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血红玫瑰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血红玫瑰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8 01:38:00阅读 本文有2750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吴云迪是个追债杀手,也叫赏金猎手,拿人钱财替人追命债是他的工作。吴云迪枪法好,这并不值得炫耀,值得炫耀的是他高超的滑板技术。追命债,他从不开车,而是装成酷酷的模样...

吴云迪是个追债杀手,也叫赏金猎手,拿人钱财替人追命债是他的工作。吴云迪枪法好,这并不值得炫耀,值得炫耀的是他高超的滑板技术。追命债,他从不开车,而是装成酷酷的模样滑着滑板。越是明目张胆越不容易引人注目,吴云迪作案十几起,从未失过手。而城里最大的滑板俱乐部,吴云迪持的是顶级贵宾卡。他沉默寡言,从不与人交往,被称为“孤独的滑板王子”。

晚上,吴云迪看电视,直到很晚才睡。电话响起来,他拿起来接听,是中间人周青山打来的,叫他去解决一个贼。

“他偷了老板4000万,外加老板的女人。”周青山说。

拎起滑板,吴云迪下楼。夜色朦胧,马路上没几辆汽车,他越滑越快,就在要转弯时,对面突然冲过来一辆大卡车。他身子一转正要腾空,却见后面急速驶来一辆小轿车。轿车开得飞快,眼看就要撞到吴云迪,吴云迪惊呆了,左有卡车右有轿车,他已经没有退路。就在这一刹那,轿车急打方向,与大卡车撞在了一起。吴云迪心惊肉跳地滑出很远,听到一声剧烈的撞击,接着是刺耳的尖叫。回过头,只见鲜血从碎裂的车窗玻璃中喷出来,穿过高空,喷了吴云迪一头一脸……

吴云迪出了一身冷汗,猛地坐了起来。

又是噩梦。打开灯,他手哆嗦着点了根烟。吴云迪已经很久不玩滑板了,连俱乐部的卡都不知道扔到了哪儿。为追债,他杀死过不止一个人,鲜血根本吓不倒他。可那场车祸,却像笼在头顶的阴云挥之不去。他把滑板砸烂,把和滑板有关的一切都封闭起来,噩梦却仍旧如影随形。

推荐阅读:鬼话闲聊之玲珑血玉(下)

天渐渐亮了,吴云迪到楼下公园跑步。朝霞映着天空,他长长地吐着气。这时,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女孩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她的花皮球滚到了吴云迪的脚下。吴云迪抱起球递给女孩,突然发现她几乎像个天使。大大的眼睛,苹果般的脸蛋,黑色的刘海剪得如同刀切般齐整。一瞬间,吴云迪觉得心里像有根弦被拨动了,他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妞妞,还不谢谢叔叔?”一个30来岁的女人走过来,牵起了孩子的老公回来了,看了我一下,淡定地说:坚持一下,等变成蝴蝶就好了。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事件

阴历八月十五,中秋,戌时,无风。

榆树庄死一般的寂静,在这样一个传统的节日,只闻得几声惨淡的狗叫,划破明月下浪漫的夜色,一切都笼罩在不祥的气氛中。

村头的大祠堂里,灯火通明,地上躺着一具年轻的尸体。尸身的面貌整洁,却扭曲得异常恐怖。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死的,被人发现时,他正悬挂于自家的房梁下。奇怪的是,死者悬空的脚下并无供踏的物件,是有人风腊肉一样把他挂上去的,还是另有原委?大家的心头都起了不安的念头。

祠堂的大门紧关着,除了孩子,全村所有的大人都齐集在此,没有人说话,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地上的尸体。村长和村里最有威望的刘老头站在祖宗的神牌下,背后祭祖的佛香燃起缭缭的青烟。在众多的牌位之中,其中有一块用黑布蒙着,上头积满了灰尘。刘老头取下托在手掌之上,轻轻弹去厚厚的尘土,用颤抖的手揭开了包裹的黑布,上面闪着金漆的一行字是:华月梅之灵位。

刘老头抚摸着牌位上的字迹,喃喃自语道,她回来了,她又她说:我才不想动呢。回来了。

村民们听刘老头嘀咕着这段话,脸都煞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她是谁?村长刚满十六岁的儿子刘富生问道。

华月梅——是华月梅。刘老头目光呆滞,嘴巴不由自主地咕哝道。

华月梅还没死吗?富生不解,看看刘老头手中的灵位,道。

你懂什么?村长呵斥道。

富生闭口不语,退回到父亲的身后。

祠堂又陷入了短暂的沉寂。村长蹲到尸体的跟前,抬起死者的下巴,脖颈处有一道明显的用粗麻绳勒的痕迹。他摇了摇头,站起身。众多的目光都跟着他。村长是这里最具权威的人,他的一举一动,说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引起大家内心的恐慌。他沉默了半天,然后叫村民们先回去,留下村中十几位带辈的老人和儿子福生,共同商讨对策。

村长摸摸儿子的头,问道,富生,如果为了全村人的性命,叫你做出牺牲,你会不会怪爹?

我不怪爹。富生未加思索道。

真是我的好儿子。

富生还是孩子,你想要他做什么?刘老头看着村长,道。

当年王道人留下的那段话,我想大家都还记得。

你说的是吊尸绳!刘老头脱口喊道。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叫妞妞的女孩仰起脸道了谢,然后跟着母亲离开。望着母女俩的背影,吴云迪怦然心动。女人身材婀娜,眼睛如同黑亮的炭火,女孩天真无邪,令人瞬间动情。吴云迪再也无心跑步,第一次,他心里产生了奇妙的情感——他想和这对母女在一起。

跟踪女人到了田园小区,吴云迪看到她进了一家花店。原来,她是花店老板。

那天之后,吴云迪频繁出入花店。他每天都买一大束红玫瑰,以此讨好女店员,从她口中打听关于店主的一切。渐渐地,他知道女人叫思嘉,丈夫两年前病逝,她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吴云迪觉得这简直是上天的安排,他一定要追到思嘉,拥有那个女孩。他憧憬着女孩叫他“爸爸”,那将是他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幸福时刻。

每天下午,思嘉会到花店逗留一小时,妞妞总是在店门外独自玩着剪下的花枝,吴云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买玫瑰花,红玫瑰,送给妞妞,由她再转送思嘉。慢慢地,妞妞喜欢上了吴云迪。

一天,吴云迪正陪着妞妞玩,她突然郑重其事地说:“叔叔,教我玩滑板好吗?”

吴云迪犹豫片刻,拿起妞妞的小滑板,走到阳光下。两人走进了公园,刚到门口,妞妞突然恐惧地抓住了吴云迪的手,声音颤抖着说:“叔叔,叔叔,你看,车,车撞飞了,有人流血。”

吴云迪呆住了,他看看前面,空地上,除了一只麻雀,什么都没有。

“这孩子,真让人不省心。”思嘉跑着追过来,一把抱起妞妞,抱歉地对吴云迪说:“妞妞有病,会突然出现幻觉,你不要介意。”

吴云迪呆了半晌,看到妞妞在思嘉怀里挣扎着,很久才平静下来。他怔怔地问思嘉为什么不送妞妞去医院看看?思嘉叹了口气,说送去看过好几次,可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常看血腥的动画片?”吴云迪问。

思嘉摇头,说妞妞很乖,她很少看动画片,她只是常常会看到死人。“也许是某种特异功能。”

思嘉说完,牵着妞妞的手离开。望着她们的背影,吴云迪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就像在噩梦中一样。

吴云迪想躲开思嘉和妞妞,更确切地说他想躲开和自己有关的噩梦。可不知怎么,一天见不到思嘉和妞妞,他的心就悬着,这一天就如同虚度了一般。他明白,自己爱上了思嘉和妞妞,他不能忍受离开她们。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三个月后,吴云迪向思嘉求婚。看着吴云迪热切的眼神,思嘉没有拒绝,只是说她除了一家小花店一无所有,而且,妞妞还是个不太正常的孩子。吴云迪说他不管,他只想娶她,只想让妞妞做自己的孩子。思嘉答应了。

一天,思嘉带着妞妞去了花店,吴云迪坐在窗前吸烟,想着心事。手机响起来,是周青山。他又接了追债的差事,到S市建军路8号,雇主为吴云迪准备了一幢别墅,在那儿,等待雇主的指令。

吴云迪不想离开,但周青山说这次报酬丰厚,有20万元,吴云迪动了心。中午,他请思嘉、妞妞一起去必胜客吃饭,委婉地说自己得出趟远门。他告诉思嘉自己做经济顾问,哪儿有经济问题他就得到哪儿。妞妞抱住他,说他回来一定给她带玩具。思嘉握住他的手,叫他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下午,吴云迪坐飞机飞往S市。找到建军路的别墅,他没有观望,径自上前敲门。一个30多岁的女人来开门。她看上去老气横秋,沉默寡言。

女人没有多问,将吴云迪让了进来。吴云迪上上下下查看别墅,奇怪的是,别墅里空荡荡的,墙上贴着壁纸,屋子里除了简单用品,几乎没有任何装饰。走上三楼,几个房间都关得紧紧的,推开一间房门,窗前的树枝将窗子遮得严严实实,让人陡然而生一种阴森之感。

“这里没有住过人吗?”吴云迪问。

“我和女儿住过。”保姆低着头,轻声说。

睡了一觉,吴云迪下楼吃饭。保姆很勤恳,她像个影子般,只在吴云迪需要的时候出现,这令吴云迪对她顿生好感。

在别墅消磨了一整天,晚上,吴云迪接到手机传来的图片。令他吃惊的是,雇主要他杀的人,居然是别墅的保姆。他再三确认,图片上的女人,确定是保姆无疑。她看上去忠厚老实,似乎与世无争,为什么要杀死她?她会欠谁的债?盯着屏幕,吴云迪按了删除。

晚饭吴云迪吃得很少,而保姆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临近,依旧默默地收拾碗盘。吴云迪吸了根烟,坐了很久。保姆收拾完毕,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久,吴云迪听到楼下传出隐约的哭声。他愣了片刻,来到保姆的房门前。门半掩着,吴云迪迟疑片刻,推开门,只见屋子中间放着一只小蛋糕,蛋糕上插着几支蜡烛,保姆满脸泪痕。吴云迪问发生了什么事?保姆说她的孩子两年前死了,如果活着,今天是她的生日。孩子得了肺气肿,死在了医院。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别开电脑!”

今天下午我一回到公司,正打开电脑要工作时,坐隔壁位置的年轻小伙子家劲就突然从旁边探头来对着我警告一声。

我的手指按在电脑开关上面,满脸狐疑地问:“你真好笑,不开电脑我怎么工作?”

“你看看办公室里面,有人在工作吗?”

我站起来环顾整间办公室,没多少人,待在座位上的人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喝咖啡发呆,而且没半个人的电脑是开着的。

家劲说:“老哥你今天早上都在跑业务,事情都过去了才来。你知道老婆:算你有良心!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早上我又不在,我怎么知道发生什么事?”

“早上全公司的电脑都中毒了,工程师现在还在抢修呢,听说今天是搞不好了,上面已经宣布今天提早下班了。”

“既然提早下班,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我问家劲。这个问题我比较惑兴趣。

家劲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

“老哥你也知道我家那母老虎一结婚后就露出真面目来了,把我当狗似的使唤,我还不如待在公司喝免费咖啡呢。”

我虽然还单身,但感回身受,想必其他还留在公司的人情况也跟家劲差不多。于是我问到正题:“全公司的电脑中毒又是怎么回事啊?”

听完家劲的解释我才知道,今天一早,全公司的电脑似乎都被一种连锁病毒入侵了。只要一开机,出现在屏幕上的并不是作业系统,而是一张照片——一张浮肿、腐烂、看似刚从水里捞起来的浮尸的照片。

照片就这样填满了整个屏幕,不管按什么按键都没办法消除,就算把鼠标整个拿起来甩也没用。

“而且每台电脑上的照片好像都,不一样!有的是男的,有的是女的,还有小孩、老人……几个女同事还吓得哭了,更多人看到以后把刚吞下肚的早餐都吐出来了。”家劲振振有辞地说,一边挥舞着手。“全公司的电脑都变成了这样,无一幸免,现在工程师还在抢修,他们都说没看过这种病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搞得好。

“说不定我这台电脑没中毒呢,我早上的客户资料要马上建档才可以啊。”我扬了扬手上的资料夹,把电脑开关按了下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血红玫瑰;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恐怖电影

下一篇:两级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