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2 13:12:00阅读 本文有2963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01 当我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在睡梦中惊醒。 “谁,你到底是谁,别碰我,快走开。” 我挣扎着,想推开我身上的那个人。 “王妃,我的王妃,让本王...

01

当我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在睡梦中惊醒。

“谁,你到底是谁,别碰我,快走开。”

我挣扎着,想推开我身上的那个人。

“王妃,我的王妃,让本王好好的疼你爱你。”

那是一个好听的男音,他压在我的身上,边说边在我的身上乱摸,解衣服。

推荐阅读:半夜群猫叫

“不要,你不要这样,求你了。”

我好害怕,我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可以看清他绝美的面容,是我从未谋面的。

我还没有男朋友,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怎么可以和这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呢,虽然他真的很帅吧。

“别害怕,本王会很温柔的。”

男人咬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低语,我被这样的挑逗,竟然玩出感觉了,还挺舒服的,但是我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啊!

我竭力的反抗着,他控制着我,脱光我身上的衣服,然后,霸道的刺入…

“阿!不要!”

我满头大汗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梦,又是这个梦,这个梦已经接二连三的做了好多次。

梦里,那个霸道的美男强*了我,完全不顾我的意愿。

还好只是一个梦,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老是做梦的原因,最近右眼皮老是跳个不停,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正愁着呢,这个时候门打开了,走进来的是带着一身酒味的赌鬼老爹。

与往常不同的是老爹最近看起来手气还不错,他空荡荡的衣兜撑得鼓鼓的,再看那堆了一脸的笑容,分明就是赢钱的喜悦,这种几率那可是相当渺小的,这么些年我都可以扳开手指数他赢钱的次数,至于输了多少次那可得用计算器才算得清楚的。

“算命先生说的真没错,一天就赢了这么多,真是美死老子了,老子翻身的日子总算是到了,哈哈。”

老爹重重的关上门,掏出两沓毛爷爷喜滋滋的边数边说道,我一点儿也听不明白老爹这话嘛意思。

数了一会,他似乎想到什么,目光朝我这边飘过来,可把我吓了一大跳,他输钱的时候没少拿我出气,我是被他吓大的。

“闺女,宝贝女儿,快过来。”

老爹贼兮兮的笑着朝我招手。

咦,平日死丫头来死丫头去的,咋今日都变闺女变宝贝了,我越看越觉得老爹的笑容不怀好意,我缩了缩脖子,不敢过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一、搭车

第娜在西京大学读了三年书,快要毕业的时候,她决定出外旅行一次。她的目的地是距离西京300公里的白云山。

她在学校的BBS发帖寻找同游者,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当天下午,一个叫李保的大三学生打来电话约她一块儿去。

第二天,他们在车站见面的时候,才发现西京直达白鹭的票早就提前卖光了。

李保出主意说,不如搭个顺风车,一样到地方。第娜同意了。李保在“司机之家”饭店找到一个司机,他抽了200块钱放在男人面前,带着讨好的笑意说我只搭一段路。

男人看了看钱,又看了看李保,问:“就你自己?”

李保说:“还有一个女孩。”

女孩?男人的眼里泛起了一线光,他想了想,说:“就一个座,你们俩有一个人要坐到后面的车斗里。”

李保忙说:“没问题,我去。”

“路不太好走,我不保证几点能到,搞不好,永远也到不了。”司机又道。

十分钟后,第娜坐进了狭小逼仄且气味难闻的驾驶室,又过了十几分钟,两旁低矮的店铺和平房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陡然升起的黝黑群山,相对平整的沙土路也渐渐变得坑洼不平起来,车身颠簸得像海浪中的船,车轮溅起的石子敲打着卡车底盘,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不时有夜鸟啼叫着在黑灰色的天空划过,投向远山,倏忽不见。

二、惊魂

车子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让第娜很不舒服。她朝脚下看了看,座位下面塞了一个黑色的编织袋,估计臭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车摇晃仿如摇篮,第娜感到睡意正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涌上来。她想睡,又不太放心,偷眼看身边的男人,他仍旧面无表情地开车。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她稍稍安下心,合上眼打算眯上一会儿,忽地,车轮像是轧到了路面的一块凸起处,猛地颠起,又重重落下,第娜猝不及防,身体被弹起来,额头几乎撞在顶板上。她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黑暗中,她听到男人又咝咝地笑起来,那笑声真像一条蛇在吐它的信子。

这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扒拉自己的小腿,一下一下的,节奏分明。

第娜皱了皱眉头,扭过头,目光本能地找男人的手。男人两只手静静地伏在方向盘上,安分守己。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你倒是过来啊宝贝女儿,这么怕老子做什么,今儿个可是个大喜的日子,老子给你买了一套新衣服,你快去好好打扮打扮,等晚上老子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老爹依旧贼兮兮的笑着对我说,他把钞票重新放回到衣兜里,从怀里摸出一个塑料袋,打开塑料袋,里面还真是一套新衣服,颜色红红的,格外扎眼。

老爹今天反常过度,突然就对我这么滴好,一嘴一个宝贝女儿,还给我买新衣服,虽然感觉不太对劲,我还是心头一热,走到他身边去。

老妈死的早,老爹又是个赌鬼,我从小缺钙长大缺爱,若不是我有比小强还强的生命力,估计早就被老爹打死不止一回了。

如今,老爹突然大发慈悲给我买新衣服,我心里除了感动就是激动,哪里揣“老公,新年你想要什么礼物?”摩得透老爹那坏破烂的心思。

虽然老爹今天变化很大,但我也没有多想,怎么说他也是我老爹我也是他亲生女儿,难不成还会把我卖给别人?就算他欠了一屁股债,我还是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

只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我这个想法真是大错特错,否管他是不是我亲爹我是不是他亲女儿,老爹他还真就把我卖给了别人。

只不过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我只是听他的话洗漱一番换上那身大红色的裙子,对着镜子一瞅,哟!就没见自己这么漂亮过,精致的五官,曲线完美的身材,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挺好看的。

就是这身裙子太红了点,搞得跟要嫁人似的,平时穿着朴素很少打扮的我,感觉有些不适应,过了一把穿新衣服的瘾,就想把衣服脱下来。

“打扮好了就走,时间刚好差不多。”

这时老爹来到我的我的房间里,一手拉起我就往外走,都没来得及我说点什么。

这时候天色已晚,老爹拖着我来到街上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对计程车司机说要到郊外乱葬岗下车。

大约四十分钟过后,计程车载着我和老爹来到了郊外,下车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山,我就感觉害怕,不知道老爹带我到这里干嘛?

“老爹,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怕怕?”

我忍不住问,紧紧的偎在老爹身后,目光不停的四处瞅。

“你怕,老子还怕呢,快点,一会就到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老爹一手打着一个手电筒一手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感觉得出来他也很害怕。

我跟随着老爹沿着一条毛毛小路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来到了一片乱葬岗,刚刚走进乱葬岗,就感觉阴风阵阵,我打心里觉得冷。

“算命先生说的,就,就是这里了。”

老爹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他的手心是湿的,白天喝的小酒估计挥发得差不多。

老爹知道我完全听不懂他的意思,接着又对我说:“闺女,对不住了,你也晓得老爹欠了一屁股债,若是不把你卖掉开条财道,恐怕你老爹我出门就要被追债的砍死也说不准。”

听着老爹略微带着愧疚的话语,我总算听明白了,他还真干得出来卖我这事。

“老爹,你说什么?”

事到如今我还是不敢相信老爹真要把我卖掉,一个稍不留神,老爹早已一溜烟跑掉了,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黑漆漆的乱葬岗。

“老爹别扔下我。”

我尾随着老爹要从这片乱葬岗离开,只不过老爹手上有电筒我没有,没走几步我就把老爹跟丢了,四处漆黑一片我完全不晓得该往哪走。

耳边传来的是一声声让人毛骨悚然的鸟叫声,四周都是一堆堆的坟包,平日胆小如鼠的我打心里感到害怕,一边暗骂老爹不是个东西一边抹眼泪。

哭了一会,我还是决定要从这片乱葬岗摸出去,我可不要被老爹卖给别人,也不要继续留在这里,爬我也要爬出去,这么想着,我又开始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一想到这里埋着的全是死人,全身就起一层鸡皮疙瘩。

就在我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有敲锣打鼓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这大晚上的,在这乱葬岗怎么会有敲锣打鼓的声音呢,侧耳仔细一听,我确定我真的没有听错,的的确确是有这个声音的。

寻着声音的方向,我看到有一群人提灯笼的提灯笼抬轿子的抬轿子,正敲锣打鼓的朝我这边走过来,有点像古装剧里的迎亲队伍。

奇了怪了,这大晚上的,怎么还有人娶媳妇?我正纳闷着,有脑子的人都会觉得这事十分的诡异,偏偏我的脑袋瓜子长得有点歪。

这支队伍来到我的跟前停下,大红色灯笼发出昏暗的光,我看清了那些人的面容,他们有男有女,一个个身穿红色古装衣服,面容苍白如纸,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我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莫非这些人大半夜来这里拍鬼片?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公元一九七七年农历三月三的傍晚,我们七人吃晚饭时,第九生产队的两个劳力送来两担牛肉,主办会计吩咐他俩将牛肉送到大队部办公室,将门上锁。

我们当地有 三月三,鬼翻天。 的说法,意思是说三月三的晚上鬼要大闹天宫。到了夜晚,大人们成群结队去野外望鬼火。我们七人中四人是大队干部,还有二人是上级下派的负责清理工作的领导,只有我是他们 看守 的对象,因我是住学习班的人,不准我回学校,也不准回家,白天、夜晚就呆在大队部。当我们要睡觉时,有三个人来到队部,告知大队干部,死了一个人,询问能不能土葬?四个大队干部异口同声地说:不能土葬,一定要火化。三个干部立即动身去做工作,他们走时再三叮嘱我们,看守好牛肉,夜晚别让人偷走了娇妻:吃什么饭?菜还没炒啊!。我们也想去望鬼火,可大队部办公室里放有二百多斤牛肉,人是不能脱身的,只能在大队部屋前望鬼火了。到了十点钟,不见外出的三个干部回来,我们决定睡觉。睡觉前,我提议将两条长条椅子抵住两扇大门,再将一张四方桌压住长条椅子,再将办公室的门拉上,才进客室睡觉。客室与办公室只隔一堵墙。客室里放着两张床,我和一名大队干她把菜刀立案板上说:来吧,先净身,你就可以走了。部睡一张床,两名工作组睡一张床。睡下不到二十分钟,就听到他们三个人的打鼾声音。再过了十来分钟, 哐当! 一声巨响,我急忙问 你们回家了? 不见回声,紧接着就听见开办公室门的声音。 是不是你们回家了? 仍不见回声,听不到脚步声。 你们别闹着玩,时间不早了,快睡觉吧。 我仔细听,办公室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们有四个人守牛肉,你别想拿走! 又细听,仍不见隔壁有动静。我以为是盗贼,只要人走出办公室,我就喊人起来抓贼。办公室里的人不动,我也不敢入睡,双方僵持不下。天亮了,我们都起床了。我想看看是哪个贼来偷牛肉。当我打开客室的门往外看时,傻眼了,长条椅子和四方桌没有移动,办公室的门仍关得好好的,锁没有打开。我说了一句: 真是活见鬼了,昨天晚上我听得清清楚楚的,大门被打开,随后是打开办公室的门。 他们说我在说鬼话。我打开大门时,门外站着一人,他问我: 王老师,牛肉没有人拿起吧? 你听谁说的,大队部有牛肉? 我的三叔昨天晚上十时之后离开了人世,逝世前,他告诉我们,他来过大队办公室,看到有牛肉,本来想找大队干部说清,不想火化,谁知,主要干部不在家。要我们在天亮时赶到大队部拿牛肉。当时我们不相信,以为他说胡话,我今天问过别人,证实大队部有牛肉。我就赶来了。 我将昨晚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那人说: 那是我的三叔打门。他真的来过大队部。 大队主要干部没有来,悄在这里等他们吧。 行,我等他们。 望鬼火:是我们这儿的习俗,三月三的晚上,大人走出家门,去野外看鬼玩火。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恐怖短信

下一篇:我们都是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