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骨头花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骨头花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8 10:07:00阅读 本文有286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爱花的男人 一场盛大而浪漫的婚礼之后,周昕雨终于成了孙函的合法妻子。后者是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成熟稳重,英俊多金,是所有女人心目中不折不扣的钻石男。 婚后的生活平静...

爱花的男人

一场盛大而浪漫的婚礼之后,周昕雨终于成了孙函的合法妻子。后者是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成熟稳重,英俊多金,是所有女人心目中不折不扣的钻石男。

婚后的生活平静而幸福,但幸福中偶尔也会飘过几丝阴影。周昕雨发现她的老公似乎有某种不为人知的怪癖。

他很爱花。确切地说,是一朵花。

周昕雨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花,孤零零的一朵,种在一个黑色陶罐里,总是含苞欲放的模样,却从未见它盛开,也从来未曾凋零。花下泥土的颜色竟是不同寻常的灰白,透着几分诡异。平日里从不见孙函浇水,也不许她浇,那花苞却依然长得很好,艳丽而硕大,颜色鲜红得就像女人唇上的胭脂。

“这是什么花?”终于有一次,周昕雨忍不住问孙函。

推荐阅读:网络恶鬼游戏

“它叫‘轮回’。”孙函正出神地凝视着那花,眼中有种近乎痴迷的柔情。

“‘轮回’?”周昕雨从未听说过这么古怪的花名,还想追问,对方却再也不肯说一个字了。

周昕雨曾不止一次看见孙函轻轻抚摸着那红色的花苞,喃喃自语着,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似乎正对自己所爱的人说着动听的情话。

难道,他爱上了一朵花?

有时周昕雨心中会突然冒出这样古怪的想法,但是连她自己都觉得荒谬,因为孙函除了对这花特别着迷外,别的一切正常,处处显示出精英人士的成熟干练,待她也越发体贴,知道她近来身体不适,就让她辞职在家休养。

周昕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些日子总是嗜睡,老是觉得疲倦和头昏,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起初她以为工作太累,但休息了几天状况却并未好转。

“我是不是病了?”她忧虑地问孙函。

“别胡思乱想,我看你是太累了,多休息一下就好。”孙函总是这样回答她,然后给她买回各种补品。但她总是懒懒地提不起食欲,整个人也越来越没精神,大多数时候都躺在床上,连门都懒得出了。

终于有一天,她的一个闺蜜来看她,一见面就惊呼:“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她愣愣地问,神情宛如梦游。 上一页1234下一页某广播台中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内
我陪妻子到商店为我们的女儿选购玩具。 白婷婷,李雪儿,夏美玲三位年轻的实习播音员终于要等到那最激动的时刻了。因为今天台里要正式给她们分配新的工作岗位,意味着老公:“好吧。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青年,在医学院念书,有一年,他参加了执业医师考试。他考了生理、生化、病理、药理、免疫、微生物、预防、统计、流病、卫生法、心理、伦理、内科……”她们从此要彻底甩掉 实习 那个两个字,成为一名真正的女播音员,想到自己的亲戚朋友每天打开收音机就能听到自己的声音,那感觉简直美的无法形容。
不多时,一位三十左右的中年女人来到了她们的面前,大声说道: 经台里认真商议后决定,白婷婷每日去一号播音室,播放早间新闻。李雪儿,每日去二号播音室,播放午间新闻。夏美玲去三号,哎!不是不是,去四号播音室播晚间新闻。具体的事宜去问下自己播音室的播音员。 说完中年女人就快步离开了。
三女即刻激动不已,虽然早有准备,可是还是狠狠的激动了一把。三人小声嘀咕了半天,才急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奔向自己所在的播音室。
上到三楼,一号播音室和二号播音室是对门,再拐一个弯,就是三号播音室,四号播音室在最里面的那间,三人刚上去不久,白婷婷和李雪儿就急忙走进了自己的播音室,夏美玲看了下她们,随后准备步入四号播音室,在路过三号播音室的时候,里面有一位漂亮的女播音员正在聚精会神的播报着新闻,仿佛自己已经融入到了每一个新闻之中,这种忘我的工作态度还真是让夏美玲钦佩不已。
随后,夏美玲三两步来到了自己将要工作的四号播音室,可是开了半天门,竟然纹丝不动,敲了不半天门,也没有人理自己,顿时有点郁闷不已。就在夏美玲准备离去寻找自己的同伴时,身后突然传来的 吱呀 一声,扭头望去,三号播音室的门不知被谁给打开了,出于好奇夏美玲轻轻向三号播音室走了过去。
只见那不大的播音室内,那位年轻的女播音员还在忘我的播报着一则新闻,夏美玲不知不觉的走了进去,聆听那位播音员甜美的声音,自己内心还不时的感叹,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播报出那么优美的新闻。
听着听着,一段刺耳的声音突然在夏美玲的耳边响起,女播音员的声音由甜美逐渐转变为惨痛的哭喊: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今日傍晚在广播台门口,一位年轻的女播音员不幸被一辆失控的红色轿车撞死,轿车司机受轻伤,造成一死一伤的悲惨结局。后经证实那名年轻的女播音员名叫夏 美 玲! 说完,那位女播音员猛然扭头看向了正在听新闻的夏美玲,这时在夏美玲的惊叫声中,她竟然看到那位播音员的脸庞和自己一模一样。 上一页123下一页

闺蜜气得一把将她拽到浴室的镜台前:“你看看你的鬼样子!”

镜子里的人头发乱得像鸡窝,双目无神,眼睑泛青,面色惨白,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

这是我吗?她一下子惊呆了。

“还不快去医院检查一下!”

闺蜜硬把她拉到了医院,检查的结果竟然是“重度贫血”。

“我怎么会重度贫血?”晚上,她把去医院检查的事告诉了孙函。

“谁叫你不肯好好吃东西,整天都说减肥,连我给你买的补品也不肯吃!”孙函声音隐隐有些怒气。

周昕雨羞愧地低下头,刚结婚那阵她确实为了保持身材苗条而减少了饮食,但现在却越来越没胃口,难道,我得了厌食症?

周昕雨一下子害怕起来,“老公,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节食了。”她撒娇地抱住孙函,后者脸色缓和了些,端出一碗红枣桂圆枸杞羹,舀了一勺在她口中,“这是我给你炖的补血的药膳,多吃点,把失去的血都补回来!”

“谢谢老公!”周昕雨感动地说,甜甜的味道在舌尖化开,漫得一颗心也甜蜜起来。

花中的美人脸

这天半夜,周昕雨突然惊醒过来。

半开的窗户吹进深夜的凉风,雪白的窗帘在风中怪异地扭动,惨青的月光正照在窗台的花朵上。那花竟然慢慢开放了,一片一片,妩媚而妖异地绽开,就像一位美艳的女子正慵懒地伸展着四肢。

花的颜色艳红得像要滴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腥气,不是花香,而是──血的气息。

周昕雨心中禁不住升起一股寒意。就在这时,一阵冷风吹过,那硕大的花蕾突然朝她这边斜了斜,那一刻,就着惨青色的月光,她看见花蕊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女子苍白无色的冷脸,一双妖魅而神秘的眼睛,暗放着幽绿的诡光,宛如毒蛇一般冰冷地盯着她。

周昕雨惊惧地张大嘴,想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整个人仿佛深陷梦魇,动弹不了半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那张女人脸毒蛇一般朝她冷笑,看着花的颜色越来越红,越来越浓……终于,鲜红的颜色从花瓣上滴了下来。

竟然是血,一滴又一滴,不停地滴落,血腥的气息浓烈得令人窒息!上一页1234下一页

周昕雨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中午,阳光正灿烂地照在她脸上,昨夜恐怖的一切就像朝露一般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或许,那只是个噩梦而已。

周昕雨刚刚安慰了自己一句,下一秒,就突然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窗台上那朵花,真的开了!

昨夜惊怵的一幕如同飓风般涌上脑海,她禁不住尖叫起来。听见叫声,孙函急忙从厨房跑进来,将她柔弱的身子抱进怀中,担心地问:“你怎么了?”

“花,花……那朵花……”她浑身颤抖得说不出话来。

“那朵花怎么了?”孙函奇怪地问。

“花……开了……”周昕雨将头死死埋进孙函怀中,不敢再看那花一眼,但脊背却依然感到一阵寒意,仿佛有毒蛇一般的目光在阴冷地盯着她。

“花开了有什么奇怪的?” 孙函似乎有些哑然失笑,“这花养了那么久,本来就该开了。”

“可是昨晚……我看见花里……有一张……一张女人脸……”

“你确定?”孙函浑身一震,目光奇异地看着她。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周昕雨恍惚觉得,他的眼中竟掠过一丝抑制不住的欣喜。

一种更深的恐惧,像染毒的手指一般,突然掐住了她的心口。周昕雨呆呆地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是那样陌生,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了解过对方。

见她六神无主的模样,孙函叹了口气,说:“你最近身体很差,可能精神也受了影响,产生了幻觉。所以我决定请假,带你到老家的别墅住段日子,那里新鲜的空气一定能帮你很快复原。”

“老家的别墅?”周昕雨觉得很奇怪,她从没听对方提起过老家还有一套别墅,

“是我爷爷留下的老宅,已经很多年没回去了。不过前段日子我叫人修缮了一下,想给你个惊喜,那儿山清水秀,你一定会喜欢。”孙函温和地说。

看着对方关切的神情,周昕雨心下有些感动。孙函是个事业心极强的人,整天早出晚归地忙公司的事,现在为了她竟肯放下工作,她不觉有些惭愧,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也许真的只是场噩梦,花开不过是个巧合而已。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天夜里十一点多,保安王海江和同事的李福一起来到宾馆上夜班,两人一起来到宾馆一楼的监控室,按照惯例,保安要半夜去各个楼层进行例行巡逻,李福因为年纪比王海江长大,巡逻的任务就交给了年轻的王海江,王海江提着对讲机就上楼巡逻去了。
这家宾馆一共有4个楼层,每个楼层都是回旋式的,二楼到四楼每一个楼层有32间客房,王海江上到二楼时,就看见二楼楼梯口的一个存放消防的器具柜被打开了,王海江赶紧走过去,查看有没有丢失东西,还好,东西都在,可能是那个小孩好奇打开的。关上柜门,王海江就进入到了宾馆的第二个楼层进行巡逻。
巡逻了一圈,一切正常。王海江准备返回楼梯口上三楼看看,就在王海江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王海江扭头看去,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站在一间客房门前,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起初王海江还不是很在意,以为是那个客人回来晚了,可是随后王海江就发现不对了。
因为每个房间都是插卡的,可是这个人根本就不插卡,好像是准备用钥匙打开门,王海江快步走过去,进行询问。 先生,请问您是这里的客人吗? 王海江警惕的问道。可是这个人根本就不理他,继续低着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王海江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 先生,您是这里的客人吗? 那个人依旧不理他,王海江开始感觉不对了,准备拉开那个男子,当王海江用手拉住那个男子时,发现那个男子根本就没有胳膊,王海江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袖子,吓了一跳,看来这位是一名残疾人,抬头准备道歉,可是西服的领口处竟然是空的,这个男子根本就没有头!
王海江怪叫一声,撒腿就跑了。没跑几步,再回头一看,楼道一个人都没有,更不用说那个奇怪的西服男了。王海江吐了口唾沫,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刚才的事情也太真实了吧,王海江边琢磨刚才的怪事,边向三楼走去,当走到一间客房门口时,里面传来了一对男女争吵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还不时的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王海江准备敲门询问,以免影响到周围客人的休息,可是一抬手,王海江的眼睛都直了。
因为这间房门上的房号竟然是 333 号,一个楼层只有32间房间,最后一间应该是332,这间333房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王海江都快被冷汗给包围了,下意识的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自己双腿死活迈不动步子,就在王海江准备离开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好..像..有..人..想..进..来..看..看 这时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呵..呵,那就让他进来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骨头花;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婆婆的面衣

下一篇:与死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