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死去的女教师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死去的女教师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4:10:00阅读 本文有285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据村里老人讲,很久以前,村学校来了一位城里的年轻的女教师,后来女教师被几个小混混强奸了,没想到女教师因此怀了孩子,可是孩子还没生下来,女教师病倒了。 村里的人也挺愚...

据村里老人讲,很久以前,村学校来了一位城里的年轻的女教师,后来女教师被几个小混混强奸了,没想到女教师因此怀了孩子,可是孩子还没生下来,女教师病倒了。

村里的人也挺愚昧,不去请医生,却请了个神婆来看病。本来女教师得的也不是什么能致命的病,可在神婆刺激下,没两天就被治死了。

按说因该即时通知女教师的家属来处理后事,可我们村在大山中,交通不方便,也根本不知道女教师是哪里人。当时正是夏天,尸体不能久留,村长决定马上将尸体火化,稍后再联系女教师家人。

在火化女教师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恐怖的事。

女教师的尸体停放在一间无人居住的破屋里。按照风俗,人死后尸体不能放在地上或者床上,所以几个好心的老婆婆帮她做了个尸架,买了一身寿衣。按照我们当地习俗,未婚先孕的女人必须受到处罚,死去的人也不能例外,所以他们还在女教师的尸体手上绑了荆条。

穷山僻壤,土规矩非常多,尸体火化不能再白天,只能在在晚上进行。

推荐阅读:圈套(终)

傍晚时分,村长叫上了村里几个壮实小伙去抬尸体。那些阳气旺盛的小伙不怕些阴邪的东西,可是进屋子后还是觉得双脚打颤。因为那个屋子太过阴暗,堂屋只有那个摆着尸体的尸架,尸体只放了以天,就散发出腐烂的臭味。

他们一行人也不管那么多,抬着尸架闷头就跑。一路上那腐臭味熏的人头痛欲裂,一行我丈夫说,“这衣服你只需买4件就可以了。”人闷头苦跑,谁知意外发生了!

在赶路的时候,最前面的一个小伙突然踩到一块石子。

“砰!”

他摔倒了,整个尸架一下失去了一个支撑点。其他人还没反映过来就随着摔了个人仰马翻。尸架上的尸体随即翻倒在了路边,架子上的艾叶也撒落一地。不过还好,那个掩尸布还在那个女人头上,至少不用看到那张腐烂的脸。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天公不做美,天空有几片阴云在凝聚,随后便刮起了风……

风刮的路边树枝轻摆了起来,几人不想再多做停留,咬牙抱起那尸体往架子上一放,又准备赶路。

刚才那个摔倒的小伙,又从路旁的柳树上摘了几条新鲜树枝,将尸体绑了个严实。有人劝阻过,可是当被问到再出问题耽误时间怎么办,却没了声,还是赶路要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正在海底军官学校学习海底地震的准尉吉姆 伊甸赶到司令部,见到伯父的朋友、也是他的上司、火山学和地震学专家泰锋中校。
我带来了一些东西,请你不要难过,吉姆。 泰锋中校边说边把皮包里的东西一一摆在桌上:一枚镶着珍珠的指环,一只不锈钢外壳的精密手表,零散的钞票和一个破旧的信封。
伊甸一看就知道那全是他伯父的东西,那封信正是他不久前写给伯父的。
伯父出了什么事?这些东西是在哪里找到的? 伊甸尽量镇定地问,但心里却排山倒海般地翻腾起来。伊甸父母早亡,慈爱的伯父是他唯一的亲人。泰锋中校告诉他,两个星期前,印度洋海底突然发生了地震。他坐上潜水车 专门用于探测海底地震的装置 飞快地赶到地震发生的地点。
那里也停着一辆潜水车,一半已被泥土和岩石埋住,车门裂开一个口子,一部分外壳也熔化了,车内唯一能找到的就是现在伊甸看到的那些东西。
伯父不会死的,一定不会。 伊甸准尉坚定地说。
我也祈求斯图亚特 伊甸平安。 泰锋中校长叹一声,目光转向窗外变幻莫测的海面。他犹豫了片刻,终于透露出此番召来伊甸的目的, 这次发生的印度洋海底地震,不能不让人怀疑是有人在秘密试验人工地震。而你伯父目前正在喀拉喀托海底城致力于海底矿区的开发和海底农场的建造,他去印度洋做什么呢?
你是说,我伯父 伊甸惊讶不已,他简直难以想象,自己的伯父会是制造人工地震的罪魁祸首。吉姆 伊甸的伯父斯图亚特 伊如是一位出类拔萃的探险家和发明家,他发明了理想物质薄膜,在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5000米深的海沟里,建造了喀拉喀托海底城。
伊甸准尉,现在司令部决定调你去喀拉喀托海底城工作,并协助我调查这件事情。 泰锋中校说。 啪 ,伊甸准尉敬了一个军礼,接过调令,他发誓要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为伯父恢复名誉。
喷气式飞机器稳地降落在飘浮在海面上的机场上,吉姆 伊甸走下飞机,登上直达海底城的电梯。海底城是个半球体,城市划分为8个区域。一旦地震造成海水入侵,各区的闸门会自动关闭。电梯到达海底城后,伊甸又踏上环城自动传送带,直奔伯父的住所。一路上,车来人往十分热闹,远处的海底农场草木茂盛、牛羊成群。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随后一行人又加快脚程向火化地前行……

路上天公像是在隐忍,只见风不见雨,偶尔几条闪电,也不见惊雷,天气反常的有点过分。在我们那里,基本是一刮风就下雨,很少有这种憋着的。

这几个抬着尸体的小伙儿也是心惊肉跳,生怕还会发生什么意外。不过剩下的一路还算平安,几处窄桥也被轻松通过,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经过了两小时的爬涉,他们终于到了指定的火化点。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当他们进入到村民们早早搭建好的丧棚后,天空突然划过一条条闪电,就像一个扭曲的不成样子的手掌。还未等这些人从刚才的闪电中回过神来,一道惊雷劈下,轰鸣声格外响亮,就好像是一串鞭炮在耳边爆炸。再接下来便是倾盆的大雨,外面风雨飘摇。

此时聚集了五十多位村民的巨大丧棚,像是暴风雨的一个孤舟,而风声嚎叫也像是女人怨毒的诅咒,一切都是那么悚人……

正式的火化与行荆刑的时间应该是七点半,不过天气实在是太过恶劣,一切无法进行,所以村长决定等雨停后再开始。

不过,连村长自己也没想到,就这么一延迟,差点葬送了这五十多条鲜活生命。

开始村长以为这雨最多半小时就会停,因为我们那边下雨基本都是阵雨,就算雨势特别大也最多不过半小时。可是这雨下的时间却大大超乎村长的预料,竟然反常的下了两个多小时。

在这段时间里,很多村民也都抱怨着,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倒霉的火葬。这仪式原本最多也只要十多人就可以,而其他的人其实是来看热闹的,因为村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实行荆刑了,没看过的都想来尝个新鲜。

在我看来这帮人纯粹就是在找死,雨停之后,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一切都准备就绪,只差了那还未烘干的稻草堆。

由于这草垛子很难烘干,村长指挥几个人生了堆火放在了附近,又找了些许易燃的东西撒在了草垛子上。随后大家围绕在这堆火的周围谈论了起来,而那个女尸则是放置在了整个丧棚的最高点——那个棚梁上。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放尸体,是对死者的敬重。我们这边习俗认为,人死后灵魂都应该收到尊重,所有的罪过都应该是由肉体来承受,所以就算要荆刑也要将其至于棚顶。上一页1234下一页

而村民们聊的东西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这个女教师。

这个女教师刚来村子的时候,无论是待人还是处事,都做十分的好。而且时常会去那些孤苦老人的家里,帮他们做些家务或者聊聊天。人群中受过这女人帮助的几位老人都是一阵惋惜,这么好的姑娘就这样死了,老天实在不公平,好人怎会落得这般下场呢?而那些做了坏事的混蛋却还逍遥法外,实属不幸,其他人也是一阵唏嘘。

当大家聊得正欢时,又是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仿佛是在警示着人们!随后一位在草垛比较近的村民喊道:“村长这堆草干了!”

村长从远处看到草垛在火堆旁不再冒蒸汽也知道是干的差不多了,于是喊道:“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仪式开始了……

大雨过后的夜晚不是很安静,到处都蛙叫丶虫鸣!从远处看那个丧棚,灯火通明,人影窸窸窣窣的在棚里走动,棚梁上那个尸架格外的显眼!那个尸体的头侧着,仿佛是在盯着下面每一个,尽管有着遮尸布遮住脸部,但还是格外渗人!

而棚内,村长正在指挥着几个小伙将那个尸体弄下来,嘴里吐沫星直飞,喊着:“小心点!别把尸架给弄翻了!”

开始放在高处,尸体的腐臭味大家都闻不到,现在才稍稍往下一移动那让人作呕的腐臭味顿时熏的众人眼都睁不开。最难受的莫过于那个抓着尸架的小伙,不但离得近还要一直看着那个尸体,不能让她有偏移,虽然他很是小心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脚下垫着的椅子突然“吱!”的一声瞬间就断了一角,小伙也理所当然的衰落在地,尸体从上面滚了下来,遮尸布早已挂在了梁上,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恐怖面容……

那是一张扭曲的不能再扭曲的脸!眉头拧成一团,双眼睁得的很大,眼珠仿佛都要掉出来似的,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弧度,像盯着周围每一个人笑,让人毛骨悚然!她的额头的也是烂成了一堆泥,头发大量的脱落,脸上也是一块块青色的尸斑,很难想像这个女子以前是个秀美的女教师!没有见过这般恐怖景象的人顿时吓得栽倒在地,其他见过世面的也是吓得头皮发麻,背后凉气直冒!

这样的惊悚的场面镇住了所有人,几分钟后人们才回过神来。几个胆大的壮汉爬到梁上将那遮尸布拿了下来,往那女尸脸上一扔!大家随即也迅速劳作起来,心里只想着如何将这个骇人的尸体给烧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赵远深夜在宿舍心脏病突发,被舍友小李小夏二人紧急送往医院。

急诊室里只有一位年轻男医生值班,他摸了一下赵远的脉搏:“已经死了。天气太热,你们赶快送到停尸间吧。”

小李小夏只得抬着赵远的尸体赶往停尸间,深夜的停尸间灯光昏暗,只有一个老头儿在值班。

“尸体放哪儿?”小李直愣愣地问。

老头儿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你们自己打开冰柜抽屉,看看哪个抽屉是空的,就放哪个抽屉里。”

小李小夏随便拖出一个抽屉,里面露出一张冻得硬邦邦的惨白死人脸。又打开一个,同样躺着一具冰冷的尸体。这种场面实在太刺激人的神经了,小李小夏商量了一下,走到老头儿面前掏出一盒烟来:“大爷,我们刚才不懂事,还请您多照顾照顾。”

老头儿接过烟,撇撇嘴:“第二排第四个抽屉是空的。”

小李小夏赶忙道谢,把赵远的尸体放到抽屉里,就慌忙跑了出来。

离开医院的路上,小李拽住小夏:“你看到没有,刚才停尸间老头儿的手腕上挂着一个尸环,就是那种医院专门套在尸体上标注姓名的手链。”

小夏大惊,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手机响“我说,对不起,我错了。”了起来。小夏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赵远,小夏抖着手不敢接听,电话响了一会儿就挂断了。然后传来一条短信,小夏打开一看竟然还是赵远发来的:“我冷,救我!”

小李小夏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看到刚才急诊室的年轻医生迎面走来。小李小夏慌忙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医生。男医生大惊:“坏了,停尸间晚上根本没人值班,你们遇到的老头儿一定是鬼,第二排第四个抽屉就是他自己停尸的抽屉。他现在回不了抽屉,所以才用赵远的手机吓唬你们。你们快回去抬出赵远的尸体,把抽屉还给那个老头儿。”

小李小夏只得又回到停尸间,昏暗的灯光下老头儿正在独自抽烟。小夏壮着胆子上前:“大爷,我们想把赵远的尸体抬出来。”

老头奇怪道:“为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难道是急诊室的那个男医生让你们回来的?瘦瘦的,戴着眼镜的那个?”

小夏不知所措地点点头。

老头儿一拍大腿:“那个医生是鬼啊!在医院作恶很多年了,经常把昏迷的病人骗到停尸间冻死啊!”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死去的女教师;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鬼壑呼声

下一篇:美丽的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