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地铁恋人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地铁恋人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7:02:00阅读 本文有2678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1 地铁,总好像单独属于一个世界。 早晨7时30分,肖冰挤上了地铁3号线,车厢里一反平日的沉闷,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凑在一块儿,议论着什么。肖冰听了两耳朵,似乎是说今天早上有个...

1

地铁,总好像单独属于一个世界。

早晨7时30分,肖冰挤上了地铁3号线,车厢里一反平日的沉闷,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凑在一块儿,议论着什么。肖冰听了两耳朵,似乎是说今天早上有个小伙子跳下了地铁站台,生死未卜。还有人说,半年内接连两三人在这里出事,真邪门。

听到这些,有种凛然的感觉在肖冰的后背扫过。肖冰转过身,想避开那些议论,视线不经意碰撞到了一双眼睛,清澈、温柔,瞬间驱散了刚才的不快。这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白衫黑裙,标准的OFFlCE LADY的打扮,但藏在竭力维持的庄重背后的羞怯,还是暴露出她刚出校门的青涩。

肖冰朝她笑笑,对方一愣,也回了个温柔的微笑,肖冰的心里瞬间荡起了愉悦的波纹。

到站了,肖冰依依不舍地看了女孩一眼,才走出车厢。他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腕表,立刻狂奔起来。

推荐阅读:午夜地铁里的爱情故事

跑进公司大门,还是迟到了十分钟。肖冰轻手轻脚走进去,前台的小姑娘正在打电话,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其他的同事也依旧各自忙碌着,没人向他打一声招呼。这就避免了被里间那位苛刻上司发现,肖冰很庆幸。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怕上司了,自从上次酒醉之后。

2

肖冰一直觉得上司对自己有成见,不管如何勤恳,上司对他都没有好脸色,说他死板,不会做人,连客户的基本要求都应酬不了。不像某个同事,再难伺候的客户到他那里,都被拿捏得面团一般柔顺。

肖冰是个老实人,但也不是没脾气,在上司又一次当着全公司人训斥了他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像被逼急的兔子一样跳将起来,先是把自己桌子上的杯子摔了个粉碎,而后冲进上司办公室,把他拖出来揍了一顿。

说是揍,其实并没有占到多大便宜,最后肖冰鼻青脸肿地离开了公司,找了一个酒馆喝了一肚子闷酒,前思后想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最初当然是不甘心做一个小职员的,借钱和一个我心想这人得多大屁眼子一份纸都不够?然后他补了一句:“不要带屎的。。。”同学创业,赔个血本无归,后来又被人拉去上什么财富共享课,直到被警察堵在屋里才知道那是传销。好不容易安心稳定下来上班,每天被老板骂得狗血喷头,这日子太没意思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僵尸传说中最出名的莫过于湘西赶尸,该法术传说属茅山术祝由科,发源于湘西沅陵、泸溪、辰溪、溆浦四县,在尸体未腐化时由术士赶回乡安葬。赶尸的术士大约三五同行,有的用绳系着尸体,每隔几尺一个,然后额上贴黄纸符,另外的便打锣响铃开路,昼伏夜行。天亮前投栈,揭起符纸,尸靠墙而立,到夜间再继续赶路。但亦有人指赶尸者其实是背起尸体而行,但由于身穿黑衣夜行,途人便自然看不见赶尸者,以为有行尸。

赶尸之说众说纷纭,然而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我们尚不得而知……

1

曾阿晴挑着木桶,沿铺满落叶的青石板路,走到溪边,打好一挑水,立起身,理了理裙摆,正准备挑起扁担,却听到路边的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她抬眼望去,只见蒲葵宽大的叶片中,忽然露出半张脸来。那半张脸,面色雪白,头发蜡黄,眼珠子竟然是绿的,鼻梁竟然高高挺在双眼之下。

“鬼呀!”曾阿晴扔下木桶,惊慌失措,拔腿就跑。刚才她看到的那半张脸,岂不正是说书人口中提过的罗刹鬼?

刚跑几步,却听身后蒲葵丛中传来说话的声音:“姑娘,别跑,想赚钱不?”这声音听起来古古怪怪,毫无平仄之分,像转戏文,更像初学发音的小孩。紧接着,曾阿晴又听到铮铮之声,煞是好听。回过头,只见那罗刹鬼已然走出草丛,手里握着一枚银圆,竖在唇前,正哧哧地吹着。

那铮铮之声,昭示着罗刹鬼手中的银圆乃货真价实的现大洋。

曾阿晴停下步子,不再朝前跑了。现大洋可是好东西,常言道,路遇浮财不拾,天诛地灭是也。于是曾阿晴壮起胆子,向那罗刹鬼走去,小心翼翼问道:“怎么才能赚钱?”

罗刹鬼依然用不分平仄的古怪口音说道:“带我去见个人,见到了,银圆就归你。”

“你要见什么样的人?”曾阿晴好奇地问。

罗刹鬼一字一顿地答道:“茅山道人,会赶尸的茅山道人。”

2

曾阿晴蓦地一惊,这古怪的罗刹鬼,来这偏僻的湘西村落,竟是为了寻找赶尸的茅山道人?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肖冰越想越觉得面前一片黑暗,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去的。

但就是从那天以后,肖冰发现公司的人对自己都客气起来,甚至他在电梯间狠狠地绊了上司一跤,大家都视若无睹,仿佛默许了他的放肆。

最近好多天,上司都没有派活儿给肖冰,连同事经过他的座位时都小心翼翼的,他也索性不想那么多了,趁机让自己放松一下,再筹划将来的工作。

可是,今天肖冰没有办法集中精力,他满脑子都是那双清澈的眼睛,晃来晃去的,如一串诱人的葡萄。

3

下班的时候,肖冰又挤上了地铁,他盼望着再度遇见那个女孩,尽管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不想就在他四处张望时,忽然发现女孩静静地站在对面。肖冰又是欣喜又是紧张,慌乱中傻乎乎地朝对方点了点头。

女孩像被他的窘迫逗笑了,露出白白的牙齿,像一只猫咪。

Hi!肖冰费力地挤过去,打了个招呼。女孩不说话,面上荡起薄薄的红晕。

“我,我叫肖冰,你呢?”肖冰大起胆子问,说完又偷眼看看四周,唯恐身边有人听到笑话。可他看到周围都是一张张疲倦的脸,似乎都沉浸在各自的烦恼中,哪顾得上身边一个不认识的人呢。肖冰放心了。

只听女孩轻轻回答:“我叫田甜。”

“名字好贴切。”肖冰脱口而出,可是他没敢说“你的笑容真甜”。

田甜又低下了头,肖冰一时也找不出合适的话,两人之间陷入了微妙的沉默。

很快,肖冰到站了,素日遥远的路程今天也有些太短了,肖冰懊恼没有跟田甜多说几句话,却不得不打个招呼赶紧下车了。

好在第二天同一个时间,肖冰再度遇见了田甜,两人默契地一笑,坐在了一起。肖冰知道了田甜刚毕业,是个设计师助理,公司就在肖冰下车的下一站。

认识了田甜,肖冰忽然有种被阳光照彻的感觉,生活的阴霾在田甜的笑容里慢慢消散,上下班的路途由枯燥变得妙不可言。

4

随着肖冰与田甜之间越来越熟稔,田甜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她告诉肖冰自己不是本地人,毕业后来到这个陌生城市,只有几个相熟的同学,每天都坐着这条线路上下班。一年的内容,和一天没有什么差别。上一页1234下一页

肖冰则讲自己这些年来奋斗的经历,他也很奇怪,在田甜面前,那些难以启齿的往事竟成轻松谈资,在田甜担忧的目光里,他还豪气地说:“苦难就是成功的铺路石,有了这些垫脚,成功指日可待。”

看田甜瞪大眼睛,很钦佩的样子,肖冰心里掠过一丝微痛的甜蜜。

“你长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孩追吧?”肖冰趁机问。

“哪里啊,我上大学时一直戴着厚厚的近视镜,人家都叫我四眼妹。”田甜嘟起了嘴。

“是吗?我可是一次也没见你戴过眼镜啊,不然你戴上给我看看,看看到底是养眼妹还是四眼妹?”肖冰妻子下岗以后开了一间商店,戒烟数月的丈夫乘机又吸上了。说着,自己先笑起来。

田甜的脸色却忽然暗淡下来,她轻轻转过脸,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

肖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得罪了田甜,识趣地闭上了嘴。

地铁到站,拥上来一堆人。田甜身体晃了一晃,肖冰下意识拉住了田甜的手,田甜似乎并不反感。肖冰顿时像是口中含了一块牛奶糖,甜得心都要融化了。

5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周,肖冰得知田甜的生日要到了,决定在这个日子跟田甜告白,于是特意在中午的时候赶到了田甜所告诉他的公司的那栋大厦。

田甜的公司就在大厦的二楼,肖冰很容易就找到了这家公司。正是午饭时间,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空荡荡的办公区里,只有田甜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肖冰刚要开口叫,忽然听到了身后两个女孩的对话,话里似乎提到了田甜的名字,肖冰忙闪到一旁细听。

一个女孩说:“……真的吗?这可是半年来第三个了,三号线有点邪门。”

另一个说:“可不是嘛,只有田甜一个女孩,那两个自杀的都是男的。”

先前的女孩打断她,纠正说:“田甜可不是自杀,有人说她当时是去捡眼镜不小心跌下站台的……”

“好可惜,刚毕业的一个小女孩,连男朋友都没交过呢。”

两个人叹息着打开锁着的玻璃门,走进了公司。肖冰呆立在原地,再看刚才还坐着田甜的那个角落,此时已经空无一人。

肖冰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单位,他吃惊地发现,他的写字桌前坐了一位新同事,而自己的便签和水杯,则静静地躺在墙角的垃圾桶里。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个学校的女生宿舍之所以会出名,完全是因为其中的一个寝室。

传言在五年前,有一个女生因为憎恨男友的背叛而在寝室跳楼自杀。从那个事件以后,五年中听说不断有女生在那个房间跳楼。有人说是巧合,也有人说是那个女生的冤魂在作祟。可是,学校却否定了这一系列事件。但一年前的一个夜晚,确实有一个女生从那个房间的窗户跳了下来,当场摔死在众人面前。死者自杀的原因至今仍未查明。

今年春天,我转来了这个学校,住进了这栋神秘的女生宿舍楼,住进了这个房间------404室。

我提着行李走在校园里,心中有几许兴奋,因为今天是我第一天报到。这个学校的环境真不错,刚刚翻新的教学楼整齐地矗立在一片浓绿之中,树荫下是干净宽广的大道,大道旁的花坛里整片整片的郁金香竞相绽放着,好不艳丽。也许是刚开学吧,大道上来来往往的学生还真多,不过并不拥挤。我心情很好地边欣赏风景边向前走。这个学校还真大呀,一条路看不到头,满眼是绚丽的花花草草。我停下脚步,怎么还没有看见宿舍楼?该不会是走错了吧?

正巧有个女生经过,我忙迎上去: 同学,请问第四宿舍楼怎么走?

那边。 她满不在乎地抬手指向前面, 看到那个白色的顶了吗?那里就是女生宿舍楼。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绿荫中确实有一些白晃晃的房子的影子。 谢谢。 我刚要往前走,却被她喊住:

你等等!

什么事啊? 我回头。

你刚才说你要去几号宿舍楼?

四号啊。

听我说出 四号 ,她的神情似乎有点紧张: 那,那不能往这条路走,那边只有一到三号宿舍楼,四号楼在另一边。 她用手指着左边的一条小径。

呃? 我被弄糊涂了。

她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叹口气道: 算了,从这里到四宿挺远的,我带你过去吧。

我感激地点点头: 麻烦你了。

这个女生挺好,还帮我提了一袋行李。攀谈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李娜,是大四的学生,住在二宿。

我不懂,为什么四宿会建在这里? 一路上东拉西扯的,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地铁恋人;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