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烧头七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烧头七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2:35:00阅读 本文有2309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乡下烧头七,讲的是“男童女童必在身,彩光电器金瓦房,绫罗绸缎腰缠身,金砖银锭车满富”。这句话讲得就是烧头七就必须要准备好纸扎的童男童女做阴府的侍者,有条件的家里会...

乡下烧头七,讲的是“男童女童必在身,彩光电器金瓦房,绫罗绸缎腰缠身,金砖银锭车满富”。这句话讲得就是烧头七就必须要准备好纸扎的童男童女做阴府的侍者,有条件的家里会给死者准备好纸扎的彩电,冰箱,二层小楼,纸胡的绸缎衣裳,满车的金元宝银锭子,寓意着死者会在地底下过上好日子。

乡下人就是很信奉这些祖上传下来的传统,也很讲究排场……

自然,王猛大伯头七的那天晚上,家里人也是准备了相当大的排场,纸胡的轿车,纸胡的音响,甚至还有纸胡的香烟,因为王猛大伯生前爱抽烟。

村子里一般都是喜欢去村尽头的一颗大榆树前烧这些个物件,榆树足有两个人怀抱那么粗,被村人说是“镇村树”,榆树后面是一条河,村人认为这个地方办事象征着财顺运顺。

仪式举行完,纸胡的这些东西随着雄雄烈火烧得旺盛,肆意的火焰映红了黑夜,灰和烟笼罩了半边天,伴着大榆树的影阴和好似死神手中弯刀的明月,似乎是一种叫嚣,一种喧闹。

宣师大喊一声:“回~勿回头~大步走~勿回头~阳人勿走回头路~阴人勿盼回头人~”

推荐阅读:【奇闻轶事】真实的七彩祥云样子照片,看到七彩祥云是什么征兆?

头七的结束,预示着死者就不在留恋阳间该去投胎了,焚烧的那些东西会幻化成阴间的实物随着死者的亡灵离开,而这个时候阳人是万万不该回头的,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偏偏这时候王猛回了个头,他竟然看到刚刚焚化成灰的童男童女变成了两个红色脸颊的小幼孩,他们的身后站着的竟是去世不久的大伯在向他招手!

王猛一瞬间就征住了,赶紧转过头随着人流走了。他回到家,王猛的妈妈觉得王猛有些奇怪,他回到家不说话,不吭声,面无表情,叫他也不应,就是呆呆傻傻的坐在床上。

“猛猛,猛猛?”王猛的妈妈紧张的盯着这个孩子,“猛猛,你这是怎么了?跟妈妈说句话呀!”

突然王猛在床上发疯了一般的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凄惨而尖利,这声音根本不像一个青年发出来的,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息。

王猛的爸妈看到这情况也是呆住了,赶紧打电话给他的叔伯们,怕是撞邪了,他爸妈年轻不经历事情,着急的不得了,赶紧问问年长者,见多识广多半能懂一些这些事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从一位乡下的远房亲戚那儿弄来了一叠厚厚的资料,据说是我们家族一位唐朝的祖先留下来的遗物。亲戚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弄坏,更也不能弄丢,否则祖宗的在天之灵饶不了他。

我小心地打开了一这堆纸,一阵陈年累月的霉味便直串我的鼻孔,令人作呕。从纸质来看似乎已有千百年的历史了,黄色的宣纸,如同那种祭祀死人的放在火里烧化的纸张。这纸张很脆,有种一碰就要碎成粉末的感觉,我极其小心地掀动着,于是我的整个房间都被这种古老的氛围缠绕着了。全是书信,一封又一封,那种直版的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楷书。非常美的毛笔字,既不像颜体,更不是柳体,而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风格,也许这种风格早已失传了吧。但这美丽的楷书像是一个女孩子写的,不会是我的那位祖先吧,或许是他的夫人,甚至是情人?不,我细细地看才发现不是,这是一个男人写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他的字迹既绵软又不失潇洒,但我能隐隐约约地看出一种奇怪的气氛,从他的字里行间,从他的每一撇,每一捺,都深深地潜藏着一种──恐惧。

是的,我是经过了整整一天才看出来的,这种恐惧隐藏地很深,我当时没有看信的具体内容,我只是从他的笔迹中才悟出了什么。我仿佛可以感觉到,他在写信的时候,浑身都充满了一种惊恐,从他的周围,也从他的内心深处。但他的手并没有像普通人那样发抖,他的笔触依然有力,只是在毛笔尖上蕴藏了些许的寒意,冰冷的寒意,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这不是我的那位先祖写的,是另一个人写给我的先祖的信。

全都是文言文,我尝试着把第一封信翻译成了现代白话文。

进德吾兄:从长安一别已经十年了吧。我现在才突然给你来信,请不要见怪。你知道,朝廷赏赐给我一栋豪华的宅邸在长安,以及关中的千顷良田,和江淮节度使的官职。可我从第一天起就辞官不做了,我离开了豪宅与良田,独自一人回到了坤州,住在当年我的刺史宅邸里。一晃十年就过去了,我独自一人,孤独地虚度年华。我时常回想起当年安史贼党作乱之际,我是坤州的刺史,你在我麾下为将,你我死守坤州三年,使史思明的数万大军始终无法陷坤州而下江淮。最终我们等来了援兵,立下了大功一件。进德兄,我越来越想念你们,和当年与我一同出生入死的官兵们。这次给你写信,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家正在闹鬼。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时半刻,王猛的叔叔伯伯都来了王猛的家里。

王猛的二伯叫他:“猛猛?你是猛猛吗?”

这个时候,王猛从呆滞的表情瞬间变为悲切的哭泣“呜呜呜……我死的好惨呀,我不想走,不想走……”边哭还边悲戚的哭诉,“呜呜呜……”

“怕是这孩子鬼上身了!”王猛的二叔说。

“我看像。”二伯见状也回应到。

“啊?这可咋整?叔公们快给我家孩子想想办法呀!”王猛的妈妈一听是鬼上身,脸色都吓青了,她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她可怕心肝有个三长两短。

“听说鬼神多半是怕针扎,不如我们吓她一吓!”二叔也是听别人说过这样的传言。

“恩,我也有听过这样的说法,不如试它一试!”二伯也有听过这样的传言,表示赞同。

“你这货,从哪里来赶紧回到哪里去!听到没有!”二伯表情严肃的冲着王猛吼道。

刚刚还哭泣的王猛立即停止了啜泣,面目表情,呆滞的盯着前面。

“听到了没有,赶紧离开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一项心理学研究发现,唠叨对于女性来说好处很多,它能帮助女性提高记忆力,并延长寿命。我儿子身体!”王猛的爸爸也冲着王猛怒斥他身上所谓的不明物。

“快点离开我侄子,你在不走我们就拿针去了!”

“呜呜呜……不要,不要……”王猛又从呆滞变成了刚刚的哭诉,听语气似乎有些怕了。

王猛的妈妈有些稍稍放了心,看样子是不是见效的?连忙符合:“快点离那天下午,快递送来我网购的阔腿裤,拆开后,左看右看,觉得很漂亮。开我儿子!听到了没有!我这就去拿针,这就去拿!”说着转身去里屋找绣花针去了。

一会儿举着一棵细长的绣花针走了出来。

王猛二伯接过针,举在王猛面前:“走不走?”

“哼!”王猛立刻变了一副表情,凶恶的面孔让人生畏。

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心虚,难倒是难道这个办法没有用吗,要是没有用这可如何是好?且是司马当做活马医吧,扎他一针试他一试。

王猛的二伯拿着针一点一点逼近王猛,这个时候王猛开始疯狂的抓挠,双手在空中阻挡,发疯了一样。

“快点按住他!”王猛的二伯一声令呵,在场的所有人都上前抑制住他,他的二叔和爸爸按住他的双手,王猛的妈妈按着他的双脚,他的二伯拿着针一点点逼近他的胳膊,正要扎在胳膊上的一霎那,王猛的口中突然道出:“王二石!”上一页1234下一页

王猛的二伯突然定住了!这个声音,这个语气,这个称呼不正是他的哥哥,王猛的大伯小时候叫他的么!

莫是真的大哥上了猛猛的身!

“快扎呀!”王猛的爸爸把他二伯拉回了思绪,王猛的二伯拿着针狠狠地在王猛手臂上一刺。

“哎呦,疼!”王猛一声痛苦的哀嚎,“咦?二伯,二叔,你们咋也来我家了?”

看到王猛恢复了正常,王猛的家人都舒了一口气。

“猛猛,猛猛,你终于回来了!”王猛的妈妈抱着他,不停的念叨,“平安就好,平安就好,摸摸毛,吓不着,摸摸毛,吓不着……”边说边摸着王猛的头……

后来,家人不管问王猛当晚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他就知道自己当时头昏昏的,像是睡了很长一觉,但是很累,很疲倦……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谈了一天生意,下班后,疲惫不堪的李彬走进了常去的一家洗脚城。他要好好捏一捏脚,放松一下。

李彬眯着眼睛躺在躺椅上,等待着,不知道今天会是哪个漂亮姑娘给自己捏脚。他常来,他知道这家店里的捏脚姑娘都很漂亮。一边捏脚,一边和美女聊天,这实在是个很好的放松方法。

有人在他脚边的小板凳上坐下了,李彬感觉得到。他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个又老又丑的妇女。一股怒火从李彬的心里窜上来,今天还真倒霉,怎么给分了这么一个人。

可是他也不好发作,只能生闷气。

女人的手很粗糙,磨得李彬的脚很不舒服。他皱着眉头,忍耐着。他要想一个办法把她撵走。

正想着,李彬的脚心一阵刺骨的痛直传上来,李彬忍耐不住,苦叫了一声。女人的手还真重。她不知所措地看着李彬。李彬这下有了撒气的地方,他对着女人就是一阵责骂。

女人愧疚地低下了头。李彬也就不好意思追究,继续让她按了起来。显然经过这次的教训,女人的手轻了很多。甚至力道开始变得舒哥们儿:这次跳槽到新公司,我遇到了伯乐!服起来。李彬很累了,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女人还在帮他捏脚。他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了。然后伸手给了她十元小费。李彬站起来,走了出去,可是他的头却一直冲着地。女人把他的手捏成了脚,脚捏成了手。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烧头七;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收容阴魂的怪癖男

下一篇:恐怖连环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