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红气球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红气球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2 01:07:00阅读 本文有2701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现在博勒加尔就像个红白相交的雪人,喉管敞开着躺在大雪覆盖的荒地里。雪地只有村长、警察、勒皮克以及后到的万松大夫的脚印。 有一年冬天,著名侦探勒皮克律师到这小村子来看...

现在博勒加尔就像个红白相交的雪人,喉管敞开着躺在大雪覆盖的荒地里。雪地只有村长、警察、勒皮克以及后到的万松大夫的脚印。

有一年冬天,著名侦探勒皮克律师到这小村子来看望老朋友,同时打打猎,欣赏欣赏雪景。这会儿他和老朋友库斯蒂村长正在美美地吃着野味。

“没有比雪景更理想的告密者了,”他对库斯蒂说,“它能把一切都清晰地记录下来: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是在跑还是在跳;是扛着重物还是轻装行动。它还能说出一个人的体重、体形以及身高(如果那人摔倒的话)。简而言之,雪就像个长舌妇,什么都躲不过她那张嘴。”

就在他大谈其侦探之道的时候,身旁的猎狗突然叫起来。一个长着一双弓形腿的老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是当地的警察。

“什么事,老博勒斯坦?”勒皮克问。

“我是来告诉你们,先生,”老头结结巴巴地说,“我刚在荒野里发现博勒加尔先生被人杀了,他的喉咙被人切开了。”

推荐阅读:灵异故事:红色石棺

果然他们在雪地里发现了死者。然而除了老博勒斯坦的脚印外, 没有找到任何其他人的脚印……

甚至没有死者的脚印。

博勒加尔住在一幢偏僻的房子里,百叶窗老是关着,叫人看不见屋里的情景。低矮的屋顶上飘着一只大气球。这住宅连同他本人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每天总有个小孩走来,用炭笔在他屋子的墙上写下:“博勒加尔先生有一双邪恶的眼睛。”老头一发现就怒气冲天地大骂:“小流氓,小兔崽子,看我不割下你的耳朵!”这时小孩的父亲会跑出来说:“如果你敢动我孩子一根指头,我非踢掉你的睾丸不可!”

说实话,村里的人都讨厌这个爱跟人吵嘴的怪僻老头。两天前勒皮克曾碰见过他。当时他刚散完步从远处的荒地回来,手里牵着三只红气球,他一见到从巴黎来的勒皮克,立刻自命不凡又怨气冲天地大谈他在巴黎的地产以及他想在巴黎打官司什么的。这时过来一个人,博勒加尔马上向他作了介绍:“万松大夫,这位是巴黎法院的勒皮克先生。”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真是的,她心想。真没想到这位公司的新老板竟然是这样的变态,全无劳动法的概念。经常让员工自晚上九时开会至半夜,或者叫人赶工到深夜一、二点,而且第二天人还得衣着端庄地的坐在办公室内。而他老人家则是十一、二点才慢慢的赶来,或者干脆就不来公司了。

然而这样努力地工作也没有得到好的薪水,反而比同行还低个三四成,所以现在很多的同事做着做着也就不见了(真的是因为辞职吗还是 消失?)。

听说楼下的公司这几天正在招聘相同的职位,明天怎么样也要下去试一试

疲倦的她并没有多想,酸痛的眼睛在车身有规律的摇晃中自动合拢,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其实不会睡很久,但小睡之后必然会有一刻的清醒。她睁开眼睛,此时窗外一片漆黑,车顶灯光使车窗变得镜子一般清晰!她无意中朝车窗方向一看,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乘客们仍然是静静地坐着。但是透过车窗外的光,他们都已变了一副模样。有的拖着断手残脚,有的耷拉着血红的半根舌头,在咀嚼自己的差不多只剩白骨的手。大巴司机开着车忽然就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一笑,他的脸正在融化,一条蛆虫自他的鼻孔懒散地爬出,所有的怪物都开始笑了,声音象腐烂时的肉块。她几乎昏过去,头皮一阵发炸。她在心里不断对自己说: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 可是说了上百遍,幻觉没有消失,她也没有从这梦魇中脱离。

在他们的狂笑声中,司机把大巴开进了一条她从来也没有见过的隧道。慢着!慢着!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哪来什么隧道?更别说这是她半年来的上下班之路了。大巴驶得很快,不久就驶出隧道,刚刚明亮的街边已经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街上的房子和行人。车内的顶灯变成了惨绿色,现在已经不用靠车窗的反光也能看清乘客的真面目了。地上黄绿色的液体散发无比的恶臭逐渐蔓延,充满耳朵的是那些家伙喉咙里 呵呵 的声音,她已经痴痴呆呆,也象一个死人一样了。大巴飞一般地开着,忽然有一双残缺潮湿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那 呵呵 声就在耳边,腐烂的气息

然后跑出去拿牛奶。啊! 她大叫一声,终于自梦中惊醒。乘客们还是坐着,车窗外的风景也变得熟悉,可刚刚的感觉是这样真实 所以,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大巴上的人都奇怪地看着她。司机不耐烦地回过头来说道: 怎么啦? 我 我刚刚睡着了,到站了却没有下车。麻烦你停一停把我放下去好不好? 因为是深夜,司机虽然很不满,却还是停了车,开了门。她望着大巴慢慢驶走,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内衣已为冷汗所湿透。 上一页123下一页

“我来给你注射,”万松大夫说,“今天感觉怎么样?”

“我关心的是人们良知的康复!”博勒加尔转向勒皮克说,“每个人都恨我!每个人都在榨取我!真希望这里就有个法庭,我有四个案子要诉讼。”

万松大夫笑了:“你老是自找没趣。你有的是钱,何必……”

“难道就让人把我榨干不成?不!我可不是绵羊!”

突然“砰”的一声,博勒加尔手里只剩了两只气球,一只气球被一个男孩用弹弓打破了。

现在博勒加尔就像个红白相交的雪人,喉管敞开着躺在大雪覆盖的荒地里。雪地只有村长、警察、勒皮克以及后到的万松大夫的脚印。

“他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村长咕哝了一句。

“谋杀也许发生在下雪之前,”勒皮克说,“大雪盖住了他和凶手的足迹。”

万松大夫检查完尸体,站起身来说:“死了还不到两小时。”现在刚过8点。“他清晨6点来这里干吗?”村长又嘀咕说。

勒皮克一边打量着尸体,一边自言自语说:“是自杀还是他杀?”

“他干吗要自杀,”村长回答道,“他很富有。”

“大夫,你一直在照看他,他身体状况怎么样?”

“他的身体很好,就是脑子有点毛病。”

“他完全是个疯子。”警察插了一句。

显然,对一个60出头还整天带着五彩气球在荒地里逛的老头,人们难免会有许多非议之词。

“你也这么认为,大夫?”勒皮克问。

“一个被迫害狂症患者,”万松说,“他老是无缘无故地怀疑别人想害他。”

“事情很明显,”村长作出了结论,“如果是自杀的话,一定会留下凶器;可我们什么也没发现,所以……”

“那你怀疑是谁干的?”勒皮克问,“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谋财还是复仇?”

两者都有可能。至于嫌疑对象,在这个村子里就可以列出许多,几乎人人憎恨这个吝啬的疯老头和他的红气球!

勒皮克搜查了博勒加尔的房子。使他感到惊讶的是,有一间屋子里竟堆满了孩子们玩的气球,红的,蓝的,黄的,绿的,还有粉红的。上一页1234下一页

“看来警察说得对,”在一旁的库斯蒂村长说,“那老头是有点神经错乱。”

勒皮克没吱声,他在博勒加尔的书房里发现了一些两个有夫之妇在聊天有关气象学的书籍,也就是说他那些被人们视为怪异的举止实际上是合情合理的。

博勒加尔对气象学很有兴趣,气球正是他用来研究风向、风力以及气压变化的工具。

几个小时之后,勒皮克在村里惟一的一家旅馆里遇见了万松大夫,他们自然又把话题扯到了博勒加尔的案子上。

“就我个人的看法,我不相信这是一桩谋杀案,”勒皮克说,“我倒觉得博勒加尔是自杀。因此我想请教一个问题,万松大夫。你告诉过我,博勒加尔有被迫害狂的病态心理,他总是强迫自己相信有人想害他,那么他会不会产生这样一种心态:‘如果我束手待毙,等着敌人来杀死我,那么他们一定会在谋杀过程中伪造种种自杀的假象,那我也就没有复仇的机会了;相反,如果我杀了自己,我倒可以使它变得像一桩谋杀案,这样警方就不会放过我的敌人了。’博勒加尔会不会是在这种心态的驱动下自杀的呢?”

万松大夫想了一会儿,“完全有可能。可以找到许多类似的病例,这是典型的被迫害自虐狂。但尽管如此,”大夫话锋一转,“我还不能同意你的观点,自杀的假设是不成立的,不可能将自杀伪装成他杀。”

“哈!”勒皮克笑了笑说,“惟一巧妙的做法就是让那件凶器消失。”

“完全正确,”万松大夫说,“可他如何解决这个不可思议的难题呢?”

“简单之至。”

“简单?”万松大夫有些迷惑不解。

“五六只气球就能办到,”勒皮克凝视着天空说,“他为了减轻剃须刀的重量,先卸去刀柄,然后把薄薄的刀片系在那些气球上。他在空无一人的荒地里用这刀片割断了自己的喉管。接下来的情景是什么呢?沾着血迹的刀片一离开他的手指,就被气球带着飘走了!”

“真是异想天开,亲爱的勒皮克!”

“精神不正常的人往往是最杰出的幻想家,我亲爱的大夫。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博勒加尔没有在自己的脑袋上来一枪,因为手枪太重了。同样,匕首也沉了些,而薄薄的一把刀片却能……”上一页1234下一页

民国三十五年深秋的一个晚上,杭州黄金大剧院正在上演《霸王别姬》的古装戏。观众们都争相来一睹芳华戏班的台柱子、已走红邻近数省的头牌花旦柳香香的风采。警察局年轻警探帅包正也在剧场中。

此刻,《霸王别姬》正演到高潮之处,只见楚霸王端坐在帐中上首沮丧地大碗喝酒,虞姬强压悲痛在下首舞剑驱愁。扮演虞姬的女演员正是名旦柳香香。“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台上的虞姬悲痛地唱完这段唱词后,突然紧握剑柄狠命地朝脖子处一抹。顿时,血光迸射,随着“哇”的一声惨烈的惊嚎,女演员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帅包正敏锐地觉察到舞台上出问题了,因为倒下去的虞姬那声惊嚎是那样的恐怖,而倒下后的身子却还在瑟瑟发抖,身下的血液越流越多……柳香香真的死了,就死在她那用来表演自刎的宝剑上。可这把道具剑应当是木质的,怎么会致命呢?帅包正上前弯腰拾起这凶器在手时,才觉得掂在手中略感沉重,但与做道具的木剑放在一起,还真难分辨。帅包正便询问戏班班主,是谁负责分管道具的。班主很快便唤来了一位叫媚媚的漂亮女孩。媚媚回答说,她负责分管的道具都是提前摆放在每一位演员的位置上,散戏后再逐一收妥。这时,警察局沈局长也闻讯赶来,令帅包正负责侦破此案,限期缉拿凶手。

帅包正近些年连着侦破了好几起大案要案,有人还根据他名字的谐音给他取名为“赛包拯”。帅包正对芳华戏班的所有人员逐一进行了排查,最后将疑点集中在一位叫文秋梅的花旦身上。文秋梅与柳香香一样,无论是容貌、身段、扮相都不相上下,演的都是花旦。只不过柳香香早来戏班,所以便在戏班里挂了头牌,而文秋梅次之。随着日久天长,文秋梅便潜滋暗生了一种嫉妒心理,总觉得委屈了自己。平时,文秋梅常背后冷言冷语发泄对柳香香的不满,有时当面也板着副面孔不搭理柳香香。而今,柳香香一命归阴,戏班的台柱子就该属她文秋梅了。里里外外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说谋害柳香香的凶手无疑就是文秋梅。文秋梅闻言无从辩解,十分惶恐。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红气球;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

下一篇:鬼绣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