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你知道什么叫做回声鬼吗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你知道什么叫做回声鬼吗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10:03:00阅读 本文有2816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这是发生在某城市医院里的故事:每当夜深人静,这家医院肿瘤科所在楼层的卫生间里,不时会莫名其妙地听到女人可怕的怪笑和哀嚎声。一个静谧的午夜,值班护士推开卫生间的门,...

这是发生在某城市医院里的故事:每当夜深人静,这家医院肿瘤科所在楼层的卫生间里,不时会莫名其妙地听到女人可怕的怪笑和哀嚎声。一个静谧的午夜,值班护士推开卫生间的门,惊恐地看到了墙上的人血……

一神秘女人

“当当当”墙上的挂钟响了十下,坐在护士值班室里的孙静抬头看着钟上的指针,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又想起了几天前同事刘洋说过的那些惊悸的事。

不久前,孙静从市卫校毕业,被分配到了这家医院的肿瘤科。记得还在读书时就不止一次听学姐们提起过,到这家医院当护士,千万别分在肿瘤科,因为数这科室里死去的病人多。孙静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没有任何背景,所以被分到别人都不愿意去的肿瘤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尽管她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为了谋生,只能硬着头皮来到了这里。

上班的第一天,孙静就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她在位于第七层楼的肿瘤科走廊里,看到一个三十几岁的女清洁工正把病房里废旧输液瓶、输液管清理出来,倒进一个大筐里,筐里的垃圾几乎堆成了小山。一向热心肠的孙静忙跑过去帮她一起抬筐。那女人先感激地道谢,然后抬头去看孙静。当女人看到孙静的脸时,目光忽然变得惶恐起来,似乎黑眼球凝滞不动了。她嘴角翕微动了一下,浑身竟然不停地颤抖起来。她猛一用力把筐从孙静手中抢过来:“不,不用你了,还是我自己来吧!”由于那女人用力太大,差点把孙静的手蹭破皮。望着她匆匆下楼的背影,孙静站在那里怔了好一会儿,摸着火辣辣的手,不解地自语:“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了,真奇怪啊!”

孙静沿着走廊,把整个肿瘤科所在的楼层走了一遍。她心里透出丝丝的忧虑,因为肿瘤科不仅仅是那些听到的传闻很诡异,单是在布局上就有些令人不安。楼层走廊呈凹字形,值班室和病房都在凹字右侧,要穿过中间很狭长的一道走廊才能到达凹字左侧的卫生间,而且这狭长走廊一带的房屋都属于闲房,长年累月锁着门。

推荐阅读:梳妆台

护士长把孙静和来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的刘洋、于淼分在一组。三人上下差不了几岁,很快就熟识了。孙静打听起走廊里碰到的那个神秘的女清洁工,刘洋说:“这个女人是半年前来医院打扫卫生的,肿瘤科的整个楼层的病房、科室和卫生间都由她一人负责,每天看上去很辛苦啊!”这时,于淼插言:“我也觉得这女人怪怪的,平时跟谁也不说话,只知道闷头干活,那次我想帮她一把,谁知她却一下把我推开了,真是好心不得好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弟弟掉下去的时候,只有洁在旁边。

十三楼,不吉祥的数字,不吉祥的高度,让年幼的弟脑浆迸裂,寸骨寸折。用粉笔在地上,划出一团很难称得上人形的痕迹。鲜红色的图腾渍在地上,渐渐变成褐色、黑色,扫地的大妈用漂白水奋力刷了好几次,仍旧刷不掉那不规则的黑色。也无法刷掉幼子骤逝的悲伤。妈号啕大哭了七天,哭得几乎要送急诊。爸也捶墙撞壁七天,痛斥自己为什么只留下小孩子在家。但除了悲伤,这件惨剧还弥漫着诡异的色彩。阳台不高,但也不是一个五岁小孩能翻过去的。街坊议论纷纷,弟弟摔成肉泥的那天,正是弟弟的五岁生日。爸跟妈当时不在家,正是出门挑选弟弟的生日蛋糕,原本应该喜气洋洋庆祝一番的日子,却只能点上两根白蜡烛。

当时有个老婆婆,将弟弟从阳台丢下去呀。洁回忆的时候,身子都在颤抖,脸上都是泪痕。爸跟妈震惊,浑身起鸡皮疙瘩。这话出自七岁女孩之口,格外阴森森的。“胡说!家里哪来的老婆婆?”爸呵斥。“那老婆婆穿着黑色袍子,长得好像……”洁哭得厉害,“长得好像,家里神桌上的某张照片。”妈大惊,立刻抓着吓坏的洁到偏堂神桌前。

“哇!”洁大哭,躲到妈背后,黑白照片里,正是穿着黑袍的、过世的奶奶。妈害怕大叫,爸身子剧震。“……怎么可能?妈怎么可能会这么做!”爸骇然,&ld老公在吃晚饭时夸奖老婆:“这菜真是太好吃了,亲爱的,是你亲自买的吧?”quo;我不要在这里!”洁尖叫,昏倒。

不久后,模样猥琐的法师到家里办丧事。招魂时,铜铃有规律地当当当响,似在安抚亡者的灵魂。

冥纸从那摊黑色的不规则血迹,一路撒到楼上。“张振德回家啦!张振德回家啦!”法师吆喝,一身黄袍。爸搂着妈,擦眼泪,跟在法师后面一齐叫着弟弟的名字,法师口中念念有词,在客厅舞弄木剑,泼洒净水,洁瑟缩在沙发椅上,在指缝中眯起眼,爸跟妈也注意到洁的反常,原以为洁正在为弟的死亡感到难过时,洁开口了。

“法师……”洁恐惧的声音。

“啊?”法师愕然,停下木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洋又一把拉过孙静的手,抢过话题:“甭提她了,还是说我们的,你这一来可好了,总算多了一个助威壮胆的。”孙静纳闷地问其原因,刘洋贴在她耳边,神秘兮兮地告诉她,这层楼的女卫生间里闹鬼已经有些时日了,三个人在一起值夜班显得人气旺些。孙静听到这话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看来,上学时学姐们说的话是有根据的。

二卫生间里的“回声鬼”

此时,10点的钟声刚刚响过,孙静坐在值班室的沙发上,静静地望着窗外远处闪闪烁烁的万家灯火,渐渐地觉得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几个哈欠过后,不知不觉地斜倚着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孙静忽地从噩梦中惊醒。她拉开灯,刚好是午夜12点钟,对面的床上,与她一同值班的刘洋、于淼不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已经沉沉入睡了。

孙静这时觉得肚子有些不适,尽管昨天晚上没敢喝任何东西,可怕什么来什么,尿意一遍遍地刺激大脑神经。她实在憋不住了,但看看两个同伴睡得无比香甜的样子,又不忍心叫醒她们,心里想:我好歹是个医务工作者,如果一味相信那些谣言,连个卫生间都不敢去,岂不被人笑掉大牙。想到这儿,她觉得心里踏实了不少,就悄悄打开门,来到走廊里。

这时候,病人都早已休息,没有人再呼唤护士。亮着幽蓝色日光灯的走廊里死寂得如同黑夜里的墓地。走廊拐弯处有两盏白炽灯似乎线路出了毛病,忽明忽暗的像鬼火似的闪着光。

要上卫生间需要穿过那道狭长的走廊,在两盏忽明忽暗的白炽灯处转过弯,然后再拐向凹字形的最左侧末端。孙静的脚步声在走廊里显得很有节奏,一直能传到卫生间门口。孙静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心绪,不去想那些可怕的传闻,还故意哼着小调显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可走到女卫生间的门前时,孙静下意识地觉得脊背一阵阵发麻,心一下子缩紧了。她看了一眼那紧闭的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下子推开了门。里面光线很暗,只有一盏顶灯亮着,其它坏了的壁灯还未来得及更换。

卫生间里静极了,静得孙静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喘气声。上完厕所她打算尽快离开这里,洗手时好像听到身后传来怪怪的笑声。起初,孙静以为是自己太紧张了导致的耳鸣幻觉,可她停止洗手,拧紧水笼头,开始屏声息气地侧耳倾听时,天哪,哪里是幻觉,分明是一阵阵女人可怕的怪笑声,声音并不大,但在万籁俱寂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上一页1234下一页

“是谁在笑?”孙静颤抖着喝问了一句,心在惊惧得突突乱跳的同时,顺手抓起了门后的一把拖把。借着微弱的灯光,她把卫生间里整个看了一遍,可一个人影也没有。但那女人的怪笑声越来越大,甚至变成了一阵阵恐怖至极的哀嚎,回荡在空荡荡的卫生间里。

孙静越听越可怕,简直要哭出来了。她猛地扔下拖把,开门就往外跑,连鞋都被门挤掉了一只,她顾不上捡鞋,光着一只脚连跌带撞地跑向值班室。“咣当”一声,孙静几乎是撞进屋内的,这一举动把熟睡的刘洋、于淼都惊醒了,她俩纷纷起来,披衣下床,不安地问孙静出了什么事。

“女人……女人的笑声和哭声!”脸色惨白的孙静终于哭了。她抽泣着讲了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幕。只见刘洋双手合掌仰天叨念了一阵才将那卫生间里半年前曾经发生的一件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半年前,曾经有一个女患者受不了红斑狼疮疾病的痛苦折磨,午夜里跑到这卫生间割腕自杀了,等人们发现时,她早已死去,鲜血染红了墙面和地面。而后,卫生间里就变得越发邪气起来,经常在夜里听到女人的怪笑和哭声。

孙静听得一脸惊骇,刘洋对着她故意做了一个怪腔:“你知道什么叫回声鬼吗?”

孙静木然地摇了摇头。

“据一本古书上说,回声鬼就上次去旅游,老婆带的东西那叫一个全呀,登山时,才登到半山腰就觉得冷了。是夜间在你身后发出声音的鬼怪,它会跟着你一直走,它所发出的脚步声和呼唤声你都能听见,但当你回头看时却什么也瞧不到,只能听到它的声音,遇到这种情况,你千万不能回头,要不然……”

“要不然会怎样?”孙静恐惧得连语气都变调了,可她还是急于想知道事情的结果。

“要不然它就会附上你的身体!”刘洋故意龇牙咧嘴,做了一个鬼脸。孙静“哇”的一声又哭了。于淼在一旁打了刘洋一拳,嗔怪她:“看把她吓成什么样了,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啊!”刘洋见孙静真的怕极了,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搂住孙静,像哄小孩子似的,一个劲儿地劝慰,直到孙静破涕为笑。

三墙上的人血

自从那天午夜怪事发生后,孙静值夜班时再也不敢一个人去卫生间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大家好,我是陈俊熙,很高兴和大家做朋友!QQ:498406724)

果然不出所料,小华梦见了那个女孩子,扎着两条小辫子,对小华说: 大哥哥,谢谢你帮我,不过我希望你找到那个凶手,我死在这座山的山脚下,警察认为我是摔死的,可是我是被那个凶手扔下去的,那个凶手是一家屠宰场的老板,姓李,非常可恶,你要想办法把他带到埋葬动物骨头的地方,要晚上12点!我们想办法收拾他!

铃 铃 闹钟叫醒了小华,原来大家都醒了,只是怕吵醒小华的梦!

怎么样啊?梦见了吗?怎么说的? 李春楠第一个抢着说!

梦见了,女孩是被有一个屠宰场的老板推下了悬崖,那个老板姓李,她要求我们找到那个老板,把那个老板赶到埋葬动物骨头的地方,还要在12点! 小华

嘛?不会吧?和我一个姓啊!耻辱!耻辱!回家我就改名! 李春楠

要找到那个老板容易,可是要把他引到埋葬动物骨头的地方就难了!而且我们本来是来郊游的,没想到碰鬼了!地形也不熟悉! 史平
表妹有了大夷妈以来,每个月都痛。每次她妈妈都给她喝一小口白酒说是止痛。
熟悉下地图,然后到处问问屠宰场,这样来的快一些! 楚信

可以的!我们分头行动,我负责守卫,李春楠你去打听屠宰场,楚信你去打听埋动物骨头的地方,史平你去熟悉地图! 小华

于是他们各自分头行动了,到了下午六点,各位都回来了,更高兴的是他们也都打听到了消息,史平也把地图背熟了,他们着装好了,准备出发了!

一路上寒风吹着,他们靠徒步前进,走了很久,天色已经有点暗了,他们来到了屠宰场门口,他们都闻到了血的味道,听见了动物们残忍的叫声,他们进去了,找到了一个负责人,要求找张老板!可惜今天张老板没有在,于是留下了老板的电话,天色以晚,他们找到了附近的旅馆住了下来,开始明天真正的旅程!

(未完待续请关注下一集)温馨提示:可能大家感觉到了,我写的很少,不过呢!希望大家鼓励我!!以后我就给大家发表短篇鬼故事!我还是一个菜鸟呢!!呵呵,天冷了,各位要多穿衣服啊!

作者:陈俊熙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你知道什么叫做回声鬼吗;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生死恋

下一篇:夺头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