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罐中的少女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罐中的少女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11:22:00阅读 本文有2764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刚刚男闺蜜突然扳过我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看着我,深情地说:“如果十年后,我未娶,你未嫁,那我就是钻石王老五,而你是。。。没人要。” 在上学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梦其实是各...

刚刚男闺蜜突然扳过我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看着我,深情地说:“如果十年后,我未娶,你未嫁,那我就是钻石王老五,而你是。。。没人要。”

在上学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梦其实是各种各样的。

我不知道我的梦到哪里去了。是否像一盘卡壳的磁带,反反复复只播放那么一段。

这二十四年来,我每晚都只做同一个梦。

梦的内容单调、血腥、恐怖……后来变得麻木。我已经习惯了在汗湿的床单中惊醒。

那个梦,我很少一次做完,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反复重演,我已然能够将各部分片段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七个瓦罐,七位少女,一一被做成人彘。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有口不能言。

推荐阅读:古画上超级恐怖的少女

却又还活着。

悉悉索索,是她们残缺的身体在罐中扭动的声响。

一个黑衣女人出现,她伸出玉藕一般的胳膊和葱白一样的手指,轻轻一比划,便将七个瓦罐变换了位置。

一个瓦罐居中,其余的围绕它安置在六个方位。

黑衣女子走到居中的瓦罐前,掰开少女的嘴,硬生生将一块灵牌插入她的口中。

那牌位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也看不清上面究竟写了什么。隐隐约约只记得有个“叶”字。

其余六个女孩的嘴里分别被塞入了手掌大的蜘蛛、蟾蜍、蜈蚣、蝎子、蝙蝠……她们的嘴都被银丝线牢牢地缝了起来,那些毒虫就在她们嘴里严严实实地关着,好像一个个肉匣子。

然后,黑衣女子取来一些黑糊糊的凝胶状液体,注满每一个瓦罐。

瓦罐中的少女在液体中似乎变得镇定了一些,不再扭动挣扎。

“好好活着吧,生生世世。我要你们的怨念……让叶世全的子孙后代生不如死,万劫不复!”

黑衣女人做了最后一步,双手捏着兰花指合十,嘴里咕哝着异域的语言。只见瓦罐里的黑色胶质弥漫上少女们的脸庞,然后像冷却的蜡一样,凝固了,却泛着幽幽的光……

“5……4……3……2……1。好了,你可以醒来了!”杨医师把我从深层催眠中唤醒。

我看到杨医师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和恶心,但很快就被职业性的严肃面孔隐藏起来。不过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这些年看过不下十个心理治疗师,没有一个能把我治好。

最近找到这个新的医师,无非也是为了让母亲心安。反正我已经麻木了,一部恐怖片翻来覆去看了二十几年,怎么也该腻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耿直借着门员推开门的那一刹那飞快的跑了进去,只留下门前一地汗。可想而知,这时耿直的心里是多么的恐惧,多么的忐忑不安。耿直进门后很疑惑门员说的那句话,那是对我说的吗?可是觉得不对啊,他当时头是向着上空的啊。如果你抬头向门外上空望去的时候,你会发现在不远处有一团红雾若隐若现,如梦如幻。那不正是耿直跑来的那条路吗?那说明就是在欢迎那无心鬼的光临了,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令人毛骨悚然。

耿直看向超市内部时,嘴巴张得特大,如果是一颗鸡蛋还可以塞进去。全身汗几乎被惊吓而产生的温度蒸干了,心里如有个催命钟似的,响彻不停,难以安定下来。吃惊的不是这超市的豪华,场地的辽阔,东西的华丽,而是几处地方是如此的不真实,如梦幻般。第一层的的左边有着骨髅活生生的在比划着身体语言像是在交流着英语,比划的姿势有点像26字母,稍左边的一些骨髅在打着拳道,拳打脚踢的,中间居然骨髅头人身的东西在玩捉迷藏。更惊奇的是,在右方有个人硬生生的对着骨髅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好像在自言自语,好像在真情表白,又好像向着天空发血盟海誓。如此的不真实,如此的诡异。妈啊,世界太疯狂了。突然,骨髅全身变得血红起来,骨髅头上流下了血,流满全身。那人毫无察觉般闭着眼慢慢的向骨髅靠近,骨髅的手脚微微的动了起来,空洞洞的眼神如看到猎物般,似乎危险已来临。

其实楼上的人看到清清楚楚却没有人提醒,看向他们的好像是在看戏一般,没有一点的恐慌感。反而是有点兴奋包含着点点嫉妒。天啊,好像黑白颠倒了。二,三楼也站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各种各样,挂满了人手,人脚,骨髅。阴深至极。

耿直看到这一幕幕惊奇的事,脑袋如被猪踢了一下,晕晕沉沉的。 苍天啊,大地啊,我该不会跑进鬼屋了吧! 耿直心里想着。然而,耿直也注意到了这刚要问价格,导购来了句:“贵重物品,不买别摸。”一幕,这里的人看到这些没什么好怕的,还时不时有人跑去跟骨髅玩玩,打打杀杀,如此诡异的事情,耿直想着 这该不会是鬼超市吧,这里不会全是鬼吧! 。再不容得耿直多想,那一团红雾慢慢的向这里靠近了,耿直立刻找了个好地方躲了起来。这时,一团红雾已经来到了门口、、、、待续 上一页123下一页

杨医师正在看我的病历。其实叫他杨教授更合适,他是省内最有资历的心理学教授,现在任职于某国家重点大学心理系。这次他肯出面为我治疗完全是因为我在他的几个学生手里都没能治好,他对我产生了兴趣——研究兴趣。

“莫小姐,一般说来反复做噩梦的患者多数是童年时期经历了某种惨剧,又不能以正常的渠道、合适的渠道宣泄心中的恐惧,于是拼命地压抑和遗忘。结果恐惧感仍然藏在心底,当你意识最薄弱和涣散的时候,它就悄悄地溜出来。”杨教授一边说,一边观察我的表情变化,“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而且在我的学识范畴内,世界上还没有一例像你这样几十年重复同一个梦的病例。”

他的解释对我来说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不出我所料,他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礼貌地微笑一下,脸色不乏无奈:“也就是说,杨教授也认为我这病没治了是吗?”

杨教授马上察觉到我有自我放弃的意图:“不。我的意思是,莫小姐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其实你这病还是有很多入手点的,我还没开始调查呢。包括你的出生、家庭状况、人际关系、成长环境等等,我都会一一调查,然后再给你答复,好吗?”

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如此认真对待我的病情,我心里不禁有一丝感动。

大概,这一次真的有救了。

但我看不到的是,杨教授在我离开之后脸色变得无比凝重,用红笔在我名字上画了一个圈。

杨教授有一阵子没跟我联系,我也不着急,照常上班,照常噩梦。

但是,很多事情都没给我打招呼,自作主张地就发生了。

最近我发现梦境似乎有些变化,场景,人物都还是那些。但是,梦里那个黑衣女人……似乎能感应到我的存在,她在看我?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在睡前反复给自己心理暗示,今天梦里一定要弄清楚。

人的意识是很强大的,即使在睡觉的过程中,有时候你也会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做梦。我相信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我带着一探究竟的念头昏昏睡去,却带着一脸错愕和前所未有的恐惧醒来。

原来梦中那个黑衣女子真的在看我,她的脸虽然对着瓦罐的少女,但眼珠分明转动着朝向我这个方向。所有的一切都没变,就是她的目光变了,像两道刺眼的白光,照得我眼疼。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二十几年,这是头一次。

没过几天,母亲要我随她去金蟾寺烧香,拜拜菩萨。

我知道她是为了我。

拜完菩萨,母亲拉着我来到寺前一个小摊位前。摊位主是一个瞎眼的老太婆,眼睛是两个陈年血痂子。头上包着白色的毛巾,身着蓝布老褂子,一条围裙。质朴得不能再质朴。

“梅婆婆,能不能帮我女儿摸一下骨?”

母亲把我的手放进梅婆婆手中。梅婆婆却突然变了脸色,像触电一样把手缩了回去,迟疑了一下再抓住我的手,细细按压起来。

“冤孽啊!冤孽!”梅婆婆摇了摇头,“这是你前世做的孽!”

我本来不是很相信这些山野神婆的话,但是最近的变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我插嘴问道:“我前世做了什么孽?”

没想到梅婆婆有些恼怒地用那双瞎掉的眼睛盯着我:“你前世乃修道之人,却不能安分清修。为了自己的凡思俗欲,毒害七名少女,只为诅咒负心人整个家族。算不算作孽?!”

梅婆婆的话吓得我几乎站不稳,她怎么知道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才能摆脱这个噩梦?梅婆婆你帮帮我……”

“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七个少女的灵魂被你困在绝杀凶冥阵之中,用怨念化作毒汁生生世世诅咒叶家人。她们既不是活人,又不算死去,所以灵魂不入轮回,永世不能转生为人。如果你想解脱她们,其实也是解脱你自己,就必须找到那个凶阵所在,一一击碎瓦罐。”

我一听有救,顿时心中腾起希望:“那瓦罐在什么地方?”

“不难推断。但我还需做一些准备,七日后你再来找我。我会带你前去。”

……

告别梅婆婆,我和母亲回家的路上两人都露出轻松的笑容。只是,我觉得母亲笑得有些勉强。

杨教授那边一直没跟我联系,我觉得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便没有去打搅他。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前世是巫女,那岂不是能呼风唤雨杀人于无形?那我最后怎么死的?这些神神怪怪的念头把我脑子搅成一团浆糊。

这天晚上该我值夜班,回家的路上就出事了。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把我围堵在绿化公园的树林里。

我知道硬拼是没什么胜算的,只好把钱包扔给其中一个人,希望他能放我一条生路。上一页1234下一页

同样是0:00。

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

湖南同学开始讲了

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方圆百里。一时间很多人遇到奇怪事情又不能自己解决的,便提了一块肉或者一袋水果来找爷爷帮忙。爷爷只要农田里空闲了,一般不拒绝人家,除了水果和烟等便宜的东西,其他都不接受。忙还是会帮,贵重的东西决不要。
这不,有一个人来找爷爷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红许村的村长红大年。

爷爷请他坐下好好说。村长不坐,坚决要爷爷先收下他提来的一个布袋再说。

爷爷没有办法,拿过袋子,掏出一包烟放在桌上,说: 其他的我受不起,烟我留下,行不?

村长不肯。

爷爷说: 那我烟也不要了。 说着要将烟重新放回袋里。

村长这才忙收回袋子。

什么事? 爷爷拆开烟包,抽出一支递给村长,又给自己燃上一根。这时的爷爷已经有轻微的肺炎,偶尔咳的严重。妈妈舅舅奶奶劝他戒烟,他答应了,但是只戒了一天。

我们村里的纸钱都烧不好了。 村长红大年抚掌说道。

我们那一带的居民,在七月初一到七月十七期间都要给亡人烧纸钱。有一句地方谚语叫: 鬼赶十七。 流传的解释是七月初一鬼门开,亡故的鬼魂会出来游走。这时它的亲人要给它们烧纸钱。到了七月十七,鬼门就会关上,鬼魂会在七月十六的早上都回去。所以七月十六的早上太阳还没有出来时人们不要起床出门,因为可能碰到以前认识的 人 。

我满十二岁后,家里烧纸的事情由我来帮忙。七月初一前,纸钱就要准备好。以前的纸钱是打了很多形状像铜钱的孔的黄草纸,现在也有人买印刷的冥钱。除了纸钱,还要准备白纸,那是用来包纸钱的。

就像寄信一样,用白纸包好纸钱,然后在正面写上亡故人的名字。如果死者是男性,姓名为红某某,就写 故先考红某某大人受用 ;如果死者是女性,不能写名只可写姓氏,如 故先妣红母大人受用 。这几个字要写大一些,让那些鬼魂容易拿到自己的那份冥钱。

大字右下角要写上 孝子某某敬 ,这几个字就要写小些。然后在背面写上一个大大的 封 字。这个 封 字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罐中的少女;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血手印

下一篇: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