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生死恋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生死恋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9:27:00阅读 本文有2851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1.苏妍】 阴云密布的夜空猛然穿过一道闪电,它像一条盘曲的毒蛇破空而来,直扑向惊慌失措的苏妍,就在苏妍大惊失色的时候,它身形一隐,钻到云层里不见了,紧接着,“咔嚓!...

【1.苏妍】

阴云密布的夜空猛然穿过一道闪电,它像一条盘曲的毒蛇破空而来,直扑向惊慌失措的苏妍,就在苏妍大惊失色的时候,它身形一隐,钻到云层里不见了,紧接着,“咔嚓!”一声巨雷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把苏妍身边的蒋小茹瞬间变成了一具焦炭!

空气里满布烧烤的味道,蒋小茹绝望、痛苦地哀号着,疯狂地扭动着,片刻就再无声息,僵硬、焦黑的骨架轰然倒塌,散落在苏妍的脚下。那个黑漆漆的骷髅头却突然转了过来,面向苏妍,上下颌骨生硬地一开一合,阴森的声音如刮过墓穴的风,“苏妍,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啊……”

苏妍惨叫了一声,冷汗淋漓地从噩梦里惊醒。

宿舍里黑成一团,窗外,大雨倾盆,“刷刷”的雨声,像无数野兽行进时凌乱的脚步。

推荐阅读:【奇闻轶事】男闺蜜生日送哪些礼物好?男闺蜜和男朋友本质的区别介绍

“又鬼叫,要死呀!”

蒋小茹“啪”地拉亮了灯,恶毒地咒骂。

苏妍被灯光晃得一阵恍惚,她看到其他几个舍友也都坐了起来,脸上都是厌烦的神色。

“对、对不起……”苏妍抱歉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你总是这样半夜鬼叫,让我们怎么睡得着啊!有病!”蒋小茹恶狠狠地说。其他舍友虽然没有说话,但她们脸上的表情表明,她们非常赞同蒋小茹的话。

灯她回复:“天呐真的?”被关了。

宿舍里再次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

苏妍不敢睡了,她怕自己再做噩梦,把舍友们惊醒,又招来一顿羞辱。

眼泪滑落下来,肆意流淌在苏妍的脸上。这个漆黑的雨夜,她独自在别人甜睡的时候流泪,没有人给她丝毫的安慰和温暖。她的世界,也是这样的一片黑暗。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苏妍在饮泣中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苏妍,你这个小偷,把我的钢笔还给我!”

刚走进教室的苏妍,被同桌蒋小茹的怒喝和诬陷吓懵了,她哪有看见她的钢笔?

苏妍还没回过神儿来,漂亮的蒋小茹就冲了过来,野蛮地抓起苏妍的前襟,一巴掌打在了苏妍的脸上!苏妍立刻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她想挣脱,可是,蒋小茹的死党们把她包围了起来,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她的身上、脸上,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蒋小茹一边打她,一边气势汹汹地辱骂她,那些话不堪入耳。其他同学都冷眼旁观,好像在饶有兴趣地观看节目。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老王最近很郁闷,单位上有一个升职的机会,他完全可以抓住机会升职的,但他不小心办错了事情,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老王的老婆戳着老王的额头骂他没脑子,老王也觉得自己没脑子,那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就给办砸了?

以自己的这种智商,想在单位混得好,是很难了,老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怀疑自己真的是没脑子。老砍价的时候带着老公真是件苦B的事!一件衣服卖179,我心里正掂量着直接从一百块开始砍呢,还是从120砍呢!王愁这事儿,所以常常找资料想看看有没有开发和提升智力的办法,可是很多办法都是只适用于儿童,对于他这个成人来说,实在不适用。

就在老王绝望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广告:“啃脑族,让你的颅腔填满脑子,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

虽然觉得这句广告词写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聪明的头脑”几个字深深地吸引了老王。老王急忙将信息保存下来,然后仔细研究了一下,准备到时候上门去。

这个“啃脑族”是在一个废弃的厂区举行Party,而不是专家会诊。老王撒了个谎,瞒着家人出了门,开着车来到那个废弃的厂区,远远地就看到那里的灯光。

停好车上前敲了门,一个打扮怪异的人打开门,上下大量着老王问:“你是谁啊?”

老王急忙堆起笑说:“我是来参加这个‘啃脑族’Party的!”

那个人又问:“你有准入证吗?”

“什么准入证?”

“哦,没什么,难得你这么有心找过来,先进来吧!”

一进屋子,老王就觉得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那个带着老王进门的人将他按住,然后用绳子绑了起来,老王惊恐不已,急忙挣扎喊道:“快放开我,我也是没脑子的人啊!”

那个人笑了笑说:“你能够看到广告,还能找到这里来,说明不是什么没脑子的人,别想骗我们。”

说完手一挥,就有人拿着架子将老王固定住,然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拿着手术器具上前,老王只觉得头皮一疼,天灵盖就让人打开了。

看着那些人流着口水、摩拳擦掌的样子,老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自己这回真的成了没脑子的人了。

广告根本不是广告,而是一个诱饵啊!

上一页12下一页

类似这样的折磨每天都在上演,没有人为苏妍主持公道,而苏妍陷入这四面楚歌的境地,是因为程浩。

所有人都知道,蒋小茹喜欢程浩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她纡尊降贵,天天跑去找程浩。可是,程浩只喜欢苏妍,对蒋小茹却冷若冰霜。

蒋小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蒋小茹不费吹灰之力,就找来两个强壮如牛的小混混,让他们好好修理一下苏妍。

周末,苏妍在回家的小胡同里,被小混混堵截了……

苏妍不是处女的消息不胫而走,人尽皆知。

苏妍被说成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女生,不堪入目的照片把苏妍一次次抛进万丈深渊,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些照片都是用电脑合成的呀!可是,没有人去追查真相,世俗的偏见根本不容许苏妍“狡辩”,人们落井下石的辱骂和鄙薄,让苏妍如过街老鼠,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如果,如果程浩能像从前一样喜欢她、相信她、支持她,那么,也许苏妍不会万念俱灰。

可是,程浩没有,他用一把更尖锐的刀,狠狠地刺破了苏妍最后的希望和坚守。

那天,苏妍翻开语文课本,发现程浩留给她的一张字条:明天是我的生日,中午,学校后面的华景园秀竹亭见。

苏妍如约而至。她满心欢悦,忐忑不安地攥着要送给程浩的礼物,那是一只手表,她犹豫了很久,精挑细选了很久才买来的。她很用心地把它包装在礼品盒里,想把它连同最真挚的感谢和祝福一起送给程浩。

“噢?什么礼物,我看看!”程浩面无表情地接了过去,打开,用一根手指把手表挑起来,举在半空,不屑地看了一眼,随手就丢进了人工湖,“妓女的东西,太脏了,我怎么会要?”

苏妍睁大了眼睛,整个世界在刹那间变得面目狰狞,她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身子一下子冰冷了……这时,来自四面八方嘲笑她的人群,像从地狱里突然跑出来的吊死鬼,一层层把苏妍围在了当中。

苏妍难以置信地看着程浩,然后看到蒋小茹巧笑嫣然地走上来,挽住程浩的手臂,柔声说:“程浩,你能看清她就行了,别理她,我们走。”

程浩点了点头,鄙夷地看了苏妍一眼,和蒋小茹扬长而去。

其他人嬉笑着,对苏妍吐完口水,跟在蒋小茹和程浩身后走了。有一个可恶的男生,经过苏妍身边的时候,故意一扭屁股,把发愣的苏妍撞进了人工湖。看着苏妍在水里扑腾,岸上的人又是一阵大笑,然后他们竟然若无其事地离开了!那笑声,那人群,在苏妍渐渐模糊的意识里,成为永远抹不掉的梦魇……上一页1234下一页

苏妍在寒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秀竹亭的长椅上,是谁救了她,她现在还不知道。

本来,苏妍和其他人都以为,蒋小茹会和程浩水到渠成,花好月圆。

然而,意外总是突如其来,高二快放暑假时的一天,程浩淹死在华景园的人工湖里。

噩耗传来,整个一中哗然。

蒋小茹掉了几滴眼泪,轻易地就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却把程浩的意外嫁祸在苏妍的身上,说她是个扫帚星,因为得不到程浩,诅咒程浩,所以程浩才死于非命。

虽然是无稽之谈,却有很多人随声附和,苏妍彻底地被人们拒之千里,人们对她唯恐避之不及。

程浩死了,苏妍一点儿没有幸灾乐祸,她从来没想过要他死。他怎么对待她,她也没有恨过他,更不曾诅咒过他。相反,她很伤心,偷偷地哭了不知多少回……

【2.程浩】

苏妍从回忆里回过神来,她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拉开宿舍的门走了出去。

苏妍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走到宿舍楼的一楼。大门锁着,她拿出钥匙轻轻打开了门,那是她偷偷配好的钥匙,每当她从噩梦里惊醒,就会出来散步。

下半夜的校园静得让人发怵,雨打树叶的细碎声响显得分外诡异,像数不清的鬼魂在窃窃私语。树影乱摇乱摆,像鬼怪的手臂,随时会把苏妍拖过来敲骨吸髓。

苏妍不害怕,相比险恶的人心,这些自然的事物不足为惧。她慢慢地走着,烦躁的心渐渐变得平静安详。这样的时候,没有伤害她的人群,整个校园就好像是她一个人的王国。

风很冷,带着雨丝拂过来,像无数冰冷的手拂在苏妍的身上,她瑟缩了一下,把雨伞调整了方向,可还是无济于事,她索性收起雨伞,任雨水打湿全身。

路灯早就熄了,黑暗肆无忌惮地吞没了苏妍,可是,她早就习惯了这夜的黑暗。天空偶尔掠过闪电,使校园里的树影、建筑显得鬼影憧憧。苏妍的脚步急促起来,她就像一个幽灵,飘浮在校园的雨夜里。

“苏妍……苏妍……”

一个声音幽幽地呼唤着她,苏妍越走越快,白色的裙裾在夜风里飘飞。

苏妍走进秀竹亭,面向泛着暗光的人工湖,静静地站了很久,接着,她喃喃地说:“程浩,我来看你来了。下了一夜的雨,你在那里冷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天黑以后,莫凡按时来到医院交接班,他是脑外科的一名医生。在各个床位看了一圈以后,他来到医生办公室,开始写病历,写着写着就有点儿犯困了,于是趴在桌上休息了一会儿。朦朦胧胧中,他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之后有人把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又离开了。他认为是值班护士小艺送东西来,很快熟睡了过去。

当莫凡再次醒来的时候,小艺正站在旁边盯着他,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莫凡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干吗一声不吭地站在这里!”小艺颤颤巍巍地指着桌上,莫凡往那儿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桌上多了一本病历,上面写着“44”,那数字红得似乎要冒出血来。莫凡走过去翻开一看,里面竟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写,于是问小艺:“是你放这里的?”

“不是的,44床已经多少天没有人住了,之前有病人住在同一个病房,都说晚上会闹鬼,吓得出院了,我刚才看到有东西从你的办公室出来,一眨眼就不见了,我害怕……”小艺都不敢往下说了。

莫凡赶紧打断了小艺的话:“赶紧换吊水去,这些东西你都相信,我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小艺走了之后,莫凡还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于是一个人来到走廊的最里面,44床就在这个角落的房间里。

屋里面一片漆黑,莫凡慢慢推开门,摸着墙上的开关,“啪”的一声,灯亮了,一个黑影倏地蹿进了卫生间。莫凡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他想揭开这个谜底,或许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莫凡慢慢地靠近卫生间,身上的血液不住地往脑袋里涌。他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一双脚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顺着脚慢慢向下看去,是个倒立的家伙裹着床单,竟然看不清脸庞,莫凡“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莫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值班室了,小艺正站在他的旁边,说:“你刚才晕倒在病房里了,我听见叫声跑过去找到了你,又找人把你抬了过来。”

莫凡听完以后,一片茫然,然后脑海里不住地闪现刚才的那一幕,他怀疑是自己最近夜班比较多,产生了什么幻觉。

第二天一大早,莫凡就跑到医院档案室,请工作人员帮忙找出脑外科44床的病历。但是得到的答复却让他大吃一惊,44床的病历已经被公安局封存,没有特别准许不能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生死恋;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