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复活的纸人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复活的纸人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04:27:00阅读 本文有2877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1 沈夜白死后第七天,我在街角看到那个男人。 那天我正坐在咖啡屋靠窗的位子上等人,对方迟迟不来,百无聊赖,我四处张望,这一望就望到了那个男人。 他背对着我,好像在抽烟,...

 1

沈夜白死后第七天,我在街角看到那个男人。

那天我正坐在咖啡屋靠窗的位子上等人,对方迟迟不来,百无聊赖,我四处张望,这一望就望到了那个男人。

他背对着我,好像在抽烟,肩膀一动一动的,那清瘦的背影、站立的姿势,以及抽烟的动作,都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了,那是沈夜白惯有的动作。

我的心提了起来,紧张让我的视线凝固,然后,似有感应一般,那个男人慢慢转过身来!

是一张跟沈夜白一模一样的脸!

推荐阅读:张信昱道长谈婴灵:婴灵转世的报复

不可能是沈夜白,我亲眼见到他的尸体被推入太平间,封在冰柜里!

可是,那个男人在看了我一眼之后,一边嘴角上扬,鼻子皱皱的,笑了,他连微笑的表情都跟沈夜白一模一样,然后,他大步朝我走过来!

看着他推开玻璃门,离我的座位越来越近,我咬紧嘴唇,死命遏制住自己夺门而逃的冲动。

他没在我对面坐下,而是径直走过来,伸手搭住我的肩膀:夏真,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

2

那天我被“沈夜白”拉回家时,在楼下见到一个人,尽管他戴着大墨镜,棒球帽的帽檐也压得很低,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蹲在墙脚,鬼鬼祟祟朝五楼张望的家伙,正是我找了一个多星期也没有消息的林东旭。

有时候人的感情很奇怪,我曾经以为我对沈夜白八年的爱很牢固,牢固到足以延续一辈子,可是,半年前,当我第一次见到林东旭的时候,我那座筑了八年的感情墙,顷刻就坍塌了。

那时,沈夜白已经丢下我,连续一个月吃住在实验室里,他对那些科研数据的亲密程度,已经超过了我这个妻子。

在又一次被他的助手在电话里告知:沈工正在实验室,不方便接电话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做一件让他后悔终生的事。

其实,在踏进酒吧之前,我只是想找一个能发泄郁闷的地方,我并不忍心真的伤害沈夜白,可是,我遇到了林东旭,他有一张能让所有女人着魔的脸,笑容痞气,言行举止却像个绅士,他静下来不说话的时候,像极了单纯善良的大学生,可是,当他动起来的时候,又像个老谋深算的政客,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奇怪的人,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讨茶

在整个旅行团中,吴启华恐怕是最沉默寡言的。他独自一人,每到一个地方便专心拍风景,上了车后就摆弄自己的数码相机,很少和人讲话。没有人知道,就在三个月前,吴启华一直都是旅行车上最活跃的人,荤素段子、笑料爆料层出不穷,俨然是一个无所不知的娱记。实际上,他是一家旅游杂志社的摄影师。

到达泰国的最后一站——清迈,吴启华感到十分疲倦,就没有下车。泰国导游在安排完旅行景点让大家各自活动后,上了车坐到吴启华身边,关切地问他是否不舒服?吴启华摆摆手,示意不要管他,他歇一会儿就好了。

导游还是不放心,一直陪在他身边。这一路走来,吴启华看上去心事重重,全然体会不到旅行的乐趣,导游既担心又好奇。

说起来,这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恐怕都无法坦然面对。年仅三十的吴启华,马上就要瘫痪了。三个月前,吴启华感到双腿隐隐作疼,有时走着走着,会突然一阵阵抽筋。去医院检查后,医生一脸严肃地问他的父母是否出现过骨萎缩的症状。一句话就把吴启华问蒙了,因为他父亲就是死在了骨萎缩症上,发病不过四五年,本来一米八的个子萎缩到了不足一米六,坐着轮椅才能艰难地移动。后来,父亲难以忍受病痛,悬梁自尽了。那年,吴启华只有12岁。

“这种遗传病,目前的医学无能为力。”医生颇为遗憾地告诉他。

吴启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他只知道,自己被宣判了死刑。过不了多久他将再也不能行走,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况且,吴启华精力充沛,摄影之余,还喜欢泡夜店纵情享乐。一想到再不能做这些了,他就觉得生不如死。

“如果真的有什么无法解开的忧愁,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清迈有座在泰国闻名的寺庙,庙里住着冥界僧,他能穿阴阳、走冥界。花些钱,你的心愿一定能得到满足。”导游说。

吴启华看看他,笑了。他不迷信,不过还是对导游的好意表示了感谢。在泰国,人们普遍敬畏鬼神,这已经成为他们文化的一部分。导游见吴启华似乎没多大兴趣,低头沉默片刻,然后突然问道:“你是不是患了不治之症?”

吴启华一下子愣住了。现在他除了腿疼并没有别的症状,导游是如何看得出来的?导游接着说:“如果你不想死,晚上就跟我去一个地方。只要布施五千泰铢,见到冥界僧就可以向他讨要一杯婴茶。这种茶喝下之后,人便如新生婴儿一般健康,并将重获新生。”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后来,当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具备这些特质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3

那天我要见的人,是好友萧萧介绍给我的,据说是颇有名气的一个私家侦探,我原想让私家侦探帮忙找到林东旭,没想到私家侦探没等来,先是等来了死而复生的“沈夜白”,接着又撞见自己送上门来的林东旭。

在确定是林东旭的第一时间我就扑了上去,他惊恐地瞪大眼睛,然后飞快地转身,豹子一样,一纵一跳,人就窜出去老远。

我紧紧追上去,明知无望,还是拼尽全身力气,跑得飞快,即便追不上林东旭,能甩开这个“沈夜白”也是好的。

林东旭早就没了影子,我继续飞奔,直到肺要炸开了才停下来,拐进一个小胡同,一边大口地喘着气,一边紧张地回头望,“沈夜白”没跟上来,我松了一口气,想起他的微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出胡同口我就换了一张新的电话卡,打给萧萧,电话刚接通我就大哭起来,我说我撞见鬼了,沈夜白的鬼回来找我了。

萧萧的声音无比惊讶:夏真,你说的话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啊?你这一个星期都跑哪儿去了?沈工找你都快找疯了,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萧萧所说的沈工,就是沈夜白。她的话几乎让我崩溃,那晚我亲眼看见林东旭夹在指间的薄刀片狠狠划过沈夜白的脖子,沈夜白的脑袋立刻歪向一边,脖子几乎全断了,只在颈后连着一块皮肉。

后来,还是萧萧请了个高明的遗体美容师,用了很长时间才把沈夜白的脖子缝好,又仔细把伤口处理得只剩下一条线。

是我的神经出了问题,还是萧萧疯了?

楼道口响起脚步声,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是萧萧还是沈夜白?

没容我多想,萧萧和沈夜白一起出现在我面前,他们两个跑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沈夜白扯开衬衫领子,路灯的光打在他的脖子上,那里项链一样环绕着一条黑线,清晰无比。

疲惫与恐惧一起袭上心头,我眼前倏地一片黑!

4

天可怜见,我睁开眼睛时只看到萧萧,沈夜白不在!

萧萧担心地望着我:夏真,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摇着她的胳膊:萧萧,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一个星期前的晚上,我们家进了小偷,沈夜白被小偷杀了,是我们两个亲自把他送进太平间的,就是这家医院!上一页1234下一页

萧萧满脸狐疑: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沈工不是好好的嘛!

我一把拉住她,直奔地下一层。

太平间的看门人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当初我和萧萧送沈夜白进来时,他还很贴心地安慰萧萧,劝她不要太伤心。

当时我吓呆了,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自己是个局外人,反倒是萧萧张罗一切,看着沈夜白的尸体被推进太平间,尘埃落定之后,她大声痛哭起来,在外人看来,萧萧应该更像是沈夜白的老婆吧!

老头好像全然不认识我们似的,翻出来的登记簿上也没有沈夜白的名字,我被萧萧推出去的时候,恍惚间,好像看到老头朝我眨了眨眼。

5

曾经,我在这座城市里,除了沈夜白和萧萧,再没有别的亲人,可现在这两个人一个变成怪物,一个发了疯。

而将这一切变成过去式的罪魁祸首林东旭却抛下我一个人跑了。

在与我交往三个月后,林东旭的真实面目渐渐暴露出来,他接近我的最终目的,原来只是沈夜白日以继夜研究的那些数字。

可当他拉着我的手,深情地望着我说,只要把沈夜白电脑里那些数据拷贝出来,交给上面的人,我们马上就可以拿到三百万,有了三百万他立刻退出江湖,告别间谍生涯,跟我找个小城,朝朝暮暮在一起的时候,我立刻就软化了。

我谎称生病,把沈夜白骗回家,他果然既担心我又放不下工作,索性违反单位规定,把实验室电脑的数据复制进U盘,想在家里的电脑上继续工作,而当他在卧室照顾我的时候,林东旭已经把他U盘的数据复制进自己的笔记本。

这一切原本计划得天衣无缝,可惜,在林东旭复制完数据想走的时候,却被沈夜白逮了个正着,沈夜白还没来得及发问,林东旭已经扬起手来,他的动作又快又准又狠,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沈夜白在我面前倒下,然后,林东旭看也不看我一眼,转身就跑。

我找林东旭,并不是为了那三百万,我只想他亲口告诉我,他对我老婆白了我一眼,说:“你傻呀,坐他们家的车去,那是他们家省了一千多块钱的过路费,关我们什么事?” ,其实是有感情的,并不是单纯地欺骗,曾我。。。经他那些深情的注视,贴心的抚摸,一个没动心的人怎会伪装出如此真切的感情?他的逃走,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跟他分担一切苦痛!上一页1234下一页

宿舍一片安静。

湖南的同学喝了一口水,开始给我们几个眼巴巴望着的人讲他的诡异故事了

马军搬到文文坟墓旁边后几个月,爷爷五十五岁的生日到了。爷爷邀请亲戚朋友邻居一起吃饭。马兵也来了,他时不时用筷子挠挠脖子的红色痕迹。我问他干什么。

他说: 痒。经常这样。

我说: 是不是炎症?怎么不去看看医生呢?

他说: 怎么没有去看,医院跑了十几家,都说我这里是绳子勒的,过两天自然消退了。可是,你看,怎么也消不了,只怕是要跟我一辈子了。 -

爷爷责怪道: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我倒有解决的办法。

马兵说: 我找了这么多医院都不行,你比那么多的医生还善于治疗我这个病痛么?你说来听听。

爷爷说: 吊颈鬼的舌头缩不进口,所以她让你的脖子也没有舒服的日子。你回去把文文上吊的那根房梁锯断,脖子上的印记自然不久消退。

我又问爷爷: 马军一个人在那里不怕么?

爷爷笑说: 他现在正在和文文说话呢。

我说: 你怎么知道他现在正和文文说话呢?你又看不到他。 但是我同时想到了捉箢箕鬼时爷爷在隔壁房间突然说: 马屠夫呀,你哭什么哟! 难道爷爷有千里眼?

爷爷故作神秘的说: 我的元神可以分离。

元神分离? 我不解的问。

其实这个说法我早听说过,是初中老师说的。老师说,你们不要偷歪道士的东西,他虽然人不在庙里,可是谁偷了他东西,偷的是什么,他都一清二楚。他能元神分老公回国,端详她的大眼睛老半天,然后称赞说:“才三个礼拜没见,越来越漂亮了!”老婆满心欢喜。离。

我们不信,怂恿一个同学趁歪道士不在庙里的时候偷了一只三足小香鼎。后来歪道士果然找到学校来,找到那个同学要香鼎。那个同学坚持说自己没有偷。歪道士说: 当时我还绊了你一脚,你忘记啦?

那个同学回忆起来,进门的时候确实被一个断了一条腿的小椅子绊倒了,但是歪道士怎么会知道的呢,于是咬牙说没有偷他的东西。歪道士捋起那同学的裤脚,小腿上果然有被绊到的伤痕。

那同学抵赖不过,只好将小香鼎还给歪道士。从此我们学生没有人敢去那个破庙偷东西。

爷爷的 元神分离 和歪道士的是一样吗?

我见爷爷只喝他的酒,不搭理我,不死心的问: 爷爷,什么是元神分离。你说了要教我一些捉鬼的知识的,怎么可以反悔。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复活的纸人;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绑架

下一篇:和陌生人拜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