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蜡像惊魂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蜡像惊魂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8 11:31:00阅读 本文有2777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陈士东和苏秀去宁江市蜜月旅行,有一天他们去文锦园游玩。 文锦园里有一个蜡像馆,在国内小有名气。里面有很多根据中国历史经典故事摆设的蜡像群场景,所有的蜡像都面目生动,栩栩...

陈士东和苏秀去宁江市蜜月旅行,有一天他们去文锦园游玩。

文锦园里有一个蜡像馆,在国内小有名气。里面有很多根据中国历史经典故事摆设的蜡像群场景,所有的蜡像都面目生动,栩栩如生,大小也和真人一般。陈士东和苏秀一边观赏一边赞叹,还照了很多相。

后来他们来到“包公铡美案”的蜡像群前,当中的黑脸包公手指一旁的陈世美,正在向端坐正中的皇后和公主历数陈世美负心弃义、抛妻弃子的恶劣行径,另一边站着悲苦的秦香莲,身后还跟着两个孩子。

陈士东看看“秦香莲”,又看看苏秀,笑道:“这个蜡像和你倒是挺像的。”

苏秀听了也凑近细看,只见那“秦香莲”脸色憔悴,秀眉微蹙,目视着“陈世美”,眼光如诉如怨,竟像随时能活过来似的。本来“秦香莲”也是个漂亮女子,嫁了陈世美就一心相夫教子,原指望相偕到老的,不料却遭到丈夫的背弃。

苏秀不禁轻叹道:“真是红颜薄命!”

推荐阅读:校园夜惊魂

陈士东走到她身边,轻轻揽住她的腰。苏秀靠着他的肩,问道:“将来会不会有一天,你也背弃我们的感情?”

陈士东亲昵地用手指刮一下她的鼻子,道:“傻瓜,怎么会?我要一直陪你到老。”他唱道:“……老到哪儿也去不了,我还依然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

苏秀笑了,道:“来,我和‘她’合个影,让我看看是不是很像。”

这时,旁边一个胸前挂着工作牌的中年人插嘴道:“租套服装照相吧?这是我们新开设的项目,很有趣的。”

苏秀四下里张望,果然看到很多游客换了装在和蜡像合影。她来了兴趣,跟着那人去挑了一套和“秦香莲”一模一样的服装鞋子,甚至还有头套。等她换好衣服和“秦香男的恍然大悟说:粗。莲”蜡像站在一起,并摆出同样的动作时,陈士东看呆了:“天哪,我简直分不出你们谁是谁了。”他举起相机,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放下相机后,苏秀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陈士东呆了一下,奇怪地说道:“我还以为右边那个是你呢,真是太像了!”苏秀做了个鬼脸,亲热地挽着他的手臂,答道:“那个才是嫁错郎的‘秦香莲’,只好孤苦伶仃地天天待在这儿,被人同情,没人疼爱。”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大约是封闭、狭窄的空间易使人产生莫名的恐惧,而电梯却同时具备这两个条件,所以才会作为种种传说的高发地。

医学上认为,这是幽闭恐惧症。患者会在数分钟内恐慌增至极点,感觉自己濒临死亡的边缘,最后出现不能自控的行为。

其中的一种恐慌,大抵是由灵异事件引发,传说中电梯是个通道,通道的一头是阳世,另一端则是不可知的空间。

永远打不开的6号

这幢大楼一共20层,因为人流量很大,一大楼一共有6部电梯,双排的,每排三部,落地的镜面玻璃,电梯门也是那种能照出清晰人像的金属,映照出水晶灯的光亮,显得气派十足。上下按钮是全感应式的,只有在人体皮肤的直接触碰下才会亮。曾有人试着戴了手套再去按,结果没用。

但是,第6号电梯,似乎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开启过。

在大楼工作的小职员陈进起初以为,那是领导和贵宾专用。这不奇怪,因为工作性质,大楼里经常有重要领导来视察。但留心观察后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

陈进很好奇,他也看过卫斯理的《大厦》,对那个不可知的异度空间充满好奇。于是某天他早早来到大楼,决定一定要乘坐6号电梯。

时间还早,陈进看到除了第1部电梯正在上升外,其余几部都显示它们停留在1楼──包括6号电梯。

他伸手轻轻碰了碰箭头朝上的按钮,2号电梯的门打开了。他探身进去,按下“20”,接着一个跨步出来;一会儿,电梯门自动合上了,接着指示灯亮:1、2、3、4……

他如法炮制地把剩余三部电梯送上了楼,最后,只有6号电梯了。

陈进再次按了向上的箭头,6号电梯的门打开了。他却愣住了,里面有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男人。

他40岁上下,穿着西装,衬衫领口解开着,领带像上吊绳一样垂在胸前。男人脸上都是汗,油油地泛着光,“地中海”头顶上紧紧贴着一缕被汗水浸透的头发。

男人看见陈进时表情很怪异,先是惊恐地往里靠了一靠,接着仓皇抬头看了看,见显示是1楼,以箭一般的速度撞了出来。

那真正是“撞”出来的──陈进离电梯门也很近,那人实实地撞在陈进身上后,马上踉跄着跑向大门,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呻吟。设想过多种结果,陈进从没想过会是这一种。他看着6号电梯,里面充满了未知,还带着一些刺激。迟疑了一会儿,陈进还是迈进了电梯,门,缓缓地关上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陈士东看看她说:“你的脸色不太好,没什么吧?”

苏秀说:“可能是累了。”

陈士东便关切地提议早点回旅馆休息,苏秀依言褪下衣服,和他手挽手离开了文锦园。

从那天起,陈士东觉得苏秀好像变了,但究竟哪里有变化,却也说不上来。好像她变淡了,对什么事都是淡淡的,什么也都不放在心上,甚至也没以前那么爱他了。陈士东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问她,她却说没什么。更可怕的是,和她肌肤相亲时,他不但感觉不到她的热情,甚至自己也像是在敷衍,完全没有过去那种让他脸热心跳的感觉。他很惭愧,觉得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有一晚两人在床上闲聊,陈士东把头枕在了苏秀的胸口,喃喃地说着甜言蜜语。忽然,陈士东发现一件古怪的事:他没有听到苏秀的心跳!

他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便伸出一只手放在她的心口,还是感觉不到!他惊得一骨碌爬了起来,问:“苏秀,你怎么没了心跳?”

苏秀异样地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死人,干吗平白无故咒我?”

陈士东说:&l“没什么,亲爱的。我也有件事一直瞒着没告诉你,以后每个月咱们都要收到一笔抚养费,因为我也有个孩子需要抚养。”新娘说。dquo;可我真的感觉不到有心跳啊,不信你自己摸摸看。”

苏秀就自己探了探胸口,苍白着脸道:“那又怎么样?那只是我的心跳不明显罢了,我本来就不是一个身体很壮、心跳有力的人,以前体检医生也很难找到我的心跳的。”

陈士东劝苏秀去医院好好检查一次,但苏秀说什么也不肯,这更增加了他的怀疑。他想,那天在文锦园一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在苏秀的身上,秘密就在蜡像馆。

有一天,陈士东向单位请了假,以出差为借口,告别苏秀,一个人重返了宁江文锦园。

蜡像馆里依然那么热闹而秩序井然,那个“包公铡美案”的蜡像群组也很正常,“秦香莲”仍然幽怨地望着负心郎。陈士东站在“秦香莲”面前,困惑道:“那天,在你和苏秀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好像不再是我所爱的苏秀,如果你能告诉我该多好?”

这时,一个小皮球骨碌碌地滚到了“秦香莲”的脚下,陈士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盯着皮球,正蹒跚向他走来。陈士东便蹲下身去捡起皮球,无意间看到了“秦香莲”的脚,忽然怔住了,那个蜡像竟然穿着苏秀的袜子!那双袜子的边沿各有一个“D”的字母,陈士东自己也有一双,是两个人一起买的。因为蜡像穿着宽腿的长裤,它的一双鞋袜便隐在了下面,不蹲下来根本看不到袜子。上一页1234下一页

蜡像怎么穿了一双现代的袜子?

小男孩走到他面前,从他手中拿走了球,陈士东浑然不觉,他出了一会儿神,伸手轻轻撩开蜡像的衣角往上看去。

忽然身后有人喝道:“喂,你干什么?”同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是蜡像馆的工作人员,他拧住了陈士东的手臂,道:“嘿,够变态的,假人你都偷窥,别弄坏了蜡像!”

到了文锦园的保安部,陈士东乖乖地认罚后被赶了出去。他不敢告诉这些人,他刚才已经看得很清楚,那个蜡像身上穿的文胸好像也是苏秀的,也就是说,“秦香莲”这个蜡像绝对有问题,蜡像有必要穿内衣吗?现在馆内的那个“秦香莲”蜡像难道是苏秀?这个想法太疯狂了,让人匪夷所思,也可能那天苏秀被藏起来了,然后有人给蜡像穿上了苏秀的内衣,可这是为什么呢?这事是否和蜡像馆甚至整个文锦园有关?谁知道?他甚至不敢去报警,假如苏秀真成了蜡像,碰一下就可能造成永久的遗憾甚至生命危险,他怎么放心让荷枪实弹的警察介入?就算他去报警,这么奇异的事谁会相信?何况,他身边明明还有一个貌如苏秀的女子。

对,首先要证实这个苏秀是假的,陈士东决定试探一下。他对苏秀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变,冷淡、粗暴,并且接二连三地彻夜不归,但苏秀好像无所谓。他又装着不小心让苏秀看到了他和表妹的一张合影,照片上的表妹亲昵地扳着他的肩,很亲密的样子。这照片其实是苏秀帮他俩照的,苏秀认识他的表妹。

可是这个苏秀却拿着照片生气地问他:“这女的是谁我一看是他的出生证,说:“那是你的出厂说明书,旁边还有你的生产许可证。”?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下陈士东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苏秀是假的了。他随口说道:“这是公司老板的女儿,她很爱我……”

苏秀脸色一下变了,变得像蜡像一样黄,喃喃道:“原来你也和陈世美一样,贪图富贵……”

陈士东恐怖地看到,苏秀的前额开始缓缓滑动,就像熔化的蜡一样往下滚落。

她还在哀怨,还向他伸出手来:“为什么要把我做成秦香莲?只能永远被所有人可怜?我想换一种生活,却逃不脱被抛弃的命运……”

陈士东又惊又惧,退了两步,道:“你只不过是个蜡像,没有一颗生动丰富的心。”

蜡像全身都在熔化,变得奇丑无比,声音也开始模糊:“我宁愿……是一支普通的……蜡烛……”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李炯回到家就打开了电脑。今天是周末,她想玩个通宵。登录QQ,同事扬子江的头像闪动起来,消息是半小时前发出的,很醒目的红色大字:如果有“桃花鱼”加你,千万不要理,并且要马上关闭电脑!李炯暗自发笑。扬子江喜欢她,她心里很清楚。所以,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扬子江都显得大惊小怪,一定告诉李炯。白天在公司就有人议论“桃花鱼”,李炯觉得这跟什么灵异帖一样,不过是网络中无聊的恶作剧。

李烟正玩得兴起,音箱中突然传出一阵“吱吱”声,有陌生人发来信息:“桃花鱼”申请加为好友。李炯想到扬子江刚刚发来的信息,犹豫了一下,点了“拒绝”。两秒钟后,李烟的屏幕一团漆黑,然后盛开了朵朵桃花,一条条鱼在其中游动。突然间,所有的桃花都变成鲜血,一条鱼猛地扭过身,那是一条美丽的人面鱼。但不过刹那间,人面的五官纷纷剥落,变成了三个大大的黑洞!李烟感觉周身发冷,那张可怖的脸吐出鬼魂般的声音:“终于找到你了!”李烟再也无法忍受,一下子拔断了电脑的电源。

屋里一片死寂,李烟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拨通扬子江的电话,询问“桃花鱼”是怎么回事。扬子江问她看到了没有,李烟否定了。扬子江叹了口气,问她有没有时间,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当下,两人约在距李烟住处不远的咖啡馆见面。扬子江缓缓讲述起来。他说大概一个多月前,自己在相邻城市的一个朋友被“桃花鱼”杀死了。起先,他认为是一种病毒,可后来他发现不是,应该近似于幽魂之类。李炯身上起了一层寒意。扬子江喝了两口咖啡,讲起了“桃花鱼”的故事。

朱军是扬子江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两个多月前,一个名叫“桃花鱼”的陌生人申请加为好友,朱军毫不犹豫地加了。他和“桃花鱼”聊得热火朝天,甚至以“老公”、“老婆”相称。朱军提出视频,“桃花鱼”答应了。视频打开,朱军发现“桃花鱼”竟是个鱼身人面!当对方甩动着鱼尾,几滴水珠溅上屏幕,还有硕大的鳞片清晰可见时。朱军吓呆了。他要下线,“桃花鱼”不让,朱军只好谎称老婆要回来了。瞬间,“桃花鱼”面露狰狞,五官剥落,长长的鱼尾从屏幕中伸出来。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鱼尾将朱军半截身子卷进了屏幕中,朱军的头就是被破碎的屏幕生生割断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蜡像惊魂;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与死神同行

下一篇:第八号当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