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一起看电影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一起看电影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13:36:00阅读 本文有2756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尸体不见了 双水村的夏老汉死了。这老头疯疯癫癫的,老爱去村委会闹事,村干部们都挺烦他的不料,女子又来到他身边,拎起他的耳朵,骂道:“你不是去加班了吗?”。而村民们高兴...

尸体不见了

双水村的夏老汉死了。这老头疯疯癫癫的,老爱去村委会闹事,村干部们都挺烦他的不料,女子又来到他身边,拎起他的耳朵,骂道:“你不是去加班了吗?”。而村民们高兴的是,这下又有电影看了。村里的规矩是,不论红白喜事,一定要放一晚上电影。其实也就两个影片,但是在双水村这么个落后地方,想看个电影可不是件容易事。

晚饭过后,村里的空地上就挤满了观众。第一部电影播的是鬼片,很多人被吓得惊叫起来。夏老二觉得不好看,便来到操场边看守夏老汉的棺材。虽说村里有不少人看不起夏老汉,但死者为大,为他守个夜也是应该的。

很快看到第二部电影了,演的是抗美援朝的事儿。这个夏老二感兴趣,他靠在棺木边,很快就看入了迷。估摸半个时辰后,他惬意地转了个身,想换个舒服的姿势。当他看向棺材时,整个人都怔住了:夏老汉的棺盖被打开了,往棺材内一探,里面空无一人!

夏老二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棺盖如何打开的?刚没听见声音啊!他很快摸到村长边上,低声说道:“夏老汉尸体不见了!”村长正沉浸在电影情节中,不耐烦地挥挥手:“找找嘛,兴许是被狗拖走了!”

夏老二不是很满意村长这个答复,却也无可奈何。离开村长,他悄悄拉上几个汉子,分头寻找尸体去了。村长看着电影,手里剥着花生,相当投入。在他的边上,坐着一个老头,咧着嘴巴,双眼死死地盯着电影屏幕,认真程度一点不逊村长。

推荐阅读:[世界奇闻]项羽之死:自刎而死后尸体被汉将争抢肢解

不久,夏老二回来了,他摸到村长身边,忽地怔住了,他看到了村长身边坐的那个人!

村长觉察出他的到来,掉过头没好气地训道:“你就不能坐着好好看下电影?嘴张那么大,见鬼啦?”话刚说完,他便觉得不对劲了,顺着夏老二的视线,他慢慢转过身去……

村长的心一下子窜上了喉咙,因为坐在他身边的不是别人,而是已经入棺的夏老汉!

“妈呀!”村长猛地发出一声大叫,随手捞起地上的椅子,对着夏老汉就砸了过去。椅子不偏不倚,一下将夏老汉击倒在地,良久之后也没有反应。

人虽没反应,可是谁也不敢上前探个究竟。最后还是夏老二上前将夏老汉扶起,又一摸他的手,冰凉僵硬的,很明显,老家伙早死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老家有一位耳聋的老奶奶姓金。人们都说金奶奶的耳朵虽然聋了,却能听到普通人听不到的话,她的眼睛也跟明镜似的,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金奶奶无儿无女,也很早就没有了丈夫,只有她一个人孤苦无助地过日子。听村里的人说,每到夜晚来临的时候,金奶奶会坐在黑漆漆屋里的炕上,也不点灯。她有时哭,有时笑,有时似在和别人大声说话,甚至是在和别人不停地争吵,直吵得邻居们都无法安睡。天亮后,邻居们去她家里问她昨天晚上是在和什么人争吵?她说是她死去多年的丈夫来找她了,并埋怨她这一辈子没有给自己生得一男半女。当年他们夫妇俩为了能要一个孩子,曾去过很多家医院看病。医生们都说是她丈夫身上有病,才不能生孩子。现在她的丈夫却要来埋怨她,她不服气,就和他不停地争吵。听到金奶奶的话后,大家才知道金奶奶的院子里不干净,每到夜晚就会有阴魂出没,金奶奶正是和这些阴魂在说话。

夏天的一个晚上,邻村有一个以偷盗为习的年轻人叫二友,这人也是屡教不改的惯犯了,他翻墙跳进了金奶奶的家里,要偷她养的下蛋母鸡。结果,一只可怕的手拍打他的肩头,从此在二友的肩头上留下了一个很深的褐色手印。

大家知道这个事情后,都不敢再去金奶奶的家里串门了,唯恐在那里遇到鬼手印。

村里有一个叫小科的孩子,有一天晚上和几个小伙伴在村南头的破庙前玩捉迷藏的游戏,回到家后就生了一场大病,一直发高烧,而且还不停地喘气,他母亲就请来金奶奶给他看病。金奶奶瞧过他的情况后,直接开口说:“娃儿最近可能打死过一条小青蛇,现在它来报怨了,正附在娃儿的身上。”

小科的母亲听到金奶奶的话后,就点了一下头。因为几天前,她确实看到自己的孩子打死了一条小青蛇,于是急切地问金奶奶:“现在该怎么办?”

金奶奶说:“这条小青蛇的怨气很重,阳间的人恐怕拿不住它,现在只有阴间的人才能制服它,到半夜里叫娃儿一个人去我家里,让我死去的老头子把娃儿身上附着的小青蛇魂魄抓走,娃儿就会没事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死人出棺

死人爬出棺木看电影了!双水村一下子轰动了,大人们忙着寻找自家的小孩,纷纷回家去了,电影也随之中断。

不到一刻钟,空地上就走得只剩下村长和几个胆大的男人。村长心有余悸地骂道:“这肯定是人为的,是恶作剧,要让我知道是谁干的话,我有他王八羔子好看,玩笑是这么开的吗?”

众人纷纷附和,惟有夏老二一声不吭。他心里清楚,夏老汉绝不是被人搬过去的,刚才将夏老汉搬回棺材时,丈夫疑惑的问:“怎么自恋了?”他看得清楚,老家伙的鞋底全是新鲜泥巴,若没走路,这泥巴是哪来的?入棺时他穿的可是一尘不染的鞋子。

第二天是个雨天,也是夏老汉出殡的日子。因着昨晚的事情,这场葬礼可谓是双水村最凄凉的了,除了几个抬棺的,全村人都躲在远远的地方观看。夏老二是抬棺者之一,照说夏老汉的棺材应该很轻,他人不重不说,就说那棺材,也是最差的木材所铸,压根没什么重量。可夏老二却明显感觉出,今天的棺材重得离奇。

“是不是进水啦?好重!”有人喘着气问。夏老二自顾低头出力,什么话也不说。突然,他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夹在雨打棺木的声音中:“吱呀,吱呀……”再一听,那声音竟是从棺内传出的!

夏老二的心开始怦怦直跳,这声音非常熟悉,可他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听过。正欲仔细去听,前面的人突然站住了脚,原来到坟地了!

雨还在下着,众人将棺木一放下,就开始往上埋土。埋好后,便拍拍屁股走人了。夏老二一个人落在最后面,他采了几把树枝,放在坟沿上,又对着墓碑拜了几拜,这才冒着大雨回了村去。

伯,你回去吧

刚到村里,夏老二就被村长叫走了,村长一脸焦急地问他:“你见到机器没?”

“机器?”夏老二一脸茫然。

“就是放电影的机器,不见了,不知被哪个王八羔子偷走了,那可是镇长亲戚的机器,值大价钱的,我们可赔不起呀!”村长急得乱了神。

夏老二摇摇头,回家换衣服去了,他才懒得理会这些事呢。再说,他乐得看村长焦急,那老家伙,虽然身为一村之长,可骨子里其实奸诈无比。

到得晚上,夏老二躺在床上,也不知什么原因,翻来滚去的就是睡不着觉。躺到半夜,他忽地一骨碌爬了起来。他想起来了,今天棺材里面发出的那个“吱呀”声,不正是放电影时那个机器发出的声音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夏老二再无心睡眠,下地出了屋去。不自觉地,夏老二就走到了放电影的那块空地边。放眼一看,他不禁呆住了,空荡荡的空地中间,竟摆着一台放电影的机器。“吱呀,吱呀……”空地上不见人,机器的声音却在轻微地响着。

夏老二轻轻地靠近了机器,机器果然在转着!但他很快觉察出,空气中隐隐还有另一个声音,另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夏老二竖起耳朵听了片刻,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那是人的喘息声,虽然轻微,但却真真切切。

夏老二摸摸额上的汗,颤声说道:“伯,回去吧,这机器咱弄不来……”

话未说完,空地一角突然晃起几道刺眼的光,紧接着传来了村长的声音:“夏老二呀夏老二,我哪点对不起你了?你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偷个机器,还半夜偷偷摸摸来这播放,你当双水村的人都睡死了?”

说话间,村长已来到了他身边,跟在村长身后的,是几个村干部。突然,村长又尖叫了起来:“上面怎么全是泥巴,你把机器藏哪去了?”

夏老二并不理会他,又轻轻说道:“伯,回去吧……”

村长继续尖叫:“伯什么伯?少套近乎,你先给我把这事交代清楚,机器要是掉了一个螺丝,你也得全赔!”

夏老二摇摇头:“村长,你看这机器,上面全是新鲜的手印,你再看看我的手,是多么的干净!”众人这才发现,机器上果然满是斑斑手印。这时夏老二又说道:“你再看看你自己的衣服!”村长拿手电一照自己的衣服,脸色大变,他原本雪白的衣服上,不知何时已沾满了泥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那些泥巴竟全是歪歪斜斜的手印,在手电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诡异。

在场的人无不大惊失色,瞬间,空地上只剩下夏老二及村长两人了。村长也想开溜,却仿佛被什么拉住,怎么也走不了。这时夏老二说话了:“村长,你还是陪夏老伯看一晚上电影吧,这个影片没看完他是不会安心的,他会拽着你不放的……”说完这些,夏老二就回家睡觉去了,这一觉他睡得香沉无比。

村长被吓得魂飞魄散,他清楚地听见,一个粗大的喘息声,正夹杂着自己的呼吸声,此起彼落!崩溃之际,他突然想起,之前夏老汉顽固地去村委会理论,一次次被自己强硬推出门外……想到这,他一下跪在了地上:“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承认你,你是英雄,大家都承认……”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沿江路14号甲。这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摆放着长香蜡烛锡箔纸和阴钞,没有大字招牌,却一看便知是家香烛店。

没有平白无故的祸端。这话让盛涛深信不疑。

不过,这次祸端来得太过诡异——店内别有洞天,一个房间套一个房间,纵深极大。最大的那间,有一个内间占据了大半的空间,这个内间竟然全部是用纸做的。纸扎的粉色墙壁,纸扎的天蓝色窗帘,纸扎的胡桃木小床,床上趴着一个女人,一眼望去像是累极了的女佣趴在床沿小歇,仔细一看,却有一根长长的竹签从她的前胸进,后胸出。竹签上粘着白纸,现在已经被鲜血染红。

她是这家香烛店的老板娘。报案的是店里的小工,本分的年轻女孩子,吓得脸都白了。太平盛世,谁见了这样的场景都会难以承受。老板娘名叫苏芷,浓眉长眼,鼻大嘴宽,很强权的生相。

据小工说,老板娘平时有一些精神恍惚、自言自语的反常行为。可是没有任何精神科医生的证明,无法确定苏芷是因精神反常而自杀。

坊间盛传的神鬼索命之说,也不在盛涛考虑之列。

苏芷的档案放在自己面前,盛涛拿起来仔细研究: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护士,典型的医学世家。苏芷从小读书并不好,中专卫校毕业后,经父母关系在一家民营医院做护士。后来辞职,在沿江路上的一个货运公司做跟单,没多久就和香烛店的老板杨凛同居了。他们共同经营这家香烛店,在苏芷的创意下,他们开始帮往生者定做纸扎品。从纸扎的房子、汽车,到纸扎的电视机、最时新的CD、棒球棍、LV皮包……苏芷最常对顾客说的一句话就是:“人间有什么,阴间就有什么。”

案发当晚,杨凛正在新居装修房子。纸扎生意好,杨凛和苏芷已经买了一套江边豪华公寓。那晚,小区保安的录象,和邻居的证词,都可以作为杨凛不在场的证明。

盛涛拨通了苏芷父母家的电话,那边一听到“苏芷”这个名字,便回了一句:“不认识。”啪,电话便被挂了。

盛涛去了苏芷父母所在的医院,苏芷的父母听到她的名字后非常淡漠地说:“这个人早不做我们女儿了。”盛涛无奈将苏芷的死讯告诉她的父母,也只得到了一个“女儿离开家,便跟我们无关”的回答。从医院其他老员工处间接了解到,当年苏芷的父母和她的关系闹得非常僵,医学世家怎么会容忍有成员不但辞职不做护士,还去搞迷信?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一起看电影;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猫眼背后的情人

下一篇: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