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母亲的早餐车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母亲的早餐车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6:06:00阅读 本文有2794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刘哲和母亲居住,刘建军偶尔回来一...

刘哲是一个高三学生,他从小就随父母来到了城里,父亲刘建军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啥技艺,也就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在城里租的房子,一直是刘哲和母亲居住,刘建军偶尔回来一次。

刘哲高三学业紧张,住的地方又离学校远,每天早上起来,天还黑乎乎的,跑到母亲卖早餐的十字路口,拿着母亲为他准备的早餐,就骑着自行车急匆匆的跑去学校了。

才凌晨四点,刘哲就听见家里开始有了动静,母亲又起来开始准备了。这样熟悉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母亲推着早餐车出了家门,家里又重新陷入安静。

刘哲早上又急冲冲的跑到了路口,眼睛抬都不抬一下的拿着母亲递过来的早餐,就骑着车子和等他的同学急忙走了。刘哲的母亲望着儿子走远的身影,张开嘴本想说些什么,又闭上了。

她知道儿子在城里读书,上一次自己早上和儿子搭了几句话,旁边的同学就将儿子在学校奚落了一番,儿子回到家面色很不好,自此以后,她就在和儿子几乎很少在外面说话。

外面一直挂着大风,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凌晨四点多了,刘哲一直没有听到家里有动静,不知不觉的到了五点三十,刘哲急忙起床,洗漱完毕,急忙拿着书包,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早餐车也不见,母亲应该已经出去了。

推荐阅读:梦,还是现实?

天还是很黑,十字路口的路灯也不知什么时候坏了,周边昏黄的灯打了下来,风吹着母亲的早餐车,周围的树叶四处飞着,刘哲又急忙骑着单车跑了过来,今天早上的生意不怎么好,没有人,只有母亲孤零零一个人在忙乎着。

刘哲拿过母亲递给他的豆浆,煎饼,都是热乎乎的,碰触到母亲的手,却冷的让他打了一个寒颤。今天的他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母亲,母亲的脸很苍白,头发有些乱,但是望着刘哲还是笑了笑。刘哲对母亲不禁有些愧疚,想问候母亲一句,但他的同学已经骑着车子过来了,他望了母亲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匆忙的走了。

已经三日了,刘哲一直没有在听到早上凌晨四点家里有动静了,他有些担心母亲的身体,但每天早上他总能在那个灯光昏暗的十字路口拿着母亲递给他的早餐,但是最近几天卖早餐的好像没人,每次都是他一个人去取早餐。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是袁小绛第一次参加假面舞会。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一个人偷偷来的,又新奇,又紧张。

入口有个告示,每个人只许买一张面具。她选了一张相对漂亮一点的面具,是个女妖,面色惨白,嘴唇血红。

接着,她跟随侍者,顺着狭长而陡峭的楼梯走下去。

舞会早就开始了,她是最后一个入场的。

这个地下酒吧很宽敞,很幽暗,到处都闪烁着荧光,显得光怪陆离。黑糊糊的角落,偶尔还冒出阵阵白烟。音乐狂乱,震耳欲聋。人们穿着各种古怪的服装,戴着各种诡异的面具,发疯地扭动着身体,陷入暂时的虚构中。

广告说,这是一场 男人最酷女人最炫 的派对,鬼知道面具后是一张张什么样的脸。

袁小绛的亢奋被点燃了,跟着大家一起劲舞。

她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全身的骨肉都散成了音符,在抖动,在飞翔。谁都想不到,妖女包藏的是一个内向、敏感、保守的女孩。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迪斯科戛然而止。

大家意犹未尽地停下来,纷纷回到座位上。袁小绛注意到,有一个男人没有戴面具,他坐在最深的角落里,不抽烟,不喝酒,就那样默默地观看。

全场只有他一个人是真实的。

袁小绛走过去,坐在这个人旁边。她看见,他手里拿着两张面具,一张是猫脸,一张是狗脸,不禁疑惑起来 每个人只能买一张,他怎么有两张?

这个桌上,只有他和她两个人,袁小绛以为他会搭话,可是他看都不看她。她有些无趣,就跟侍者要了一杯冰水,一口接一口地喝。

换了一曲高雅的华尔兹。

袁小绛隔着面具四下张望,搜寻舞伴。今天,她要彻底体验一下相反的性格。

她想找一个面具最丑的男人。终于,她找到了。那个人孤独地坐着,戴着一张恶魔面具,脸是绿色的,眼圈黑得像熊猫,参差的牙齿刺出来。看上去,他很魁梧。

当袁小绛站起身走向他的时候,突然,旁边那个露着脸的人说话了: 小姐,小心点。

袁小绛回头看了看他: 你说我吗?

他的眼睛依然不看袁小绛,还在舞场上警惕地瞄来瞄去,声音很低地说: 今晚上,这酒吧里有一种反常的气息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四天早上了,家里依然没有动静,刘哲睡不着了,他要起来问问母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每次都是一直到晚上十点才下的晚自习,这几天,晚上回到家,母亲也早早休息了,只有做好的饭菜放在桌上,只有早上拿早餐时,才能见到母亲。

刘哲走出房门,看着厨房的灯还亮着,他稍微安心了些,但是家里安静异常,没有任何声音。刘哲走到了厨房门口,叫了几声

“妈,妈,你起来了吗?”

厨房一直没有声音,刘哲推开厨房的门,母亲不在,刘哲又推开母亲房间的门,打开了房间的灯,母亲床上的被子叠的很整齐,人也没有在房子。

刘哲又去了院子,早餐车不在,刘哲想着母亲应该早早出去了。早上骑着单车,母亲依旧是一个人在卖着早餐。

一个礼拜过去了,刘哲只有早上才能见母亲一眼,但是碍于同学,他每次都把想问候母亲的话,一次次又咽了回去。

刘建军突然回家了,而且在家已经有三天时间了,这是刘哲没有想到的事,这是刘建军在家待得时间最久的时候了,刘哲以前几乎一致是和母亲生活,和父亲刘建军很少交流。

自从刘建军回来的这几日,刘哲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自从父亲回家了,每天早上他出门前桌上都有一份做好的稀饭和菜,父亲人也不在,刘哲也不吃,都是去路口拿母亲为他备好的早餐,又急忙跑去学校。

刘哲下了晚自习,十点多回到家,刘建军为他开了门。给刘哲做好了饭菜,突然问刘哲:“小哲,你怎么早上不吃早饭呢?”

“哦,我妈就是卖早餐的,早上急,每次都是我妈给我备好的,我去她那里每天早上一拿就走了”刘哲说完话,有些生气的低下头一直吃饭,刘建军不常回家,连他母亲卖早餐的事都不清楚。

刘建军不在意儿子的说话有些冲,眉头皱了皱,又问刘哲,“这几天你是怎么吃饭的?”

“我不是都说清楚了吗?我妈卖早餐,是她给我备好的。还有,我妈人呢?我怎么晚上老不见她呢?”

刘建军的瞳孔有些放大,赶紧取出一支烟吸着,急忙抓住刘哲的手,问道:“小哲,你确定早上是你妈给你的早餐?”

“那有确不确定的,那就是我妈,难道我会认错?”刘哲有些想不通父亲是怎么回事。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建军狠狠吸了一口烟,对刘哲说:“小哲,我给你说件事,你妈,你妈呢,她最近晚上咱们在咱这城里有个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个晚上的活,她想多挣点,她晚上都不在的。”

“哦”刘哲在没有多想,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作业写完了,刘哲伸了伸腰,想喝口水,路过父母的房间,透过门缝,只看见刘建军一个人坐在床上,神神道道的拿着一个黑布抱着的盒子,嘴里在不停的念叨些什么。

刘哲有些奇怪父亲怎么一天有些神道,趴在门上只听到刘建军的嘴里一直在念叨着,“走吧!走吧!放心的走吧!有我呢,先委屈你一下,等再过几个月我在告诉他”。

刘哲还想听时,家里的门突然有了响动,刘哲走到院子去看时,是母亲回来了,母亲的脸很苍白,人也很瘦,可能是太辛苦,人太累了,但母亲整体也很怪,一时半会刘哲也说不上来。

“妈,你回来了”母亲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就进去了。刘哲想了想母亲太辛苦,想关心关心,转过身时,母亲已经人不见了,只有院中的冷风刮得更加渗人。

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天也越来越长,现在早上六点的时候,天也已经很亮了。而刘哲却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再见过母亲了,父亲刘建军说母亲现在直接去亲戚那里工作了,在不卖早餐了,等过几天才回来。

刘哲早上出门时,和往常一样习惯性的望了一眼,院子里早餐车不在,难道母亲又回来卖早餐了?刘哲有些兴奋,没吃刘建军做好的早餐就跑了出去。

这几天天亮的已经很早了,十字路口只有早上急急忙忙来往的行人,刘哲有些失落,肚子空空的就去了学校,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晚上回家时,经过十字路口,又看了看母亲常摆摊的位置,很空,没有人。骑着单车慢慢的走,前面昏暗的灯光下走着一个身影,很瘦,衣服也很单薄,刘哲急忙蹬着车子追了上去,好像是他的妈妈。

刘哲骑得很快,但似乎怎么也追不上前面的女人。刘哲急了,不停的在后面喊着,“妈,妈,是你吗?你去哪?我们回家吧!你等等我呀!”

前面的身影开始停了一下,然后就一直走,刘哲一直追着,一直到公园的小河边的树林里,刘哲在找不到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地上好硬,好冷,我的头好痛,我的口好渴!

我勉强睁开迷蒙的眼睛,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一个模糊的人影从我身边走过,她穿着一条淡黄色的百褶裙,就像画上的柳依依一样。我脑中嗡地一响,往墙上一本以为老公会说:宝贝一点都不丑。看,那幅画还在,画上的柳依依却不见了。

这是我的房间,那个人影走过来伏在我的床上,同一时间,一股液体滑过我干裂的嘴唇,涌入我的嘴中,温温的。我贪婪地吸吮着,然后终于彻底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声尖叫刺穿了我的耳膜,将我从梦中惊醒。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一个男人身上,他脸色苍白,脖子上赫然有两个齿洞。我下意识往墙—看,画上的柳依依还是笑得那么开心。

有人破门而入,他一个箭步就冲到床前,小心翼翼地将我抱起来然后搂在怀里。我认出他是我的男朋友上官圆缺。他关切地问:“小红,你还好吧?”我勉强挤出一个笑,这时旁边的一个女人又是一声尖叫:“床上的人是院长,院长他……他已经死了,他全身的血几乎被吸干了!”

上官将我抱到一边问:“小红,你还记不记得夜里发生了什么,魏院长怎么会死在你房里?”他又说:“慢慢想,想不起来也不要紧。”其实我早就想起来了,可是要我说我亲眼看见十年前死去的柳依依从画像中跳出来,还吸干了魏院长的血,又有谁会相信。这种只有鬼故事中才会出现的情节,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我叫杨红,是一名业余写手,专门写一些悬疑惊悚小说。一周前我收到一封信,写信人说是我的读者,他让我在某一天去一个叫作杨柳山庄的地方,说是那里有关于我身世的秘密。我妈独自一人将我养大,她说我爸很早以前就死了。她临死前交给我一个锦囊,说是让我随身携带,但是千万不要打开。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写小说的,我转过身就打开了锦囊。里面只有一条手绢,手绢的一角题着柳峰翠三个字。我决定去一趟杨柳山庄,男友上官不放心我一个人,便自告奋勇陪我一同前去。

连日的暴雨让山路泥泞不堪,我们弃车步行,途经的村落看起来都荒废了很久,直到天黑才来到信中所说的杨柳山庄。这老公说:“还不是你生的。”是一所欧式风格的庄园,奇怪的是这里既没有杨树,也没有柳树。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刚看见我时吓了一跳,但马上恢复过来,他自称萨迦,是山庄现在的主人。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母亲的早餐车;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褐道人的避雷计

下一篇:地铁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