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收容阴魂的怪癖男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收容阴魂的怪癖男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3 01:54:00阅读 本文有2897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住进池武生家的当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梅丽便被一阵“哗哗啦啦”的麻将声吵醒了。池武生住的是类似于四合院的平房,动静正是从东厢房里传出的。 在几个小时前,梅丽并不认识池武...

住进池武生家的当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梅丽便被一阵“哗哗啦啦”的麻将声吵醒了。池武生住的是类似于四合院的平房,动静正是从东厢房里传出的。

在几个小时前,梅丽并不认识池武生。夜色降临,街头相遇,池武生主动凑上前,询问她是不是无处可去?也难怪,梅丽衣衫单薄,头发散乱,样子非常可怜。看到她满眼的警觉、狐疑,想走又没迈步,池武生笑了,说他的家就在附近,空房子多,不用花钱。进门时,梅丽多留了份心,除了她和池武生,确实没发现有第三个人。安排妥当,池武生说单位忙,需要加夜班,嘱咐她早点休息后急匆匆地走了。

既然没人,又怎有打麻将声?梅丽不由得心生嘀咕,蹑手蹑脚地靠近了东厢房。门板反锁,密不透风,四周也没有窗户,压根看不到里面,但从叽叽喳喳的说笑声中,隐约能听出是几个女人在打牌。

“喂,谁在里面?”梅丽壮胆敲了敲门。谁料,房内很快安静下来,声息全无。

仅仅过了几分钟,码牌声又起。这绝不是幻觉。借着黯淡月光的映照,梅丽透过缝隙望进去,顿时呆住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四个女人正在摸黑打麻将!梅丽推门进屋,定定神,问:“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

四个长相都很漂亮的女人谁也没应声,继续全神贯注地打牌。梅丽又问了一遍,正对着她的那个看上去有二十六七岁、嘴角长着颗美人痣的年轻女人终于抬头瞥了她一眼,“啪”地推倒了牌:“又和了,清一色!小倩,没钱了吧?”

推荐阅读:灵异故事老汉(孔林灵异故事)

“你们三个合伙糊弄我,这局不能算。”叫小倩的女子嘟着小嘴回道。

她的岁数也不大,丰乳细腰瓜子脸,活脱脱的美人胚子。见她耍赖,美人痣撇嘴冷哼:“做人要有人品,赌牌要有赌品。既然输不起,那就别来凑局。”

“谁输不起了?接着玩,谁先走谁是狐狸精!”小倩边嚷边做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解开短衫,探手入怀,硬生生扯下高耸饱满的双乳掼在了赌桌上!

一时间,梅丽惊愕万分。

僵立之中,四个女人又打了一圈。美人痣的牌运真是好到了家,想要什么抓什么,甚至还有两把天和。输得最惨的当属小倩,被她押为赌注的细腰、脸皮、丰臀全被美人痣赢了去,到最后只剩下一具一丝不挂的白骨。而且,两条腿还不一般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
    深深的窄巷,曲曲折折,常年没有阳光,幽暗而潮湿。巷的尽头,突兀着一栋高大而漆黑的古宅,看上去像一座阴森而肃穆的碑陵。
    巷子终年阴惨惨的,都说这儿闹鬼,已经多年没有人居住。我痴迷研究城市的历史,胆子又大,就搬到古宅里居住。
  老公是个球迷,一有球赛,就把我晾在一边,自己在电视机前大呼小叫。;  我在最大的一间房子里住下,这里有一张床、一张画、一张写字台,还有一部很古老的留声机。特别是那张油画,上面画着一个神情哀怨的女子,素白的旗袍,胸前绣着一朵莲花,长发低低垂着,看上去十分的无助。尤其这个女子的眼睛,大而亮,让我不敢逼视。我总隐隐地觉得,这双眼睛里,藏着某种东西。
    留声机,很古老,象上世纪30年代旧上海的产物,上面睡着一张大大的碟。
    一周后,我总是做一个奇怪的梦,听到一种特别奇怪的音乐。
    梦里,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女子,在那首奇怪音乐的伴奏下,起舞、起舞、不停地起舞。
    她,在那首音乐的感召下,踮起脚尖,旋转、旋转、再旋转,从慢到快,然后到极快;奇怪的音乐,从舒缓到急促、到高昂、到万马奔腾,再到戛然而止,随即一片死亡的宁静……
    这个场景,总反复的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常常一身冷汗后惊醒,四周却空空寂寂。
    有一天,我突然留意到那部古老的留声机,上面竟然没有灰尘。我从来没有打扫过,它一直静静地呆在这里,可上面却没有灰尘!这是怎么回事?
    搬起它,插上电源,把摇“恩。”把转了转,里面躺着一张碟,一摁,有音乐淌出。留声机里,放出的竟然就是我每晚梦里会出现的奇怪音乐,节奏和旋律,与梦里一模一样!
    我恐怖不已,猛地冲过去,一把拔掉了留声机的插座。房间,一下子回到了寂静,寂静得可怕!
 
    2
    找,我一定要找出真相。
    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日出晚归,泡在所有的图书馆里,寻找这首曲子的源头。它到底出自谁之手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不玩了不玩了,我累了。”小倩站起身,唧唧歪歪要走。美人痣紧盯着小倩的左手,口气里满是讥讽:“哼,你不会忘了你方才说的话吧?”

梅丽看到了,小倩白森森的手指上,戴着一枚格外炫目的钻戒。

完全能看得出,美人痣对那枚钻戒志在必得。在她冷嘲热讽的激将下,小倩又赌气坐回桌前,狠狠地洗牌,抓牌,可她的手气实在是太背,不等码完牌,美人痣已推倒了牌面。二筒入手,一条龙。小倩突然跳起,张牙舞爪抓向美人痣的脸。美人痣仓皇躲闪,藏在手中的两颗麻将牌掉到了地上。

敢情,她在使诈,出老千!

小倩掀翻赌桌猛扑过去,死死掐住美人痣的脖子破口大骂。美人痣也非善茬,又踢又打。短短三两个回合过后,小倩明显占了上风,直抓挠得美人痣皮肉无存。眼瞅脖颈就要被扭断,美人痣气急败坏地喊另两个女子帮忙,打死小倩这个骚狐狸精。

那两个女子相互使个眼色,也加入了战团。只不过,她们的攻击对象不是小倩,而是早已落败的美人痣。不等美人痣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咔嚓”,一条手臂已被扯断,飞落到了梅丽脚下。

小倩气喘吁吁爬起,张口要道谢,不想那两个女子又翻了脸,一个卡脖子,一个扯胳膊,看那架势要让她支离破碎。她们的目标,依旧是小倩的钻戒。危急关头,梅丽弯腰捡起美人痣的那截断臂,重重砸去。两声闷响过后,那两个女子原地打了几个转,“咕咚”摔倒在地。

“谢谢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小倩裂开颌骨,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梅丽丢开不停屈伸的美人痣的手臂,不容置疑地回道:“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她所说的东西,同样是指那枚钻戒。小倩本能后退,护住钻戒大声反驳:“你胡说,它是我的,是武生送给我的。想拿走它,除非你先把我杀了!”

喊声未落,被梅丽打倒的女子又蹿起来,死死抱住了小倩的腰。梅丽轻而易举地抢下钻戒,转身走向门外。身后骂声不绝,残肢乱飞:“你还我戒指,还我啊。我要杀了你,让你尸骨无存,变成孤魂野鬼——”

小狐狸精,你才是孤魂野鬼。秦牧那么爱我,绝不会弃我不管。心下想着,梅丽暗暗发了狠:池武生,贪得无厌,必遭报应,你的死期到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枚钻戒的确属于梅丽,是初恋男友秦牧送给她的爱情礼物。几天前梅丽遭遇了一场极其惨重的车祸,弥留之际,她把钻戒还给秦牧,并断断续续地叮嘱他好好活着。秦牧紧紧握住她的手哭得一塌糊涂:梅丽,你戴着它,等我去找你的时候,它就是我们再见面的物证。

而昨晚,当该死的池武生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梅丽推进火化室时,却偷偷顺走了她的钻戒。

池武生在殡仪馆上班,是个贪婪无耻的火化工,还是个患有收藏怪癖的变态狂——别人收藏古玩字画、邮票小人书,他收藏的却是骨灰!这一点,梅丽深信不疑。适才她进入东厢房,瞄见一门之隔的另一间房内的货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骨灰盒,有的干脆装在了啤酒瓶里。美人痣和小倩等几个打麻将的女子,分明就是他的藏品。像他这般可恨鄙陋的变态狂,理应去死。此次假装可怜状故意与他街头相遇,梅丽的本意只是想取回心爱的钻戒,眼下,她改主意了。她要为民除害,准确地说,是为阴魂除害!决心既下,梅丽戴上钻戒,静等池武生回家。

蓦地,平房外传来了激烈的叫骂声。是男友秦牧和池武生在吵。随着一记响亮的耳光,只听秦牧气愤质问:“浑蛋,钻戒呢?我奉劝你赶紧还给我!”“你别动手。我,我没拿——”

撒谎。我都抢回来了,他还在睁眼说瞎话!梅丽顿觉火起,正欲冲出去理论,小倩已从背后搂住了她,试图掰断她的手臂。撕扯中,秦牧的嗓门越来越高:“你糊弄鬼的吧?我都扒拉四五遍了,也没看到钻戒的影儿!”

“小狐狸精,你去死吧!”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梅丽挣脱小倩的死缠烂打,又拧断她的头颅,随即一阵风似的奔向院外。但在出门的刹那,却又如被施了定身术般站住了。她看得真真切切,秦牧气恼地打开她的骨灰盒,三下两下抖撒得满地都是:“真金不怕火炼。人能烧成灰,钻戒绝不会烧没。你听清楚,那是我花了两万多块买的,两万多块呐,千万别告诉我让那个死鬼带走了,我可不想人财两空!”

什么?分别才短短几天,秦牧就管我叫……死鬼?梅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钻戒“啪嗒”落地,身体也如轻烟般渐渐弥散。秦牧下了狠手,直打得池武生头破血流,倒地不起,而后捡起泛着冷光的钻戒扬长而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叫陈子期,是某杂志社 异度空间 的栏目编辑,这个栏目主要刊载一些灵异类的故事,据说读者的反应还不错。有一天,陈子期收到一位署名叫王霖的来稿,看过后,他非常的惊喜,这可一篇难得的稿子啊,作为 异度空间 的栏目主编,他看过的各种离奇古怪的灵异故事不在少数,大多落入俗套,大同小异,可读性不强。
可是这篇文章的情节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因为活着的人是不可能知道鬼之间的事情的,除非这个王霖 不可能!陈子期笑了笑,他笑自已怎么会有这个念头,他把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决定把它发表在下一期的杂志上。他正愁下一期稿源呢,这下,呵呵,他深深地吸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他突然接到王霖的电话。 谢谢陈主编录用了我的稿子,我请你喝咖啡吧,我就在你楼下的 绿岛咖啡屋 ,我在9号桌 正当陈子期诧异的时候,电话里出现了忙音,居然没有来电显示。
他觉有些怪,到又很好奇,他正想知道王霖是何许人也呢。他去了,王霖也没什么特别,男生,瘦瘦高高的,短发戴着一副眼镜,只是目光很深沉。 今天我请客,想喝点什么? 王霖很友好。 嗯,那就来点绿茶吧。 陈子期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王霖淡淡地笑了笑: 你一定想问我怎么知道你的电话,怎么知道你选用了我的稿件,是吧?
陈子期很惊讶地望着王霖,王霖接着又说: 呵呵,这我可不告诉你,这是秘密。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说实话陈子期自已也不知道,虽然周围发生的种种以及朋友的经历不得不让他相信,但自已毕竟没有亲见,他不好下定论。 可我相信,我妈见过,我妹也见过,我家就我们三个人,时间不早,我得走了,她们还等着我呢。欢迎陈主编有空来我家做客,以后我可能每期都会给您写稿,望陈主编多多指教! 边说边将自已的住址和电话写下,递给了陈子期,然后一溜烟走了,像一阵风。
陈子期有些纳闷,这就见面了?头尾自已还没说上两句,自已今天是怎么了?他看了看王霖留下的地址:盛花胡同44号。嘿嘿,距离我们杂志不到500米,改天还可以去拜访一下 陈子期心想。
王霖每期都来稿,一篇比一篇精彩,读者的反响越来越好,这很让陈子期欣慰。但由于工作繁忙,拜访王霖家的事一直都车里的一位男子把那双皮鞋看了半天,然后自言自语地嘀咕:“对呀,如果不想让妻子乱跑,这个办法最有效。”没去实现。直到有一天,陈子期发现稿子有些问题,其实前面几篇就有这些倾向了,但不是这么严重,陈子期稍稍修饰也就过了,而今天王霖的来稿细节描写得却如些凶残血腥。陈子期决定给王霖打电话,提提稿子的意见。可是一拨却是空号,陈子期有些不解,会不会出什么事了?下班的时候,陈子期正想着这事,不知不觉便溜达到了盛花胡同44号。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收容阴魂的怪癖男;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缝合师之死亡拼凑

下一篇:烧头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