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别人的葬礼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别人的葬礼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1 00:58:00阅读 本文有1967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简介:他叫陈晓斌,爱看足球。 但凡重要的比赛,他即使排上几个通宵,也要买到那张球票。 他只身在汕头打工,偷到过一台不错的摄像机,从此得意地举着它,帮别人拍拍婚礼葬礼的录像...

 他叫陈晓斌,爱看足球。

但凡重要的比赛,他即使排上几个通宵,也要买到那张球票。

他只身在汕头打工,偷到过一台不错的摄像机,从此得意地举着它,帮别人拍拍婚礼葬礼的录像,偶尔也和几个地痞流氓诱骗无知少女拍些毛片,赖以糊口。

他死,没人收尸。

死因,是新型隐球菌脑膜炎。

这种病,多是因鸽粪传播引起。

推荐阅读:活人的生魂

他爱去现场看球。

开幕式的鸽子,呼啦啦群起而展翅,几坨鸽屎砸中他的肩,兴奋中,浑然不觉。

陈晓斌是死在自己出租屋里的。没家人,也没朋友,常常有几个钱就跑去赌,几天不上工,也不会有人当回事。

汕头地方焗热。尸体不到三天便发出恶臭,抬到殡仪馆,工作人员嫌恶地掩着鼻子,直接让几个小工抬去后面的堆尸房。那里,都是无人认领的“弃尸”,过几日便集中“处理”。

陈晓斌正当壮年,没想过自己早死。之前有些头疼脑热也不以为意,后来,出现剧烈头痛伴恶心呕吐。谁料想不出三周,一坨鸽屎,要了他的性命。

他看见自己的尸体被胡乱塞在一个冰格子里,那个冰格,锈迹斑斑,连打开都有些困难。

难道,这就是他最后的归宿?

突然,有人在外面叫喊:“阿黄,先别弄进去!刚有个送进来的,身体没了,就一个头,家里人说,要化个妆,给整个全尸!”

小工一听,白忙活一场,他忿忿啐了口唾沫在地,又连拽带扯,把陈晓斌弄回了担架,推到了化妆室。

化妆室的老李干这行有些年头,经验丰富,手法熟练。

是一具女尸,生前不小心卷入了轧钢机,救下来的时候,基本上就只有一个头。

家属给了厚厚的礼。

老李懂,这得好好显显身手。

动手前,老李还教一旁的徒弟,两人对着陈晓斌双手合什一拜:“有怪莫怪啊,反正您也没人送终,就借您身体一用。”

说完,他便开始动手。

切了头,身体清洗干净,泡了防腐药水,刺鼻的味道略微掩盖了尸臭。

老李告诉徒弟,化妆的时候,得跟它们多聊聊天。

他一边麻利地缝上了女尸的头,一边嘴里念叨: 上一页123下一页

王岩生活的城市里有许许多多的胡同,不过他更喜欢称之为“巷子”。

有一天,他在自己经常路过的巷子里发现了一条裂缝,裂缝自匕而下,很窄,把手放上去,可以感觉到一阵做小的风。

他对这条裂缝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他想到对面去看看。

几天之后,他终于在那里凿开一个入口,然后兴致冲冲地钻了进去。

巷子幽深,仅容一人通过,他向前走了几步后发现,这条巷子长长的,没有拐角,尽头似乎在远方。他继续朝前走,巷子两边是青黑色的墙,墙角连一棵小草也没有。他时不时回头望去,被他凿开的裂缝越来越远了……不知为何,他越往前走,和老婆吵架冷战中,我在书房打游戏想回去的念头就越强烈,但是双腿却忍不住一直朝前迈,每走一步总忍不住劝自己:再走几步就到了,再走几步就到了……

现在,他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好远,那道敞开的裂缝已经看不到了。天渐渐黑了下来,巷子丝毫不见尽头,而且巷子好像变窄了,他必须缩着肩膀才能朝前走。两旁的墙壁很高,巷子里昏暗无比。这人听了,心想,原来是姓三。

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已经走了很长的路,他慌忙艰难地转过身,加快脚步沿着来时的路返回。可奇怪的是,当天边都泛白了,眼前仍然是两道无边的墙壁,他连那道裂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他害怕起来,大声地叫喊。可是四周极其安静,没有人回应他。

于是,他又折返了回去,想寻找到巷子的尽头……但尽头就像在天边,他怎么也触及不到。他又想回到入口,但入口仿佛消失了一般。来来回回几次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一个恐怖的结果——他分不出哪边才是入口了!

 他迷失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好兄弟,虽然这颗头是别人的,葬礼也是别人的,你就当是自己的吧!横竖都是给别人参观嘛,到底是参观谁的,又有什么关系?”

说话间,安好了头,老李开始挖胸塞棉花填充。

陈晓斌在旁看了干着急,他怎么说也是个爷们儿,现在换了头,还要“隆胸”?

老李突然觉得袖子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还没来得及看,徒弟“哇”一下叫了起来。

原来,搁在一旁的那男人的头颅,不知怎么咬住了老李的衣袖!

老李在这行混了那么久,这些只是小场面。

他一边喝斥了几句大惊小怪的徒弟,一边继续念叨:

“好兄弟,您看您,也不是什么大名人,谁死了不都是一撮灰么?您怎么这么想不开,死咬着不放呢?”

他轻轻一抬手,袖子从头的牙缝间抽出,若无其事,在头颅上扎根红绳,继续隆胸。

陈晓斌只觉得脖颈间被突然勒紧了,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能飘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口,多了两个“大馒头”。

最后,老李犹豫了一下,这“小弟弟”……要不要切去?

徒弟忍不住笑了,“李师傅,哪有女人长‘小弟弟’的?”

老李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手起刀落!

葬礼上,挂着女人生前的相片。

亲戚朋友哭哭啼啼,扶着棺木看见她完完整整,激动得直想跪下来给老李师傅磕头。

陈晓斌跟着自己的肉身,来到礼堂里。

他有些惆怅。

但不管怎样,他的头虽然被抛在弃尸堆里,身体总算有个像样的葬礼。

虽然,那是别人的葬礼。

上一页123下一页

我们宿舍的四个女生感情都比较好,老大燕性格开朗,老三琴做事谨慎小心,我是老四,疯疯癫癫,做事有头没尾,老二灵平时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但有一点我们都受不了,有些太自恋 没事就喜欢拿着镜子赞美自己的容貌,我们经常听的烦燥但拿她没辙。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宿舍开始流行讲 鬼故事 ,每次讲的时候都关了灯,各自都缩在自己的被窝里,只露半张脸出来听着,为的是增加恐怖气氛。

这天轮到我讲了,我突然想到:何不借此机会讲个跟镜子有关的鬼故事,吓唬吓唬灵,说不定能让她改掉自恋的毛病!

今天我跟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并且是发生在我们学校的!

我压低声音,语气中带着丝丝恐惧。

什么故事?

黑暗中琴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偷笑了笑了,继续讲到, 听说我们学校没建之前是个乱葬岗,埋的都是些无家可归又死的很惨的人,据说死后都便成孤魂野鬼,常常飘在空中,还哭的很凄凉...

这时窗外飘进一阵凉风,窗帘被掀的老高,隐约浮现的月光有点惨白,她们几个顿时尖叫几声。

后来有一个比较孤傲的学姐也听说了这个传说,她当时正在宿舍照镜子,听见舍友讲这个故事,她说什么都不信,还边照镜子边不屑的说 既然有那么多孤魂野鬼,怎么不出来几个陪我聊聊天啊! ,那些同学平时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她,听见她那么大言不惭,也没说什么就全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在寝室里对老公:你去一个没有厨师、服务员、保安、经理的饭店干什么?着镜子梳头

突然灵从床上坐了起来,静悄悄的像是在找什么 不管她了。

那个学姐一直专心的照着镜子,居然没发现寝室的同学都走光了,也没回头去看,后来她听见有人喊 姐姐! ,她觉得奇怪,大学里面怎么会有小孩子?于是她反头去看了看

看 看到什么?

我邻床的燕突然在我耳边问到,倒是吓了我一跳!原来她为了听的更清楚,和我头靠头的睡着。

一个穿着红肚兜兜长的很可爱的小女孩睁大眼睛看着她,又用稚嫩嫩的声音冲她叫了句 姐姐! ,那个学姐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同学们都走了,便问那个小女孩, 小妹妹!你怎么会在这?谁带你进来的? ,那个小女孩看着学姐摇摇头,眨着大眼睛又问到, 姐姐!你见到我的妈妈吗? ,学姐当时傻眼了,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四、五岁的样子,该不会是哪个学生偷偷生的小孩吧!可是她想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谁会把偷生的小孩带到学校来呢!于是又朝小女孩问到, ***妈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啊? 那个小女孩嘟着嘴想了想,突然看着学姐开心的笑道 我妈妈和你长的一样!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别人的葬礼;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复仇女尸

下一篇: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