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会说话的钥匙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会说话的钥匙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3:53:00阅读 本文有2835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两个小时前,乔染的姑妈乔老太太提出要上厕所,于是乔染小心翼翼地把姑妈扶进盥洗室,将她安顿在抽水马桶上,把一本园艺杂志放在她手边的小桌上,又按照惯例听她抱怨了几句今天的早...

两个小时前,乔染的姑妈乔老太太提出要上厕所,于是乔染小心翼翼地把姑妈扶进盥洗室,将她安顿在抽水马桶上,把一本园艺杂志放在她手边的小桌上,又按照惯例听她抱怨了几句今天的早餐,最后才微笑着关上门离开。

乔染用最快的速度从楼下厨房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盒子,那里面有一只活的蟑螂,是她今天早晨打扫厨房时,在柜子底下发现的。

乔染带上这个小家伙,又悄悄走上楼梯,卧室的门开着。她来到盥洗室门口,把门打开一条缝,她看见姑妈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那本园艺杂志。乔染打开盒子,蟑螂倏地一下从门缝里爬进了盥洗室。

乔染关上了盥洗室的门,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长绳子,将它的一头拴在盥洗室外侧的门把手上,另一头则拴在跟盥洗室平行的卧室门外的木头楼梯上,然后关上卧室的门。

现在,她只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提上篮子离开这幢房子就行了。

这是乔染不久前想出的方法,她发现,虽然盥洗室的外侧无法把门锁上,但只要用绳子把门把手牢牢系在某个固定的东西上,就等于在外面上了锁,如果没有她,任老太太喊破喉咙也开不了门,而且这方法既简单,又不易露出破绽,事后只要扔掉那根绳子,就万事大吉了。

推荐阅读:初中宿舍的红裙子

至于那只蟑螂,乔染一想到它就禁不住会露出微笑。谁会想到这个刁钻刻薄,毫无同情心的老太婆最怕的东西居然是蟑螂,当她被锁在那个狭小的盥洗室里,独自面对这可怕的爬虫而无处可逃时,可想而知,她的心脏该承受多大的压力。恰好,她的药又不在手边。

乔染离开家时,听见楼上传来急迫的拍门声和轻微的呼救声,她没有犹豫,只是微微一笑,便干脆地关上了门。

盥洗室的窗户在半年前就坏了,根本打不开,她曾经跟姑妈提过多次,但为了省钱,她就是不肯找人修,乔染想,幸好那窗户打不开,否则,可能真的会让邻居听见动静。

在门口碰上住在街对面的史奶奶,她很热情地对史奶奶说,她得赶着去附近的超级市场买一种姑妈很喜欢的打折生牛肉,当然她没忘记把口袋里的字条拿给史奶奶看,“姑妈怕我会买错,还特意写了张条子给我。”有了这张字条就可以证明,她离开家时,姑妈还活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黑夜,整个宇宙都沉睡了。在方方正正的建筑里有人类的 呼噜―呼噜 打酣声。路边的灯光像毛绒茸的球通向黑暗的最深处。在昏暗的灯光下,远处的红瓦白墙、整齐不一的小楼依稀可见。风一个劲的摇曳着路边的大树,一处的楼房的玻璃被摇得 砰―砰 直响。

啊呀,别。别过来!啊,啊。――呜呜! 宿舍里一阵乱嚷,有几个人下意识的拿被子捂住了头。

小月真是的,在发什么神经啊?!

小月最近老是怪怪的,你有没有注意到啊?! 不知什么时候,班里的人都在底下议论她。


夏日的午后。 真乏啊! 同学们都在嘀咕道,有几个还在零星哈欠。吴晗老师口沫横飞,虽然没有几个同学在听,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兴致,依然还在奋斗着。突然她停滞了。带有杀伤力1987的光箭射向一个人――小月。小月正在梦周公。

吴晗老师无法容忍别人在她的课堂上睡觉,她认为谁不喜欢她可以被后说去,但决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吴老师三两步就飞到了小月的桌旁,一巴掌打在桌面上,教室里的回声不断在响彻,每个同学都一阵心寒。

张―小―月―。 吴老师这才认识到自己的失态,不过转眼一想,这样倒让自己增加了几分威信,所以他还四眼盯着小月,等待着她醒来。小月头被狠狠地震了一下,眼前猎过一片绿光,他慢慢地打开眼球,看到模糊的一个受惊的女人。

啊―呀―! 一声,吴老师逃出了教室,同学门一片茫然

(第二节)

早晨,在露珠还在草尖酣睡时,饭堂里已是一片嘈杂。小月睡得晕晕的来到食堂,正打算去墙角拿饭盒时,居然倒霉到碰壁。

谁,是谁推我?! 小月回过头看了看,墙角边有只老鼠在对他张牙鼠爪的。可恨的是,这一幕正巧被同班的那些女生看到了,他们可是有名的话筒,一旦被他们知道的事,不出三天就能当学校名人。这样一来,平时在班里的淑女形象就被这一瞬间给沫灭了,以后还有谁跟她交朋友呢?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小月摇头念着。打了饭后,随身找了个位置坐下,准备开餐时,突然听见一群女生在议论着吴晗老师的事。对这小月也感到很抱歉,她也想知道多一些关于吴老师的事,所以就仔细听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乔染是从三年前开始搬来跟姑妈乔老太太同住的。她以前住在上海郊区的一间出租公寓内,靠给一家餐馆当服务生维持生计。丈夫活着的时候是一名普通的汽车司机,但他们结婚没多久,他就因为一次车祸死了,自那以后,乔染就一个人生活。因为不得不偿还给丈夫看病欠下的债,当时她的生活相当困窘。

乔老太太在亲戚中名声并不好,在亲戚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典型的势利小人,她从不跟穷亲戚来往,更别说接济他们了。所以当乔染得知姑妈有意接她同住,并帮她摆脱困境时,她感到非常惊讶。

乔老太太在中产阶级生活的市区有一栋很不错的两层楼房子,虽然算不上豪华,但非常舒适,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姑妈的邀请。

最初的一个月,她们相处得还算不错,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姑妈的自私和坏脾气越来越暴露无疑,尤其是她去年中风,腿脚开始不灵便之后,她对乔染就越来越挑剔,似乎无论乔染做什么,都不能让她满意。

乔老太太向乔染许诺,自己死后会把财产全留给乔染。她甚至把遗嘱拿给乔染看,但条件是,在她人生的最后岁月,乔染哪儿都不能去,全心全意地照顾她。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三年来乔染忍气吞声地为姑妈做牛做马。

她现在已经越来越厌烦这样的生活了,她真想早点摆脱这个自私可恶的老太婆,但如果两手空空地离开,三年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所以思前想后,她决定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这个问题终于解决了。乔染望着地板上已经断气的姑妈,心里漾起一丝报复的快感。她小心地在马桶后面找到那只依然活蹦乱跳的蟑螂,一脚踩死,随后用纸巾包住蟑螂的尸体扔到了垃圾箱里。

接着,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才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了卧室的电话机。

警车五分钟后就赶到了,负责调查工作的警探是个中年男人,叫杜森。大概40岁左右,身材微胖,穿着合身的黑色西装,长着一对机灵的小眼睛,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对付。

乔染把口袋里的那张纸条交给杜森,哭哭啼啼地叙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姑妈让我到超级市场去买她喜欢的生牛肉,我离开家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但等我从超级市场回来,却怎么叫都叫不醒她了。天哪,这都怪我,我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她最近心脏很不好,我早该想到……”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杜森的下属也向他简短地报告了调查的结果。

“发现死者的时候,她面朝下卧在地板上,已经停止呼吸,根据初步勘察,没有外人闯入的迹象,死者今年72岁,患有冠心病和高血压,半年前曾因中风住过院,因此法医判断这次死亡有可能是突发性的心肌梗塞导致的,据说患心血管疾病的老年人在厕所里发生猝死的事并不少见。”

很好,一切如她所愿,乔染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她本来以为调查应该就此结束,但谁料一直安静听下属陈述的杜森突然提出的一个问题,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听说很多老年人之所以会在厕所猝死,是因为方便的时候,他们用了太大的力气。所以他们死的时候,往往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好,马桶里也会留有一些排泄物。”见下属毫无反应,杜森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指指马桶又指指地上的乔老太太,“但是,马桶是干净的,老太太也穿得很整齐。”

乔染略微感到有些不安。

“所以我想,死亡的诱因应该不是上厕所,而是别的。”杜森突然转过身注视着乔染,不知为什么,他的目光让乔染感到害怕。

“那是什么?”他的目光已经越过她的肩射到了她身后,她立刻转过身,发现她的篮子,居然留在楼梯口,那里面有她刚刚从超级市场买来的意大利面、生菜、鸡胸肉、两盒威尼牌的腌制黄油和一瓶红葡萄酒,这些都是她的最爱,该死的老太婆再也不能阻止她享用它们了。可是天哪,她居然忘了把它们放进冰箱。

“我刚刚说了,我从超级市场回来……”她还没把话说完,就看见杜森踩着悠闲的步子走到楼梯口,提起了那个篮子。

“看来你是一进门放下东西就直接上了二楼你姑妈的房间。”

“是的,”乔染意识到这句话里有个陷阱,于是用申辩的口吻说,“因为我很担心她。”

杜森把篮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欣赏了一番,随后又掏出刚刚乔染给他的那张条子,乔染的脸顿时因为紧张而涨得通红。因为纸条上的东西,她一样都没买,她从来没想到有人会将两者作比较,她以为他们应该鉴定笔迹才对。果然,杜森已经发现了这点,他带着意味深长的口吻说:

“可是你并没有买你姑妈希望你买的东西。”上一页1234下一页

5月2日21:35,我的第一站金沙之旅在渐沉的暮色中即将结束。按照计划,我留宿在了山中一户方姓茶农的家中。当时,我正在与房主一家喝茶聊天。房主老两口有四个孩子,最小的儿子在外打工,其余三朵金花皆在家中。大闺女带着几个月大的外孙女回家省亲,二闺女年前结婚,现在正在家养喜待孕,三闺女则刚从宁波息工回家帮忙采茶。

再要说一说的就是房主的家。这是一个二层二底的小楼,看地上的印记写着2002年建造,不算是老式的结构,除了上楼的楼梯是采用了木式很典型的徽式长形高楼梯以外。听房主说,这个楼梯还是老房里旧有的,很有些历史了,却仍是坚固实用。当然,除了这楼梯,房主还有一件很有些历史,很实用的东西,那就是一面钟。老式的台式摆钟,上面有着清晰的木雕,显示着其精致和古旧。

当时,我们正坐在钟前边的四方桌前聊到这面钟。房主说,这也不记得是哪辈先人留下来的古物了,自己用了几年,从来没有走时过,准确无误。我看着那钟摆一左一右的摇摆着,时针分针秒针也分工明确细条慢理的嘀哒着。这时正好是22:00,那钟便整整敲了悠远响亮的十下 当当 声。我皱了皱眉问道: 晚上,这钟也会响? 是啊,整点报时。 房主很自豪的强调了一下: 整点。

那,不是很吵?这样响!

怎么会呢?山里是很静的,听钟响也热闹一些。 房主笑着说道: 再说了,睡着了能听见啥呀,我们也习惯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有些莫名奇妙,有些若有所思的低声自语道: 午夜十二点,数着钟响,一下两下三下,如果忽然少了一下,那会怎么样?

正在这时,那小女儿忽然开口说道: 看过《午夜凶铃》吗? 紧接着,她环顾了一下其他人继续说道: 我在宁波的时候看过,就是午夜十二点时,电话铃响,然后有个女鬼从电视里爬了出来 她的家人这才明白过来,从愕然中清楚过来,齐啐了一口骂道: 半夜三更的,嚼什么舌头!

而我若有所思的看了那小女儿一眼,然后起身说道: 我要休息了。

睡在二楼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房主所说的山里是很静的,我却一点都体会不到。充耳可闻的倒像是山间的一曲交响乐:虫鸣蛙叫狗吠流水声以及风吹树动的哗哗声。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流失,我却睡意却无,然后就听到了楼下的摆钟,清清楚楚的敲了十一响,我看结婚周年纪念日,妻子深情的对丈夫说:“亲爱的,谈谈你这一年来的感受吧。”了一下手机,果然准确的很。接着还是无法入睡,等着迎接的是那十二响夜鸣钟。 当,当,当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会说话的钥匙;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恐怖连环套

下一篇:驱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