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和幽灵作伴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和幽灵作伴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09:30:00阅读 本文有2302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碰到鬼。 (一) 乡下有一棵树,现在已经被围起来了,树顶被削去,只有光秃秃的树干,也不怎么长叶子。我小时候一直以为那是棵死去的树,后来许多...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碰到鬼。

(一)

乡下有一棵树,现在已经被围起来了,树顶被削去,只有光秃秃的树干,也不怎么长叶子。我小时候一直以为那是棵死去的树,后来许多年了它一直如此,不曾枯萎腐坏,在大风天依然挺立。

后来我问母亲,这棵树到底是死是活。母亲告诉了我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

外祖母小的时候那棵树还和所有的古木一样参天茂密,经常有人在下面乘凉。这棵树的年龄一直是个秘密,当年外祖母一家安居于此的时候,它就已经这么高这么大了。有位世代生活于此的老人说,从唐代开始,这棵树就一直在这里了。新中国成立后,村里决定要砍掉这棵树来拓路建房,动工那天就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毕生难忘的事情。

村民们刚把这棵巨木的上端砍掉,谁知从树干里竟然冒出了一条怪蛇,有碗口粗细,蛇头很尖,有成人的半截手臂那么长,眼睛通红,眼角还有类似血泪一样的液体,鳞片是很浅很浅的黄色,鼻孔两端挂着两条胡须。它哧溜一下从树上窜下,村民们纷纷吓得让开了道,眼睁睁看着这条怪蛇潜入水里。此次,再也没有人敢动这棵树了。

推荐阅读:141寝室闹鬼

不久,村里来了许多陌生人,他们在村里捣鼓了几天才离开,据说一个人借走了外祖母家的渔网。后来一家小报社也来采访过,发表了一小段东西,我还看过那张古老的报纸。

有一天,我很好奇地走到树边,细细观察,惊讶地发现,这棵一直活着的古木中间有一大部分都是空心的,树里面很潮湿,黏黏的。

(二)

大概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夏天的一个暴雨夜,爷爷在朋友家作客,我和哥哥在房间里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听见隔壁有人说话的声音。

哥哥胆子大,悄悄地溜过去,发现隔壁的电视竟然开了!

关掉隔壁的电视,哥哥回到房间。过了一会儿,隔壁的说话声再次响起!

哥哥拉着我再到隔壁,发现电视又开了,我被吓个半死,哥哥安慰我说,这是打雷引起的线路问题,没事的。我将信将疑,不过也算说服了自己。

又在自己房间里待了一会儿,我和哥哥都很紧张。这时,听见楼道里有靴子的脚步声,我和哥哥以为大人回来了,很激动,一起往下跑。可是,直到出了屋子,还是什么人也没看到。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我工作的这家公司里,我做着最繁琐的工作,马不停蹄,日以继夜,累得命都快丢了。最糟糕的是,鬼使神差我把从生下来妈妈就给我戴上的护身符给丢了.据说我的生辰注定我是个暴躁不安分且多灾多难的人,妈妈便从高人那里求来了这玉佛。于是现在,心理不平衡加护身符丢失导致内分泌失调,自己心情不好是小事,你可别惹到我。别看我长得文静,娇小姐状,火山爆发伤及无辜,那就不好办啦。不过我发起脾气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可平时胆儿还没有针尖大。
今天是月底,做完报表抬头看表,哇赛!23:13!一阵睡意袭上来,太累了,快点回家睡觉去。待收拾好东西,推开公司的门,一阵冷风在黑暗的楼道穿过,整个人打了个寒战。摸索着找灯的开关,黑暗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开关不是离门很近的麽,怎麽就是找不到呢?心想算了,快点跑到电梯。忽然传来电梯到的声音,这个点的谁到十一楼来呢,也许是写字楼的警卫吧。三步并作两步,漆黑的楼道里仿佛布满了沟沟坎坎,短短的路跑了有一世纪。故意把声音搞大,安慰自己转过弯就到了。天!电梯门开着!电梯的灯也开着!各种平生所看过的恐怖镜头,快速的在我脑子里旋转起来。壮状胆吧,到了一楼就好了。思想之间自己已在电梯里,发抖的手好不容易按了一楼。老天,我只有一个要求,快点!10 9 8 过了五楼就好了,电梯五楼以下是不停的。咔嚓!电梯停住,灯灭的一刹那,我看见是在四楼。该死的电梯在这种时候又坏啦,我火冒三丈,使劲地按警报器。吱吱声如破了嗓子般在楼道里回响。然后又是寂静,黑暗---一种近乎绝望的恐惧包围了我,眼泪大颗地掉下来。等麽,到明天早上被人发现?或更可怕的------忽然想起上个月也发生过一次,那是吃过午饭回来,也是停在了四楼,我是怎麽做的?但那是白天啊!我疯了似地在各个按钮之间乱按,开开开开开,给我开,终于,开了!迫不及待跨出来,擦干泪先定定神。
四楼是有故事的,这栋写字楼在建时,就有一名建筑工人从升降机掉下来,整个人插在四楼乱伸出来的管子上,惨极!出租之后据说四楼的公司大多亏损,之后或破产或搬走。在那桩东郊无头女尸案的主头被小孩在四楼的厕所里发现后,整个四楼便空了,电梯也被管理员调到五楼以下不停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们两个都被吓住了,没有人敢上楼。哥哥提议去找爷爷,我点头同意。走在小路上,我回头望的时候,看见隔壁房间又闪起忽明忽暗的光来。

后来,和爷爷回来,爷爷拉开门骂我们胆小鬼。

这时,隔壁的电视机安安静静的......

(三)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更小,大概九岁多一点。我晚上经过一个儿时的玩伴家里,听到一个老奶奶的声音,好像是叫我停下来,我以为是朋友的奶奶,于是便停下脚步。

然后那个声音叽里朋友:“我跟你老婆谈过了……在电话中跟她谈了3个小时。你想要听我的意见吗?”咕噜不停地讲话,忽高忽低,时而沉重时而癫狂。我一句也没有听清,但隐隐感到不对劲。后来,我听到了“对不起”、“老天爷”、“不甘心”之类的字眼,这才发现那个声音完全是在自言自语。我试着喊了几声,那个声音也不回答,仍然含糊不清地说着。

我当时脚有点发软,只想快点离开,无意中绊倒了一个花盆,还把刚买的绿茶给弄掉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拼命往家跑。

第二天很早,我来到那个朋友家门口,绿茶和花盆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似的。正好,我的朋友从楼上下来,我问他怎么不见他奶奶。他说,他奶奶早就生病住院了。我对他说,我九点钟来找你看鬼片,怎么叫你都不理我。他笑着回答,那时他早就睡着了。

事情发生后没几天,我那朋友的奶奶就过世了。

(四)

这个故事我只有一点依稀的记忆,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了。某天和哥哥走乡间小路回家,经过一户人家门口,我透着窗玻璃,发现那家人的灯很奇特。老式的灯都是发着橘红色的光,而且不亮,所以什么影子都特别清楚。

我发现那家人的灯好像是一个钩子上挂着个瘦长的包袱,一晃一晃的。我和哥哥还调笑这个灯,哥哥说,妈的,真像个吊死鬼。我和哥哥当时经常看鬼片,哥哥老拿鬼吓我,我当是他在乱说,便一笑了之。

后来过了很久,奶奶跟我讲村里的奇闻异事,说到以前村里有一个女的为情自杀,吊死的,地点就是我们当年所经过的那所乡间小路旁的房子。

我告诉哥哥这件事,哥哥说那是巧合,还拉着我去考证。

来到那间房子,哥哥敲门,很久都没人开。一个村里的大叔走过来,问我们这时在干什么。哥哥说他要找这户人家的主人。那位大叔一边笑一边说,这件房子很久以前就改建成了仓库,而且荒废了很久,怎么会有人住啊。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回魂

夜,深沉而寂静,乌沉沉的云堆满了夜空,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熟睡正酣的陈云忽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寒意。

“又降温了。”陈云迷迷糊糊地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可是,那寒气竞似无孔不入,居然穿透被子直袭陈云的身体。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奇寒,陈云打了个哆嗦,终于悠悠地睁开双眼,却顿时惊得险些心脏停跳。

就在自己床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静静地悬浮着一个虚淡的身影,那身影穿着一件染血的白衫,阴森的长发盖住了整张脸,裸露在外的手脚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血痕,正断断续续地滴落着殷红的鲜血。

陈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他想要叫喊,嗓子却像被无数丝线紧紧粘连,竟发不出任何声音。那骇人的鬼影幽幽地望着他,突然,它的嘴唇开始慢慢地开合,那节奏看起来就像是在对陈云说话,可陈云的耳边却依然是一片死寂。

大脑中的某根神经似乎已经绷到了极限,陈云哆嗦着在冰冷的墙壁上摸索着,终于找到了那个救命的白色按钮。

“咔哒”一声,寝室的灯射出了柔和的白光,瞬间,那可怕的鬼影和黑暗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寂静的寝室中只有陈云急促的喘息声在空洞地回响着。

“林军,醒醒!”陈云拼命地摇动着室友的身体。

“干吗?半夜三更的!”林军含糊地回答着。

“我刚才看见她了!”

“谁?”林军皱眉。

“何晓月!”陈云一字一顿地说道。

林军像被电了一下,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到了极限,不可思议地望着陈云。

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因为他知道何晓月是一个死人!-个星期前,她和男友李泽一起到郊外的一处密林中幽会,不料却双双遇害,尸体被残忍地剁成了碎末,凶手至今都没有找到。

“她来找你千什么?”林军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不知道,不过她好像在对我说话。”

“说什么?”林军的脸色已变得有些灰白。

陈云轻轻摇了摇头,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恐惧在这间沉寂的寝室中迅速地蔓延……

凶灵何在

当晚,陈云和林军开着灯对坐了一夜,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和幽灵作伴;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