点蜡烛呀!

还不承认?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怎么承认呀! 明的语气不卑不亢,真是佩服他,明明自己理亏还说得有模有样。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第八号当铺;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