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衣柜里的女尸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衣柜里的女尸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9:37:00阅读 本文有2733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我新租的房子在郊区,空气新鲜,人口稀少,正是可以静下心来写作的好地方。 搬进去的第一个月,我一直窝在房间里攻一个长篇,出入的场所也仅限于楼下十步远的一个便利店。 长篇即近尾...

我新租的房子在郊区,空气新鲜,人口稀少,正是可以静下心来写作的好地方。

搬进去的第一个月,我一直窝在房间里攻一个长篇,出入的场所也仅限于楼下十步远的一个便利店。

长篇即近尾声,为了放松一下,我去了附近惟一的酒吧。

酒吧里人不多,我在吧台前坐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可以聊上几句的人,一个人喝的就不叫酒了,那是郁闷。

我放下酒杯,正想起身离开,就在这时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斜斜地射过来。 转过身,我就看见了角落里一个男人,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举止沉稳,目光却是鬼鬼崇崇的。

他好像一直等着被我发现似的,我一回头他就朝我招手:“老弟,一起喝一杯吧!”

推荐阅读:【奇闻轶事】现实中的死鱼眼图片,死鱼眼的人哪些性格?

我在他对面刚坐下,他就探过头来,神秘兮兮地说:“我见过你!”

他的嘴巴离我很近,浓烈的酒气令我皱了皱眉头:“是吗?什么时候?”

我边说边喝了一口酒。

他犹豫了一下:“昨天半夜,便利店旁边的小巷子里,我看见你在那里散步。”

我笑了:“那您一定是看错了。”

半夜是我的创作高峰期,我可以一整夜抱着笔记本陶醉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怎么会有闲工夫跑出去散步。

他颇遗憾似的摇了摇头:“那您一定是错过那出好戏了。”

“什么好戏?”

他凑得更近了:“你真的没看见吗?昨天半夜,那里有人被杀了!”

我吓了一跳:“我怎么没听说?”

他瞪大眼睛:“我亲眼看见的,凶手是个男人,被杀的那个女的就住在我们旁边,她是干那一行的。”

他顿了顿,眯起了眼睛,小声说:“那个男人离开的时候我还看见他手里的刀了,一闪一闪的。”

我吓一跳:“你看清那个男人的样子了吗?”

他摇了摇头:“太远了,看不清。”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下楼了,奇怪的是,那个女人的尸体不见了,真邪门了,我一直看着她的,她穿着红色的皮裙特明显,怎么在我下楼那么一会儿的工夫尸体就没了呢,你说奇怪不奇怪?”

从酒吧出来后,我和这个叫田古的男人一起回家,我这才发现,原来他就住在我的隔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果然,到了夜里天气变得十分恶劣,风大的几乎可以瞬间让人的耳朵吹的失去知觉。虽然我们在吃过晚饭的时候也做了最后的加护工作,但是窝在帐篷里。依然感觉到大风的肆虐,仿佛可以把帐篷一下子吹散。我们躲在角落里,试图用自己的体重做最后的加护。这种感觉非常的恐怖,闭上眼睛还以为自己在地狱的深渊。牛角很担心自己的马匹,但是现在风刮的那么狂也没法往外走。他念着藏语的经文,眼神有些空洞。他时不时的给火堆填上风干的马粪,然后用手使劲的搓了搓盐巴,把盐巴块扔进了火堆,过了一回他眼神有些为难,他喃喃的说: 盐巴没有作响,看来明天的天气也不会好啊。

渐渐的我像听到有雨滴打在帐篷上的声音,一下子雨就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我能感觉到在大雨中还夹杂了许多石头大小的冰雹或者雪块。大块大块的砸在帐篷的顶上。六子缩在最里面时不时的喝着白酒来提高自身的温度,白翌还在看地图,嘴里念叨着什么乾坤山水之类的词。我知道他这是通过先天风水做最后的探察,如果说在阿尼玛卿山要找到“你有什么根据?”一个只出现在远古神话中的地宫,那真的是在创造神话了。我尽量避免去考虑可能性,因为真的没有什么可能性,但是一旦承认这点,我就会马上失去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不过六子说白翌所懂得的风水并非是我们现在的风水知识,风水是经过很长时间演变而来的。很多八卦易数的流派传到后来都已经失传,其中归藏、连山这样的演算法就已经不再有人继承了。周易成了八卦易数的根本。现在我们看到的最广的易数演算就是周易,也就是以乾坤为根本的演算方式。风水也是通过这种最后保留下来的易数演算方式所诞生,现在人认为在先秦时期其实风水概念是很单薄的。只是一些很基础的概念。所以《墨子.辞过》云: 古之民,未知为富室时,就陵阜而居,允而处。 其实不然,很多的先秦风水都是通过连山易和归藏易来演算的,所以如果不明固中道理的人根本看不出名堂来。而白翌恰好对这两种失传了的演算法十分熟悉,所以这也是我们能够找到河伯殿唯一的希望。

我给白翌倒了一杯热茶,白翌拿下眼镜,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口说: 还得再走三天的路程,这段路程我们会进入冰川,最好绕过冰川断裂的地方,否则掉进去就危险了。换好适当的装备。凿冰是少不了的。 说完他把眼镜放入盒子里,丈夫:“我再也不能忍受我太太的坏习惯了,她每天到早上才躺下睡觉。”然后搓了搓手说: 这天气很容易感冒,千万别着凉了,否则接下去的路根本没法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分别之前,他好心地提醒我:“老弟,以后小心点儿,没事儿别半夜三更一个人跑出去散步了,危险!”

他说完,突然咧嘴笑了一下,表情很怪异。

我摇了摇头,进屋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脱了衣服,刚打开衣柜门,里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直直地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一步,那个东西,确切地说,是一个女人,正好倒在我身上,下颚抵住我的肩头,硬硬的。

我的身子僵直,一动也不敢动,眼珠悄悄转了一下,视线里出现一个红色的皮裙,我脑子里轰隆一声就炸开了,尖叫一声,猛地伸手一推,女尸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白得瘆人的眼珠上爬满藤蔓一般的血丝,直勾勾地望着我,脸色铁青,脖子上一道深深的沟,凝固的血液已变成了紫黑色。

我呆呆地望着这具凭空出现的女尸,脑子突然不好用起来,我想起不对劲儿的地方了,田古说距离太远,他看不见凶手的样子,可是同样的距离,他为什么能看见我,还在今天一见面就认出我来了呢?

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还撒了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谎呢?

没等我继续想下去,门铃突然响了,我看着眼前的女尸一下子懵了。

我将女尸塞进衣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再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短发女人,瘦削的脸上有一双刚毅的眼睛,可是声音却柔柔弱弱的:“您是程铭先生吧?我就住在隔壁,能进去跟您说几句话吗?”

在客厅里坐下后,女人的脸色有些苍白:“我叫夏真,是田古的老婆,程先生,我们家田古是不是跟您说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

她顿了顿,又怕我不明白似的解释着:“比如说杀人了,尸体了……这类的事情!”

见我点头,她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程先生,您千万别信他的,他以前受过刺激,这里……有些问题……”

她边说边指了指脑袋,又说:“他大多时候很正常,可是有时候看电视或者看书,对一些能引起他兴趣的情节记忆特别深刻,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分不清这些情节是虚构的还是真实的,他这个人秉性善良,总是神秘兮兮地到处说,要人家小心,留意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凶手,这一带的邻居都知道他有这个毛病,所以从来不把他的话当真,您新搬进来还不知道,所以我先跟您打个招呼,让您也有个思想准备,别被吓着。”上一页1234下一页

女人临走前,又扫了一眼我的屋子,最后视线落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瞪大了眼睛:“您是……作家?”

我谦逊地摇了摇头:“作家还谈不上,只不过喜欢写点东西而已。”

她凑过来看了一会儿,神色突然一凛:“这本书原来是您写的,我们家田古最近天天在网上跟着看呢!”

送走女人后,我打开衣柜,女尸正窝在我的衣服堆里,直勾勾地望着我。

我的脑袋此刻一团糟,如果田太太所说的是真的,那么田古就是个精神病人,他的话不足为信,可是田古故事里穿着红裙的女尸此刻就躺在我的柜子里,这又如何解释呢?我又该怎样处理这具女尸呢?

报警?

我该怎样对警察解释这具出现在我的衣柜里,身上到处都是我的指纹的尸体呢?

我一直想到凌晨也没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最后索性趁着天黑,把女尸拖到郊外埋了,如果此刻给人看到,只怕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如此折腾了一宿,我筋疲力尽,回去倒头就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直到门铃声大作,起来一看,已近傍晚。

田古似笑非笑地走进来:“老弟,昨晚忙了一宿吧!”

我头皮一阵发麻,还是硬挺着问了一句:“你什么意思?”

“我看你的灯亮了一宿。”

然后指了指我的笔记本:“一定忙着写小说吧!”

真是做贼心虚,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去厨房倒水。

从厨房出来,我发现他已经在我的笔记本前坐下,正滚动鼠标,翻看我的小说,一边看一边说:“又一个穿红皮裙的小姐被杀了。”

他边说边回头来:“不知道这次尸体会在哪里出现呢?”

他突然站起来,直奔我的衣柜,猛地拉开衣柜门,一具女尸应声而出,长发红裙。

我的冷汗刷一下就出来了,我张口结舌,我百口莫辩。

他依然笑嘻嘻地望着我:“我亲眼看见你在巷子里杀了那个小姐,只可惜我说的话他们都不信,现在证据确凿,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我这就去叫邻居们,让他们看看,我并没有说谎。”

他边说边往外走,眼见他的手已经落到了门把手上,我大惊,本能地把手里的杯子扔了出去,厚重的瓷杯正打在他的后脑勺上,他哼也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白河静悄悄地流淌着,它安静的水面上没有一丝波澜,蜿蜒曲折地穿过群山,最后流入长江。

四周十分安静,沐华把船划到中央,熟练地把渔网抛洒出去。

渔网在水里慢慢沉了下去,过了一阵子,沐华把网收上来,里头跳着几尾草鱼。

他把鱼放到船舱里,再次抛出网,望着闪光的河面,不由叹了一口气。

最近这阵子,白河里的鱼越来越少了,以往一网下去,满网里都是银光闪闪,这一年来,一网能打到10条鱼已经算是幸运了。

渐渐地到了黄昏,他靠上岸,把渔网挂在岸边的架子上,自己提着打上来的12条鱼回家了。

家里早已冒起了炊烟,母亲在灶屋里忙碌着,父亲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着烟斗。

嫂子呢? 他问。

父亲用烟斗朝里屋指了指。

走进去一看,嫂子还是半躺在床上,手里抱着孩子。

孩子的眼睛紧闭着,青紫色的面孔在暮色中看来有几分狰狞。

他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 也许孩子已经开始腐烂了?

他把灯打开,嫂子的眼皮抬了抬。

嫂子,把孩子放下吧。 他小声说。

我再抱抱他。 嫂子机械地说。

沐华在屋子里站了片刻,便转身出门,挑出一条最大的鱼,放在水沟边剖开肚子,去掉鳞片。

父亲还在张望着家门前的那条路,他的大儿子沐杰已经接到电话,这个时候应该快到家了。

暮色如黑烟般弥漫开来,屋里屋外沉入黑暗之中,灶屋里的灯亮了,依旧没人说话,寂静像磨盘压在屋檐上。

沐杰的影子慢慢从暮色中凸显出来,他站在父亲面前,浑身笼罩着烟斗里喷出来的青烟。

爹。 他喊了一声。

回来了? 沐世雄把烟头在台阶上磕了磕, 回来了就快点动手吧。

沐杰点了点头,进灶屋和娘打了声招呼,便走进自己房里。

老婆华英怀里抱着的孩子已经女的悠悠的说:不是,我是硕博连读。。。停止了呼吸,发出了异味。他凑近看了看,是个胖乎乎的壮实儿子,额头正中一粒漂亮的朱砂痣。一出生就死了,和别的孕妇一样,他们的儿子也没有逃过出生就死的厄运。他伸出手,华英把胳膊朝后缩了缩,他手上加了点劲,把孩子夺了过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衣柜里的女尸;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