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原创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合集>一张真皮沙发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一张真皮沙发_原创鬼故事合集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10 01:15:00阅读 本文有2769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张龙孤身一人去欧洲留学,已经三年了,像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他并没有住在学校宿舍,而是在学校外面租了间廉价公寓,不为别的,就图个清净。 这个星期六,学校没有课,张龙闲得无聊,就一个...

 张龙孤身一人去欧洲留学,已经三年了,像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他并没有住在学校宿舍,而是在学校外面租了间廉价公寓,不为别的,就图个清净。

这个星期六,学校没有课,张龙闲得无聊,就一个人出去瞎逛。走着看着,突然,前面一条小巷传出鼎沸的人声,热闹非凡。

张龙好奇地走进去,原来小巷的尽头是个运动场,现在运动场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各色物品,有新有旧,很多人聚拢在一起,说说笑笑地挑选着物品。张龙恍然大悟,原来是跳蚤市场,今天开市丈夫想了想,羞涩地说:“大概跟你一样……”了。

张龙知道,国外跳蚤市场是民众自发组织的,是处理各自家里淘汰物品的场所,但淘汰并不意味着就是废旧品,往往能淘到好东西,而且价格要比市面上的低得多。他也就兴致勃勃地在跳蚤市场上逛了起来。

走着逛着,张龙不由得在一张沙发前站住了脚。这是一张黑色的沙发,看起来年头不小了,但还是泛着迷人的光泽,透着一副古典高贵的气息。用手一摸,触感柔软,舒服得很,居然还是真皮的,张龙不由得动了心,在自己所租住的公寓里,要是能摆上这么一张沙发,什么时候自己看书看累了,就在上面躺一躺,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呀。

“五欧元。”卖家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年男子,他伸出个巴掌对着张龙一晃,说。

推荐阅读:【奇闻趣事】为哪些结婚都要有一张新床?结婚的床还有哪些讲究

什么?这么古典高贵的真皮沙发,居然就卖五元钱?张龙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很快他就释然了,听说在跳蚤市场上,还有人一块钱买到一栋豪华别墅的居住权呢。他怕老年男子反悔,忙说:“好,成交,沙发我买了,这就给你钱……”

张龙叫了辆车,把沙发拉回公寓。安置好后,他爱不释手地伸手轻摸了一下沙发,手掌在柔软的皮面滑过,张龙的心莫名其妙荡了一下,这皮面太细滑了,简直就像是少女的肌肤似的!

晚上,他床也不睡了,就睡沙发上。张龙很快就进入梦乡,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一个女人躺在自己怀里,一身肌肤胜雪,是个中国女人,美得让人窒息,他的手肆意在她的身上游走,和她亲热着。醒来后,张龙的一颗心怦怦直跳,一切就像是真的一样。

第二天晚上,张龙在沙发上睡觉,又一次梦见那个女人。他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这沙发有古怪?第四晚,他睡回床上,果然,他再没有梦见那个女人了,可是只要他睡回沙发,就会梦见那个女人,姣好的面容,勾人魂魄的身材,美得让人窒息。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天周末,黄大海闲得没事,一个人到青秀山公园瞎逛。这看那看,来到公园一角,意外发现这里新开了一个展厅,是明代古尸展。黄大海起了好奇之心,他只听说过埃及有木乃伊,可没听说过中国也有木乃伊呀,看告示,说中国的木乃伊是天然形成的,而且是母子连体。好奇心一起,黄大海就花十块钱,从那个花白胡子的看门老头手中买了一张票,上了二楼的展厅。

进到展厅,四周的窗户都用厚厚的帷幕遮掩着,黄大海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适应里面的幽暗光线。他看见,一具透明的玻璃棺材里,静静地躺着具女尸,皮肤完好,灰黑如铁,紧紧地贴在骨架上,看着就跟石膏雕像般。胎儿并没有取出来,只见女尸的肚皮微鼓,看情况,也就三四个月光景大。黄大海暗暗一声叹息,多可怜的孩子,还没能见上一天天日,就陪着母亲长眠地下,命运何其不公?

看罢古尸,黄大海正准备下楼,突然听见一声银铃般的欢笑,打破展厅里的静穆。循声看去,原来是个扎着蝴蝶结,约摸六七岁的小女孩,一个人在展厅里欢跑。

黄大海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是谁的孩子?展厅里展出的是古尸,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进来胡跑什么?正想着,小女孩斜刺刺跑了过来,经过黄大海身边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眼看着就要摔倒,黄大海忙弯下腰,一把扶住她。小女孩抱住黄大海的脖子,仰起脸,看着黄大海,颔下一颗小痣露了出来,红豆似的,好不漂亮。小女孩娇声笑着说:“谢谢叔叔。妈妈来了,我要去找她,得走啦,叔叔拜拜……”说完话,她急匆匆挣脱黄大海的怀抱,连蹦带跳跑出展厅。

黄大海站起身,突然一激灵,脖子上感觉有点异样,伸手一摸,上面挂着的一块玉观音不见了!他猛地醒悟过来,小女孩摔倒是假,故意让自己扶她解玉观音是真,好奸诈的小鬼头。黄大海忙冲出展厅,小女孩刚刚下楼,黄大海忙冲着楼下的卖票老头喊道:“展厅有贼,快帮我截住那个小女孩!她偷走了我的玉观音!”

卖票老头听黄大海一说,也急了,跳起身:“谁?你说是谁偷走了你的玉观音?”

黄大海大叫:“就是刚下楼梯的那个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转眼又是周末,这天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团圆的日子。张龙心里泛起了浓浓的乡愁,一个人到酒吧喝酒。喝了不多会儿,张龙两眼蒙眬了,他端起酒杯,喃喃念起那句古诗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话音刚落,张龙突觉远远的有个人影一闪,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定睛一看,他不由得呆住了,赫然就是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女人!

张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眼睛,再看,不错,就是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女人,穿着一件旗袍,头上挽着个宝塔似的发髻,衣着打扮就像一位民国年间的仕女,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张龙,脚步停顿了一下,袅袅婷婷向张龙走了过来,嫣然一笑,问道:“中国老乡?”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苏南口音,张龙又惊又喜,忙站起身,说:“是的,老家无锡的惠山脚下,你呢?”

女人笑了:“那我和你还真的是老乡啊,我老家常州,我们一衣带水,共饮太湖水。”女人告诉张龙,她叫宫秋月,很小就出了国,已经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但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老家的样子。宫秋月问张龙家乡的情况,张龙就给她介绍起江南水乡来,曲曲折折的河道,橹声咿呀的小船,还有岸边的乌桕,新禾,野花。宫秋月两手托腮,听得津津有味,半晌,一脸向往地说:“这么多年了,家乡的风景没有改变,还是同以前一样的美。真希望能回去一趟……”

张龙问她有时间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宫秋月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有机会,我是一定会回去的,一定!”

夜深了,张龙得回去了,宫秋月站起身,笑着对张龙说:“异国他乡,遇上个老乡不容易哩。老话说,亲不亲,故乡人,以后,有时间一定记得,多过来跟我谈谈江南水乡,说说家乡风情。”张龙答应了。

以后的日子里,张龙还真的说到做到,周末都会去那个酒吧陪宫秋月一起喝喝酒,说说话。在异国他乡,两颗寂寞的心迅速走近,很快,他们相爱了。

一天晚上,张龙带着宫秋月回了自己租住的公寓,就在那个沙发上,他们越坐越近,终于,靠在了一起,他们的欢爱,就跟梦境中的一样。事毕,张龙用手轻抚着宫秋月的后背,对她说:“自我买了这沙发后,我就无数次梦见了你。”宫秋月含羞一笑,把头深埋进张龙的臂弯,说:“或许,这就是缘分吧。答应我,一定带我回国。”张龙一口答应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转眼,半年多过去了,这天,有同学打来电话,说明天周末,也是奥杜克集中营解放四十五周年纪念日,叫张龙一起去悼念当年被纳粹杀害的死难者。张龙答应了,不料,宫秋月却反对张龙去奥杜克集中营参观。

张龙不解地问:“为什么?”

宫秋月说:“因为你答应过我了,明天陪我去黄金海滩晒日光浴的!”

张龙用手轻轻捧起宫秋月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说:“你听我说,去黄金海滩晒日光浴,天天都可以,但明天这个日子,却一年只有一次。我出国留学已经三年多了,因为忙,一回也没去过奥杜克集中营,明年我就将毕业回国了,这次不去,以后也就没了机会。听说里面还有着中国的英雄,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看看呢?”

“可是,可是……”

张龙叹了口气,说:“什么都不要说了,不为别的,就当是陪伴一下寂寞的英灵吧。我出国三年了,在这城市就遇上你一个中国人,地下的这个中国英雄,一定很想能在祭拜的人群中,见到自己同胞的身影。”

第二天,张龙按照家乡的风俗,带上香烛烈酒,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了奥杜克集中营遗址。尽管几十年的岁月过去了,但一走进阴森昏暗的集中营,焚尸炉、毒气室一路看下来,张龙还是可以想象当年的残酷与血腥。草草走了一遭,张龙满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了死难者纪念堂,在一个偏角的位置,他终于找到了那个中国英雄的石刻灵位,上香,斟酒,他用手拂去灵位上厚厚的泥尘,“宫秋月”三个汉字赫然入目。

张龙惊呆了,宫秋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两个人居然同名?走出死难者纪念堂,张龙走在奥杜克集中营里,突然听见啪啦一声响,他抬起头,只见身边的一道古老的石墙轰然倒塌了下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有人在他的腰间用力推了一把,回头一看,是宫秋月!

宫秋月不是去了黄金海滩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龙还在发着愣,宫秋月这一掌已经把他远远地推了出去,石头没砸中张龙,却把宫秋月牢牢压在了下面。张龙叫着宫秋月的名字,拼命地扒开石头砖块,要救出宫秋月。遗址里的工作人员赶过来了,一个劲儿地劝说张龙这里危险,要他先撤离出去。张龙大吼道:“下面还压有人呀,你们怎么能够见死不救?”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

满地的血,妖娆这笑着。这个在厕所里用手工刀为自己剖肚的生孩子的初一女孩。孩子生出来了,我说:“当然是真的,不信你自己看。”没有父亲的陪伴。她看这个满身血淋淋的孩子,一阵一阵恶心。

她认为孩子是个累赘,是一个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却来到这个世界人。

她用纱布一层一层把她包起来,知道孩子没有呼吸。把它放到地下,高跟鞋拼命的踩,变成了一块一块的肉泥,在拖着下身走到野外,这里的狗每天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随手一丢,一只狗抢到了食物,狼吞虎咽了起来。

放学。拖着水泥一样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台阶走去,走到门口。

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感觉脚下被抱着,低头一看。那个血淋淋的孩子朝自己笑着,母爱的善心抱起了这个孩子,用热水轻轻的擦洗孩子身上的血,在用全棉的围巾包裹着这个孩子 孩子,我们去找的父亲

抱着这个孩子,走在学校的走廊上,当时正值下班,二班办公室, 郑老师 郑平抬起头

你、你想干什么

郑老师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结婚吧

你给我走开,这不是我的孩子,滚 ! 一脚把她踢出了门口

滴嘟、滴嘟四辆警车停在了学校门口还有一辆120

白色单架的从校门口运出,郑平看着窗户外的单架,突然风驰的跑上了学校顶楼,34楼上,一声白衣,飞似的从上面往下落

孩子,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
(二)

午老公:幸福的婚姻就是男人娶了像你一样的妻子,女人嫁了像我一样的丈夫。夜,风吹过。

那是一个放学后的最后出来的学生。

咕噜噜 肚子疼痛的叫了起来,汀杉捂着肚子向厕所走去。在厕所的最后一间汀杉满头的汗,她看见三个影子晃动,咬了咬下唇,继续看,好像在对话,三个影子晃动的比较激烈。这让汀杉想起了厕所的血影

那是个初一女孩在厕所里生孩子,然后吧把孩子活活被踩死的事情。

汀杉一头冷汗,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想不到竟然会害怕这事,她继续看着三个影子的晃动,竖着耳朵听她们谈话

郑平,难道你做鬼也要离开我吗?!难道你还爱着那个贱女人?

你滚开,你这个***,我和你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误会!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一张真皮沙发;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原创鬼故事合集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上错坟

下一篇:老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