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血手印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血手印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10:51:00阅读 本文有2302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这个噩梦到底要做到什么时候才会醒?我一边在洗手池拼命地洗着手上的血迹一边望着镜中苍白的自己。我很想知道这一切是真的,还只是一个噩梦? 我总是做噩梦,当然这和我的职业...

这个噩梦到底要做到什么时候才会醒?我一边在洗手池拼命地洗着手上的血迹一边望着镜中苍白的自己。我很想知道这一切是真的,还只是一个噩梦?

我总是做噩梦,当然这和我的职业有关。我是一个贼。在梦里我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盯着我,仿佛它的主人随时都会从背后将我扑倒,把我的双手紧紧铐住。不过我的梦里从来没有鲜血,我偷东西,但不伤人。我放在包里的刀不过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幌子,我只是一个贼,不是强盗更不是杀人犯,可为什么我会满手鲜血站在这里?

不是夸口,我做贼很有一套,不光有职业道德,也有我自己的原则。不偷首饰、不偷存折和信用卡,数量再少也只拿现金。偷的东西越少留下的线索也越少,本来我是不会失手的。

每次作案前我都会有详细的计划,这一次也不例外:我化装成报纸派送员进入小区,然后查看住户的信箱,最终选择了一户信箱里塞满过去三四天信件的人家作为下手对象。那些信几乎都是化妆品和时装的购物广告,不看名字我也能断定这家主人是一个年轻女性。这对于我来说不亚于一个双保险。

一切都十分顺利,一如我想象。一个单身的年轻女性的家,且女主人应该几天没回来了,客厅花瓶里的鲜花都开始败落了,这让房间里弥漫着一丝带着腐朽味道的甜香。出差或是旅游了吧?我奔向女人的卧室,在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发现了零零散散的几千块钱和无数张的购物卡和信用卡。这是个漂亮但又有点粗心的女人,一如她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照片里她搂抱着一个男人,露出甜蜜的笑容。可是这些与我无关,为什么后来变得不可收拾?

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他,是照片里和女人相拥的男人。

推荐阅读:出租车诡事

原来杀人一点都不难。我以为我会害怕,可是当我将手中的刀用力插入他的胸口,却丝毫没有迟疑。我用身体死死地压住他,我们的脸那样接近,我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喘息,我看着他的脸一点点失去血色和生气。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在我面前,我却早已经忘记了害怕。

我把尸体放在浴缸中,然后小心地用毛巾擦去了地板上的每一滴血,还将屋内的一切尽量还原成我进来前的样子,只是那张床,我还是没有勇气接近。从始至终我都远远老婆:“哈哈,那是招降通知书。”地避开它,那个让我恐惧的根源。 上一页1234下一页

 2009年的夏天,我调到了远离县城的一个乡镇。乡镇在一个高山上面,环境怡人,空气清新,青山绿水,风景如画,只是寂寞也如影相随。还好三个月的时间里,认识了一些合得来的朋友,日子也不似当初那么索然无味,开始过得有滋有味了。

这里人烟稀少,夜晚很冷清,一般10点左右就没多少灯光了,整个乡镇就笼罩在一片无边际的黑暗里。我们这些年轻人常聚在一起玩,为怎么度过漫漫长夜而思索。

那天,又是一个幽深的夜晚。信用社的一个朋友提议,说去当地比较出名、风景很好的一个大峡谷看星空。我们其余三人都表示赞同,但是临出发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却被叫回去加班了,本来的四人行变成了两人。

虽然只有两个人了,但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上旅途,八点左右出发,驱车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传说中的八角溪电站,把车停在一旁,我们就兴奋地下了车。外面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远处电站有隐隐约约昏黄的灯光,我们站在桥上,下面是流水清澈的响声,习习凉风吹来,感觉似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看着天空中熠熠生辉的星星,所有的炎热、心情的不舒畅在这一刻全都开始远离,我们感受着大自然最深处的淳朴与真诚,聊着平时的一些琐事,一点都没注意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习惯性地低下头踢踢石头,却发现本来是一地石头的山路此刻全是水泥铺设的地面了,抬头才发现什么桥啊、远处的电站啊、流水啊、山啊!全都不见了,我们站的地方变成了一块很大的水泥地,看不到边际,什么都没有,连天上数不清的星星都消失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是一片黑暗,而是有很暗的白色的光,让我可以看到周边?

我的心突然陷入了一片恐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叫旁边的朋友,他也应该是发现了此时的情况,脸上也是一片陷入未知的恐惧。朋友是男的,又是当地人,不似我这般六神无主。他轻声安慰我,拉着我的手慢慢地走,我不敢说话,几乎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还是在这片空旷的水泥地上转悠,根本就没看见任何一点东西,我想我们是不是就一辈子迷失在这里了,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开始慢慢地啜泣起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就在两个小时前,我把抽屉里的钱装入口袋的瞬间,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气,就像在噩梦中谁在背后盯着我一样,全身的毛孔一下子炸开。我猛地转过头,卧室里的除了那张大床什么也没有。可当我想转身离开时,那种背后发麻的感觉却始终没有消去。我抽出刀慢慢靠近床,我的心里一直在大喊:“别傻了,这里不会有人。”可是手还是慢慢揭开了铺在床上的被子。被子里什么也没有,我坐在床上狠狠吐了口气,满身都已汗湿。

一切都是注定的,如果没有耽误那短短的几分钟,就没有后来的一切。

他拿着箱子打开门走进来,我来不及想便躲到了床下。我透过床单和地板的缝隙看着他的双腿来回徘徊,清晰地听到他沉重的喘息,还有他抓头发的沙沙声。他大声咒骂着一个女人的名字,似乎陷入地狱一般绝望。可是这些都没办法让我集中精神,因为我感觉到了更大的恐惧。

一如我刚才所说,我感觉背后始终有人在注视着我。那种目光爬过身体让人发麻的感觉越来越强,可是我根本不敢转过身,这矮床也不容我有转身的余地。我的肩膀已然顶到了厚重的床板,为了不被人发现,我尽量把双腿蜷起,身体弯曲,后背尽量地往后靠。可是来自背后的可怕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能感觉到背上有力量在向我压来,那不是真实力量却沉重无比,我能感觉出我的呼吸比床对面的男人更乱,我强烈抑制着想从床下冲出去的冲动,不知什么时候我将刀紧紧地握在手中……

到底是他先向床底走来,还是我先从床底冲出去?我不再去想这些,毕竟无论怎样都只会是一样的结果。不过,看到他死去的样子我突然觉得解脱,刚才一直压在后背上压力也消失了。

我杀了人,却如释重负。镜子里我的脸色如常,身上依然整洁。我面对镜子拉了拉身上印着“报纸派送”的马甲,做了一个练习已久的职业笑容。

在我离开的时候,我发现了那个男人带来的大皮箱是空的,很奇怪。

我脚步平稳地走在小区里,向朝我走来的保安露出微笑。可就在我要走出小区大门的时候。有人从背后将我扑倒,把我的双手紧紧绑住。

那天一直到了公安局,我才看到自己的马甲背后有什么。蓝色的马甲上印着一双清晰的血手印,说不出的恐怖。我的身体不住地发抖出汗,因为我终于明白,当我躺在床下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在注视着我,在轻抚着我的后背。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上海的郊区,密密麻麻的遍布着很多村庄。因为是平原,无遮无挡的,那些零星散落的村庄如同无意洒落的珍珠,构成了上海郊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傍晚时分,那袅袅的炊烟从各家柴房的烟囱里飘出来,笼罩着大地和民居,迷离而飘逸。

靠海的地方,有个小村,呈三角形的样子,居住着几十户人家。小村有个美丽的名字,叫“锦绣村”。倒不是村里有什么景色璀璨的场所,听村里年长的老人说,村的名字之所以起的那样阳刚而贵气,是因为村里的阴气太重了。而阴气的来源,是那条蜿蜒绕着小村的河流,它的名字叫“阴阳河”。据说,在久远的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时候,这条河里曾经处死了一大批的人。至于是什么人,已经无从考证。而之后,经常有人在这河里淹死。所以,大家对阴阳河忌讳莫深。农民们闲暇之余,喜欢打鱼捞虾的改善一下家里的伙食,可是阴阳河哪怕鱼虾再多,也不敢去插足。

一代一代的习惯,就那样被保留了下来。阴阳河,成了一条无人问津的“死河”。虽然冷冷清清,但却事毕,我愤然道:“当年我看错你了!”并不萧条,因为没有人为的破坏,河里水质清澈,水草丰满,长年盛开着睡莲、蓟草、水浮莲等花卉。鱼虾等生物繁殖的非常安逸。河水把锦绣村蜿蜒环绕,如同一条碧玉翡翠镶嵌的带子环绕着三角形的村庄。

这河的样子也有些奇怪,如果从空中往下看,阴阳河就像套在锦绣村脖子上的一根绳索。绕了一圈后,在村庄正中打了一个结,然后,蜿蜒向大海流去。从锦绣村进出,只有两座桥,一座在东,叫天桥;一座在西,叫地桥。村里的人们就靠这两座破旧的木桥,保持着同外界的联系。八十年代末期,两座木桥拆建成了现在的水泥桥。但名字没有变,仍然叫“天桥”“地桥”。

锦绣村的人,自从结婚生子后,教给自家孩子的第一个道理,就是:千万不能去阴阳河玩耍。可奇怪的是,即使这样,那条河里还是每年都会有人淹死。而且,淹死的人,都是村里比较优秀的。比如,或者是德高望重的老人;或者是样样出色的青年;或者是学习优异的孩子。尽管人们刻意地躲避着那条阴阳河,可灾难还是无法避免。老人们叹息着说:神要灭村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血手印;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