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让它开口说话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让它开口说话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07:58:00阅读 本文有2832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丈夫瞬间绵了:“不怎么地,就是觉得挠得挺好看的。” 有问必答 皓月当空,校园里一些没有路灯的地方被镀上了一片阴冷的月色,反射出一片疹人的惨白。 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快步走...

丈夫瞬间绵了:“不怎么地,就是觉得挠得挺好看的。”

有问必答

皓月当空,校园里一些没有路灯的地方被镀上了一片阴冷的月色,反射出一片疹人的惨白。

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快步走在一条幽闭的小道上,一声咳嗽声突然从路的拐弯处传来。

“学校保安在巡视,快躲起来!”夏田兵对室友张浩说道。

张浩点点头,和夏田兵迅速钻进了路旁的一片矮树丛中。

矮树丛的后边是围墙,就一人多高。保安走后,夏田兵和张浩相互看了一眼,一个冲刺,同时攀上了围墙, “扑通”一声,跳了过去。

推荐阅读:胎记

夏田兵和张浩是M医科大学的学生,这个围墙里,就是M大学存放尸体的存放室和教学用的解剖室。

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周围立刻变得黑暗无比,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夏田兵和张浩深吸了一口气,推开尸体存放室的大门走了进去。一股浓浓的福尔马林液体气味伴随着一阵阴风扑鼻而来,两个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瞬间,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一具尸体还保持得比较完好,就是她吧!”夏田兵指着一具泡在福尔马林液体池中的年轻女尸说道。

这具女尸面朝下,背部的皮肤一片惨白。

“这么好的身材,可惜了,如果活着,我一定追求她!”张浩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夏田兵,你那个方法管用吗,真能让死人说话?”

“肯定行,如果不信,你来试试。”夏田兵说道, “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在活人身上取一些血,洒在尸体的后心位置上,不出一分钟,不管你问尸体什么,尸体都会有问必答。”

“这个方法太诡异了,我不试,万一被鬼缠住了怎么办?”张浩摇着头说。

“我知道你不敢,幸亏我早就准备好了,看我的。”夏田兵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装着少量血液,他把这些血液倒在了尸体后心的位置上。

仅仅一秒钟,血液就全渗进皮肤里了。 “张浩,你可以发问了。”夏田兵盯着尸体后心的位置,那块皮肤又恢复了惨白的颜色,就像压根儿没沾过血液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而死?”张浩对尸体问道。

“我——叫——”一阵幽幽的声音从水池中传来。然而,仅说出了这两个字,尸体就发出了一阵激烈的咳嗽声。显然是福尔马林液体呛进了尸体的咽喉,导致她发不出声音。 上一页1234下一页我与阿其占涛三人开着小车,已远离了阿飞他们分道行驶,占涛有些晕车,把后窗打开透气,阿其叮嘱道: 帅哥,后面的窗子最好是关着吧,以防有什么不测,关着总比开着好。 然而占涛没什么反应,半躺在后坐上,安逸地闭着眼睛,嘴里嘟嚷着说: 我本来有着晕车的,坐进小车我本身就不太习惯,想呕又呕不出的感觉,您就迁就我一下吧。 阿其也没说什么。

我一边朝女友丽芝家开着车,一面看着四周的景象,我非常难受,我们这么伟大的江奚镇,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现如今一片死寂,满街都是尸体,街道两边的商店,大楼就如同经历过一场战征,有些房屋雄雄大火还在烧着,没有消防兵,也没有警察,路边的的尸体各种死相,偶尔还看得到1、2只活丧尸在街道边吃着尸块,我们所经之处,随处可见的苍蝇拍打翅膀群乱飞舞,道路的两边散落着一地的文件和报纸,我实在忍不住地踩了刹车,头靠在车椅上,点燃一支烟,吸了起来,阿其安慰道: 两天前已经是这个景象了,在我那天接到飞哥的电话,让我回警局时,我们临时商讨对策会议,却不知道那些丧尸的发展速度这么的惊人,我们的会开至一半,警察局已经受到上百只丧尸的围攻,有枪也抵挡不了这么多的丧尸的围攻,我当时也是非常迷惘,不确定如何对应这场灾难,但是飞哥拉着我从警察局后院从为数不多的丧尸中突围了出去,我们开着车,逃离了现场,当我们第二天再次回我心里窃喜,正等着看好戏。到警局时,看见同事们基本都变成了丧尸,没有发现一位生还,他们都是我的好同事,肥仔,马后炮,叮当,明明,小红,副队长他们都死了,但是我们能怎么办?我们必须要活下来,必须要重新建立家园,所以你要坚强。

我打开了门,走出车内,看着一地的废纸文件,顺手拾起了一张看了看,看见有个标题,赫然写着:庆祝江奚镇XX年庆典圆满成功;内容都是和江奚镇这两年新发展新变化有关,我看着下面庆典的出席活动和照片,突然看到有张照片,江奚镇XX党委与那个神秘的研究基地的某官员出席活动端着酒杯干杯的照片,一个百年小镇,就毁在这个研究所,我愤恨地将这张报纸撕成了碎纸片抛了出去,碎纸片飞在半空如千里散花,扔下烟头,用脚使劲地踩了踩,表弟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叫道: 表哥,你发什么癫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太诡异、太刺激了!张浩兴奋不已,招呼夏田兵说道: “快,我们把尸体翻个身问问。”

于是,张浩在头,夏田兵在尾,两人一同用力,把尸体翻了过来。一看到尸体的面部,张浩和夏田兵就感到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儿吐出来。尸体的面部损坏得很严重,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骨头,唯有一双眼睛还比较完整。

“真舒服,咳!”卡在尸体喉咙里的福尔马林液体被咳了出来,正好射到了夏田兵和张浩两个人的脸上。两个人还没来得及擦试,尸体就突然睁开了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们。

“妈呀,太吓人了!”两个人惊叫一声,拔腿就跑……

我叫小味

第二天上午是解剖课,夏田兵和张浩来到了解剖室。

“咦,夏田兵,你的女朋友刘美姗怎么没来上课?”张浩四处看了看,不解地问。

“你小子眼里别只盯着别人的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小味不也没来吗?”夏田兵没好气地回敬道。

张浩看了看夏田兵,欲言又止。夏田兵没理睬张浩,见教课的教授和辅导员在角落里嘀咕,就偷偷听了一会儿。

听完后,夏田兵的脸色大变,走到张浩面前,把他拉到一边紧张地说道: “不好了张浩,我刚刚偷听到教授和辅导员说昨天夜里存尸间里的一具年轻的女尸失踪了?”

“什么女尸,是不是昨夜那个身材很好的女尸?”张浩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

“有可能,走,去存尸间看看。”夏田兵拉着张浩走进了存尸间。两个人来到了昨晚的那个池子边,朝里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池子里空空如也,女尸确实不见了。

“昨夜我们那样一弄,她不会变成鬼了吧?”张浩颤抖着嗓音对夏田兵说道,“听说尸体一旦沾到人血,就会变成僵尸出来害人的。”

“你问我,我哪知道´”夏田兵也吓坏了。确实,好好的一具尸体突然不见了,谁碰上不害怕?

整整一堂课夏田兵和张浩都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两人回到了寝室。

室友李晓明因为昨天上午踩到一个钉子上,脚底流了很多血,今天就没去上课,此刻正躺在床上看书。见张浩走进寝室,他抬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张浩,小味来找过你。”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小味?”张浩顿时脸色大变,结结巴巴地说道, “她、她为什么来找我?”

“真奇怪,她是你的女朋友,我哪知道为什么来找你啊?”李晓明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再也不愿理睬张浩了。

“糟了,糟了,这下怎么办呢?”张浩脸色发白,似乎被什么东西吓到了,整整一个下午都窝在寝室里,双眼望着窗外发呆,连课都没心情去上。

“张浩,你到底怎么了?”连夏田兵都不知道这句话到底问了多少遍了。

“对了,”张浩终于说话了,他瞥了一眼李晓明,压低声音问夏田兵, “告诉我,你那个让死人说话的方法到底从哪儿听来的?”

“前天晚上小味告诉我的啊,怎么了?”夏田兵说道。

“完了,我死定了!”张浩哭丧着脸说道。

“张浩,怎么了?”夏田兵问。张浩摇了摇头,不愿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夏田兵又问了几遍,张浩还是不肯说,夏田兵只好作罢。

半夜,夏田兵被尿憋醒,连忙按了一下床头灯,起床上厕所。然而,灯没亮。夏田兵愣了一下,没多想,就匆匆地走出了寝室。

夏田兵正在方便时,楼道口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这个脚步声很奇怪,感觉步子迈得很沉重,每走一步,就发出一种低沉的响声。

夏田兵一个激灵,马上意识到这不是人的脚步声,一害怕,缩进了卫生间最后一个格子间里。

好在脚步声离卫生间还有一段路时停止了,夏田兵松了一口气。

“有问必答,有问必答……”一声声凄惨而又空洞的声音顺着楼道一直传到了夏田兵的耳朵里。

真被鬼缠上了?夏田兵头皮一麻,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扑通”一声,楼底下传来一阵沉闷的声音,就像有什么东西从楼顶摔下来了似的……

真有鬼

几分钟后,楼道里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夏田兵这才从卫生间里出来。来到寝室门口时,他发现寝室的门大开着。

寝室里很黑,夏田兵确定没什么危险后,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连忙上了床。这时,一阵阴风吹来,夏田兵吓得一怔,定睛一看,这才发觉张浩床边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显然风是从这里吹进来的。

夏田兵习惯性地按了一下床头灯,灯亮了。他有些转不过弯来,他明明记得刚才床头灯不是坏了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凌晨1点钟,唐敏还在写字楼里加班。明天公司就要开年终总结会了,她想抓住这次重要机会,奉上一次精彩的汇报。

这会儿唐敏想去上厕所,她穿过黑洞洞的走廊,来到厕所门前,却发现厕所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忽明忽暗地在闪,发出“”的电流声,除此之外,周围一片死寂。

唐敏壮着胆子,走进了厕所。她习惯性地推开第一间厕所的门,但发现马桶盖合着,上面贴了张封条:已坏,停止使用。

她又转向第二间,蹊跷得很,马桶的桶壁有一大块碎掉了,露出了一大块缺口,也已经无法使用了。唐敏只好转向第三间。

第三间的门关得很紧,唐敏的手刚要碰到那门时,却突然停住了。自从公司搬进这栋大楼的十八层后,她压根就没见过这间门敞开过!为什么这道门一直关着?忽然,唐敏隐约记起里面似曾发生过可怕的事……

她不敢往下想了,吓得屏住了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道门。而门紧紧地闭着,仿佛在那后面隐藏着什么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可是厕所一共就只有这三间,怎么办?唐敏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回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一个男人也在加班,他叫吴磊,此刻正急促地敲着键盘。他见唐敏站在自己跟前欲言又止,冷冷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唐敏脸涨得通红,回答说:“我想要上卫生间,但是今天女厕有点儿不寻常,我、我有点儿害怕……”

吴磊瞪着一双小眼睛望了唐敏好一会儿,突然怪怪地笑了起来:“害怕?我没听错吧,难道咱们大名鼎鼎的女强人,竟会被上厕所这种事难倒?”

唐敏顾不上生气,央求道:“厕所的前两间都坏了,只剩下第三间能用,可我从没有见谁进去过,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你能帮我打开那道门吗,顶多耽误你5分钟!”吴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装作大度地说:“那好吧,我就耽误宝贵的5分钟,陪你走一躺。”

厕所的灯仍在“”地闪,窗外雾蒙蒙的月光幽幽地照着地面,唐敏下意识地拉住吴磊的胳膊。

“你看,第一间和第二间的马桶都坏了。”唐敏惊恐地盯着厕所的第三间,“现在只剩下这一间能用,但是我,我实在不敢进去。”

她抬眼看了看吴磊,发现他眉头紧锁,方才得意的样子一扫而光,他自言自语般地说:“第十八层楼……女厕所的第三间……嗯……我想起来了!据说在咱们搬进来之前,有一个女员工在这里自杀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让它开口说话;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冥鬼

下一篇:无路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