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寝室夜谈鬼打墙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寝室夜谈鬼打墙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8 05:31:00阅读 本文有2375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晚上,一群小女孩围坐在寝室里,不知不觉把话题引到了自己曾经听说过的灵异故事上,其中一个想起来了什么,就对大家这样讲起来: “当时我奶奶家的邻居老余也发生过稀奇古怪的...

晚上,一群小女孩围坐在寝室里,不知不觉把话题引到了自己曾经听说过的灵异故事上,其中一个想起来了什么,就对大家这样讲起来:

“当时我奶奶家的邻居老余也发生过稀奇古怪的事,老余和我奶一样,年轻时候就抽烟,就是现在女汉子,老余男人上中班,家里小孩四五个,其中老小发烧生病,老余心里急,抱着老小去矿医院,由于心里急,抄小路树林去的,到了医院医生说小孩肺炎要住院,老余男人下了中班问大孩子妈妈呢,大孩子说在医院,他也就去了,到了医院两人换班,她丈夫看小孩,她回去带家里的孩子,结果就在返回的路上发生了鬼老余从医院回来了,由于家里还有几个孩子,她就比较急,又抄近路走的那个树林,从她走进去以后,很久都没有走出来,她走着走着就被一个东西跘到,然后又起来接着走,走了很久,拌了很多次都没有从树林出来,她年轻时候胆子就大,属于泼妇那种级别的,她听老人说过,心里知道自己是鬼打墙了。

于是她想起老年人教的方法,把鞋子脱了,在头顶上对扣,敲了几下接着走还是载倒走不出来,后来她坐地上抽了根烟,骂到,我看你们今天能把我怎么样!后来抽了两口又走,最后感觉膝盖实在碰的不能走了,心里有点害怕了。毕竟孩子都在家,她自己心里也明白着了道了,不知过了多久,烟也快抽完了,突然她看见有光,是淮南九龙岗以前的工人上井坐的大卡车,头上都带着矿灯,并且上来的时候有老婆给自己买了许多东西,老公不解地望着妻子慷慨地付钱,纳闷地问:“以前你十分节俭,今天为什么一点也不心疼?”类似警报声,她一路随着光跑,终于出来了,回家后,看自己的膝盖都青了一片。

姐下班了要坐车回家,天亮以后,她和我奶说这事,和她男人说这事,都有些觉得奇怪,她们住那很久了,后面树林平时经常去,她就不知道到底是啥老是把她拌倒,她非要拉着她丈夫和我奶一起去看看树林里是啥,她丈夫说别去了,那么晦气,她死活不愿意,最后三人一起去了,结果去那一看,有个到膝盖那么高的石台子,石台子周围被她踏的都平了。也就说她一夜都在围着石台子转!她感觉奇怪,又不是老坟,怎么能绕人呢?后来回去一打听,上了年纪的人说,以前那个石台子是日本鬼子进中国的时候在这上面砍了无数的人,也就是断头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田螺姑娘

为了准备注册会计师的考试,孙逸、宋宇平还有任敏三人在校外合租了一间房,搬出来住。

九十平米的面积,有宽带有浴室,而且还留着之前房客的全套家具,月租却只要三百块。以为捡了大便宜的三人兴奋不已,对房东开出的一次付清全年的条件想都没想就接受了。

推荐阅读:幽冥寝室

如果当时稍微清醒点,他们早该猜到……这房子不正常!

第一次异象出现在8月1 8号,那天孙逸和任敏回到租屋时,发现宋宇平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屋里干净整齐,散发着清洁剂的淡香。

“老宋,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勤快,打扫起卫生了?”孙逸笑嘻嘻地说。

两人往沙发上一倒,点烟,抓桌上的苹果,任敏还挑剔地抹了一下桌子: “灰没擦干净!”

宋宇平一言不发,直到孙逸一掌拍在他背后,才恍恍惚惚吐出一句话: “我什么也没做,这屋子里好像有人来过。”

“啥?”任敏的苹果掉到地上。

“我靠,少东西没?”

宋宇平面色苍白地摇着头: “怪就怪在这,屋里什么都没少,而且变得这么干净。我仔细检查了门锁和窗户,确实没人动过……但确实有人在我回来前收拾了卫生。”

任敏拾起地上的苹果接着啃: “那就是田螺姑娘。”

“田你妹……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世界上哪有贼跑到别人家里不偷东西还打扫卫生?”

宋宇平提出自己的看法:“这里的房租便宜到不像话,会不会是屋里有鬼啊?”

寂静中,四周的空气像凝固了似的。

孙逸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也许真是田螺姑娘吧!”

为了弄清楚这件离奇的事情,第二天下午三人一起跷了课在屋里蹲点,任敏兴奋地一个劲谈克格勃的灵异录相,遭到孙逸的大声喝止。

三人一直等到黄昏,当房东屋里那老式座钟敲了六下时,孙逸无聊地抻了个懒腰,打起哈欠来。

这时他突然僵住了,保持着张嘴抻腰的动作,直盯盯地看着门厅的方向。放在门边的扫把竟然倾斜着移动过来,并且不断地前后移动,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抓在手里,拖洗地板一般。

三人吓得缩成一团,牙齿打着冷战,眼睛随着拖把移动。当拖把经过灯光下时,一个几乎无法看见的模糊人影出现在拖把后面,这诡异的一幕仿佛定格在眼前,那是一个女人的形体,透明得几乎要融近空气中一般,正抓着拖把在拖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女孩们听了都觉得很惊异,另一个接过她的话头说到:

“我村子里的人有2个遇到过。一个是我表哥、另外一个是村里面的一个妇人。我表哥是那种很凶的人。属狗的、我爸是先生。帮他看过。说他身上阳气很足。很难见到“小人”。就算遇到了也会躲开。就那样。还是被鬼打墙了。

就在他上初中的时候。一天晚上5点多放学。我和我哥本来一起回家的。踩着自行车。走到一个叉路口、分4个口、但是不是十字形的。我哥突然左转。他说他轮胎漏气、就去修轮胎。我们其他人都是直走的,平常我哥就喜欢一个人,所以我们也没有等。

一直到晚上8点多,都没有回来。打手机也不接。家人们到处找。

去网吧、问同学家里、去游戏厅、回到学校问保安反正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

最后是班主任和班上的几个同学还有我家的一堆亲戚,最起码得有30个人去找他,直找到晚上12点了都没找到。

最后差点就要报警了,亲戚们拦住了,说明天再去看看。

果然第二天我们在那个叉路口找到了他。看他在叉路口的花带上睡着了,全身裸露的肌肤都发白,脸却发绿色。

我一直摇他,摇了他很久才有反应。而且意识特别模糊。他说他没睡醒。要回家。我就骑车载他回家。那天我学都没去上。载他回家的一路,我心里那个害怕啊。

后来我爸回家了,去看他的时候。说是他遇到了一股邪气,而且是很邪的那种。最主要的是竟然连我爸都解决不了。

最后去了庵里,请庵里面的一个很厉害很有口碑的大师傅,终于给弄好了。我哥整整去了3天。

我后来就问我表哥那天发生了什么,他说他当时也是往家里打手机,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打不通、打给谁都一样。而且在路上虽然能看得到车,但想拦的士也拦不到、最奇怪他说路上看不到一个人。

后来自己骑着骑着,在回家的路上睡着了,晚上我就笑他,这是有多累,竟然还在原地花带上睡着了。

另外一个妇人家的事情是我听说的。但是确实是真的。还请我爸去看过。那个时候那个妇人喜欢出去散步。

据说走到一个小寺庙附近的时候,遇到鬼打墙了,一直在打转,怎么走都走不出来。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非常好奇,想知道老婆用了什么法子。

那种寺庙感觉很邪乎的,口碑也不好。很多小孩在那附近走丢,光我村子里就有几个;还有出车祸的也蛮多的。

感觉是遇到小鬼了, 那个妇人说,她看得见人,也看得见路。就一直走....走着走着发现迷路了。

那段路她每天傍晚都要走二回的。怎么样都不可能走错吧。而且40几岁的人。不可能痴呆啊。平常人都干农活。很勤快麻利的一个人。

后来是一个警察看到她了,就拍了她几下,她整个人喏了一下,那个警察好心送她回家了。

警察当时是看她呆着半个小时,一直在原地踏步。而且走路姿势很奇怪。起初以为是痴呆了,就走过去想带她回家。结果她意识很模糊的样子说什么也不走,警察不得已把她带回了警局,第二天,她听了那个警察的叙述,才明白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们说这难道不奇怪么?”

大家纷纷表示惊讶,一群小女孩,也都说得有点害怕了,于是就各自分头去睡了,故事到此戛然而止。夏天的午夜,是多么的静悄悄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七月半,鬼乱窜。七月半这天,所有的鬼都能到阳间来,收取亲人为自己烧的纸钱和纸扎物品,于是大街上漫天都是烧纸钱的灰烬在飞。

七月半这天,肖进也准备了很多纸钱要烧给自己的爷爷奶奶。

肖进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身亡了,他从小是被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所以他和爷爷奶奶感情很深。爷爷奶奶去世之后,每年七月半,肖进都会给他们烧很多纸钱。

这次的七月半,肖进一边烧纸钱一边不停咳嗽,这些纸钱冒出的烟真是呛死人了,让本来就有些感冒的他更不舒服了。

肖进觉得自己的喉咙很痒,似乎吸进了一些纸灰,他不停咳嗽,还回头吐了一口痰,吐完痰之后,他终于感觉舒服多了。

烧完纸,时间也不早了,肖进回屋喝了感冒药就准备睡觉,却听见门外有敲门声。他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景象却把他吓了一跳。他看到了自己死去的奶奶拄着拐杖似乎很生气的样子站在门口,奶奶见了肖进,二话不说就用拐杖打他。

肖进疼得嚎叫,他忙说:“奶奶,别打了别打了,我不是已经给你和爷爷烧了好多纸钱了吗?”

“小兔崽子!我教了你多少次不要随地吐痰,你就是不听,你爷爷差点儿被你搞得魂飞魄散!鬼怕痰,你不知道吗?他刚从你背后走过,想去拿那些钱币,你却一口痰吐在了他的身上,把他弄得受了重伤,趁七月半还没过完,你赶紧再弄些纸钱去,烧多一点儿,这次给你爷爷看病要花不少钱呐。”肖进奶奶焦急地说。

肖进连连点头,冲出门往纸货店奔去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寝室夜谈鬼打墙;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内衣店的手套

下一篇:是你的皮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