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择日而亡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择日而亡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8:42:00阅读 本文有2592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我棺材里的声音 我记得陈华胜曾告诉过我,在他们家乡,有个风俗,人死后要在棺材里停尸两天,到了第三天,才可以下葬。那时,棺材就会被埋在厚厚的泥土之下。 我看着面前不远...

我棺材里的声音

我记得陈华胜曾告诉过我,在他们家乡,有个风俗,人死后要在棺材里停尸两天,到了第三天,才可以下葬。那时,棺材就会被埋在厚厚的泥土之下。

我看着面前不远处那口黑黝黝的棺材,心怦怦直跳。那里面,正躺着陈华胜。

我又想起了他跟我说的另一句话:“如果在棺材里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就不能等到第三天下葬了,要马上埋了,这也是我们那里的风俗。”

“可是,棺材里躺着的人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发出声音呢?”我问。

陈华胜神秘地说:“死人当然不会发出声音,有声音时,说明里面的死人有问题!”

想起他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推荐阅读:殡仪馆真实闹鬼事件,老头死而复生大骂子女不孝

我在想,陈华胜的棺材里会不会发出声音呢?

我注意着那棺材。

突然,“咳咳”两声,似乎是呻吟声,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那声音,正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我听到棺材里有声音!”我忍不住大声喊道。

悲伤的人群一下安静下来,他们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一定有人将要呵斥我这个恶作剧的人了。

但是,陈华胜并他突然跳起来说“你好深的计谋,想冻着我儿子,别想有这个机会”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咳咳!”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沉默了许久,一个老人终于说话了:“不能等了,马上下葬!”

棺材被抬着,向墓地行进。

我拨通了李白深的手机,低声对他说道:“陈华胜马上就要下葬了!”

手机里,李白深长长舒了口气:“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

“当然,他绝对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挂断手机后,我来到了墓地,眼睁睁看着陈华胜的棺材被一层层的泥土盖上。在埋葬的过程中,棺材里不时传出呻吟声。听到这个声音,铲土的铁锹挥舞得更快了。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从地下的棺材里传了出来——“救救我!”声音很微弱,在我听来,却犹如雷鸣!

棺材里,不可能发出别的声音!

我翻出手机,看着刚才和李白深的通话记录,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刚刚还和我通话的李白深,怎么会出现在陈华胜的棺材里?

那个声音,正是李白深的!

离奇的自杀

这个故事,是从一次自杀开始的。

和我同寝室的王二一,本是个阳光开朗的男孩,突然有一天,笑容开始在他脸上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重重阴霾。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是一名水电工,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我成了二手市场的常客。最近家里的床坏掉了,正打算买一张二手床。

这天周末我来到了二手市场,市场内正有一个老头正在仔细的看着一张床,这人是市场内的主管,我们都叫他老王。老王,你这张床卖不卖啊?如果你要买的话,我算你便宜点,他说道。

到了晚上,货运工就将床抬进了我的家里。看着眼前的半成新床,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于是我便上床睡觉了。吱呀吱呦!打破了我的美梦。可能是哪里松动了,于是我便躺下继续睡了。第二天清晨我将床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有松动的地方,奇怪这床怎么吱呀吱呦的响呢?算了不管它了,于是我便上班去了。

傍晚时分,我终于下班了。哎呦喂!累死我了,我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半摇啊摇,宝宝快睡觉,呵呵呵呵呵。一甜美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我的冷汗顺着额头缓缓的流下,突然之间,丈夫:“啥?”我的身体失去了知觉。大概僵持了半个小时,身体才有好转。

第二天我便将那张床扔了,心里的恐惧才慢慢的消失。之后我哼着小调回到家里,当我走到卧室的时候,我惊呆了,那张床居然还在卧室里,半摇啊摇,宝宝快睡觉,呵呵呵呵呵。在室内响起。

之后我从老王那了解到,原先有个产妇因难产死在了那张床上。

由于阿正我是一名学生,只有周末才能写故事。请大家谅解。。。

上一页12下一页

各种各样的猜测在他身后出现,而最可信的,是他为一个女孩伤透了心。

女孩叫杨丽雯。

第一次听到杨丽雯的名字,是因为一次自杀事件。一个男孩为了杨丽雯,从学校里最高的那栋教学楼楼顶跳了下来。

第二次听到杨丽雯的名字,还是因为一次跳楼。另一个男孩,因为杨丽雯的背叛,从同一个楼顶跳下,粉身碎骨。

这两件事,让“杨丽雯“三个字罩上了神秘的面纱,好像所有跟她有关系的男孩,都不会有好下场。

王二一开始为杨丽雯伤心的时候,我们都暗暗有些不安,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傻事。

终于有一天,有事发生了。

那天,我和李白深回到寝室,发现提前回来的王二一并不在寝室中。在寝室的地上,躺着一张泛黄的字条,上面写道:“我要自杀,兄弟们,希望你们不要想我。”

这明明是一封遗书,虽然字条下面的署名被撕去,我们还是看出,那正是王二一的字迹!

王二一要自杀?我和李白深慌忙向外面奔去,路上,我们看到慌乱的人群向那栋最高的教学楼涌去。

教学楼下面,已布满了人,都向着楼顶指指点点。

抬头一看,果见一个人影站在边缘,正迈步向外踏去。

我大叫:“王二一,别跳!”

晚了,在一阵惊呼声中,那个人影划过天空,“砰”的一声,血肉横飞!

惊呼声马上变成了尖叫声。李白深忍不住大骂:“王二一,你真是个大傻瓜!”

李白深脾气暴躁,嗓门极大,他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尖叫声。

有几个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李白深。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李白深,你为什么骂我?”

我和李白深身体同时一抖,转头向声音的主人看去,只见王二一正站在不远处。

跳楼的人,不是王二一。我定眼向那堆已不能称之为人的血肉望去,再一次惊呆了。

那张依稀可辨的脸,却是属于我另外一个室友陈华胜的!

看到殒命的陈华胜,我心中第一个感觉就是“不可能”。就在三天前,他还一脸幸福地告诉我,他有了女朋友。那神情,好像在告诉我,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一个快乐的人,怎么可能自杀呢?

李白深显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王二一,我以为是你要自杀。”上一页1234下一页

王二一露出悲伤的神情:“怎么会?我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的。可是,陈华胜竟然……”摇摇头,很是惋惜。

“你为什么要写遗书?”我小心翼翼地问。

“遗书?”王二一疑惑道,“我没有写遗书啊!”

李白深伸手向自己口袋里掏去:“你看……”他怔住,手伸出来时,并没有掏出任何东西。

那封遗书,不见了!

陈华胜回来了

这天晚上,我辗转难眠,陈华胜的惨状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

门,就在这时被打开了。

我侧头看去,见一个人影正缓缓走进来。

当他在窗边洒下的月光中露出面容时,我大叫一声,身体顿时僵硬——进来的人,是陈华胜!

陈华胜并没有像电影里的鬼怪一样满脸血迹,只不过看起来有些疲惫。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见我回来,怎么是这样的表情?”

李白深和王二一也惊醒了,他们的反应和我一样,都缩身在床角,目瞪口呆。

“你,不是死了吗?”王二一颤声问道。

陈华胜露出诡异的笑容,慢悠悠地说道:“我当然已经死了。不过,有点舍不得你们,所以来带你们走,下面很好玩呢!”

我就要尖叫起来了,却见陈华胜说完话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

我和李白深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在我们结婚纪念日当晚,我把这些花瓣撒在床上,躺在上面,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正如我希望的那样,丈夫有所回应。。

“哈哈哈!”陈华胜又大笑起来,“你们真的以为我自杀了?今天我偷偷溜出去约会,不知道那几个导演系的同学搞了个恶作剧。他们用一堆猪肉做了个道具,从楼顶推了下来。可恶的是,他们把道具的样子做成了我,我不得不去找教导主任解释了半天,所以才回来这么晚。”

几个学生,真能做出那么逼真的道具?陈华胜就在我眼前,不由我不信。

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陈华胜睡在我上铺,大家也都躺在了床上,我知道,他们也和我一样难以入睡。

我翻了个身,无意间看到了李白深的床位。他的床铺上,竟然空空无人。

我的心又是一紧,再看王二一,也不在床上!

这时,一只冰冷的手不知从何处伸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猛地一颤,差点惊叫出声。

却是王二一站在我的床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巴拉特和莎娅都热爱大海,因此他们决定把他们的蜜月之行放到大海上。婚礼后的第二天,他们登上了一艘游轮,开始了浪漫之旅。很多人看来枯燥乏味的海上生活,他们却在爱情的装点下倍感快乐温馨。

没有人知道,一场灾难正在向他们袭来

旅程进行到第十八天,这天白天还风平浪静,可到了傍晚,一眨眼间,天空顿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海上掀起了十几米的巨浪,庞大的游轮成了一叶听任摆布的小舟。人们纷纷躲进舱房,惊魂未定之际,忽然又听到一声巨响,船身随即颠簸了一下,大家都明白 游轮触礁了!果然,不一会儿,船上的广播宣布了游轮触礁的消息,船长让大家保持冷静;紧接着,游轮停止了前进,因为它的动力系统遭到毁灭性的撞击,船体也被撞出几个大洞,正在不停地涌进海水,游轮也开始倾斜。船长和水手们开始为旅客分配逃生设备,广播里反复提示儿童、老人和妇女可乘坐救生船逃生,而男性青壮年则只能得到一件救生衣或一个救生圈 这就意味着:巴拉特和莎娅将面临着分手!

一艘艘的救生船开走了,但莎娅就是不肯上船,她说一定要跟巴拉特死在一起。巴拉特劝说了很久,最后在水手的帮助下,才把莎娅推到了救生船上。

莎娅走了,这时,一种绝望的痛苦才向巴拉特袭来:在这片海域,救生衣和救生圈这样的救援设备其实形同于无,如果能获救,简直就是奇迹或上帝显灵,所以很多男人们都放弃了逃生,他们很平静地站在甲板上,或者沉默,或者为离去的亲人们歌唱,表现出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气概。这些,巴拉特却做不到,巴拉特哭了,其实他不怕死,他怕的是失去莎娅

莎娅同样痛不欲生,她最后决定上船的原因是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为了孩子,她必须活着。

六个月后的一天,莎娅的临产期到了。她躺在病床上,泪流满面,因为据调查,那次海难,除了登上救生船的人,其余的无一生还,她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事实:和巴拉特的重逢将是来世的事了!

一天,天气出奇的好,阳光明媚。突然,有人像一阵风,疾速进了病房,扑到了莎娅的床前,莎娅简直难以置信,她愣了一下,惊叫起来: 巴拉特,真的是你吗?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择日而亡;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一串丢失的钥匙

下一篇:衣柜里的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