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夺头游戏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夺头游戏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10:49:00阅读 本文有2976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喜丧 于桥觉得自己今天一定会诸事不顺,他刚从学校门口出来,一辆灵车就从他面前经过。那辆灵车开得非常缓慢,车身上挂满了黑色的花,车里面无表情的中年女人忽然侧过头来,瞪...

喜丧

于桥觉得自己今天一定会诸事不顺,他刚从学校门口出来,一辆灵车就从他面前经过。那辆灵车开得非常缓慢,车身上挂满了黑色的花,车里面无表情的中年女人忽然侧过头来,瞪了他一眼。

于桥郁闷地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脚步却猛地顿住了,他揉了揉眼睛,以便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透过灵车后面的玻璃看去,舍友陆之军正穿着红色喜庆的礼服满面春风地坐在灵车里。他露出诡异的笑容,冲着于桥露出一口森森白牙,那笑容非常扭曲。直到灵车开出很远,于桥还沉浸在那扭曲的笑容里。

“我正在寝室里睡觉,一个小时后再来找我。”电话那头陆之军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还没睡醒,不一会儿,电话就被他挂断了。

于桥直呼见鬼了,再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飞速地朝表姐举行婚礼的酒店冲去。

酒店里人头攒动,于桥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桌边坐着一个身穿素服一脸衰相的男人。那身衣服根本不适合这样的场合,倒很适合去参加葬礼。

推荐阅读:带来死亡的游戏

想到这里,于桥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他仔细地盯着男人的侧脸,赫然发现那个男人就是陆之军。于桥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速地朝陆之军的方向冲了过去。

一位服务员和于桥撞了个正着,于桥再次朝陆之军的方向看去,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回到寝室后,于桥一把掀开陆之军麻上的被子,发现他正顶着鸡窝头窝在床上。

“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寝室里?”于桥不可置信地问道。

陆之军不耐烦地回道: “天地可鉴。”说完又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这些天,于桥一直在偷偷地观察陆之军。一天晚上,于桥发现陆之军悄悄地溜出了寝室,他立刻起身跟了上去。

昏暗的厕所隔间里传出纸张燃烧的味道,于桥一脚踹开隔闻的门。陆之军正脸色惨白地跪在马桶上,地上都是正在燃烧的纸钱,他手里正拿着从抽水箱里取出的一件血红的西装。

在于桥的逼问下,陆之军终于说出了真相:

几个月前,陆之军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婚礼的司仪王坤中途心脏病突发,死在了主持台上。这件事本来和陆之军没有什么关系,但坏就坏在陆之军当天竟然和王坤撞衫了——他们都穿了一件红色的西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卓哥发表了鬼降头后好久没有发表文章了,最近写了一篇关于盗尸的,希望大家喜欢)
几十年老公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竖着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着八个大字:购物、休闲、娱乐、餐饮。前,人们还比较迷信。在某地有这么一个观点,如果一个当婚的少年没有结婚就夭折了,那么他的坟墓叫做孤坟,是会影响家宅后代的。而且这样的少年在阴间会得不到安宁,会回来为难家里人的。因此,家里的人要给他(她)们举行一个阴婚仪式,找一个差不多年龄的,未婚的,异性尸体跟他(她)们并骨合葬,成为夫妻。正因为有这么一个观点,当地盗墓活动非常猖獗,故事就是发生在一个盗墓者的身上。

那事大约发生在六十多年前吧,我跟一个同志听说村里面的大地主死了个儿子,要搞阴婚,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女尸。 老五在一棵大榕树下给一群小孩子讲故事。
那同志叫峰,是个痞子,而且家里特别穷。人过四十了,还是光棍一条,老是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飞来一笔横财,然后去附近村挑一个花姑娘。我当时刚二十出头,热血青年嘛,也想挣一笔钱。于是,我们两个一拍即合,决定去邻村的山上偷一具女尸回来。
盗尸那天晚上的情形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晚上月亮很圆,很大,把山上的一草一木都照了个轮廓出来。一开始我还担心我跟峰会是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去掘尸,掘到的尸体是男还是女都要自己用手检查一下,原来情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我的胆子更大了。我和峰把山上的墓碑一个一个的看了个够,挑了个够,最后把目标定在后山的一个年轻女坟墓上。之所以要选她,是因为她没有和山上其他尸体一样葬在山的南边,她是葬在山的北面。我们当时想,这样的坟墓估计是很小会有人来拜祭的。等她的家人发现里面的女尸被人盗了的时候,我们都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快活了。还有,女尸坟墓周围很平坦,没有什么树木,甚至连草也长不高,很方便我们下手。不像其它坟墓,周围不是树就是等人高的杂草,掘尸前还得搞清洁工作。当时啊,我们都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目标而暗暗窃喜。 说到这里,老五使劲的抽了一下烟,长叹了一声。旁边的小朋友被逗起了好奇心,忙催着老五说下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好运气,其实从我们选中了这个坟墓开始,危机已经一步一步的逼近。为什么所有尸体都葬在南边,古书有说: 向南为阳,向北为阴 死人的阴气已经够重了,如果再葬在山的北边 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第一是葬她的人是个天下间最大的傻瓜;第二种就是,葬她的人,想养阴尸!那个坟墓的周围不是不长树,而是那里阴气太重了,树木都活不成,全死光了。这些这些,如果我们当时就都知道的话!峰可能就不会死,我也不会 老五被触动了回忆,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亮光。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陆之军哀嚎一声: “晚上回家后,我忽然感到一股凉气窜进了身体里。我刚把房间的灯关上,就感觉有人使劲儿地掐住了我的脖子。再打开灯时,掐脖子的感觉消失了,房间里响起奇怪的声音,那绝对不是我的声音。这样反反复复地,我快要被这种感觉折磨疯了。后来我听说东街有个孙老头特别灵,就去求他帮忙。

“孙老头说因为那天我正好与王坤撞衫了,所以王坤的魂魄以为我是他的寄主就缠上了我。他说王坤死在婚礼上,是传说中的喜丧,在婚礼中暴毙的人会穿着大红色的衣服出现在别人的葬礼上,以求超度,所以他就让我穿着大红色的西装参加了别人的葬礼。”

“那你为什么又出现在婚礼上,还穿成那样?”于桥问。

“都是那该死的孙老头害的。我参加完葬礼后,发现身上凉飕飕的感觉更加严重了,就去找孙老头理论。孙老头说王坤的怨气太重了,既然这个方法不管用,那就只能哪里来哪里去了,他让我穿着素衣去参加婚礼,再求超度。结果我本来已经完全好了,但今天晚上,我竟然梦见了王坤。他凶神恶煞地看着我,还挥动着一支硕大的毛笔对我说,要是我再找不到超度他的办法,他就用毛笔把我的头切下来。我从噩梦中醒来,发现枕头边真的放着一支毛笔。”陆之军拿起毛笔,那支毛笔的确比平常的毛笔大一圈,但他转念一想,毛笔能切头吗?他宁愿相信面条能上吊。

“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你也别想太多,那毛笔说不定是方越的,他不是学国画的吗?”于桥安慰了一下陆之军,陆之军又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不知是真睡还是在假睡。

入夜,于桥却失眠了。他耳边总是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用毛笔在纸上写字的声音。

毛笔?于桥吓了一跳,他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对面方越的床上空无一人,他已经提前回家了,会是谁在写字昵?想到这里,于桥又躺了下来。不一会儿,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窜进了他的鼻子里,他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脚底踩上了黏稠的东西,于桥往陆之军的床头摸去,手心一片冰凉湿润。他取出手电筒打开,发现陆之军原本深蓝色的被子颜色加深了,刺鼻的血腥味几乎让他昏阙过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于桥似乎意识到什么,他一下掀开陆之军的被子,一具没有脑袋的尸体埋在被子里,被切断的脖子处还流着血。床边摆着的毛笔被鲜血染红,似乎正不怀好意地笑着。

藏头

在于桥搬出寝室后的第二天,他做了和陆之军一样的噩梦。

一个面色惨自身着红色西装的男人正诡笑着朝他挥动着毛笔。他张开嘴对于桥说: “把我的头还给我,否则我就用毛笔割下你的头。”说完男人用毛笔在于桥的脖子上轻轻地一滑,鲜血便猛地喷溅出来。

于桥吓得从睡梦中惊醒,他猛地坐了起来,而他的枕边赫然放着一支毛笔。

第二天,于桥就去东街找到了陆之军之前说的孙老头。孙老头盯着于桥手中的毛笔看了半天,忽然叹息一声。于桥吓得都快哭了,他迫不及待地对孙老头说: “师傅,我跟那个王坤真的无冤无仇啊。我还年轻,可不想就这么死去啊。”说完就真的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

孙老头对于桥说: “这毛笔是地府判官用的东西,你有没有听说过判官换头?”

于桥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还真有点儿印象:手拿毛笔的判官将两个女子的头对换了。但想到这里,于桥又哭了: “师傅,那是《聊斋》里的故事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按道理说,王坤的魂魄在世上逗留七天便会烟消云散。王坤之所以能停留到现在,是因为他偷了判官的毛笔,砍下了别人的头,让自己在人间做短暂的停留。而他自己的头必须销毁,不然会引起判官的注意。陆之军失踪的头颅一定被王坤安在了自己的尸体上,然后藏了起来。现在他又向你要头,这就代表陆之军的头快没用了,他盯上了你。”

“那我该怎么做?”于桥带着哭腔问道。

“不是每个人的头都适合安装在尸体的身上,既然他盯上了你,就说明你们正好合适,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藏头。”

于桥从小到大只听说过藏头诗,还从未听说过活人的头也能藏起来,这不是让他去死吗?他拿着孙老头给的黄色符咒,沮丧地走在校园里。

女朋友简佳打电话来要于桥出去玩,他也没有什么心情。不远处的方越跑过来让于桥和他一起打篮球,于桥更是果断地拒绝了,却被方越一直拖到了体育场。于桥一个不高兴,一下将身旁摆放篮球的网箱踢翻在地,篮球滚得到处都是。于桥瞬间有了想法,孙老头让他把自己的头伪装成别的东西,再贴上符咒,王坤就一定找不到他的头了。他正愁这头到底该如何伪装,这不,把头画得跟篮球一样,藏在篮球网箱里不就行了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由于学校宿舍翻修,我们四个女生临时搬到市郊一个废弃很久的四合院里住。黄昏中,我看着院内斑驳的一切,心中不禁弥漫着恐怖。夜幕徐徐降临.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我们的脸上都笼罩着不安和紧张。

“这里太吓人了,我不敢一个人睡。”我忐忑地说。

“我也害怕,不如咱俩睡一张床吧!”蓝鱼跑了过来,我们相拥着躺下时,我感到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

翠儿和橘子如法炮制地躺在了一起。

在被莫名的恐惧折磨得筋疲力尽后,我们都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我梦见自己在雷电交加的雨夜被几个厉鬼劫持到了荒郊野外的墓地,我被吓得魂不附体,全身软得如一堆烂泥,在我就要昏死过去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了男朋友华君在喊:“救命呀!救命呀!”

难道他也被劫持在此?我借着闪电强光四下寻找,并没看见华君的身影,只是他的呼救声在阴森的墓地上空飘荡着,我急得大哭起来,直至把自己哭醒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屋里开着灯,三个伙伴都围在我的身边,显然,是我的哭声吵醒了她们。

就在我向她们讲述我的梦时,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真的隐约听见了华君的呼救声:“救命呀!救命呀!”

顿时,我们四个人都被这叫声吓得慌恐不已。这叫声虽然很模糊,但我非常确认,是我的男朋友华君在呼喊。他和几名男生明明搬到一个同学家去住了,怎么会在半夜里跑到这里叫呢?三个伙伴也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

我们又仔细听了一会儿,都感觉声音是从屋外传来的,“是不是华君在附近遇到危险了?”我壮着胆子要出去看个究竟,哀求着三个同伴和我出了门。推开门我们才知道,外面正在下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零星的闪电就像我梦中墓地里闪烁的鬼火,我们的腿都像注了铅一样,沉得挪不动,没走几步,我们便挤在一起,用耳朵听,并借助手电光,四下搜寻,结果一无所获,我们又战战兢兢地回到了屋里。就在我们的脑海中升腾着疑云时,华君的呼救声再次响起,轻轻的,幽幽的,缓缓地飘着,大家的表情一下子又凝重起来,心都悬到嗓子眼了。 上一页123我。。。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夺头游戏;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