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鬼绣堂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鬼绣堂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2 01:59:00阅读 本文有2891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鬼绣像 从法庭出来,吴玉鸣满面春风,他的官司又打赢了。吴玉鸣是春城最有名的律师,这次是为某个争议颇多的涉黑人物辩护。 回到家,吴玉鸣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吃了顿丰盛的晚...

  鬼绣像

从法庭出来,吴玉鸣满面春风,他的官司又打赢了。吴玉鸣是春城最有名的律师,这次是为某个争议颇多的涉黑人物辩护。

回到家,吴玉鸣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吃了顿丰盛的晚餐,就上床睡觉了。可是,这一夜他却睡得并不安稳。吴玉鸣乱梦重重,被一个黑衣人追杀着,他慌不择路,逃了一整夜。好不容易,闹钟响了,他满头大汗地醒过来。

坐起身,吴玉鸣去摸床头柜上的烟盒。没摸到烟盒,却摸到了一块布。转过头,他一眼看到一幅刺绣。黑色精纺布,用金丝银线绣着一个人。刺绣十分精致,简直把人绣活了。绣像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穿中式立领服装,神情不怒自威。吴玉鸣看看窗子,关得严严实实。这绣像,是哪儿来的?

吴玉鸣扔掉绣像,走进卫生间,正准备洗脸刷牙,却惊得目瞪口呆。他猛地拿起毛巾用力擦镜子,几乎将脸贴到了镜面上。

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陌生人的脸。那是绣像人的脸!吴玉鸣用力拧了一把胳膊,他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可胳膊一阵剧痛。镜子里的人,也跟着呲牙咧嘴。吴玉鸣都要抓狂了,一夜之间,他怎么会变了一个人?整容术再先进也不会一夜之间让人脱胎换骨吧?想到这儿,他赶紧打开了手机,翻出日历,没错,昨天是11月13日,今天是11月14日。 双手抱住头,吴玉鸣猛地发出长长的一声“啊”。但这声“啊”吐出半截就把他惊呆了。那是谁的声音?尖利清脆,十分的陌生!要知道,他的声音可是引以为荣的沉稳中略带沙哑!

推荐阅读:邝道堂流产后的坠胎婴灵为什么要超度

吴玉鸣强迫自己镇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不能慌,绝对不能慌!

他打开手提电脑,将摄像头打开,见助手小张正在线,强作镇定之后,和小张打了个招呼。

小张的脸出现在摄像头前。本来含笑的一张脸突然变得惊愕,接着便是愤怒:你是谁?怎么敢盗用我们老大的号上网?

吴玉鸣要晕掉了。他没有再说话,关了摄像头,下线。没过两分钟,他的手机响了。按开接听,是小张急迫的声音:“老大,你的号被盗了!那厮居然还有摄像头,还敢跟我视频!要不要我找个黑客教训他?”

吴玉鸣长长叹了口气,压低声音说:“是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异常寒冷的冬夜,大街上已经变得冷清起来,下班有点晚的浩冰,肚子不争气的咕咕的叫着,这都快凌晨了,哪还有卖吃的, 咕咕 这时他的肚子再次抗议起来,浩冰无奈,用手紧紧掐住肚子,用收缩肠道减饿的方法,缓缓的走回家.

经过一个胡同时,隐约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当时心想不会又是那个女孩被抛弃了。这年头这样的事情见多了,浩冰没有理会女孩的哭声,继续往前走,一阵冷风拂过他的脸面, 冷 冷到骨髓的寒意,让他不禁打个冷战,渐渐意识越来越来模糊,身体摇摇晃晃的就像喝醉酒的人,可能会随时倒下似的,浩冰意识到自己要在这样寒冷的夜里昏倒,无疑是安眠药吃量过多的人,找死。

又累又肌饿的浩冰终于坚持不住了,停下脚步坐在地上休息起来,这时一股微弱的哭泣声从远处传到他耳边,声音越来越近,几乎是有人在他耳边哭一样,浩冰抬起头,揉下模糊的双眼,发现原来是一个女孩从他后面走过来,边走边小声抽泣着,浩冰疑惑着注视她,明明自己身后没人,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女孩,这时肌饿感又上了头,一阵晕眩,浩冰也没什么心思想为什么女孩会出现在他后面。

女孩也发现了浩冰,见到有人她停止了哭泣,好奇的睁大圆圆的眼睛,这么寒冷的夜晚也会有人坐在冰冷的地上,难道和自己一样,想到此处又伤心的哭起来。浩冰被女孩的哭声,弄的心烦意乱,实在受不了,于是出口问她: 小姐,请不要在我面前哭好吗? 听到浩冰的话,女孩停止哭泣,生气的瞪着他, 你管得着吗?我想哭就哭,管我,你是我什么人啊,就是我父母也不敢管我。 浩冰无语了,如果不是你在我面前哭,我才懒的理你,一句俗语说的太有道理了,和女人讲道理,就好比对牛弹琴,白搭,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小女孩, 好,好,是我不对,我走还不行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女孩没想到浩冰说走就走,急忙叫住他: 等等。 浩冰微怒的转过头生气的看着她, 请问你有啥事?如果没事?我可没时间陪你聊天。 女孩见浩冰生气了, 你是不是很饿?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还在营业,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必须带着我。 浩冰一听,全身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站起身拉着这个陌生的女孩。 在哪,快带我去,别说请你吃饭,就是你想吃啥就吃啥。我买单。  上一页123下一页

小张似乎呆住了,半天才问:“你是谁?老大,是你吗?你的声音好古怪!”

神秘的信息

挂断电话,吴玉鸣再也坐不住,起身出门。他得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到熟悉的茶馆,服务生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热情地招呼他,他的好友——茶楼老板耷拉着脸,看都不看他。吴玉鸣坐进角落的桌子前,要了壶碧螺春,一边喝一边看着外面的街景。

一壶茶落肚,吴玉鸣脑子里仍然是一团乱麻。他设想了各种可能,却没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他目前的处境。一夜之间,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有一幅绣像在枕边,照实讲出来,人家一定会说他是个疯子!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五六岁的瘸腿女孩突然走进茶馆。她的手里,拿着一枝鲜红的玫瑰。吴玉鸣诧异,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在茶馆跑来跑去?更奇怪的是,她径自走到他跟前,高高地举起玫瑰花,怔怔地看着他,却一句话都不说。

吴玉鸣心情不佳,懒得理会,便转头看窗外。片刻之后,他再回身,女孩不见了,吴玉鸣更加郁闷,掏出一张百元纸币放到桌上。这时,口袋里却掉出了一张字条:华东小区32号,玫瑰园,方静。

这是哪儿来的纸条?方静又是谁?吴玉鸣疑惑不解。将纸条丢到桌上,吴玉鸣起身出门。刚要上车,一个服务生追了出来,跑到他跟前说:“先生,您的纸条忘在了桌上。”

吴玉鸣暗自叹气,将纸条接过来,扔到座位上。拐出一条小街,却看到车堵成了长龙。吴玉鸣坐了片刻,摸出烟,烟盒竟是空的。索性,他下车直奔旁边的便利店。匆匆拿着烟出来,一个戴鸭舌帽的黑衣人蹭了他一下。

长龙缓缓移动,吴玉鸣直接回家。脱下外套,口袋里竟又掉下一张纸片。他疑惑地捏起来看,纸片不过巴掌大小,扫描了一个男人的照片,看上去约摸四十多岁,长条脸,左颊有一道疤。下面是身高,年龄,职业,住址,身份证号。而令吴玉鸣感到不寒而栗的是最下端:

死刑执行期:200X年11月15日上午10点。

执行地点:花园别墅123号。

那个男人名叫张立成。

吴玉鸣额头沁出一层冷汗。做律师久了,会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几乎每个代理人都有一段奇特的故事。吴玉鸣曾为一个杀手做辩护律师,杀手不止一次见过这样的纸条。那么,现在他的身份是一个“杀手”?可杀手不应该先得到一半酬金吗?还有,雇主又是谁?莫非,是那个黑衣人?可在茶楼得到的纸条呢?难道是那个残疾女孩塞给他的?上一页1234下一页

吴玉鸣匆匆吃了两口面包算是午饭,然后开车来到华东小区32号。他想知道,方静是谁?吴玉鸣很快便看到了一处玫瑰园。一个中年女人正在院子里浇花。没多久,一个老男人出来,嘴里叫着“方静”。无疑,这女人就是纸条中的人了。可她和那个残疾小女孩是什么关系?方静进屋了,老男人也进了屋。

一个小时后,吴玉鸣开车来到了花园别墅123号。这又是个什么地方?别墅锁着大门,一直没有动静。吴玉鸣下车,谎称是这户人家的朋友,向保安打听户主。保安说这家业主很少过来,偶尔晚上会有动静。

吴玉鸣一无所获,开车往回走。一刻钟后,他到了市中心。走到十字路口,发现前面又堵车了,还有大堆的人围着。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出了车祸。吴玉鸣将车停到了一边,也挤进人群凑热闹。他对车祸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人。吴玉鸣现在迫切地希望有人认出“他”—— 这张脸,到底是谁的?

一辆黑色奥迪车被大拖车撞得惨不忍睹,地上有两副担架,都盖着白单子。无疑,那两人当场死亡。更有一个女记者举着话筒,在做现场报道。

吴玉鸣正要挤出来,身边一个老人突然抓住了他。吴玉鸣吓了一跳,见老人西装笔挺却神色古怪,眼神里似乎有恳求。他枯瘦的手,伸进了吴玉鸣的口袋。吴玉鸣一把拉住他,问大庭广众之下,他想干什么?老人一言不发,松开手,像来时一样突然,挤进人群消失了。吴玉鸣踮起脚四下里看,却再也看不到他的踪影。伸进口袋,里面又多了一张字条。

回到家,吴玉鸣筋疲力尽。掏出纸条,他看都没看便扔到桌上。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现场发回的报道,居然是刚刚看到的车祸!女记者字正腔圆,介绍说死者系江明集团董事长张行昌和他的司机,事故原因是大卡车违规行驶,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之中。接着,她开始介绍张行昌的生前事,并打出他的大幅照片。盯着屏幕,吴玉鸣差点儿被噎住:张行昌,正是拉住他的那个老人!他,他不是死了?吴玉鸣的心一阵怦怦急跳:自己竟看到了一个死人?老人抓住他,那恳求的目光又浮现在吴玉鸣的眼前。站起身,他抓过那张纸条来看。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一行字:张行德,54岁,郁园里82号。

报道中刚刚提到了张行德,他是死者的弟弟,江明集团的副总。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忠祥在国外居住多年,老了,想落叶归根,回国来居住。于是托人在家乡建了一栋别墅,在别墅建成以后,他携一家老小回到家乡,在村民们的热烈欢迎下,一家人喜气洋洋地住进了别墅。

住进别墅的当晚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儿子儿媳睡到半夜突然光着身子跑出了自己的房间,可把他们老两口吓坏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处于疯癫状态儿子儿媳制住,看他“哥,大事不好了,我看到嫂子在家淘宝呢。”们的样子像是中邪了一样。

第二天,老两口问儿子儿媳半夜发生了什么事?儿子儿媳听完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说: 昨晚睡的很香很沉,根本没有起夜,更没有做梦。 老两口看他们并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急忙岔开了话题,还好儿子儿媳急着出门办事没有再追问下去。

这事让刘忠祥老两口很不安,老伴特意去庙里求了一道符,卦在儿子儿媳屋里。可是不久,刘忠祥养了多年的波斯猫突然莫名其妙的的死在儿子儿媳房间的墙角处,他请兽医检查死因,兽医检查了半天惊讶地说: 这猫胆爆裂,像是被吓死的。

刘忠祥不悦地说: 无稽之谈,猫怎么会被吓死?

兽医紧皱着眉头说道: 怪 太怪了。 一时间刘忠祥家猫稀奇古怪的死了,在乡下传的沸沸扬扬,说是别墅不吉利,有不干净的东西,猫就是被不干净的东西吓死的。

刘忠祥被这些传言烦的不想出门,气愤的对老伴说道: 村民愚昧无知,解释不了的事,就赖在鬼神身上,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鬼。

老伴急忙捂住他的嘴说: 信不信在你,但是你不要胡说八道亵渎了神灵。

刘忠祥见老伴紧张的样子,摇摇头回卧室去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别墅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流言蜚语渐渐的也少了。

这一日恰逢天气晴朗,老伴让刘忠祥把别墅里所以的窗户打开透透气。刘忠祥刚推开儿子儿媳房门就看见墙里黑影一闪,他被吓了一大跳。急忙揉了揉眼睛仔细瞅去晚上老婆洗衣服,我站旁边陪她说话!,白白墙上连一个黑女神:“成熟的标志就是学会早睡。”印都没有。

他心里纳闷叫来了老伴,老伴听完他的叙述乐得前仰后合地说: 你不是不信鬼神吗?那你害怕什么?呵呵!准是你低头时间长了,眼睛里出现了幻影。

刘忠祥想说自己真的看见了,并不是幻觉,可不是幻觉,那黑影是什么?难道是 他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从此他添了失眠的毛病,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惊醒。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鬼绣堂;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红气球

下一篇:妈妈,那真是仙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