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乾隆年间的“乌盆记奇案”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乾隆年间的“乌盆记奇案”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7:59:00阅读 本文有2404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乌盆记》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鬼戏,由于这部戏舞台形象可怖、唱腔动人,又被多位名人关注或演绎,所以名气极大。不过下面要讲的,却是发生在乾隆年间的一个奇案,它被清代著...

《乌盆记》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鬼戏,由于这部戏舞台形象可怖、唱腔动人,又被多位名人关注或演绎,所以名气极大。不过下面要讲的,却是发生在乾隆年间的一个奇案,它被清代著名文学家袁枚记录在《子不语》一书中,这起案件的吊诡之处极多,比如,从一开始就和《乌盆记》扯上了关系。

假包公遇上“真鬼魂”

乾隆年间的一天,广东省三水县的县衙前人声鼎沸,万头攒动—这天正赶上吉庆的日子,戏班子搭起了舞台要演整整一天的戏。这天的主打剧目是《乌盆记》,包青天断乌盆,在那个年代可称得上是“恐怖悬疑大片”,不光戏台下面的观众,就连准备粉墨登场的演员们也兴致勃勃。前面四场,演的是刘世昌遇害后,其冤魂请求一个叫张别古的老头儿替他找包公告状;第五场轮到包公上场,上来后应该有这么四句台词:“十年寒窗读圣贤,常将铁砚试磨穿,身受皇恩为知县,朝廷王法大于天。”然后,包公命令两位差役将放告牌抬出,之后才是饰演张别古和刘世昌的演员上场—对这段表演,台下的观众大多已耳熟能详。

只见“包公”上得台来,在公案后面落座。突然,他双目圆睁,大吼一声:“你是何人?为何跪在台上?!”

原本有点喧闹的台下,刹那间寂静如死,他们和扮演差役的演员一样,大白天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包公”说出的话并非戏词,而且他对着说话的那一处舞台上,根本就空无一人!

谁知更加可怖的一幕出现了:“包公”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即便是浓重的黑色油彩也掩饰不住他那惊恐万状的神情,他一面跌跌撞撞地朝后躲避,一面用颤抖的声音喊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头上带伤、满脸是血?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推荐阅读:爱吹牛的“冯舌头”

台下的观众万万没想到,看《乌盆记》却赶上了“鬼告状”直播,一片哗然,“其声达于县署”。

一座坟埋了两个人

此刻正坐在县署里办公的知县,听到外面的喧哗声,立刻命令差役前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不久,差役把饰演包公的演员带了回来,只见他的脸已被汗水污得青一道紫一道,帽子也掉了,惊魂未定地说:“吓死我了,刚刚在舞台上落座,便看见一个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人跪在台上……分明是个鬼魂啊!”县令听了也十分吃惊,命他将那鬼魂带到公堂上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
走廊里一片昏黑,倪雪嘉在走廊里慢悠悠的行走着,脸上挂着少许不满。
想不通这百年历史的学校怎么这么节约,晚上八点楼道里才会开灯,这教学楼本来就背阴,一到下午五六点就黑的不成样子了。
这是一栋生物实验楼,养着不少小白鼠,有些教室里放着一些小动物的尸体,尽管没有像医学院用福尔马林浸泡人的尸体那样恐怖,但这楼道里仍是散发着一种诡秘的气息。
倪雪嘉嘴里咒骂着,想象着鬼故事里的情节。
对面走来一个清秀的女孩,两人双目对视,莞尔一笑。女孩身穿格子上衣,虽不是什么潮流服饰,但也更显女孩的秀气之色。
每一次来,都会看到这个女孩。倪雪嘉想着,倒也减少了很多恐怖色彩。这个同学真胆大,整天在这诡秘的楼道里穿梭,要不是好友陈然要在这楼里学习,雪嘉才懒得踏进这里一步。
她猜测着那个格子衣女孩,难道她也像陈然一样,想当一名什么生物学家吗?
格子衣女孩站在她不远处,微微含笑。倪雪嘉也向女孩笑了笑。微笑可以给人力量,尽管走廊里依旧昏黑,但女孩愣了两秒,然后笑了:“你脸上有个巴掌印!”那恐怖气氛淡了很多。真希望下一次来这里找陈然还能看见这个女孩。倪雪嘉想。
生物室内。
陈然,今天我又看到那个女生了,还是那么友好,我一点也不怕了。 女孩给陈然递去一张纸巾,陈然擦了擦汗,放在一边。
我每次来也能看到她,不知为什么,我一见到她也就不怎么害怕了。她看起来很勇敢。 陈然摆弄着显微镜,微微笑了笑,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倪雪嘉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看着认真的陈然。
她也许也很喜欢生物,生物没有医学那样血腥,不用去拿刀子划割尸体,却又很有神秘性,我两能成知己呢。 陈然满足的解剖着一只小白鼠,显微镜被冷落到一边。
倪雪嘉皱着眉头,解剖小白鼠看起来也很血腥。
陈然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轻轻笑了笑, 当你看到那复杂的血管绕着骨骼穿梭在肌肉之间,你会感到,生命很奇特。
雪嘉拿起一本生物书,思索起来,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就像陈然想当生物学家一样。自己相当法学家,不然,自己就不会选择法学系了。
(2)
生活很平淡,一切都像轮子一样,转来转去总是做着重复的事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演员无奈,只好走出县署,重新回到舞台上,坐在公案后面,依旧望着舞台上那处空无老婆:你不适合走颓废路线。一人的地方,很久才开口说:“我这个包公是假的,你若有冤情,不如跟我一起去县署,让县令大人替你讨回公道。”然后朝台下走去。

已经升堂的县令,见那饰演包公的演员上得堂来,且指着身后说:“大人您看,他已经跪在台阶下面了。”县令起身看去,见台阶下空无一人,只听演员低声说道:“大人,那冤魂朝我招手,看意思好像是让我们跟着他去什么地方,我该如何是好?”

县令决定带人跟去看看。一路走去,他们来到了一处草长丛深的野地里,前面兀立着一个馒头样的坟包,墓碑上的文字写着“冢乃邑中富室王监生葬母处”。演员指着坟头说:“那鬼魂钻进里面不见了。”

县令更以为奇,命人把王监生找来。王监生被带来后,县令命人掘墓,顿时锹铲俱下,地面刚刚挖了两三尺,一具头骨碎裂的男尸就从土里浮现了出来。王监生见状吓得面如土色:“冤枉啊大人!我母亲下葬時,送葬的人数以百计,他们都看到了我母亲的棺木入土时的场景,根本没有这具尸体。”县令问道:“你是看到墓坑封土之后才离开的吗?”王监生摇了摇头:“我看到母亲的棺材下到墓坑之后,就带着送葬的人们一起回家了,剩下的封土之事都是土工所为。”

县令抚掌大笑:“吾得之矣!”

随即,县令将那天埋葬王监生母亲的土工们都找了来。土工们见事情败露,扑倒在地不停地磕头道:“我们认罪,我们认罪!”

伸张正义的“独角戏”

原来,那天王监生带着送葬的人们离开墓地之后,这几个土工便在附近的一个茅棚下歇息抽烟。有个独行的旅人迷路走到这片荒野之中,上前来向他们问路,顺便讨口旱烟抽。土工女:要是没吃的,你会卖掉我吗?中的一人偷偷往那人肩上的包袱缝隙瞄了一眼,发现竟是白银,顿时财迷心窍,跟其他几人商议杀人劫财,把尸体埋到王母墓里。土工们一听,都觉得此计妙极,于是痛下杀手。

在刑场上,一个土工对着同伙们叹息道:“还记得埋尸时咱们曾经夸耀,这样的杀人灭尸之法,谁也破不了案,死者要是想申冤,恐怕只有包龙图在世才能做到吧……”监斩官听了,更觉得此案真是诡奇之极,认为那个死者的冤魂正是听到了土工们的对话,才受到启发,虽然包龙图已不在世,但总可以找戏台上的包公申冤吧!上一页1234下一页

实际上,听到土工们对话的并非什么鬼魂,而是那个扮演包公的演员:当土工们杀人埋尸的时候,那个演员因为内急,恰恰就在附近的草丛中目睹了惨剧的发生,也听到了杀人者猖狂的对话,受到启发,才有了这出伸张正义的“独角戏”。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我书房的玻璃柜中,有个透明的塑料圆盒,盒里是一颗外形普普通通的假牙,亲友们都以为这是我出于职业习惯收集的样品,其实,这只是一件纪念品。
一年前的一天,我照常来到B城第一医院口腔科上班。
这天病人很少,直到10点多钟,才有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出现在诊疗室门口。
他走到我桌边坐下,腼腆地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笔和本子。我一怔,又不是记者采访,拿这玩意儿干嘛?
我问: 您哪儿不舒服?
他惶恐地看了看我,在本子上流利地写了一行字:我不能说话。
是不是声带出了毛病? 我又问。
他摇了摇头。
那么,是喉咙的问题?
他又摇了摇头。
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他都是摇头。我有点急了: 您是不是先天性。 他也急了: No,Iamnot! (不,我不是!)我大吃一惊,一口纯正的英语。我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呢!
噢,原来您不会讲中文!
谁知他更急了,匆匆忙忙在本子上写了起来,借助于笔,我才明白他得了一种罕见的、迄今为止医学文献上尚未记载的怪病!
病人叫曹鸣,是一位中学语文教师,不久前刚从外地调到B城一中任教。一切都很顺利,谁知在三天前的一次语文课上,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怪事。
那天早晨,曹鸣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走进了初一(2)班的教室。
起立! 随着口令声,全班同学期立向老师行注目礼。曹鸣向大家还礼后,轻轻摆了摆手: 请坐。 话一出口,他大吃一惊,他分明听到了一句英语: Sitdownplease! (请坐!)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没太在意,打开了书: Today,webegintolearnLessonSeven。 (今天我们讲第七课。)又是一句英语!曹鸣完全糊涂了:怎么回事,这是我在说话吗?
教室里乱了套,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像开了锅似的。
这堂不是语文课吗?怎么讲起英语来了? 曹老师今天怎么了,一句中国话也不说? 曹鸣站在讲台上直发愣,他觉得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一切都不对劲了。他教了10几年书,还没碰上过这种怪事呢!
他又试着张开嘴,明明读的是朱自清的散文,可传进耳朵里的却是连他自己也听不懂的英语。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乾隆年间的“乌盆记奇案”;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地铁恋人

下一篇:亡魂作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