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诡异双面人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诡异双面人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2 07:55:00阅读 本文有3129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土著人头上的草帽转了一下,脑后的耷帽遮住了前面的脸,这个时候,探险家突然惊呆了,他看到一张恐怖的面孔正从土著人的脑后冒出来 19世纪末5月的一天,30多岁的德国人类学家路...

土著人头上的草帽转了一下,脑后的耷帽遮住了前面的脸,这个时候,探险家突然惊呆了,他看到一张恐怖的面孔正从土著人的脑后冒出来……

19世纪末5月的一天,30多岁的德国人类学家路得维希,在德国南部黑森林寻找史前人类遗迹时迷了路。黑森林是原始森林,林木茂盛,遮天蔽日。

不知转了多久,他忽地看到前面闪起一道微弱的亮光,像初露的晨光,慢慢地由暗变亮。他奔过去,一下子走出了森林,眼前不但亮堂了,而且一片开阔,展现出一望无际的草原。身后的森林似乎被强烈的光线遮掩了,变成了模糊的轮廓。

路得维希倍感惊奇,他以前查看过黑森林地区的地图,没见到有这么大一片开阔地。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他正四处张望着,忽听有人在笑。一转头,看见一个土著装束的人:上身蓑衣,下身草裙,脚穿草鞋,头戴帽檐只翘半边的草帽,另半边帽檐耷下来遮着后脑勺。

“你好!外来人。我叫阿瑟蒙。”虽然说话的调子有些奇怪,但用的是德语。路得维希立即向这个阿瑟蒙询问他最关心的问题,阿瑟蒙的回答是:这里就是这里,没有名字。这里不管走多远也还是草原,他从来没见到过什么森林。路得维希回头一望,惊得眼珠差点瞪出来,哪里还有森林,目力所及都是草原。茫茫林海一会儿工夫就蒸发了。

推荐阅读:中国三大诡异事件!

阿瑟蒙咧嘴大笑:“别害怕,你出点钱,我带你去村子,找个有吃有住的地方。”没想到这个土著人竟爱钱?路得维希掏出一枚小银币给他,他笑着接过。走了一段路,路得维希听到阿瑟蒙在嘀嘀咕咕地骂他,尽是些小气鬼、吝啬佬一类的话。路得维希越听越气,忍不住要斥责他,可转过身见到的却是另一个人。这人装束同阿瑟蒙一样,也戴半边帽檐的草帽,只是这张脸横眉竖眼,充满怒气。

路得维希见四周再无人影,便问:“你是谁,阿瑟蒙哪去啦?”那人没好气地说:“小气之人不会得到满意的回答。给一个金币吧!”路得维希知道不出这个金币自己就会被甩在这里,就满足了他。那人往金币上吹口气,放到耳边听听,然后晃了下头。就见他头上的草帽转了一下,遮着后脑勺的下耷帽檐转过来遮住了脸。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走到她面前说我就是,她打量了下我说: 笑着说,难怪爷爷会和你说话。

我被她看得莫名其妙,但是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估计纪天那小子把昨晚遇见我的事扭曲的解释给了他的同事听,现在人家孙女也认为我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这,这不是越抹越黑么!不过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话题,女孩子的名字叫做韦昙,我一听这名字就想起了那天晚上韦妥最后塞给我的那包花种子和最后未说完的那句话。

韦昙看着我说: 爷爷生前最喜欢的就是昙花,我们家住在北方,本来不适合种植这种花的,但是爷爷一直都在种,却多次失败,几年都没有看见过开花。后来爷爷就反复的琢磨,居然硬是培育出能够在北方开花的昙花。爷爷也笑着说这花就叫做冷美人吧。

老人家喜欢种花我可以理解,但是能那么执着也是要有一份毅力的,而这里面势必会有某种缘故。我耐心的等着韦昙把事情给说完,她叹了一口气问了我们一个问题: 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前生今世这种说法么?

我对此十分的无知,也不知道有或者没有,而纪天在遇见这件事之前还是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于是回答这个问题的只能是我们之中最了解这种事的白翌,他看着女孩子的眼睛,漠漠的开口说: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易性常存。

女孩子眼神顿了一顿,她微笑着说: 是啊,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游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我一边感叹这个女孩子的学识,又觉得她那么问必定有其用意,也不去插嘴,只是耐心的听下去,纪天给我们倒了茶水,也坐在位置上听这件事情。女孩子礼貌的接过一次性杯子,喝了一口水说: 我见过那具尸体了,我可以确定他是我已经死亡半年的爷爷。

我摸了摸脸打断了她的话说: 不好意思,韦小姐,你说你爷爷已经过世半年了,那么你爷爷不是应该早就火化了么?还有如果是你的爷爷,那么年龄上来说不是应该至少六十岁左后了么?

纪天点头同意我的看法,女孩子对我们的疑问并不十分的讶异,她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种神秘的感觉。我发现我面前的这个韦昙并不简单。这点从白翌的眼神中也感觉出来。她微笑着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爷爷过去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路得维希一直盯着他看,这时大吃一惊,只见应该是后脑勺的地方露出了一张脸,正是阿瑟蒙的脸。怎么?一个人竟有两张脸!路得维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阿瑟蒙蹲到他跟前,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让一笑一怒两张脸交替对着他,并告诉他,见哪张脸,就看你出什么价。路得维希虽然气恼,但想到这双面人说不定就是史前人类的遗民,他立即来了兴趣,让阿瑟蒙快带他进村。

村里无论男女老少全是双面人,男的都像阿瑟蒙一样戴下耷檐草帽,而女的则用长发遮住一面脸,需露另一面脸时,就拢起长发往旁边一甩。这些女人见到只长一张脸的路得维希,异常兴奋,个个露出如花的那面脸,围住路得维希叽叽喳喳。阿瑟蒙在后面捅了一下他的腰,捻着手指做了个数钞票的动作。路得维希知道又得掏钱了,可这么多人每人都给金币是给不起的,只能给银币。女人们倒是不像阿瑟蒙那样贪财,接了银币还是以笑脸对他,并每人从挂在脖颈上的花环中摘下一朵花送他。路得维希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路得维被人们带进一座草屋里,在一张摆满米饭、蔬菜、水果的矮桌前坐下。把辘辘饥肠填到半饱时,他突然想到:这些双面人会用哪面脸吃饭呢?于是他邀请围观的人同吃。女人们扭捏着不肯吃,男人却都不客气,抓起食物就往嘴里塞。路得维希细一观察,见他们吃甜香食物时用笑脸的嘴,吃稍有苦辣味食物便改用怒脸的嘴了。他暗暗把这点记下。

吃饱喝足,困倦袭来。路得维希倒头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被凉风吹醒,一睁眼发现已是深夜,草屋里空无一人,夜风呼呼刮进窗口。他出了屋门,见村子一片漆黑,人们似乎都睡了。转过几座草屋,看到一团火焰,是一块空地上旺烧的篝火。人们三五成群地围坐着,窃窃低语着,争执着。火光照亮的只是他们的怒脸,犹如一副副遮掩真面目的面具。双面人夜里不睡觉,做什么呢?路得维希躲在暗处,观望着。

只见阿瑟蒙拿着白天得来的金币,同几人掷色子。几个回合下来,阿瑟蒙的金币便到了别人手里。阿瑟蒙用怒脸骂起人来。被骂者也用怒脸回骂。旁人把他俩推开,继续赌博。阿瑟蒙同那人骂着骂着动起手来,两人都操起了刀子,刀刃磕得叮当响。路得维希瞅见他们的怒脸虽怒气冲冲,可另一面脸异常平静、安详,好似沉睡着。开始时,他们舞刀只吓唬对方,舞着舞着就来真的了,都狠命地把刀往对方喉咙上捅。路得维希越看越心惊胆战,不禁喝道:“放下刀!”这声吼好像滚过夜空的雷,所有的双面人浑身颤栗。恰巧一阵劲风刮来,扑灭了篝火,那些双面人如受惊的群鼠,四散奔逃,转眼无影无踪。路得维希转到天亮,再没遇到一个人。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太阳升得老高了,双面人们才从各自的草屋出来,伸懒腰打哈欠,睡眼矇眬。路得维希找到阿瑟蒙,呵斥他昨夜赌博,还要动刀伤人。阿瑟蒙听了这话,那面笑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路得维希扯下他的草帽,见那面怒脸还闭眼睡着。路得维希在阿瑟蒙的怒脸上拍两下,怒脸睁眼醒来。问这张脸昨夜做什么了,它耷下眼皮,不作答。笑脸却侃侃而谈,说他梦见赢了好多金币,屋子都盛不下了……路得维希突然想起昨夜见他的笑脸好像在睡觉,就打断他,问昨天给他的金币哪去了。阿瑟蒙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拍着大腿懊丧地说弄丢了。这时那怒脸始终垂着眼皮老公一听就来精神了:“有啥意思?你去找几个人来,我给你好好讲讲。”,犯错的孩子似的。

路得维希确定双面人的两面脸夜里各干各的。那么,在白天,两面脸是否能行动一致呢?路得维希又给了阿瑟蒙一个金币,让他试着用他的两张嘴巴吵架。阿瑟蒙的笑脸拒绝了,交还了金币,并嘲弄道:“难道你会用你的右手剁掉你的左手吗!”路得维希很是尴尬,不过他几天后,我掰下所有的花瓣,把它们晾干。觉得还是弄清了至关重要的问题:双面人的两面脸分别由大脑的两部分控制。夜里,大脑的一部分休息,受其控制的那面脸呈睡觉状态;大脑另一部分则活跃着,受其控制的另一面脸便在做某种勾当。白天,大脑两部分都是活跃的,两面脸也都活动。

阿瑟蒙的笑脸并没有被路得维希的无礼搞坏情绪,又兴致勃勃接起前面的话头,说梦里他把金币送给女人们,女人们摘下脖颈花环的鲜花掷给他,他夜里逐个同她们幽会。听到这,路得维希急问:“接了女人给的花就得同她们幽会吗?”阿瑟蒙的笑脸答道:“当然,女人是不轻易给男人花的,给谁就是对谁有意了。可惜你昨天吃完饭就睡着了。睡着了表明对女人没兴趣。”路得维希庆幸自己睡着了,不然还不知怎么收场哪!

路得维希让阿瑟蒙带他去看看村里人是怎么干活的,阿瑟蒙的两面脸同时冷笑了,两张嘴齐声说:“他们在干一场因你而起的好活!”走不远就见到一群人扭打在一起,争夺一样东西。那样东西刚到这人手,马上又被另一人抢走,其他人立刻把得到东西的人围住,众多只手向那东西抓去,那东西却被磕碰得飞向半空,闪着金光翻飞几圈,当啷落地,滚跑不见了——正是那枚金币。找不到金币,这些人更愤怒了,每人的两面脸都显出杀气,人人拔刀在手。上一页1234下一页

农历七月十五,即鬼节,鬼过的节日,民俗演化为常人祭拜鬼神之俗。鬼节又称中元节,亡人节。根据古书记载 道经以正月十五为上元,七月十五为中元,十月十五为下元。中元节与除夕,清明节,重阳节是中国传统四大祭祖节日。

七月十四、十五日,节俗众多,既是民间鬼节,又是道家的中元节,佛教的盂兰盆节。鬼门关大开,阴气最为严重,当然很多人会认为是恐吓,并不是的,晚上是它们的天下,所以不要再天黑以后再出去,以免撞鬼。不要到河边去,小心成为水鬼的替身。农历七月为鬼月,既不嫁娶,也不搬家,因为这是个不吉利的月份。

佳瑞,下班把,都没人了。 卢小鄂背着包包推开办公室的门。 小鄂,没走啊? 佳瑞将文件锁进抽屉。 等你一起呐。 走吧。 咦,佳瑞,等下,我有份文件忘记拿出来了,你先去取车。 小鄂向她的办公室跑去,高跟鞋在这空荡的走廊显得格外刺耳,佳瑞望着她的背影,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她不会回来了。

佳瑞走在无人的停车场,特别安静,流动这一股死亡的气息,她头皮发麻的找到自己的车。 谁在那里! 正当她在拿钥匙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人影划过,突然不见。佳瑞心里开始发毛【不会是什么变态吧,专门午夜出来杀人的那种 】想到这里,佳瑞着急的开着车门,手抖,钥匙掉在地上,佳瑞弯腰拾起钥匙,透过车下,她看到,刚才发现人影的地方有双脚。她立马站了起来,没人。【难道是偷车贼???】佳瑞甩了甩头,打开车门,将车开了出来,只是总是感觉脖子后面凉凉的,像是有双眼睛一样。

公司门口不见小鄂身影, 怎么还没下来 佳瑞靠在车座上,闭着眼睛 真是慢吞吞! 佳瑞,走吧。 寂静的车内突然传来小鄂的声音。 哇呀,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刚闭目养神的佳瑞叫了一下,说真的,她连车门的声音都没听见。。【真不知她怎么上来的】佳瑞在心里嘀咕着。

今天真的很特别,路上居然没车,很少很少的几辆,也是,都快12点了,谁会大半夜还在外面跑,也就是她们这些加班族把,这么晚才回家。 好冷 佳瑞紧了紧衣服, 小鄂,刚才在楼上你干嘛呢?那么慢。 没干吗。 佳瑞扭头看一眼小鄂,这一看不要紧,倒是把她自己吓坏了,紧急刹车。小鄂不见了!刚才还在回答她的话呀,佳瑞看了看把自己锻炼成长跑健将,这样,每天就可以不坐公交车或打车上下班了,每天老婆给的交通费就可以直接纳入自己的财政收入。后座,也没人。正当她疑惑的时候, 你在找什么呢? 佳瑞刚刚回头,就对上小鄂的脸,惨白色的,她今天粉底打多了? 哇,你,你怎么又出现了? 我一直都在这里坐着呢,好么? 小鄂扭头看向车窗外。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诡异双面人;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越狱后的死亡复仇

下一篇:恐怖情侣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