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内衣店的手套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内衣店的手套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8 04:27:00阅读 本文有1544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简介:周大伟开了一家专卖内衣裤的小店。冬天临近了,他搞了一批手套来,希望能够增加点收入。 这天,周大伟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打烊,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顾客,他说自己要买一只左手...

周大伟开了一家专卖内衣裤的小店。冬天临近了,他搞了一批手套来,希望能够增加点收入。

这天,周大伟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打烊,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顾客,他说自己要买一只左手的手套。周大伟第一次遇上这种买手套只买一只的人,如果把左手卖给了他,那么右手那只又卖给谁呢?但周大伟想,自己可以按整双手套的价格把左手单只手套卖他,如果他愿意要的话就卖给他,如果他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

周大伟报完了价格之后,那个奇怪的顾客并没有还价立刻就买下了左手的手套,并说: “右手那只,我过几天会来拿。”周大伟忙着打烊,接了钱,递过了手套也没理会那人的话。

四天过去了,周大伟已经忘记了之前遇到的奇怪客人。他把单只的右手手套挂在了店门口做样品。

又是快要打烊的时候,街对面走来一个人,周大伟想等这个人过来了再关门,看看对方是不是来买东西的,如果是,那打烊前还能做一笔生意呢。而这个人快要走到周大伟店门口的时候,却被地上的石坎绊了一跤,摔倒在地。他包里飞出老公竟说:“涂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了一个东西,正掉到周大伟挂在门口的单只右手手套里,周大伟一看,吓得半死——那居然是一只右手。

高大的周大伟立刻按住了摔跤的人,并报了案。

推荐阅读:在上海,同事讲的两件真事

根据这只手,警察破了案,摔倒在周大伟店门前的人就是半个月前杀人碎尸案的凶手,而那只掉到周大伟挂在店门前右手手套里的手就是死者的,当周大伟看到死者照片的时候,竟然发现死者正是前几天买左手手套的人,他说过右手手套他会来取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吞苍蝇

李准总觉得有谁想让自己吃下一只苍蝇。上午的饭里,他挑出了一只苍蝇,刚买的咖啡粉里也有一只苍蝇。但幸好他都没有吃下去。可是刚才他和钱谦正说说笑笑时,一只苍蝇准确地飞进了他的喉咙里。

他开始变得奇怪了,原本爱干净的他开始邋遢、蓬头垢面,散发着浓烈的臭味。当围在他身边的苍蝇越来越多时,他伸出舌头,像青蛙一样捉苍蝇。

寝室里出现了很多苍蝇,每天都得花大量的时间在拍苍蝇上。但是,苍蝇的数量却有增无减。

钱谦越来越心烦了,女友姗姗近来很奇怪,他很久没见过她了,但最近却总收到她的信,打开后里面只有一只死苍蝇。在收到第四封信的那天,李准吞下了苍蝇,寝室也渐渐变得诡异。

今天早上,他收到的不再是信,而是一张苍蝇面具,当时李准的表情很奇怪。这天晚上,他睡后不久就被声音惊醒了。

李准正在打电话:“宋雅,你快走,苍蝇面具来了,它是来毁掉你的,你快走!”同寝室的周逸实在受不了他,跟他扭打在一起。

钱谦慌忙上去劝架。他知道宋雅是李准的女友,曾经他们的确是一对金童玉女,但如今谁都会觉得他俩不般配。

女友

最近,宋雅一直在调查是谁谋害了李准,今天有了一点儿进展,校外的一家奶茶店里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开店的是你们学校里的学生,一对情侣。起初生意很好,可是不知从哪天起,男生和女生开始吵架,男生还像疯了一样在店里打砸,女孩被打得受伤住了院。在女孩住院期间,男生却变得越来越古怪,他整天蓬头垢面,肮脏得如同乞丐。”

她心里狂喜,知道找对了方向,打算在奶茶店里喝杯奶茶再走。吸管在奶茶杯里搅拌着,她忽然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是只苍蝇。她想把那只苍蝇挑出来,可吸管才碰到它,就看到那只死苍蝇慢慢地变大,杯子被撑破了。当苍蝇大得如同人头一般时,它的肚子破开了,一颗人头从里面滚了出来。那颗人头她分外熟悉——是姗姗。

警察来查了很久,对宋雅的话半信半疑,钱谦抱着姗姗的头痛哭。之后的尸检又出了怪事:解剖时,有无数只苍蝇飞了进来,它们疯狂地撞击着人的眼睛,使法医不能视物。最后,它们托起姗姗的人头飞走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最坚固的房子

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我伸了个懒腰,低头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半,又熬了一个通宵。

我已经不知道熬了多少个夜晚了,最近忙着做课题设计,每天画不完的楼房设计图实在让人崩溃。躺在床上,一股浓浓的倦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很快便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窗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而尖锐的警笛声,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打开手机一看,才五点多。

出什么事了?我一个激灵,忙翻下床,拉开窗户往外看去。只见楼下一阵骚动,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喊:“死人了……死人谁知朋友憋了半天,来了句:“你……你这不算惹我。”了!”

这时候,手机却突然“嗡嗡”地响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死党木头的电话。

“智文,出事了!”

“什么事?”

“鬼楼又死了一个人……”木头说道,电话那头一片嘈杂。

又死了一个?我心里“咯噔”一下,背后有些发冷。

“你快过来,我在寝室等你!”木头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穿好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我便关门下楼,朝着“鬼楼”跑去。

“鬼楼”是学校的D座寝室楼,五层楼高,灰白的外皮在风吹日晒中,早已经斑驳不堪。

刚来这所学校不久,D座寝室楼闹鬼的消息就传播得沸沸扬扬。很多住在里面的人都说,晚上经常能听到墙壁里“嘎啦嘎啦”的声响,像是骨头碎裂开来一样。

一些毕业的学长悄悄告诉我们,D座寝室楼很邪门,每年搬到里面住的新生,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会莫名其妙地从楼顶一跃而下,摔成一摊血肉模糊的肉泥。

木头的宿舍,就在鬼楼的二楼204。当我气喘吁吁地敲开204门的时候,他正坐在床上蒙着被子,浑身打哆嗦。

“你这是怎么啦?”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道。

木头缓缓地抬起头,两只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紧紧地盯着我看了半晌,才嘴唇一抖,说道:“血……”

这时候,走廊里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带着一股冷飕飕的腥臭气息。我转身出门,瞧见正从走廊尽头走来几个警察,抬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大尼龙袋子,急匆匆地下了楼去。

走过门口的时候,一股浓厚的血腥味,从袋子里直窜出来。我筋了筋鼻子,手心已经出了汗,无意间一低头,却看见地上淅淅沥沥的一行血迹,一直延伸到走廊尽头。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内衣店的手套;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