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恐怖连环套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恐怖连环套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3:09:00阅读 本文有2861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第一个恐怖故事:神秘搭车男 山道上,一辆16座豪华金杯车无聊地行驶着。车上除了司机外,只坐了三个人:东方道空、杨柳青、洛飞燕,他们刚刚参加完省文联举办的小说研讨会,现...

第一个恐怖故事:神秘搭车男

山道上,一辆16座豪华金杯车无聊地行驶着。车上除了司机外,只坐了三个人:东方道空、杨柳青、洛飞燕,他们刚刚参加完省文联举办的小说研讨会,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三人是同城,所以筹办方给他们派了一辆车,司机是个年约四十、一头干练短发的女人。

三个人中东方道空最春风得意,他在此次研讨会中,因一部长篇悬疑小说销量很好,得了“成就奖”,奖金一万元。杨柳青和洛飞燕都比他年纪大、资历深,却一无所获,都不服气着呢。

东方道空坐前面,洛飞燕和杨柳青坐在靠后的同一排,洛飞燕时不时给杨柳青抛去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眼——他们之间有过暧昧。

车子继续前行,山道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在伸手拦车,这人土里土气的,衣着简陋。东方道空说:“司机,别理他,继续开!”杨柳青也说:“让那草根男坐班车去,这不花钱的车不是给他坐的。”

“东方,你得奖的那部小说,好像也有山路拦车的情节……”洛飞燕的话还没说完,车子猛地停了下来。司机惊异地道:“我没踩刹车啊,怎么停了?”

见车子停了,那草根男赶紧跑过来,操着浓重的陕西腔说:“好人,拉拉我。”司机只好打开车门让他上来。草根男又丑又脏,手里提着个黑袋子。他一上车,就飘进一股诡异的臭味,洛飞燕、杨柳青、东方道空厌恶地捂住了鼻子。

推荐阅读:深夜撞鬼之没有上半身的身影

草根男好坐不坐,在东方道空旁边坐下了,他的脏裤子差点碰到东方道空,东方道空惊恐地连忙把腿缩到里面。

车子继续行驶,杨柳青说:“坐车无聊,不如我们讲恐怖故事吧,看谁讲的故事最吓人又最应景。”

第二个恐怖故事:浴室女艳鬼

对于惯写小说的作家们,编这点故事并不难,杨柳青被要求先讲。杨柳青脑筋灵活,他想了想,开讲了——

十多年前,我在一家浴室打工,那时我很年轻,对异性常想入非非,可惜一直没女孩愿意理我。一天晚上天下大雨,浴室生意很差,只有我一个人在那儿打瞌丈夫:“我最近听人说酒能壮胆。”睡。

蒙眬中,传来一阵细碎的高跟鞋声,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的眼神很勾人、乳房很饱满,我都看呆了。女人看四下无人就勾引我,说:“小弟弟,你帮我搓澡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从前有对情侣,他们十分恩爱。在学校了总是拉着手,在其他人的眼里,他们是最恩爱的情侣了。

当他们彼此觉得可以永远在一起时,却又有了转机。

男(明)方在一天夜里,收到了一封信,这是女方(慧)的父母来的信,信上说: 请你不要在靠近我女儿了,如果你放弃的话,我们会给你100万,但如果你还坚持的话 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男方是个穷光蛋,女方是个富翁,在地位方面,女方的家人看不起男方。

明收到信,泪滴都流了不知多少了,但是明明白,他知道他已经被夹在钱和情之间。

明是个孝子,明的父亲患了重病,需要很多钱去医治,冥思良久,终于做出了决定: 钱

毕竟是孝子,他放弃不了父母,父母是他的唯一,于是,明写了一封信给慧的父母: 您好,我会离开你的女儿的,但是,您得说话算话。

这时,明也决定,在四天之后,离开慧,是慧的生日。虽然明知道这样对慧很不公平,但是为了父亲,他忍受了这一切的一切,他愿意提起一切的罪名,承受起这些。

四天后,慧的生日来了,大家都来祝福,但是,唯一明没有来

慧觉得很奇怪,便去了明的那个宿舍,可是,结果却让慧大失所望了,明正在和一个女生在**慧看了,差点喘不过气来

就在那天,明落下了泪,以为一切都可以结束,但是

明领到了100万时,慧一时想不开,就跳海自杀了。

这事,明暂并不知道。他拿到钱,就去给父亲治病,但是,谁知病并没有做的成功,反而还恶化了,明根本就不知道会如此的倒霉。到了最后,是末期了。

明不得已,只好向慧的父母求救。

但是,明一踏进慧的门,却看见他们在办丧礼,明一时好奇,边走过去问: 请问,这里是慧的家吗? 是的,您是 有个女仆回答他的话,但是,眼睛似乎有点红。

我是慧以前的男朋友,这里在办谁的丧礼? 哦,原来是你,是你害死了小姐,你还小姐的 这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女仆阻止了她,便说: 小姐跳海死了,这是多么好的小姐啊,为什么那么快就 这话还是没说完,女仆泪流满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兴奋极了,屁颠颠地跟她进了女浴室。女人当着我的面把衣服脱光了,等我扑过去抱她时,女人却一把推开我,说:“你想亲近我,那么你爱我吗?”

我连忙说爱,女人又说:“我也爱你,我能把心掏出来给你,你能吗?”

我当时什么也顾不得了,说:“能能,我一定能。”

女人嘿嘿一笑:“我可是说真的。”说着,她的手忽然像刀锯一样剖开了自己丰满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溅得整面白瓷墙都成了红色的。女人向我一步步逼近,她从胸膛里掏出了一颗心,血淋淋地捧到我面前,就在我吓得魂不附体时,她哈哈大笑猛一甩头,变成了一个又丑又脏的臭男人,口中说道:“好人,拉拉我。”

最后一句“好人,拉拉我”,杨柳青学着草根男的陕西腔。沉默了五秒钟,东方道空夸张地笑了,他侧脸看着草根男,满脸坏笑。草根男红了脸,不安地搓着双手。

洛飞燕的脸也红了,这情景其实是有原型的,曾经,洛飞燕在杨柳青经营的浴室里勾引过他,当时她就说过:“我可以把心掏给你。”想今天我生日,有什么比较贵的方便面牌子介绍下吗?不到这小子拿这事编故事,还把她描绘成女鬼。

第三个恐怖故事:窗外的幽灵

“这个故事太一般,一点也不恐怖,我来讲一段吧。”洛飞燕清清嗓子说了起来——

我家在城郊有个老院子,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朋友来到这里玩。那天月亮很大很亮,我们猛然听到外面传来奇怪的脚步声,院子的大门反锁了,怎会有人进来呢?我们壮着胆子出门查看,发现一条黑影飘忽着一闪就不见了。

我们不能确定那是人还是鬼,为了引他出来,我们打开房灯、拉上窗帘、放大音乐,做出正在狂欢的假象,而人悄悄藏到了外面。

过了半小时,角落里的黑影终于出现了,像没头没四肢的幽灵一样慢慢飘到窗下,向里观看。我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胆子,猛然冲过去一棒子砸了下去。这一棒砸下去,那没头没四肢的幽灵伸出了手,说:“你别打我,我有心脏病,你看我的心都快不跳了。”幽灵一甩头,露出一张又脏又丑的脸,可怜巴巴地说:“好人,拉拉我。”

洛飞燕的陕西腔一点不亚于杨柳青,这回,车上没人能笑出来了,尤其是东方道空,脸都要青了。这个故事也有原型,他和洛飞燕同属一个部门,是同事也是竞争对手。有一天晚上,他发现杨柳青在洛飞燕的办公室好久不出来,他就鬼鬼祟祟猫过去想偷窥,可笑的是他怕被人认出来,还在头上盖了条毛巾。结果被洛飞燕一棒子打得心脏病发作,住了半个月医院。两人为了面子,不敢对外公布真相,现在洛飞燕拿这丑事编成故事,讽刺挖苦他。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杨柳青也笑不出来,他和洛飞燕通奸好几年了,早想彻底了断,已离异的洛飞燕不怕事情公开,但有家有口的杨柳青害怕,如今她拿这事添油加醋编故事,寓意何在?

半路搭车的草根男也是一言不发,脸色挺不好看。

第四个恐怖故事:拦路的奸夫淫妇

此时,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天色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了。该轮到荣获“成就奖”的东方道空讲故事了,他想了想,说道——

一天,我驾着车在荒无人烟的山路上行驶,突然,前面拐弯处闯出来一个人,我猛地刹车,原来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我猛按车喇叭,可那女人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只好跳下车去拉她。女人一甩头把乱发拨开,只见她脸满血污、眼睛瘀青,都看不出本来面目了,也不知是人是鬼。

我壮着胆说:“你是谁家姑娘?活人还是死人?活人的话我救你回去,死人的话我替你伸冤。”女鬼开口了,她两眼发直、喃喃地说:“不准说出去,不准说出去。”我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啊?”

女鬼咧开嘴笑了,猛然向我扑来,大叫着:“我的心是红的,真的是红的!”

我吓坏了,跳上车,绕开她从路的边缘逃跑了。好不容易逃离那鬼一样的女人,谁知前面又有人挡车了,这回是个又脏又丑的男人,他扑倒在地双膝跪下,大声说:“好人,拉拉我,好人,拉拉我。”

东方道空的陕西腔惟妙惟肖,坐在他旁边的草根男把脸扭到一边,望着窗外,眼神发狠。

车上只有东方道空一个人在笑,其他人都笑不出来。洛飞燕气得咬牙,这个“女鬼”原型就是她。两年前,因为水性杨花被丈夫发现,她被打得鼻青脸肿,两人协议离婚。但洛飞燕不承认自己偷情是过错方,她担心亲眼看到她偷情的东方道空会出庭作证,就挡路求他不要说出去,她可怜巴巴地说:自己的心其实是红的,不是坏人,一时糊涂才会犯错。

而故事里的拦路男鬼,正是杨柳青,他怕东方道空会把他出轨的事传扬出去,给他下过跪。

当时,东方道空答应保持沉默。现在,他拿出这则故事当笑话讲给大家听,洛飞燕和杨柳青好像被当众扇了一巴掌,敢怒不敢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平坝县的小黄姑娘三十岁了还没结婚,她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能坐上漂亮的婚车,做一个幸福的新娘。可要命的是,迎亲车竟然以她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了。

这天夜里小黄回家时经过一个阴森的桥洞,突然,从她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小黄疑惑地刚回过头,明晃晃的刀已狠狠地抵住了她的腰部,小黄瞬间明白,自己被劫持了。

劫匪将小黄推到一辆黑色的车上,小黄发现车前的面风玻璃上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像是一辆迎亲车。车里播放的音乐声音很大,掩盖了小黄的声音。黑色的迎亲车载着恐惧的小黄飞驰。城 市的灯光越来越远,看着前方黑色的路,小黄觉得自己正在通往地狱的道路上,求生的本能让她意识到不能坐以待毙。

小黄正思索如何逃生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痛袭来。一个瘦高个劫匪在她胸口刺了两刀,血很快流了出来。突然就被扎了两刀,啥意思啊?是歹徒发现小黄有逃脱的迹象了,还是这帮歹徒想干 啥?原来歹徒搜遍了小黄全身只得到一部手机和四十块钱,恼羞成怒的歹徒们开始丧心病狂地虐待小黄。

瘦高个歹徒说话了: 管她有没有钱,先找个地方下车。 小黄听到 下车 二字,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她知道只有下车,才可能寻找到逃生的机会。车子很快在附近的一片小树 林边停了下来,这时候瘦高个歹徒用刀逼迫着瘦弱的小黄走入了丛林。小黄心里很害怕,如果在这里将自己强奸以后再丢了,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看到只有一名歹徒跟着,小黄似乎看到了希 望,她琢磨着怎么才能摆脱他, 成功逃走。

想的倒挺好,可这深更半夜又是荒郊野外,能往哪逃呢?小黄最终还是没跑成,再次被歹徒挟持着上了车。但小黄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突然她开口说话了: 我有钱,我家里有十八 万八。

小黄说出这番话之后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小黄心中有自己的小九九,她说谎的目的就是希望这帮歹徒能掉头回城。瘦高个歹徒动心了: 真的还是假的? 小黄心中一喜: 真的,钱就在我 家里。 几个人商量之后,歹徒们最终选择掉头,驱车返回了县城。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小黄家楼下,但是经过小黄家门口时,他们并没有停车,这下小黄心里可有点发毛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恐怖连环套;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烧头七

下一篇:会说话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