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血色高跟鞋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血色高跟鞋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6:36:00阅读 本文有3529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这天是罗文女友安雅的生日,为了讨安雅的欢心,罗文答应送安雅一件生日礼物。哪知从银行取完钱,搭公交车去商场的时候,钱却被扒手偷了去。罗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了钱拿什么去...

这天是罗文女友安雅的生日,为了讨安雅的欢心,罗文答应送安雅一件生日礼物。哪知从银行取完钱,搭公交车去商场的时候,钱却被扒手偷了去。罗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了钱拿什么去买礼物?

直到傍晚,罗文才忐忑不安地往家里走,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向安雅解释。刚走到自家楼道口,只见一个人匆匆忙忙地从楼道下来,神色慌张地将一个塑料袋放在不远处的垃圾筒旁,那个人放下后还不停地东张西望,似乎唯恐被人瞧见。

罗文躲在暗影处,不觉有些好奇,这个人罗文认识,是住在他家对门的何曼丽。何曼丽是一个人住,不过有时罗文会看到对门常有一个男人来敲门,当时罗文心想,何曼丽八成是哪个富商包养的情妇。

等何曼丽离开后,罗文走到垃圾筒旁,打开了塑料袋,里面竟然是一双红色高跟鞋。罗文拿在手里端详,这双高跟鞋还是新的,看样子并没有穿过,只是颜色红得炫目,有点像鲜血浸染过一般。是看高跟鞋的颜色或尺寸不合适才扔掉的吧?罗文突然灵机一动,何不暂且把这双高跟鞋作为礼物,也好度过眼下这个难关。

罗文把高跟鞋重新装好回了家,毕竟是做贼心虚,当他把高跟鞋交给安雅时,显得异常紧张。幸好安雅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双高跟鞋,穿在脚上左看右看,问罗文是在哪儿买的,罗文胡诌了一个商场,安雅只顾着试高跟鞋,没有再继续追问,罗文终于长吁了一口气。

第二天安雅就穿着高跟鞋去上班,鞋跟落在地面会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听起来十分悦耳。中午罗文接安雅下班,回到家门口,恰巧何曼丽准备出门,她看到安雅穿的高跟鞋,脸色蓦地变得苍白,惊恐地睁大眼睛。罗文害怕高跟鞋的事被何曼丽说破,尴尬地笑了笑,赶紧把安雅推进了门。

推荐阅读:巧打更

吃完饭,因为安雅有午睡的习惯,罗文感到百无聊赖,想去外面透透气。罗文走在街上,不知怎地,耳边总会隐隐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像是就在身后,可每次他转过身,后面都没有人,罗文不禁暗感奇怪。

不知不觉罗文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突然,他看见前面拐角处有两个女人在厮打。罗文急忙跑过去,是何曼丽和一个身材跟她差不多的女人,由于这个女人是背对着罗文,罗文看不到女人的面目。此时,女人手里多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透着寒光朝何曼丽刺去。罗文吓得惊叫一声,女人听到声音,迅速地一闪身很快就消失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非正常死亡的死后状态,最可怖的就是缢死的人。因为缢死的人,虽然没有鲜血的淋漓酣畅,但却仿佛冰窖中冻僵的死冷猪肉,有一种冷刺刺阴瑟瑟的恐怖。沈天爬上榕树取下了仨儿的遗体。仨儿仰面躺在榕树巨大的树荫下,腹部膨胀得可怕,全身上下散发着难闻的味道。黑色的嘴唇轻轻翕开,露出两行森然惨白的牙齿,齿缝间舌尖微微地抵出,没有光芒的两眼大大睁开,面色赤中透紫,下颚还有吐出白沫的残留痕迹,分明是从嘴唇里渗漏出来的。这一情形映入了余光的眼帘,他的下腹立刻一阵涨痛,喉头不停地涌动着不明的液体。他使劲吞咽着唾沫,终于忍了下去。翁蓓蓓忍不住转过头去,她不敢看这样可怖的尸身。只有吴勇,却像没事一样,轻轻地抚下了仨儿圆瞪着的双眼。就像一盏灯被熄灭,仨儿的尸首顿时黯然失色。不知道身后哪个抬棺的大汉喃喃道: 一定是鬼魂索命来了,我们在夜葬上说了话,我们都难逃一劫 一句话未落,周围围观着的大汉们一阵哆嗦,接着各自以最快的速度转身就跑,顿时四周不剩一人,只有余光等四人留在原处。余光叹了一口气。 余教授,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沈天问道。余光皱了皱眉头,回头反问: 你觉得呢? 沈天挺了挺胸膛,说道: 我们离开这里吧,走上五个小时的山路。就算有什么人想要在暗中作祟,凭我和吴勇的能力,也可以保护您和蓓蓓的。 吴勇轻嗟道: 只怕那个暗中作祟的人也想到了,他早已经阻断了我们想要离开的路。 什么意思? 我看过很多推理小说,从小学看到现在,没有五百本,也有三百本了。我们现在就像众多的推理小说常见的布局一般,正处于一个封闭而又与世隔绝的地方。切断电话线就是隔绝我们的方法之一,杀死通风报信的仨儿,则的另一个方法。恶诅村离最近的村镇说远不远,说近倒也不近。但要离开这里,就打破了封闭的状况,这肯定是凶手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他一定也会注意到这点,所以他就会阻断我们离开的途径。我猜,现在出村的那条山路,不是某座桥被拆了,就一定是某条险恶的山路被毁了。 吴勇黯然答道。沈天脸色一变: 不管怎么,我们也得试一试。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得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好吧,我们就试一试!不过我们已经一晚上没睡觉了,也没吃东西。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吧。 余光站了起来,慢悠悠地说道。 那我们去哪里找东西吃呢?丈夫不露声色地说:“你就不觉得闷得慌吗?”村长家的东西,我怕被坏人下了毒。别忘了,吕土根就是中过了5分钟,她手机响了,老公破天荒地要来陪她逛街。了某种不知名的毒物。 吴勇提醒道。余光无可奈何地抬眼望去,视线缓缓从村子里错落有致的房屋顶上越过,最后落在了村子背后半山腰中绿树掩映的那幢白色别墅 赵家大宅!余光礼貌地扣着黄铜大门上的兽环,发出了沉响。老陈头慢悠悠地一脸阴沉,打开了门。 真是打搅了,我们昨天夜葬出了一点状况 还没等余光说完,老陈头就接道: 是要来打电话吗?真是气死人了,昨天晚上赵先生和出版社说到一半,电话就莫名其妙地断了,我今天一大早就出去查看,结果是在王村长家外面被人剪断不说,还拿走了几百米的电话线。真不知道这些贼是怎么想的,电话线里又没有铜丝,偷那玩意有什么用。后来赵先生叫我帮他把修改后的文稿拿到镇上的网吧去传,走到半路就回来了,不知道谁那么缺德,把一座桥给拆了。只有等下午叫村长带几个壮汉去修理修理 一听这话,余光顿时感到一阵阴霾袭上了心头。赵连蒲身着睡衣坐在书房的藤椅上,满脸的不高兴。大概是书稿没有成功传出去的缘故吧。当他看到余光等人时,强挤出了一点笑意: 欢迎欢迎,哪股风把你们给吹来了?昨天晚上的夜葬怎么样啊?我还说来找你们问问呢。我来这里这么久了,都一直没时间去亲自看看夜葬是怎么回事。 余光好奇道: 你还没去看过夜葬? 赵连蒲苦笑: 唉 说心里话,我胆子小,晚上不敢去看。 哈! 余光笑道: 你写惊悚推理小说,胆子还会小? 赵连蒲也乐了: 你以为写惊悚小说的人,胆子一定就得大啊?那你就错了,越是胆子小的人,越能敏感地触摸到恐惧的表象和内质。胆量不是衡量一个人的写作水平,而是与内心的细腻程度有关。这关系往往都是成反比的,胆量越大,月是感觉不到恐惧的快感。 有理有理! 余光赞道。 对了,你快说说昨天你们看到的经历吧,我写这篇小说正想用一用场景呢。 赵连蒲催道。余光咳了一声嗽,答道: 我们今天来,倒有不少的消息,可能比你所写的惊悚小说更是恐怖了千倍百倍。有着许多不可思议之处,更或许有着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哦?! 赵连蒲愕然莫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何曼丽抚着胸口,惊魂未定地喘着气。罗文诧异地问:“发生了什么事?”何曼丽没有说话,低头去捡落在地上的皮包。罗文瞧见何曼丽雪白的胳膊上留下了几道血痕,又关心地问:“你没事吧?”何曼丽抬起头,脸色刹那间变得冰冷,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恨意。望着何曼丽的眼神,罗文不由得一怔,难道仅仅为了一双高跟鞋,何曼丽就把他视作仇人?这也太小心眼了吧?况且刚才自己还救了她一命。罗文正想得出神,何曼丽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罗文回到家,安雅已经上班去了,他猛地发现茶几上放着一把匕首,上面还有一些淡淡的血迹。罗文心里一惊,家里并没有这样一把匕首啊!联想到小巷口的那场打斗,难怪那个女人听到他的声音会跑,莫非是安雅?想到这里,罗文马上又摇了摇头,这根本不可能,安雅和何曼丽之间没有什么交往,更谈不上深仇大恨,大概是自己太紧张胡思乱想吧。

过了几天,安雅告诉罗文公司派她去外地出差,接着收拾了一些简单行李就走了。因为安雅不在家,晚上罗文看了会儿电视就上床睡觉了。迷糊中罗文恍惚听到客厅传来一阵“咚咚”的脚步声,像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罗文暗想:难道是安雅回来了?他下了床,疑惑地走到客厅,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低垂着头,脚上穿着那双红色的高跟鞋。罗文一惊,小声地问:“安雅,是你吗?”女人闻言慢慢地抬起头,脸色一片惨白,竟然是何曼丽!

罗文不禁吓得倒退几步,颤抖着问:“你……你怎么进来的?”何曼丽露出一个异常诡异的笑容,甩了甩头发,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罗文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拧开了墙壁上的开关,客厅里灯光大亮,此时哪里有什么何曼丽的影子?罗文使劲拍了拍脑袋,刚才看到的是幻觉吗?罗文定了定神,沙发下的地板上却清晰地摆着那双红色高跟鞋。自己明明把高跟鞋放进了鞋柜里,怎么会在这里呢?整整一夜,罗文都没有合眼,他开始后悔贪便宜把高跟鞋拿回来,这双红色高跟鞋总是隐隐透着一丝血腥味。

第二天下班,罗文被几个同事邀约喝酒打牌,回家时已是深夜。罗文正准备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楼道一阵阴风吹过,他听到隔壁何曼丽家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罗文一激灵,探着脑袋一瞧,门内黑咕隆咚,何曼丽像不在家。罗文仔细一想,看情形只怕是遭遇了小偷,他急忙冲了进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刚走了几步,罗文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跌倒了,他挣扎着爬起来,发现手上湿漉漉的。罗文把手凑到眼前一瞧,整个人几乎惊呆了,只见手上满是鲜血!罗文再朝地上看,何曼丽睁大了一双惊恐的眼睛躺着一动不动,胸口插着一把匕首,汩汩鲜血直往外冒。罗文怕自己是在做梦,狠狠地咬了咬舌尖,一阵剧痛袭遍全身。

罗文不禁惊叫一声,踉踉跄跄地向外跑,直跑到楼下方才停住。何曼丽被人杀了,该怎么办?罗文的冷汗不由自主往下掉,酒也醒了大半。对,赶快报警!罗文慌乱地掏出手机报了警。

几分钟之后警察来了,罗文带领警察冲上楼,奇怪的是何曼丽家的房门却闭上了。罗文正欲向警察说明情况,房门突然打开了,何曼丽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口,疑惑地问:“有什么事吗?”罗文的脸“唰”的一下全白了,这根本不可能,自己刚才还看到何曼丽倒在血泊中。他一把拨开何曼丽,地板上整洁干净,看不到丝毫血迹,自己的手也在刹那间变得白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罗文只觉得整个人快崩溃了。

由于报假案,罗文被警察批评教育了一番,其实警察说什么罗文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回到家,罗文打开鞋柜,那双红色高跟鞋却不翼而飞。一个念头迅速地从罗文脑中闪过,从他拿来这双红色高跟鞋开始,怪异的事情接踵而来,似乎与这双红色高跟鞋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有何曼丽的死而复生,到底是什么玄机?为了探明真相,罗文决定去何曼丽家暗中调查。

罗文家的阳台与何曼丽家的阳台只隔着一扇窗户,罗文找来一根绳索,一头系在自己腰际,一头绑在栏杆上,小心翼翼地攀爬了过去。阳台上的门并没有关,罗文侧耳一听,里面静悄悄的。罗文犹豫了一下,壮着胆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整个房子听不到任何声响,好像何曼丽不在家,可不久之前带警察来的时候,何曼丽还出现在门口,罗文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卧室里床单下撩起一角引起了罗文的注意,里面似乎匍匐着一个物体,罗文不敢开灯,抖索着摸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

打火机“噌”的一声点燃了,罗文定睛一看,是何曼丽的尸体,胸口上仍旧插着那把匕首。罗文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火机也从手里掉了下来。何曼丽果然已经死了,那么给警察开门的又是谁呢?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天晚上,在一次私人招待会上,约翰结识了一位男子。那男子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只是神情似乎有点儿忧郁。看到他穿着一套华丽的衣服,约翰感到新奇,于是问那男子是谁为他裁缝的这身衣服。

那男子诡秘地一笑:“那是一个奇才,他叫阿尔方索·科尔蒂塞拉,住在费拉拉街十七号。不过,几乎没有人认识他,因为缝制衣服,他只是心血来潮时才干干,而且他只接待为数不多的几个顾客。如果你感兴趣,尽管去试试好了。”

“收费很贵吧?”约翰果真来了兴趣。

但那男子却摇摇头说,他这套衣服是那奇才三年前给他做的,但时至今天,那人还没有给他送账单来,他也正纳闷哩。

第二天,在费拉拉街十七号,约翰找到一幢毫无特色的房子,阿尔方索·科尔蒂塞拉亲自给他开了门。这是个小个子老头儿,头发漆黑,像是染过的。老头儿似乎对约翰的来访很高兴。约翰向他解释他是如何获知他的地址的,接着夸他的手艺,最后,请他替自己也做一套。

约翰选了一段灰色的高级料子,紧接着科尔蒂塞拉又给他量了尺寸,并且主动提出愿意到他家里来替他试装。不过,让人奇怪的是,约翰问那老头儿价钱,他却吞吞吐吐地说:“不急,不急,你先穿穿再说。”

几天后,衣服做成了。约翰对着镜子试了试,很合身。他问科尔蒂塞拉多少钱,老头儿再一次诡谲地笑笑:“过几天,咱们再谈价钱好不好?”约翰再一次感到奇怪,难道老头儿想白送自己一套衣服不成?

这天,约翰穿着这件新衣上班了。出于习惯,在上衣右口袋里,他是不放任何东西的;证件也总是放在左边口袋里。但是,当两个小时后,他无意间把手伸进右边衣袋时,却感到里面有一张纸片。伸手一摸,里面竟是一张一万里拉的钞票!

约翰顿时一愣。可以肯定,这张钞票不是自己放进去的,因为上班时,他一般是不带这么多钱的。他取出票子,对着天空照了照,又跟别的钞票进行了比较,一点不假,一张货真价实的真钞!

难道是科尔蒂塞拉一时疏忽,有一位顾客到他家去预付工钱,当时恰好他身上没带钱包,就顺手把这张钱放进了挂在衣架上的这件上衣口袋里?约翰按铃叫秘书,想给科尔蒂塞拉写张便条,把这笔不属于自己的钱还给他。可他鬼使神差地又把手伸进了口袋里。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血色高跟鞋;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恐怖美食馆

下一篇:纸人除恶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