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越狱后的死亡复仇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越狱后的死亡复仇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2 07:18:00阅读 本文有2894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作恶多端的黑社会老大独狼詹姆斯终于被抓了,大伙都翘首以盼他被判处死刑。谁知凭借着强大的律师团,更因为詹姆斯的手下成功谋杀了一个举足轻重的证人,最终法院不得不判决他...

作恶多端的黑社会老大“独狼”詹姆斯终于被抓了,大伙都翘首以盼他被判处死刑。谁知凭借着强大的律师团,更因为詹姆斯的手下成功谋杀了一个举足轻重的证人,最终法院不得不判决他三十年徒刑。大伙听了虽不解气,但也只能如此了,三十年,说短也不短,足够坐垮这条恶狼了。

逃脱死刑虽说还不错,可詹姆斯光想想要在监狱里度过三十年的光阴就不寒而栗了,花天酒地、胡作非为的生活才是他要过的,这儿哪是人待的地方?可是,监狱守备森严,要想脱身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这天中饭时间,詹姆斯正骂骂咧咧地排着队等待领取饭菜,一个瘦弱的老头弓着腰扛着拖把走过他身边。詹姆斯认得他,这是监狱里无所不干的老杂役。这时,詹姆斯的手被老杂役轻轻碰了一下。刚开始詹姆斯以为是老杂役无意中碰到他的,正要破口大骂,但老杂役忽然意味深长地对他挤了挤眼。

接着,老杂役慢吞吞地走进了洗手间。詹姆斯想了想,举起手,说要方便一下,狱警同意了。

偌大的洗手间里只有他们两人,老杂役一扫先前的颓势,目光炯炯地说:“你的机会来了,我可以帮你越狱!”詹姆斯一愣,随即冷静下来,斜着眼说:“就凭你?老头,越狱可不是小事,弄不好会在这里待一辈子的,再说了,你为什么要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杂役一脸敬畏地说:“大名鼎鼎的黑道老大詹姆斯谁不认识?这也正是我要帮你的原因,因为我需要钱。我穷了一辈子,想钱都快想疯了,现在只有指望你了。我相信在帮你越狱后,你会给我一大笔钱的是不是?”

推荐阅读:缝合师之死亡拼凑

詹姆斯得意起来,说:“只要能出去,钱嘛,你要多少给多少。可是,如果你想耍我,尽管我人在狱中,可只要一声令下,我还是会让你,包括你的家人死得很难看的。”

老杂役忙不迭地点头,说:“我相信,完全相信,再说,我耍你图什么啊?长话短说,今天有个判处终身监禁的家伙死掉了,他一个亲人也没有,所以明天一大早他的尸体就会被抬出去埋掉。这就是你的难得的机会—晚上睡觉时,老公却问:“你怎么不卸妆?”—你夜里悄悄溜进停尸房躲进棺材里,这样一来即使狱警发现你不见了,也绝想不到你会躲进棺材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牛角冲地处皖西的大山里,周围全是陡峭的大山。这里有个千年不变的风俗,死了的人先用棺材装着,放在山中背风向阳的地方,等几年尸骨腐烂后,再找个吉穴葬下去。

这年又到了大寒时节,牛角冲人开始下葬死去多年的先人。这天,一户人家正在请一帮人安葬先人,当道士打开棺材一看,先人的骷髅不见了。道士再翻,原来一起陪葬的金项链也不翼而飞。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先人死后身首异处了。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牛角冲。随后,不少人家在下葬先人时,都发现了类似的情况。不久,牛角冲便流传着一个谣言:一个香港犯罪组织潜入牛角冲,利用这里的丧葬习俗,在山中随意打开棺盖,将刚刚死去的人的头颅割下,偷偷运出大山,混在猪肉中,贩往国外,赚取暴利。一时间,谣言四起,沸沸扬扬,牛角冲人心惶惶。那些死谁知老公在旁笑道:“她觉得不好吃的我都觉得好吃,她觉得好吃的我还没吃过。”了先人的人家只好日夜守在山中的棺材旁。

这天,一个叫牛小东的村民家里来了客人,当他陪客人喝过酒再到山上看奶奶的棺材时,有点害怕,便摸出一支烟来,可没带火柴。正准备把烟放回去,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人在吸烟,便紧赶几步去借火。他来到那人面前道:“大哥,借个火。”那人没有答应。牛小东喝得有点多,便随手把烟拽了过来,点燃了自己的烟。当他说声“谢谢”准备还烟时,手碰到了那人的头了,“扑通”一声,那人竟倒在了地上。牛小东赶紧拿手电一照:“我的妈呀!”吓得他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回到家。当他带着十几个胆大的村民再次来到那里时,只见牛小东死去的奶奶倒在一棵树下。原来,牛小东的奶奶被人从棺材里拉了出来,背到山下路旁的一棵树下靠着,那人还恶作剧般地点燃了一支烟塞在老人口中。这事在牛角冲又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人家只好三五人结伴看守,这样特别劳民伤财,一些有钱的人家便开始找人看棺材了。

这时,从外地来的张大胆便主动承担了看棺材的任务,因为他胆儿大,所看的棺材从没有出现过意外。后来,牛角冲只要有死人的,都找他看棺材。张大胆从此便成了牛角冲的职业看棺人,一看就是十年。当然,乡亲们给他的报酬也不菲。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是个好办法!詹姆斯也确实听说今天有个监禁多年的老囚犯死掉了,一时间,他兴奋得浑身直打战。忽然,他的脑子里灵光一闪,发觉一个大的破绽,说:“可我怎么能够安全地跑掉呢?在棺材里我很快就会被闷死,更何况那些该死的警察还会把我随同那老囚犯一起埋进土里的。”

老杂役一脸佩服地点头说:“果然是老大,就是有头脑,不过这一点我也想好了。首先我悄悄在棺材上钻两个洞,而且,我还会事先在棺材里放上一个氧气袋,这样一来短时间里你就不会被闷死了,然后等你被埋下后我再把你挖出来……哦,或许你不会相信我的,这样好了,你不是神通广大吗?你完全可以让你的狱外的手下把你及时挖出来嘛。如果信任我的话,我可以帮你传信的。给,这是你牢房以及停尸房的钥匙,我早就偷来配好了——记住,停尸房里有两副棺材,南面一副是备用的,北面那副才是收殓老囚犯的……”

洗手间门“咣”的一声开了,是狱警。狱警大吼道:“我说詹姆斯,你干什么呢?这么长时间,是掉进马桶里了吗?”

狱警的皮靴声早就惊动了两人,所以他看到的是正埋头吃力拖地的老杂役,以及正在拉裤子拉链的詹姆斯。詹姆斯粗野地骂道:“妈的,昨天吃坏肚子了,一直拉到现在。”

回过头詹姆斯把这事仔细想了又想:老杂役不会耍花样的,他只是为了钱,因为他肯定会害怕自己无情地报复他以及他的家人的;如果狱警发现自己藏身于棺材里呢?嗨,那就至多再多判两年罢了,要知道这机会难得啊,否则在这鬼地方待上三十年还不把人活活憋死?最后一个问题是,手下能不能及时把自个儿挖出来?詹姆斯想到这里立即偷偷写了一封信,让老杂役带出去。

很快,老杂役捎回了信,詹姆斯一看信正是自己的手下写的,这点确信无疑。手下说他们一定会死死盯住灵车,然后会一秒钟也不耽搁地挖出他来,到时即使是跟警察搏杀也会把老大你抢挖出来。

至此,詹姆斯这才舒了一口气,这下真的万无一失了。

那天凌晨三点多钟,监狱里除了囚犯们的呼噜声、磨牙声外,一片死寂,这是狱警们最放松的时刻,谁会想到戒备森严的大牢里囚犯会有钥匙呢?这时詹姆斯神不知鬼不觉地用钥匙打开了牢门,再锁上,他相信一时半刻没人会发现人满为患的牢房里少了一个人的,等到发现时自己早已远走高飞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然后詹姆斯再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停尸房,在黑暗中果然发现里面隐约有两副棺材。老杂役说过,北面的那副里面才有死去的待埋的囚犯,他不敢耽搁,用力移开北面那副棺材的盖板,一看里面真的躺着一具死尸,心里顿时大喜,立即团身藏了进去,再把盖子盖严,虽说与死尸为伴有点害怕,可顾不得了。老杂役干得很出色,他果然在棺材隐秘一侧钻了两个黄豆大的小孔,詹姆斯把鼻子凑着小孔贪婪地呼吸着,这么大的小孔足够供应氧气了。

老杂役真是说得一点不错,很快四下里就有了动静,是狱警们进来了,他们有条不紊地干着,显然根本没有发现有犯人失踪的事。可是,透过小孔,詹姆斯却看到狱警们用装卸机抬着另一副棺材出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詹姆斯一动也不敢动,正焦急时,狱警们又进来了,然后詹姆斯只觉得身子一轻,这回终于是自己躺着的棺材被装卸机抬了起来。很快,棺材又被放下,然后是汽车的马达声,应该是棺材被抬上汽车,向墓地开去了。

詹姆斯的身子随着车子的颠簸舒舒服服地摇晃着,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估计是到墓地了,然后身子再一轻,接着又放实,不用说棺材被放进了事先挖好的坟墓里了。然后,詹姆斯听到棺材顶上响起沙沙沙的响声,是狱警们在填土,那些狱警一边填土还一边说笑……

很快,棺材就给埋了个严严实实,詹姆斯闷极了,忙伸手乱摸,果然摸到一个氧气袋,他大口吸起来,一边在心里祈祷:狱警走了,我的手下该挖了吧?

谁知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头顶上有任何动静,这是怎么回事?不会的啊?

眼看着氧气袋越来越瘪,头顶上却还是静悄悄的,詹姆斯真要疯了,几乎都要破口大骂那些混账手下了。黑暗之中,他的手忽然摸到一样东西,像是个手电筒,一摁,眼前一片光明,真的是一个手电筒。奇怪,棺材里怎么会有手电筒?然后他看到棺材里还有一封信。

信是这样写的:

独狼,你杀了我的儿子,我唯一的我怒了:“这包我要了,给我包起来。你别用手碰,摸脏了我不要。”亲人,或许你不记得了,那只是因为你作恶太多了,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一定要为他报仇,法律不能制裁你,可我能!我年老体衰不能手刃了你为儿子报仇,可我敢跟你同归于尽,让你凭空消失,让你的消失成为监狱史上最成功、最不可思议的越狱!上一页1234下一页

对于我们这个世界,人类的认识是肤浅的。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看清这个世界,就好象我们不能隔着活人的皮肉去看清他的骨骼一样。
所以,在你我无法感知的四周,总会发生一些灵异难解的事情,如同在烛火尽头黑暗处的眼睛,无声凝视着我们。
南坪85号是一栋师范学院的家属楼。该楼于五十年代中期建成,木质大梁,一砖到底,分上下两层,每层四户。楼前有一棵硕大的槐树伸展着,遮天闭日,几乎阻挡了整栋楼的光线。
南坪85号中最早的住户是师范学院的校长系主任以及党委书记们。随着时代的变迁,住房条件的改善,校长书记们分批搬出了这栋破旧的老楼。取而代之的住户都是一些地位不高的教职员工和新分来的青年教师。
楼上203室从六十年代中期就一直空着,即使在师范学院住房最紧张的时候也是空着,没有人敢住。
据说,这套一室两厅的房子是凶宅。
如果要解释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想,我们必须从203室的过去讲起。
这间203室最早的主人叫郑作维,曾任师范学院的生物系。五十年代中期这栋楼建成后,郑作维和校长书记们一同搬了进来,在203室一住就是十多年。
据说,楼前那棵大槐树就是郑作维刚搬来时栽种的。
后来在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中,地主家庭出身郑作维受到残酷的折磨,精神几近崩溃。在一次批斗会上,他的左眼被红卫兵们挥舞的皮带扣打瞎了。
这位对革命忠心耿耿的可怜人悲愤与伤痛之余,终于失去了继续活着的勇气。第二天晚上从医院爬回家后,就在饭菜里撒下了事先备好的砒霜。
一家四口,连老婆带一儿一女,不到几分钟时间,全家共赴黄泉。
一周之后,要将革命进行到底的革命小将们踹开203室的房门,才终于发现这一家四口横死的尸体。由于当时天气炎热,每具尸体上都长出了斑驳的尸斑,情形相当可怖。
郑作维的老婆和女儿都倒闭在饭桌旁,22岁的儿子郑浩倒在门边。看得出郑浩在临死前想爬出203室,从他伸出的手以及地上的血迹可以推断,在死亡前他曾做过非常惨烈的挣扎。
郑作维的尸体倒在北边的窗户下。他的脸上浮着一种奇怪的笑容,鼻孔和嘴巴里都渗出血迹,仅存的一只右眼凝望着窗外那棵他亲手栽种的大槐树。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越狱后的死亡复仇;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幽洞

下一篇:诡异双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