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无路可逃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无路可逃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08:44:00阅读 本文有2659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鬼山 林木木恋爱了。对方叫成森。是一个帅气的男人。两人的相识很浪漫,那天林木木去选购春装,挎包被抢,成森打跑小偷,帮她夺回了包。于是,爱情萌芽了。 成森是个孤儿,生...

鬼山

林木木恋爱了。对方叫成森。是一个帅气的男人。两人的相识很浪漫,那天林木木去选购春装,挎包被抢,成森打跑小偷,帮她夺回了包。于是,爱情萌芽了。

成森是个孤儿,生活简单,靠写恐怖故事为生。林木木则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自己在本市上大学,父母在老家经商。

有一次,林木木的母亲出差路过本市,林木木带着成森一起去见了母亲。这是成森第一次见到林木木的母亲,那个女人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很年轻。席间,成森一直注意着她,神情复杂。

事后,成森说:“木木,你妈不喜欢我。”林木木说:“我妈对你很好啊!”成森冷冷地说:“她只对你好。”林木木没有发觉成森情绪的变化,挽住他的胳膊甜蜜地说:“总之,她以后也是你妈啦!”

成森的嘴角牵了牵,脸上阴晴不定。

很快放暑假了,因为成森,林木木没有回家,每天快乐地陪在成森左右。

这天,林木木在成森的电脑里发现了一组图片。图片拍自一个小山村,色调灰暗,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成森告诉她,那个地方叫鬼山村,是他大学旅游时,偶然发现的。后来,他开始写小说后,便经常去那里寻找恐怖的灵感。

成森说:“鬼山村四面环山,山势陡峭,只有南边这座较矮。据说,以前村里人死后,都埋在南面这座山上,渐渐地就成了乱坟岗。后来,这山成了禁地,进山的人,不是失踪就是疯了。所以,才叫鬼山村。”

林木木不屑地说:“你也相信这种鬼话?”

成森认真地说:“有些东西你可以不信,但绝不要去招惹。”

成森描述的鬼山村,激起了林木木的极大兴趣,便死缠着成森带她去探险,成森无奈地答应了。

从火车转汽车、从汽车转牛车,又走了几十里山路,四天之后,他们终于来到鬼山村脚下。此时,天已擦黑,两人走在羊肠小道上。远处的鬼山郁郁葱葱,在夜色中显得有点诡异。

林木木笑着说:“那鬼山还真是鬼得挺美的。”

成森说:“你不信也就算了,不要乱说话。这里很落后,村民们可不像你有文化。”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民国初年,洛阳孟津县刘家村的地主刘财种了一片苹果,苹果挂果的时候,因为怕被人偷,刘财就让自己的佃户光棍汉王独臂去看果子,果园中有房子,有锅有灶,而且还有人管饭,王独臂当然高兴,就牵着自家的大黄狗去了。

这一天,刘财准备给王独臂送一些粮菜,可到了苹果园,刘财却感到了死寂一片,房门也是紧关着的,刘财骂了一声:“懒鬼,太阳晒着屁股了,还不起床。”然后就用力地捶门,里边却没有任何反应,刘财这时才觉得有些奇怪,因为王独臂带来的那只黄狗性子很烈,平时一听见风吹草动就会狂吠不已,可今天怎么没有半点动静,刘财回过头一看,眼前的情景吓得他目瞪口呆,原来那只黄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具骨头,而且骨色黝黑,好像是被烧灼一般,刘财再回头看看紧闭的房门,就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脚跟涌起,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接着就派人去报了官。

二十分钟后,孟津警察局命案组李毅科长带着几个手下就来到了现场,他们推开围观的群众,听完刘财的叙述,又看了看黄狗的尸骨,然后将房门打开了,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股血腥之气迎面扑来。

几个人探头向屋里看去,尽管早有心里准备,眼前的情景还是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西墙边,一具人的骨头靠在那里,上面已经没有半点皮肉附着,骨头也和黄狗的一样,颜色黝黑,从骨头扭曲的样子来看,他临死之前是多么的痛苦。

因为王独臂的右臂二十几岁时因事故缺失,所以刘财辨认出,死者就是王独臂。

李毅进屋后仔细地观察着屋内的情况,发现整座屋内除了王独臂还有刘财的脚印、指纹外,并没有别人留下的痕迹,而且没有人为打扫的痕迹,况且法医检查死者的骨殖后也没有发现有刀割之类的痕迹,死者骨殖黝黑,看样子应该是中剧毒而死,法医取下一点骨骼附着物,经过化验,死者生前确实中过毒,但是这种毒却和任何一种化学毒剂都不符合,也不是蛇毒或者蝎毒等动物毒素。

李毅又仔细搜查了王独臂的这间房子,终于在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出一个自己订制的本子,打开一看,上面画着一些奇怪的图画,身边的刘财无意间看了一眼,叫道:“这上面画的不是阎王堆吗?”李毅就问起他是怎么知道的,刘财回答,他是看见那张图上的圆拱形土堆有一个月牙状的缺陷猜出的,李毅就问起阎王堆的位置,刘财说:“咱们就在阎王堆上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此时,远处隐隐约约亮着几点灯火,看上去离鬼山村还很远。再走近些,看到鬼山上闪出了微弱的鬼火,林木木停住了。

成森笑着说:“你不会不知道鬼火是怎么形成的吧?我说过,那山上埋了很多死人。”

林木木自然清楚鬼火是尸骨里的磷在作怪,可她还从未见过。如果说,虚幻的东西让人恐怖,那真实的更为直接。

天彻底黑下来时,两人终于进村了。鬼山村的入口处有一家杂货店,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成森拉着林木木进了店,想要买些吃的。

一进店,店主就兴高采烈地说:&l我的脸盲症很是越来越严重了,看到好看的人就觉得是我对象。dquo;森子,你又来了?”

成森冲他笑了笑,开始挑选食物。

林木木谨慎地望着那个店主,发现那个店主也在看她,眼睛像扫描仪般在她身上移动,像在看一件商品。买好东西离开时,林木木听见内堂传出女人的号叫,店主没好气地冲屋内喊:“疯婆娘,闭嘴!”

一出店,林木木就问成森:“你认识那个店主啊?”

成森点点头:“他叫三子,是这村最有钱的人。我以前经常来,就熟了。”他又指了指前面,说,“我们就住那里,李婆婆家。”

林木木抬眼望去,看见一座漆黑的房子。来到屋前,她四下看了看,屋子坐北朝南,正对着的就是黑压压的鬼山,山上荧荧的鬼火跳跃飞翔。

成森敲了敲门,一个老妇人探出了头,手里拿着一盏油灯,脸色蜡黄。看见成森,她从皱纹里绽出笑来:“森子,你来了。”

成森点点头。林木木发现,这个李婆婆和三子的眼神一样,总在她身上来回扫。她不悦地将目光转移到这间房子。房子不大,中间是厅堂,两边各有一间卧室。

屋内没有任何家具,林木木沮丧地说:“这里真闷!”

成森淡淡地说:“是啊!这地方没有手机和电视信号,与外界几乎隔绝。”

习惯了城市夜生活的林木木不想去睡觉,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成森说着话:“你跟那个婆婆关系挺好啊?”

成森说:“她无儿无女,把我当亲人一般看待。”

林木木有点恼,又没话找话地说:“森哥,我想去鬼山看看。”上一页1234下一页

林木木话音刚落,成森猛地转过身来,一字一顿地说:“最──好──不──要!”说完,他叹了口气,给林木木讲了一个故事。

往事

那是成森第一次发现鬼山村的时候,陪他一起来的是一个女同学,也是他的女朋友,叫郝佳。

青春年少的两人很快被这里迷住了,尤其是那座郁郁葱葱的鬼山,李婆婆给他们讲鬼山的传说,劝诫他们千万不要进山。郝佳不相信这些话,反而激起更大的兴趣。

翌日,两人上了另外一座山,刚爬了一会儿,山势陡然变直,几乎和地面形成九十度直角,无路可走了,他们只好下山。回村时,玩兴未尽的郝佳突然想爬鬼山,成森不想去,两个人吵了起来。

成森赌气地说:“要去你去!”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回村了。他以为郝佳会跟上来,可她没有。成森慌了,再回到原地时,郝佳不见了。

可他等了很久,也不见郝佳。天已擦老公:同上。黑,他等不下去了,跑回村去叫人。可村里人听说要进鬼山,谁也不敢去。最后,杂货店老板三子咬了咬牙,跟他进了山。

不知找了多久,三子突然说:“回去吧,前面就是乱坟岗了。”

成森说:“万一郝佳在乱坟岗里迷路了呢?”

三子摇头说:“进了乱坟岗的人,就不是人了!”

成森打了个冷战,这时,突然起风了,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乌鸦也叫了起来,而且,风中飘来了缥缥缈缈的哭声,如泣如诉。

两人的头皮一下炸开来。成森忽然看到,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闪出了半个脑袋,稍纵即逝。两人拼命向山脚跑去,中途三子摔了一跤,手电筒掉在了地上,他乱摸了一把,继续跑。两人一直跑到村里,才停下来。

三子骂道:“吓死我了!你自己去吧!”说完,就向家中走去。

成森呆呆地望着三子的背影,突然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三子没好气地说:“除了手电筒,还能是……”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他发现手里拿的,是一只鞋——郝佳的鞋!

成森的故事讲完了,林木木张大了嘴,问:“是不是郝佳故意吓你们的?”成森摇了摇头。林木木又问:“后来呢?”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没事,到处看看,听说你小子最近混得不错。

颜哥,别说了,走喝酒去。 王林说完拉着我去饭店。我也不和他客气,和他客气那是不把他当兄弟。

颜哥,你先等等,我去打个电话再叫几个好哥们我们大家一起喝他的天亮。

行,我先去饭店等着你。 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王林终于把人都叫齐了,都是我从小认识的兄弟,听说他们有的当老板了,有的在一家大公司当经理。也有的开了一家私人学校,在乡下他们算有出息的一群人,而我将近三十的人了,却是一事无成,连老婆都没钱娶上,不过,他们中最牛逼的还是我,那一个见了我不叫声颜哥。我也知道那是明面上给我面子,背地里看不起我,我也不和他们计较,谁叫他们是我兄弟。

颜哥,你也在,瞧我这眼睛,居然没看到你。 我旁边的二狗说,

二狗子,这就是你不对了,颜哥可一直在你旁边坐着,自罚一杯 二狗子旁边的三蛋看着我说,我知道他是对我说的,他们想整我。

三蛋,二狗子喝多了,你瞎起什么哄。 王林也看出来他们想整我于是出声想阻止。

谁说我喝多了,我没喝多,颜哥给我倒上。

二狗兄弟,听颜哥一句劝,咱别喝了,对身体不好。

去你的,给我倒上,不给老子倒酒,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

干什么,干什么,都是兄弟,都做下,我王林是请你们喝酒叙旧的,不是看你们打架来的。

行,行我给你倒上还不行吗? 我拿起酒瓶替二狗倒满了一杯,二狗子才罢休。

颜哥,听说最近你过得挺惨的?要不要兄弟们救济救济,别说感谢的话谁让咱们是兄弟。 三蛋笑呵呵的说。

真的想救济我,那颜哥脸皮就厚一次,有什么好的工作给我找个。 三蛋停止了笑声,转头看着二狗子郑重的说, 二狗子,你的工厂不是缺一个看门的吗?让颜哥替你看厂门,好歹咱们是兄弟,肥水不留外人田。

那颜哥不就成了打更的老头子吗? 二狗子说。 瞧兄弟,净说实话。来喝酒。哈哈。。。。 我低下头,一直喝酒到深夜,才散场。

当整个饭店就剩下我和王林两个人时,忽然王林对我说 颜哥,今天他们两个喝多了,别往心里去。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无路可逃;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让它开口说话

下一篇:和幽灵作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