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衣服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衣服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1:42:00阅读 本文有3208个文字,大小约为15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朱哲和马琴是一对情侣,也是登山爱好者。他们爬过很多山,后来有一次,马琴在书上看见了这样一段话:这世上的山,似乎都让那些登山者爬尽了。然而还有一座雪山,却从来没有人...

朱哲和马琴是一对情侣,也是登山爱好者。他们爬过很多山,后来有一次,马琴在书上看见了这样一段话:“这世上的山,似乎都让那些登山者爬尽了。然而还有一座雪山,却从来没有人爬过。山上常年的白雪,还保持着当年刚落下时的纯净无瑕。”

这座山并不高,也不险,线条十分柔和。之所以没有人爬,是来自一个传说。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山并不是雪山。山下住着一个少年和他的母亲。这少年顽劣非常,令他母亲很头痛。如果只是少年人的顽劣也就罢了,可是有一天,他和村里一户人家的儿子我问:“他们说我是牛粪?”吵了一架,吵架的原因无非是少年之间的口角,也没有特别的。但是他记恨在心,竟在夜里焚起大火,将那户人家老老少少50多口人全部烧死。当夜惨叫声震天,火光照红了这座山。他母亲震惊而伤心,又不忍心杀死他,便将他绑了放在这山上,要老天来定夺他的生死。当时正是夏天,少年只穿着单衣。不料后来山上竟然下起了漫天大雪,少年冻得瑟瑟发抖,大声喊:“妈妈,好冷啊!”可是他妈妈在村子里,村子里并没有落雪。这少年就冻死了。山上的白雪从此常年不化,凡是上山的人,都会在夜里遇见一个瑟瑟发抖的少年,青白的脸色,喃喃道:“妈妈,好冷啊!”一边说,一边剥下那人的衣服。所以凡是上山的人都冻死了。后来再没有人敢上山。

马琴最喜欢那些有传说的山,因此立刻建议去爬这座雪山。朱哲一向很听马琴的话,当然没有异议。

出发那天,马琴迟到了半个小时。朱哲没有怪她,她从来没有迟到过,这次可能是意外吧。

到了山脚下,两人换上登山服。马琴穿的服装异常肥大,简直有男子登山服那么大。朱哲皱着眉头道:“你怎么穿这么大的衣服?这样行动会很不方便。”马琴顽皮一笑,朱哲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虽然书上说这座雪山不高,但那是相对其他雪山而言,其实这山依旧不低。好在两人都有丰富的登山经验,一路上去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眼看就快到山顶,预计在天黑前可以返回山脚。

推荐阅读:恐怖的木偶声

这时天气骤变,气温急剧下降,漫天大雪沸沸扬扬地下起来了。两人很快感到了彻骨的寒冷,立即往山下返回。但是过不多久,寒冷就已经使人抵抗不住。他们只得找了个背风的地方,挖了个深深的雪坑,两个人蜷缩在一起,保持体温。朱哲抱着马琴,只觉得她身上冰冷,一点温度也没有,想来自己大概也是如此。山上又没有树木可以生火取暖,只有彼此依靠,说些热情的话来互相鼓励。说到后来,朱哲实在抵抗不住严寒,眼皮沉沉地就要睡。马琴一看不妙,马上脱下自己最外面的登山服给他披上。朱哲感到一阵温暖,睁开眼,看见马琴里面还穿着一件很厚的羽绒服,也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她的衣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林子文是个摄影师,由于人长得帅气,又善花言巧语,身边总不乏美女!可他几乎不在一个地方久待,因为时间一久,总有一些女子会喋喋不休地纠缠着他,令他厌烦!

最近,林子文又换了个公司,并在公司不远处重新租了间套房。房间条件还行,就是坐落在最底层,显得有点阴沉。林子文毫不在意,因为对面房间住着一个绝色美女,彼此的窗户正好相对着。

当天晚上,林子文满怀期待地守候在窗边,直到十一点多,女孩才回房间,只见她随手脱掉了外衣,正要再脱时,却犹豫了一下,走到窗边将窗帘放了下去。

林子文气得一跺脚,继而又乐了,原来窗帘太薄,遮住了女孩的容貌,却挡不住她的身段。多好的身材啊,林子文正趴在窗上想入非非,窗帘上突然冒出一个男人的身影,很快就和女孩紧紧靠在了一起。

原来已是名花有主,林子文不禁破口大骂,以后岂不是夜夜要看皮影戏?可在几天后,他就又兴奋了起来,因为窗帘上的人影总是肥瘦高矮地变个不停,几乎是一天一换!看来女孩非常开放,和自己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微笑地看着对面的窗户,林子文又心生一计,那个窗户是老式的,窗外虽有窗套,可窗帘上边还空出一指宽的缝隙,自己若在窗套内装个微型摄像头,皮影戏岂不是大大升级了吗?偷窥有时候可比偷情还刺激!

机会还真来了,这天晚上,女孩没回房睡觉。林子文偷偷溜到她的窗外,将微型摄像头装在了窗户上方的最边沿。装完后,他又用手推了推窗户,窗户竟然顺手而开,原来女孩忘记在里面上插销了。稍一迟疑,林子文便弯身跳进了房内,双脚还未站稳,就听见卫生间里有声音,吓得他一个就地打滚,进了床底。

“咚,咚,咚……”低沉的声音自卫生间传出,又在房间内转了一圈,突然在床沿边停了下来。林子文一惊,不自觉地向后靠了靠,却被人又往前推了一下。他这才感觉到,床底下竟挤满了人,你推我推的,三两下就将林子文推出了床底。

林子文惊恐地抬头一看,房内竟是空无一人,他一个起身飞速跑到窗边,连攀带爬地回了自己房间。再看对面房间,依旧是一片漆黑,毫无动静。林子文暗暗称奇,女孩房间怎么有那么多人?还全躲在床底下,卫生间走出来的人又是谁?对了,先看看视频效果!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又过了一会儿,朱哲再次感到寒冷无法承受,于是乞求地望着马琴,马琴犹豫了一下,又脱下一件衣服给他。幸亏她里面还穿着一件紧身皮袄。

朱哲将马琴的衣服紧裹在身上,体温稍稍升高了一点。

然而这种温度维持不了多久,他又觉得冷到极点,他看了一眼马琴,紧身皮袄将她的身体勾勒的十分美丽,看来她里面没穿多少衣服了。他不好意思再开口,便竭力忍受着。

天色十分阴暗,只能看到一米之内的景物。

马琴仰头望着天空,忧虑着这场莫名其妙的大雪何时才会结束。突然她听见一阵“簌簌”的声音,低头一看,朱哲正在瑟瑟发抖,脸色白里透青,嘴唇发紫。她心中一紧,不断地给他全身按摩,想给他提高温度。他的眼睛本来是半闭的,忽然睁开眼,表情变得像孩子一样,嘴唇抖抖地说:“妈妈,好冷啊!”马琴听到这句话,觉得非常熟悉。回想了几秒,猛然想起那本介绍这座雪山的书上,那个传说中的少年,也是说的这样一句话。她不由往后一退,声音因为冷和恐惧而颤抖:“你怎么了?”朱哲仍旧是那副孩子般的表情,和平时的他完全两样,他惶恐地说:“好冷啊,我要穿衣服!”此时四面寒风厉啸,天色阴沉,在这座山上,只有这雪坑里勉强可以维持生存,而与她相依相伴的人,却是这样一副模样。

“你是谁?”马琴抑制住心里的恐惧,问道。

朱哲忽然诡异地笑:“很多年了,很多年没有人来了,谢谢你来陪我。”说着便慢慢地朝她靠近。他的眼睛在阴暗中发着幽光,瞳孔里反射着一片又一片雪花飘落,紫色的嘴唇上沾着白色的雪花,透出一种妖异的美。

马琴不断后退、后退,可是雪坑只有这么大,她再没有地方可退了。

朱哲一双苍白而修长的手,终于掐住了她的脖子。那双手越收越紧,马琴看见一朵白雪由天而降,越来越大,终于飘进她的眼睛,于是她什么也看不见了。

朱哲开始剥下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剥下一件,就往自己身上一套。奇怪的是,那衣服不管多么小,他穿上都刚刚好。马琴身上不知为什么穿着这么多衣服,朱哲一连剥了七件,终于停了下来。被剥去七件衣服的马琴,看起来好像缩水了一样,整个人显得瘦小了好多。朱哲有点奇怪,印象中马琴好像没有这么瘦。这时马琴身上还紧裹着一件火红的狐皮,他犹豫了一下,说了声:“对不起!”就将这件衣服也剥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上一页1234下一页

然而马琴的衣服竟然还没有被剥光,在红狐皮里面,又是一件雪白的皮衣。她先前被剥下的那些衣服,任何一件都可以作为冬天的外套,她居然可以穿这么多件外套在身上,岂不是很奇怪?并且她现在的身体又瘦小了一圈,变得只有朱哲的大腿那么粗了,仿佛刚才被剥去的不是衣服,而是她的肌肉一般。朱哲的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恐惧,他决定停止,不再从马琴身上脱衣服了。然而这时他的双手已经不听从他的指挥,他无论多么想停下来,那双手依旧在剥马琴的衣服,剥下一件,往朱哲身上套一件;剥下一件,马琴的身体就缩小一圈,渐渐地缩得只有手臂那么粗,然后是树枝那么粗、扫帚柄那么粗、雨伞柄那么粗、笔杆那么粗,终于完全不见了。

最后一件衣服也被剥下套在了朱哲身上,而马琴,她身上一共穿了十五件外套,十五件外套里面,独独没有人的身体。

朱哲已经冷汗涔涔,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层层剥去马琴的衣服,看着最后一件衣服从虚空上面被剥下来。每当那些衣服往他身上套过来时,他都想躲开,然而无论他怎么扭动,衣服还是套在他身上。

他独自坐了很久,雪终于停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蓦地发现前面站着一个人,正是马琴。她依旧是那么漂亮,但是只是一道虚浮的影子,在风里飘摇,唇边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容。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马琴在阴冷的空气中滑行过来,在他近前一尺左右停下来,怅怅地叹了一口气:“哲,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出发的时候迟到了半个小时?因为在路上我遭遇了车祸,已经死了。可是我还想陪你最后爬一次山。这是雪山,我怕你会冷,便想自己多穿几件衣服,到时候好脱给你穿。可是鬼怎么能穿人的衣服呢?那我:“大师,帮我算一下我和女朋友的姻缘。”些衣服都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落在了地上。后来有个鬼差看我可怜,就答应帮助我,条件是我下辈子要变猫。我答应了,只要还能陪你爬一次山,我什么都答应。然而这还不够,他还给我下了摧心咒,如果衣服是我脱给你,脱多少件都没问题,但如果是你自己来脱,就顶多只能脱九件,因为猫只有九条命。你没发现吗?脱了九件之后,你就再也控制不了局势了。唉!你为什么要装鬼吓我呢?我自己就是鬼,你吓我难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只后悔为你这样的人做猫!”说完她就凭空消失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天津有一块飞地,在河北省涉县境内,该片区域是由天津援建的铁厂,虽地处河北省但行政上归天津管辖。有一套独立的公安司法系统由天津直接管理。大概是解放后备战需要,将重工业转移到内陆隐蔽的地方,所以便形成了这样一块特殊的区域。

某次出差到该地,我顺便拜访老同学,了解到这样一个怪事:一个德国进口的高炉,总是无缘故地掉闸,无法开机,耽误一天损失相当的大。厂家请来专家维修,最后还是没找到任何线路故障。这下可难坏了厂家。

我也去瞧瞧热闹,当然我不属于该领域的,帮不上什么忙,也就穿着警服跟着同学在车间随便溜达四处看看,看着一帮技术员忙碌着检修高炉。忽然我感觉到一个电工神色不对,他始终在躲闪着我,凭着职业敏感,我觉得他有问题。通常说做贼心虚,一点不假,一个有特殊情况的人和普通人的眼神是有差别的。

就这样,我有意无意地在他周围晃悠,他假装在做事,其实心不在焉,我发现他在用一个大号的扳子拧一个小号的螺母,还在那干的挺认真。我更加留意起这个电工来。

等到中午,我在食堂又发现了他。于是偷偷走到他跟前突然在对面坐下。他抬头看到我一愣,很不自然。我装作闲聊地说:这位师傅,您是在厂子负责什么的啊?这电工掩饰了下慌乱说:我负责高炉的我心想这人得多大屁眼子一份纸都不够?然后他补了一句:“不要带屎的。。。”电路检修。随便聊几句后没有发现什么破绽。我临走时甩了一句:你气色不太好,如果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请来找我聊聊吧。他哑口无言,呆在那半天没回过神来。

转天晚上我收拾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回天津,突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这个电工面如死灰站在门口,进屋扑通跪下了,颤抖着说:警察同志,我自首!我杀了人!我把他让进屋,听他慢慢道来。

这个电工30多岁,早已结婚生子。但和别的女人有了暧昧关系,随后发展到不可到收拾的地步。这个女人怀孕了,想拆散他的家庭,要求他离婚。他有幸福的家庭,可爱的儿子,自然不肯答应,结果这个女的便威胁要告他,向他的领导及家人反映。他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女子的纠缠,铤而走险决定除掉这个女子。一次深夜值班,他骗来那名女子,趁她不备将她打晕,然后把她扔进高炉焚尸灭迹,这个炼钢的炉子可比火葬厂的高级多了,几千度的高温人到里面一点灰都找不到,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做完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几个月来,这个高炉总是无缘故的停机,怎么也找不到故障原因,这个电工心理素质差,开始疑神疑鬼起来。自己吓自己,失眠多梦,经常梦见这个女子,总是感觉背负着一个人,脖领处有头发撩动。甚至出现了幻听,一个人值班时总听到炉子里有女人在唱歌,吓得他无法工作。直到有一天,儿子突然发高烧,昏迷中冲他喊:爸爸,别把她扔炉子里啊,爸爸,我好热啊!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衣服;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别人的葬礼

下一篇:灵骨塔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