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恶毒之女的赌注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恶毒之女的赌注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19:49:00阅读 本文有2762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你愿意为我去死吗?”我挑着精致的眉,把自称爱我的男人压在了身下,男人躺在我的沙发床上,魅情的点着头:“当然。” 我笑了,将涂着艳红色口红的嘴向上弯成了月牙。将手扭...

“你愿意为我去死吗?”我挑着精致的眉,把自称爱我的男人压在了身下,男人躺在我的沙发床上,魅情的点着头:“当然。”

我笑了,将涂着艳红色口红的嘴向上弯成了月牙。将手扭开他身上所有的衣扣,然后,格格的笑着。没有谁会再比我的身材更匀称,男人自认为他见到了世上最美的女人,男人更以为他让我见到了世上身材最健硕的男人。

我伸出了修着尖长的指甲,看着他,轻轻的从他的耳根到他的脸颊滑过,留下一道白色的印痕。男人,即便是有些痛,但在此刻都装作是性趣罢了。他一手将我的手指抢过,伸出舌头,添触着我指甲。我有些厌恶,但转而一笑:“别这样,你会中毒的。”

男人舒了一口气,充满短胡茬的下巴带动周围的肌肉笑着:“真的?我都愿意为你去死,还怕中毒你的毒吗?若是能让我中你的毒,我还巴不得呢!”

我没有言语,只是坐在他的身上笑着看他的表情,他于是问道:“ 以后有钱了干嘛?”也笑着看我,两个人仿佛在较着劲,他以为我在戏言,而我却在看他即将要经历痛苦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笑容便僵在脸上,转而恐怖又痛苦的看着我,是啊!他的舌头,他的舌头已经化在了他的嘴里。我大声的笑着,用手摸着他的鼻子,男人呜呜的叫着,像一个猎物无助的叫着,噢,他本来就是一个猎物,我的猎物。我快乐的拥抱着他,然后,又将脸凑近他的眼睛旁,因为我要让他看见,世上最美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什么样的?是灰青着脸,再露出我的獠牙。这就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他惧怕的惊叫着,因为没有舌头,他再也无法发出他那最有男人磁性的嗓音。我笑着低下头,用唇吻了他的脖子,这让我感到了他最有力的颈动脉在哪里。一口咬下去,像一头猛兽,然后,喝了一大口他的血。估计,男人这会儿快疯了,因为他看见了我身后的那一群吸血鬼,正在敬候着他的新鲜的血液。

推荐阅读:棺材边缘的旋风

男人的血,我喝一口便足矣,一手抛下男人的身体,一手拿起了身边的砒霜喝了一老婆一听,笑道:“这主意好啊!电脑、电视机,还有空调归我,那几件都归你!”口。男人闷哼了一声,转而变成了一声紧似一声的惨叫。是啊!因为他的身体正在被一只只贪婪的吸血鬼添食着。我笑,将砒霜一饮而尽,算是洗了洗口中的血腥味。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内容简介】今晚难得有静怡的环境,于是有了倾诉的想法,特此写下平生听闻的异事两则,当时讲述者口说是真的,但听后连我也觉得不大可信。由于时间长久,故事情节难免漏记,因此个中情节会做一下处理,莫要见怪。

**********************长歌之作,保证质量**********************

守庙人

某村。

村边正在修建一座两层高的庙宇,此地的南半里来远是处坟地。

这让我听来不禁想:是不是为镇压远处坟地的阴气。

说盖就盖,转眼庙宇将近竣工。

就在一天深夜。守庙的人尿急便要起床解决。他睡在二层,下去的时候不免扫了一眼远处田地。当目光转移到此庙不远处时,竟发现一个身影,并隐隐地听见低低哽咽。

三更半夜的哪来的人,不在家里安睡,却跑到这村子的边缘哭泣?

好奇引得他走出了寺庙。正值深夜,四下唯有这庙的二层有点光亮,其他地方一片漆黑。

伴着深夜的清凉他走到了那个身影的不远,此处看去,一个衣衫单薄的人跪在地上哭泣,身子一颤一颤的,深深地低着头,样子很是伤心。但究竟是男是女,却不得而知。

忽然,一阵阴风袭来,他不住地打个战,抬眼望去远处是一片无人的清冷的田地,身后也是一栋栋寂静的黑暗房子,没有一处光亮。

他心里不由打鼓,想退却,又拗不过心痒,何况大老爷们的敢一人居守空荡寺庙,还怕什么邪事不成。

于是,他走了过去,伸出手拍拍那人的肩,问道: 你怎么?

那人止住了哭声,缓缓地转过头

他失踪了。

不知什么原因失踪了。

只知道是那晚没了人影。他的家人开始四处寻找,始终没有结果,于是扩大了寻找范围。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找见了失踪的他,那是一个离村子很远的地方。人们惊奇地发现他身上携带的香烟还是原来那样,干干净净,一支未少。

但,他却疯了,或者说傻了,总之他没有了正常的意识。

那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从此没人知道。

一天,一位异人用法子治好了他的病。

他开口讲述自已当晚发生的事:我走近拍他的肩膀,他慢慢地转过身,抬起头。然而,我竟没能看到的脸 因为,他根本没有头!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是恶毒之女,负责为吸血鬼王子们收集新鲜的血液。我是吸血鬼王的义女,我并不是吸血鬼,因为我比吸血鬼有着更高的血统。我虽吸人的血,但并不像吸血鬼那样的贪婪。我不怕阳光这让我有充裕的时间与那些猎物幽会,我的全身充满着毒素,因为我的食物都是那些可以即刻致人于死地的毒药。我爱这样的身体,因为它让我永保青春,它让我美丽飘然。我轻狂的笑着,世上最美的女人,只不过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女人而已。

门铃响了,我看了一眼,一甩手示意哪些鬼奴们到别处去收拾这堆烂肉。轻挑着高跟鞋,一边抹去顺延在嘴角的血渍,一边走向了客厅。

又是一个男人,但这个男人我认识,熟都不能再熟了。别看他年轻,我依然知道他的苍老年龄。不过,我不太欢迎他。我皱了一下眉,又笑了:“呵呵!哟,别了几十年了,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我坐在了沙发上,用尖尖的指甲示意男人过来坐。

一只吸血鬼奴开了一瓶红酒,拿了两个杯子过了来。

男人笑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没想到,他的这副吊了锒铛的模样还是没有变:“老太婆,没想到这些年不见,变俏了啊!”

“呵!”我冷笑了一下,倒了杯红酒给他。他将酒冲着窗子看着。

“糟老头,看什么看!是酒啦!人血不会给你的!”我不耐烦地说:“真没想到,你一个人还真敢进我这鬼窝子!”

“我老早就听说你认吸血鬼作义父,成了恶毒之女,看来是真的?今天可让我好个找才找到你。”男人凑近我的脸问着我。

我挑着涂了深灰色眼影的眼睛看着他:“怎样?喝砒霜当红酒,拿蛇毒当可乐,我喜欢。噢!对了,你的小情人呢!她怎么没来?”我嬉笑着看他。

他笑着轻轻的在我的耳边说:“我把她杀了!”

我嗤的一下放松了神情,媚着眼睛:“你早该把她杀了,你若不杀她,我都不会让她好活。”

“你可真恶毒,恶毒之女还真是人如其名啊。呵呵!”他轻狂的笑着:“不过,恶毒之女再怎样也只是称呼,你必竟是我的老婆。别了几十年,这样容易相信人的智商还是没有变!”他看着我,我却开始瞪着他。

“是吗?”我有些怒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也不甘示弱的点了点头:“当年就为了我的那个你所谓的情人,便认了吸血鬼作父亲,成天为他喝毒酒,成天为他杀人,成天为他养这些吸血鬼,你被他耍了知道不知道。傻丫头。”

“这位先生。”我吓住了他,愤恨着看他,好一会儿,渐渐的,转而又笑了:“请问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他也放松了下来,前尘往事放在一边,他也笑了,一如进门时的肆样:“老婆,我听说,如果恶毒之女喝了自己深爱着人的血,就会死。是真的吗?”

我没有说话,继续看着前方,已经不想跟他吵了,因为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吵够了。

他见我没出声,继续问:“那你还爱我吗?”

“呵!”我冷笑了一声:“爱你?可能吗?怎么,几十年没见,来了就问这种问题。想让我死吗?”

“噢!不!”他一口否决:“我是在想,如果你爱我,喝了我的血就会死。那么,如果我也喝了你的血呢?”

“必死无疑!”我坚定地说。

“那我们俩谁先死!?”他睁大眼睛问。

“哟!”我轻蔑的笑:“当然是你先死,我又不爱你,我是不会死的。”

“那么肯定?”他有些不相信:“我们打个赌,怎么样?以我们的性命当筹码,以我们的血当赌注!”

“怎么?你不想活啦?”我反问。

他一笑:“活了八九十年了,也没觉得有多大的意思,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你到底爱不爱我。反正喝了你的血,横竖都得死,就让我看看,你喝了我的血到底会不会死,我要明白,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

“呵呵!”我点了点头:“好啊!我们就赌一把,用我们的血作赌注,但是,你死定了。”

男人看我答应了,起身就走,当走到了门口,转过身来,又笑了一下:“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各自拿着自己的血来赌,呵呵!老天还真是蛮照顾我的,几十年前的那场大病,没让我死,反而让我因祸得福,越活越年轻。到了现在,还可以死在你的身边,还能让我看到你年轻的样子,看到你的翘屁股和丰满的胸部,足矣,人生的乐事啊!”话声消失了,门关上了,我苦笑了一下,是乐事吗?应该是灾难吧。

月光透着窗子射下来,他走了,留下了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的我。上一页1234下一页


已经深夜十点了,平时这个时候我们还都精神百倍的在一起玩着扑克牌,可能是因为今天夜的里的风太大了,所以将宿舍楼外的电线杆某处电路刮断了,我们也只能早早就寝。
哎,姐妹们,大家先别睡,我给你们讲一个小故事,怎么样? 小然兴致勃勃的说道。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赞成,于是我们六个姐妹都静静的躺在被窝里把头探出来竖起耳朵准备听小然同学白话了。寝室里静的几乎能听到我们的心跳声,只有窗外的那棵大槐树不时被风吹的哗哗作响。
小然终于要开始讲了。
我刚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就听我的表姐说两年以前,我们系里发生一件极为恐怖的事。
在A班里有一个名叫小花的女生,虽说名字起的好,但其人远不如远名,她不但人长的身材矮胖,而且最让人作呕的是她的脸上还长了白殿风,对于一个女孩子这本来就已经算是一种巨大的羞辱了,她的心灵上被一种无形的阴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但是同班里的另外一名女生小美却经常拿小花的脸开玩笑,并且一次比一次过火,小花也从最开始的沉默不语转变成极度的愤怒。在小美的引领下,班里所有的同学都视小花为异类一样,看到小花经常是百般嘲讽,那些原本跟小花比较要好的同学也在小美的威逼利诱下看到小花便开始退避三舍。虽然小花已经警告过小美她们好多次希望她们适可而止,但傲慢的小美哪里会将孤弱的小花的警告放在眼里,每次小花的警告换来的都是小美的不屑一顾和变本加利的污辱漫骂。每天的晚自习对于小花来说都是一场无法言语的恶梦,老师一离开教室,小美她们便使整个教室都炸开了锅一样,她们不停的往小花头上扔纸团,不停的骂着,笑着,甚至有时还把吃剩下的零食往小花的书包里扔。
小花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样非人的生活了,她决定拼一拼,哪怕是鱼死网破的结局。
这天放学后,小花将小美骗到了学校的后山上要求小美向她赔理道歉。小美先是满不在乎的一笑,然后对着小花便是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小花的嘴角流下了鲜血,她用一种极度可怕且充满憎恶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小美,那张扭曲的脸上也露出了病态的笑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恶毒之女的赌注;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古瓶

下一篇:要间吉利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