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鬼壑呼声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鬼壑呼声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3:14:00阅读 本文有2708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一、怪坡蟒蛇 在长白山之顶,有一片湖泊叫白头山天池。当热衷探险的赵锋置身池边时,心头顿生人在仙境的美妙感觉。惟一遗憾的是,瞪大眼球守了一整夜,却没看到民间盛传的神秘湖怪...

一、怪坡·蟒蛇

在长白山之顶,有一片湖泊叫白头山天池。当热衷探险的赵锋置身池边时,心头顿生人在仙境的美妙感觉。惟一遗憾的是,瞪大眼球守了一整夜,却没看到民间盛传的神秘湖怪。

天池怪兽,也许只是个为吸引游客而杜撰出来的噱头罢了。想着,赵锋打好登山包,手拎相机又拐上了一条陡峭山道,准备爬一爬长白山的侧峰。可走着走着,赵锋走出了蹊跷!

明明是奔往山顶的,可不过半小时光景,人居然走进了深谷,闯进了密林!

正纳闷间,就听一阵瘆人的“咝咝”声在脑袋上方骤然响起!

听动静,是蛇!赵锋倒吸口凉气,忙回手伸向登山包。包里有强力杀虫剂。取在手中,壮胆仰头一看,妈呀,盘绕在头顶松枝上的是一条四米多长的大蟒!大蟒正昂首吐信,游弋靠近!

推荐阅读:巧计锄奸

“滚!我喷死你!”赵锋冲着蟒蛇一通狂喷后,自个儿拔腿先滚了。不想绊上该死的野藤,身子一趔趄,结结实实地摔了出去。

这回算完蛋了!赵锋暗暗叫苦,索性眼睛一闭,把自己这一百多斤交给了大蟒!

然而,蟒蛇并未扑来。赵锋愣愣地睁眼一看,没瞅到蛇,却瞅到一个脸膛黝黑的中年男子。男子手握一把尺长的镰刀,背只装满矿泉水瓶的竹筐。

是个捡破烂的。赵锋爬起,惊问:“大蟒呢?”

“跑了。”中年男子挥挥镰刀,不冷不热地问,“你来这儿干什么?”

赵锋回道:“我从天池下来,迷路了。”

“跟我走吧。林子里不光有蛇,还有黑瞎子和灰狼。”男子说完,迈步走向松林深处。说来也怪,看似密密匝匝的松林,在男子的带领下竟然三转两转就走出去了,远远近近一下子出现了数十座高高矮矮的房舍。

“大哥,这是个村子吧?叫什么名?”赵锋追上男子问。男子淡淡地说:“幽魂谷。”

赵锋不由打了个冷战。山上叫天池,美若仙境,山下怎么叫幽魂谷,听着就让人汗毛发炸!可不等赵锋再问,男子又指着远处的羊肠山道说:“你顺着那条路走,天黑前能找到公路。记住,今后不要再到这儿来!”

赵锋又问:“为什么?”

“幽魂谷,亡魂多。不想死就快点离开!”男子的口气里忽地多了一丝寒意!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雨还在下,高晓丹走上台阶,收起雨伞,进了银行的玻璃门。刚把银行卡插进取款机,突然冲进来几个人,就像电影中那样,头上套着黑丝袜,手中拿着枪。这伙人进来后,先制伏保安,并把一个想去按警报器的银行职员当场击毙。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所有的人都不敢动了。

劫匪共有五名,三个用枪控制着众人,两个迅速进入柜台后面,勒令工作人员把钱装进他们的手提箱里。

高晓丹的脑袋一片空白,一个持枪劫匪就站在离她不足一米的地方。就在此时,银行的玻璃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年轻人,大约二十来岁,穿一身黑衣服,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他看到室内的情形,愣了一下,忽然说道:“嗬!敢情我遇到抢银行的了?”

令众人诧异的是,他的声音中不但没有恐惧,相反,还有点兴奋的味道。

一名劫匪喊道:“识相的站一边儿去,别妨碍老子发财!”

年轻人微微一笑,径直走到说话的劫匪跟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枪,说道:“是真枪吗?别拿玩具枪吓唬我老婆:假如是周未。。”

那个劫匪没想到年轻人这么大胆,一时反应不过来,竟然让他把枪夺了过去。另一个劫匪举枪瞄准年轻人的胸膛,扣动了扳机,子弹射到年轻人胸前,衣服被打穿了个洞,子弹却掉在地上。

高晓丹心想:难怪他不怕劫匪,原来穿了防弹衣,该不会是警察吧?正在高晓丹胡乱猜测的时候,她附近那名劫匪忽然拽住她的胳膊,并用手枪指住她的头,冲着年轻人喊道:“你再乱动,我就打死她!”

年轻人微微一笑:“你当我是警察?还拿人质来威胁我?她和我非亲非故,你想对她怎么样,悉听尊便。”

就在劫匪愣神的当儿,年轻人的枪突然响了,劫匪的手腕被打了个窟窿,手中的枪落在地上。高晓丹急忙弯腰捡起那把枪,反手对准了劫匪。

这时,不知是谁按响了警报器,几名劫匪见势不妙,开始往门口撤退。

年轻人冷笑道:“想逃?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今天遇到我,算你们倒霉!”话音未落,子弹已经射出,几个劫匪的腿部分别中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二、黑犬·鬼壑

赵锋不相信世上有鬼,自然不怕鬼。回头瞄到中年男人走远,便拐弯去了村子。没看到湖怪,能拍一组原生态的山乡风景,也算不枉此行。

进了村,赵锋走向一栋木屋,想问一下这儿是否真叫幽魂谷。这时,一个年轻女孩走来。女孩长得很是清秀,宛如一朵清晨含露的幽谷野花。

“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女孩打量他一番,态度并不比那个男子好哪儿去:“幽魂谷。怕吗?”

就算真有孤魂野鬼,你一个女孩都不怕,我怕啥?赵锋笑笑,正要继续搭茬,女孩又开口了:“你来这儿干什么?”

不会是巧合吧?那个男子也是这么问的。赵锋四下扫一圈,拿出相机实话实说:“探险,拍照。要不要我给你拍几张?”话音未落,女孩突然板脸下了逐客令:“我不喜欢拍照。请走吧。”

“我没别的意思。哦,对了,你知道网络吧?没准儿我能帮你。”赵锋说。他是好意。方才,他探头看到屋内家具破败,连台电视都没有。让一个靓丽女孩守着破屋过日子,难免有些于心不忍。他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是做网络推手的,好好策划一下,“仙境妹妹”必将横空出世。可一说出这个想法,女孩便冷笑道:“阿黑,送客!”

阿黑不是人,是一条壮若牛犊的黑毛大狗!只见阿黑“霍”地从屋内蹿出,龇牙咧嘴扑来。赵锋大惊,回身急逃。阿黑吠叫着,足足追出了三里地才停下。

“都说山里人朴实憨厚,待人热情,怎么我遇到的全是另类?”摆脱阿黑,赵锋一屁股跌坐在地,呼呼大喘。尚不等歇息过来,耳鼓里忽地撞进一个女子的悲切呼声:“来啊,来啊——”

起风了。幽谷里阴风飕飕,吹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赵锋强稳心神细听,很快断定那骇人的呼声是顺风传来的。起初,是含含糊糊的“来啊,来啊”,到后来竟变成了狂躁的“来啊,来啊”呼声入耳,令人毛骨悚然!

这儿叫幽魂谷,难不成真有冤魂凶鬼?惴惴地思忖片刻,赵锋决定探个究竟。循声前行,走了大约二百米,一道黑黢黢的深壑突兀地出现在眼前。深壑大约在三米宽,两侧石壁陡直,极为平滑,呼声就发自里面。赵锋抓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扔下去,想探探底。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声。更恐怖的是,此时,女子的呼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厮打声、哀号声!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你老公说:“还不是你生的。”怎么还没走?”蓦地,脑后响起了阴冷的询问声。

赵锋冷不丁地一哆嗦,一回头便看到了六只眼睛正凶凶地盯着他。不知何时,中年男子和那个年轻女孩已带着阿黑站在了身后。看样子,他们是一对父女。

赵锋退后半步,说:“我听到有人在喊——”

“这是条鬼壑。”中年男子硬梆梆地打断了他,“是鬼在招呼你,你是不是想下去陪它们?!”

三、野兽·美女

还真让男子说对了,赵锋的确动了探访鬼壑的念头。

看看天色已晚,赵锋决定先回村子,次日再行动。在村口,碰到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老人说:“鬼壑无底,里面聚集着数不清的恶鬼厉鬼红毛鬼。”赵锋笑了:“红毛鬼是欧洲鬼,怎么会到这地界?”老人神色一凛:“当然有红毛鬼!那是大清宣统年间,十几个红毛鬼从山那边摸进来,烧杀抢劫,无恶不作。要不是一个鄂伦春族的女巫将他们收入鬼壑,唉,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要遭殃呢。”

“那个女巫是不是招呼‘来啊来啊’的女人?”赵锋追问。这时,中年男子开口了:“你要不想被鬼抓走,就跟我走!”

被鬼抓走?哼,我还要抓鬼呢!赵锋心下嘀咕。第二天天刚亮,他就悄悄离开木屋去了鬼壑。此时的鬼壑毫无声响,死寂一片。

这一夜,赵锋想得非常透彻。他要让偏僻落后的幽魂谷发达起来,让每一个村民都感激他。这并非异想天开。此地距白头山天池仅有一小时脚程,天池能靠一头难辨真假的怪兽名扬天下,这儿有怪坡,有鬼壑,也足以吊起游客的胃口。不用开饭店旅店,单出租棉衣就能赚个盆满钵溢。而做到这一切只需动动手指——在各大论坛来一通图片轰炸,准能引起轰动效应!

带上相机,固定好绳索,赵锋深吸口气,顺着陡壁缓缓下滑。每下50米,赵锋便停下来按动一番快门。当第四次停下时,鬼壑内依旧静寂无声。也许鬼魂们还没起床吧?赵锋自我解嘲,又举起相机。蓦地,取景框里出现了一张无比丑陋的脸孔!

“啊——”

赵锋吓得手一抖,触动了快门。闪光灯暴亮,只见那张脸也张开海碗大嘴,“嗷”的一声大叫,随即腾空跃起逃之夭夭。

奶奶的,是只猴子!上一页1234下一页

孙二埋葬了舅父以后,斗转星移,义庄里三年多也没有出现怪异的情况。
自从舅父撒手人寰以后,李家凹的乡亲们都推举孙二做义庄的看门人,继续他舅舅的差事。这倒不是他愿意干,而是大家的信任:因为他有以前的经验,又有他的舅舅的暗中保护,比别人胆大些,妥当些。加上桃花山一带地区穷苦,他年过不惑,娶不起媳妇,光棍一条, 况且还有不小的报酬,也就答应下来了。
也是深秋的时节,秋雨有滋有味儿地下了两三天!直下得绿柳垂头,泥泞满地,本来就是个清森森的地方,人烟稀疏,更增添了几分迷惶和诡异。
看着眼前的情景,孙二不由得想起三年前的那场故事,心里一阵阵微微胆怯。可是因为喝了几两酒,胆子仍然很壮!他把烟锅取出来,在炕沿上磕了磕,然后把烟锅脑瓜伸进烟荷包里,右手指在外面,帮助装烟磨。忽然发现左手的食指尖有点肿。颜色青青的,啥时候肿的呢?干啥碰了,没有哇! 这是个没有指甲的食指!
他用火镰打了几下,把里面的棉花吹燃,点着烟锅, 滋喽滋喽 抽几口,喷出烟,咳嗽几声,吐出一口粘糊糊的痰末在地下。开始慢慢地回忆往事。往事很多,惊心动魄的却很寥寥;由残破的手指,开始回忆起那次惊心动魄的往事。
他永远也忘不了指甲是怎么掉的!三年前,舅舅的吩咐至今犹闻在耳: 记住,天亮后一定要用七寸长钉把女人的棺材钉死。 也就是那天的早上,好不容易找到了长长的钉子,哆哆嗦嗦地去钉钉子。心里怕,手里的动作又急又猛;可是钉子又粗又长,那里钉的下?忽然有股很强烈的冷风从棺材里冲出来,钉子一偏,一个没留神,斧头就砸在了左手的食指尖上!
当时的情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指头流血,痛彻心扉!那血不知为什么,一直想向棺材的缝隙里流进,转眼就无影无踪了。真是怪异。他不信那个女子还能复活,他相信舅舅的话!舅舅一定会在暗中帮助他的,所以他不怕!说不怕,心里越想;越想,头皮越发麻,他对自己说,已经三年了,女鬼早已投胎转世,不会危害人间了
昏昏沉沉,眼皮不愿分家,他也不想再劝。把燃尽的烟锅磕了磕,刚收好,不料,门外传进来轻轻地脚步声,谁呢?这么个时候!想招呼一声,他希望有个人来!可是没有人,倒是一阵冷风,从外面吹进来,直把他冷得一阵哆嗦!他的头像清醒了些,眼睛还不想睁开。可是耳边听见了细细的声音,这声音有点怯怯的,底气不足,但透着阴冷和刺激。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鬼壑呼声;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灵骨塔之恋

下一篇:死去的女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