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海边鬼影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海边鬼影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2 05:46:00阅读 本文有281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美田是一个海洋生物学家,她的丈夫松下则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松下和前妻有一个儿子,叫一郎。虽然是继母,但美田跟一郎相处得很好。 这年夏天,美田带一郎到有明海度假。一郎...

美田是一个海洋生物学家,她的丈夫松下则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松下和前妻有一个儿子,叫一郎。虽然是继母,但美田跟一郎相处得很好。

这年夏天,美田带一郎到有明海度假。一郎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他很快就迷上了冲浪。他兴奋地打电话给他的朋友们,说有明海真是个好去处。

这天早上,一郎吃过早餐,拿起冲浪板,就往海滩走去。美田叫住他,递给他一条干净的新毛巾,说:“我的小伙子,如果你的那条擦汗毛巾被哪个女孩子看到,可就惨了哦。”一郎看看自己肩上搭的那条已经开始发灰的毛巾,嘿嘿一笑,接了过来。“早点回来,今天的海浪很好,可别玩过了头。”美田冲着继子的背影,高声嘱咐道。

今天的天气真好,海浪有节奏地一波接着一波,将冲浪的人们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一郎越玩越开心,渐渐把海岸救生员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往大海深处游去。就在一个浪头低下来的时候,海岸救生员通过望远镜,瞥见一截黑灰色的背鳍出现在海中。“鲨鱼!”他用喇叭拼命地大叫起来,海边马上像开了锅一样,人们哭爹喊娘地往岸上逃去。

等人群平静下来,大家发现那个游得最深的男孩不见了。

三天之后,一郎的尸体才被发现,看得出来,他与鲨鱼进行了顽强的搏斗。他的一条腿从胯骨以下,齐刷刷地没有了。

推荐阅读:怨灵之鬼影重重

美田伏在继子的尸体上,哭得死去活来。松下先生则一屁股坐在沙滩上,悲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想不到一郎过世后的第二年夏天,美田竟然奇迹般地怀孕了,兴奋之余,她请了长假去有明海休息。

到了有明海,美田又住进了上次来住的别墅。安置好后,她信步走到了海滩。今天天气阴沉,海边的人不多。美田发现远处海面上有一个冲浪的人,正起劲地在浪头上翻跃。

这个人的技术很不错,跟一郎不相上下。不知为什么,美田这样一想,突然觉得这个海里的人越来越像一郎。“我一定是太累了,开始胡思乱想了。”美田揉揉额头,回到别墅,在靠海的走廊上坐了下来。

那个人还在不知疲倦地跟浪头嬉戏,美田的目光很难从他身上挪开,她甚至可以看到他全身紧绷的肌肉线条。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今天去学校,发现好多人都拿着一颗棒棒糖在吃,棒棒糖都是五颜六色的,有各种口味的,班里的同学都吃得津津有味,我的死党小林,塞给了我好几只,他特喜欢吃棒棒糖,买了很多,我接过糖问他在那里买的,他指了指南边最偏僻的一座房子,那里好久没有人住了,屋子已经破烂不堪了,以前那里死过人,全家人都吊死在那屋子里,那东方没有人去的,想到心里发毛,我把棒棒糖塞在书包就去上课了。我放学回到家里就去问妈妈,妈妈告诉我那户人家是两三天前搬来的一对夫妻,靠卖棒棒糖为生,村里的孩子每天放学都成群结队地跑去他家买棒棒糖吃,我不喜欢吃棒棒糖,我偶尔也和他们去凑凑热闹,小林给我的糖我给邻居家的小孩了。

没过几天怪事就发生了,小林生病了,好几天都没得上课,放学我直接去他家,***妈说他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发高烧,吃了很多药不见好,老说想要吃棒棒糖,我要照顾他没空去买,又不认识路,你去帮他买好不,小林妈妈拿了些钱给我,我走出门一路小跑到那户人家家里,男的正坐在椅子上吃烟,忐忑不安的样子,女人坏笑地从屋里走出来,那个女人好诡异,见到我说: 小朋友是要买棒棒糖吗? 我说是,他给了我两根棒棒糖,我把钱给他就跑出去,一边走一边想着刚才那对夫妻,那男的一言不发的坐在院子里吃烟,看起来像三十多岁的样子,女的却很年轻,而且很漂亮,那个诡异女人右手上边有一处伤口用布裹着,布上面有一点血迹。我一路小跑到小林家,把棒棒糖给了小林妈妈,***妈拿到小林嘴边,小林舔了几口就睡了过去,我以为他睡着了就回家了。

第二天,听到班里的同学说小林死了,小林的心脏没有了,体内一滴血都没有,只有一只只小虫子,我被吓住了,怎么会这样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小林死后我的心情一直都不好。过了几天,又发生事情了,这次死的是我的同桌,死的时候嘴里还吃着棒棒糖,尸体是在院子里被发现的,跟小林一样,心脏没了,一滴血都没有,只有虫子,为什么会这样,同桌死后没几天班里又有同学死了,死法都是一样的,嘴里还含着棒棒糖,越想越奇怪,我决定晚上叫上邻居小泉一起去那买棒棒糖的家里看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天色渐渐暗下来,冲浪的人终于从海里上来,他一边走一边擦干头发,美田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等他走到近旁,美田发现那是个顶多20岁的男孩。他朝美田腼腆地一笑,说:“下午好啊,阿姨,今天刚来吗?”

“是啊。你住在这里吗?”美田指着隔壁的别墅问。

“是的。”男孩点了点头,“有明海的夏天真叫人愉快,哪怕天色不好也很有趣。祝您玩得愉快。”

不过几天,美田就跟自己的邻居熟悉了。对方叫深恭,是个年轻学生。深恭是个安静的年轻人,每天冲完浪后,很少见他出门。

又是一个阴沉的天气,在走廊上休息的美田注意到,深恭很晚才从海里回来,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美田好心地跟他打招呼,提醒他不要太累了。深恭告诉美田,今天的海浪特别好,所以自己不知不觉离开岸边很远,多亏一个男孩提醒,他才发现已经天黑了。

“看得出来,你真是太热爱冲浪了。起初我还怀疑你是专业选手呢。”

“哪里,不瞒阿姨你说,原先我也觉得自己的水平很了不起。但是今天碰到的那个男孩子,才是真正的高手呢,真是叫我无地自容啊,我这个健全人还比不过他呢。”

美田来了兴趣:“这么说,他是……”

“对啊,说起来叫人不敢相信。他只有一条腿。我想,他一定是残疾人专业选手,或许参加过残奥会也说不定。总之,您没有看过他冲浪的样子,用一条腿也站得非常稳,而且动作潇洒……”

深恭还在喋喋不休,美田却已经听不到了,她的脑子里正“嗡嗡”作响。一年前,一郎被发现时的惨状又浮现在眼前,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一旁说:“他一定走得很不甘心。”

美田突然觉得很冷,她裹紧了自己的外套说:“那么,那人长什么样子?”

“我看得不太清楚,不过,他应该跟我差不多的年纪,而且口音不像是有明海人。”

闲聊结束,美田呆呆地坐在回廊上,直到满天星斗才回到屋里。

第二天,美田不辞劳苦地拜访了很多人。杂货店的老板,旅店的服务生,学校的老师,问他们这岛上有没有一个独腿的冲浪手。人们都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她:“独腿的冲浪手?我从没见过。”上一页1234下一页

晚上深恭回来时,美田迎上去,问:“我不是故意怀疑你,深恭,可是,我今天几乎问遍了岛上的所有人,他们都没有见过一个独腿的冲浪手。”

“那不可能,”深恭的脸红了,“我今天又看见了他,在大海深处。”

“还有其他人看见吗?”

“没有。别人都没有我到的地方远。那个人提醒我,这里有鲨鱼。”

天哪,美田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她从来不相信鬼神,可是这个在大海深处出现的孩子,不是她的继子一郎又是谁呢?

美田拜托深恭,下次见到独腿冲浪手的时候,请一定转告他,尽快离开这里,回到应该去的地方,为了他,父母已经够伤心的了。

不久,深恭替那个独腿冲浪手带话给美田:“他说必须找到那条鲨鱼才回去。”

一想到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孩子在大海中漂荡,要寻找杀死自己的鲨鱼,美田就不寒而栗。

这天半夜,美田的窗子突然“砰砰”地响了起来,她发现在凄风冷雨中站着个黑色的人影,正用力地敲打自己的窗子。美田打开床头灯,发现那个人投在落地窗前的影子变得十分清晰:他只有一条腿!

是一郎来了吗?此时此刻,美田这个海洋生物的研究员心中充满了对未知力量的畏惧,她连鞋都顾不上穿,打开门,夺路而逃。

天上正下着雨,黝黑的海边看起来全没有白天的热闹清新,变得阴森而恐怖。美田向海滩上最近的别墅跑去。一个浪头高高涌过来,浪头上骑着一个人,直向岸边的美田冲来,他慢慢从冲浪板上站起来,美田看见,他只有一条腿!

美田全身的力气消失殆尽,她一下子跪在地上,抽泣起来,请求一郎原谅自己没有照顾好他。美田动情地说,失去了一郎,她和松下先生都很难过。一年多来,她一直被痛苦所折磨。

“那么,能帮我找到那条鲨鱼吗?”一个湿漉漉的声音在美田身边响起。美田从肩膀上往斜边望去,发现身边的沙滩上有一只男人的脚。她害怕地回答:“孩子,在大海中寻找一只鲨鱼,即使是海洋生物研究员也无法办到啊。”

男人惆怅地说:“有明海好长时间没有发生鲨鱼伤人的事情了。我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人其实是不适合鲨鱼口味的食物,对不对?美田妈妈。”他告诉美田,自己游荡在海里无处可去,那里又黑又冷。他也见过许多凶残的鲨鱼,可都不是攻击他的那条。他无法安宁,非常想念爸爸妈妈,他真希望美田能帮他寻找到那条鲨鱼。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英国斯塔福德郡南边的一座小城市里,有一座规模不大的修道院。由于该修道院地处偏僻,所以,来此修行的人少之又少。多年男人就是这样被逼疯的。以来,该修道院一直很平静。但是,毫无征兆地,这里突然发生了一连串诡秘事件……

夜色中“幽灵”闪现

在2001年夏天之前,这个小修道院一直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这里只有三位修道士和九位修女。平时,修女和修士们各司其职,相处融洽。

第一件诡秘事件发生在2001年仲夏的一个晚上。这天晚上,修女罗莎与路易丝干完活计后,正准备回房休息。在院子里,他们遇到了安德森院长。45岁的安德森亲切和蔼,在这个人数不多的修道院里,他像家长一样受人尊敬。安德森亲切地向两位修女问好,并说正要找路易丝有事,希望她去他的房间一下。罗莎准备独自先回去,路易丝却让她在院子里等自己。罗莎答应了。路易丝随安德森院长来到他的房间,安德森院长问了她几个问题,她作了回答,安德森院长满意地点点头,便让她回去了。路易丝来到院中,却没看到罗莎。

路易丝一边喊着罗莎的名字,一边四处张望。她隐约看见西南方向有个模糊的黑色人影。路易丝以为那是其他修女,她以为罗莎等不及,已经先回房间了。于是,她也匆匆回房间了,奇怪的是,罗莎并不在房间里。难道她还有别的事情?路易丝这样想着,也不再等罗莎,做完祈祷后便上床睡下了。

第二天醒来,修女们要去做早课了,路易丝发现罗莎的床铺整整齐齐的,人却没在。看来罗莎一晚上都没回来。

路易丝着急不一会儿,短信又来了:“杂办?那就按前两条短信说的去办,好好疼你老婆!”了,赶紧把这件事报告了安德森院长。安德森一听十分焦急,他一边组织人在修道院的各个角落里寻找,一边派人去城中探询,几天过去,罗莎修女依然毫无踪影。

直到一周后的一天,一个居民慌慌张张地跑进了修道院,惊魂未定地报告说,他今天早上在修道院后墙外一个极其隐蔽的枯井中发现了一具尸体,不知是不是罗莎。

安德森忙派拉蒙修士与赫斯本德修士去查看情况。尸体被吊上来后,因为已经开始腐烂,身上爬满了蛆虫,惨状让人不忍目睹,但是从眉眼中还是可以看出来,尸体正是罗莎。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海边鬼影;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平行男友

下一篇:幽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