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十大灵异事件>王乔品桃断命案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王乔品桃断命案_十大灵异事件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15【十大灵异事件】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丈夫想了想,羞涩地说:“大概跟你一样……” 王乔品桃断命案 作者:静远书斋 老公说:“马达一响集中思想,不能想你着你说什么。”王乔治叶三年,大见成效,是年夏粮喜获丰收,...

丈夫想了想,羞涩地说:“大概跟你一样……”

王乔品桃断命案

作者:静远书斋

老公说:“马达一响集中思想,不能想你着你说什么。”王乔治叶三年,大见成效,是年夏粮喜获丰收,尤其是叶公故乡——澧河北岸的沈湾村,因东陂复修得以冬灌春浇,迎来了特大的好收成。加之叶公陵的修建,沈湾的父老乡亲深感,王乔是历朝历代不可多见的父母官,就推举德高望重的族长沈耆老面见王县令,代表叶公后裔表示谢意。

沈耆老受族人重托要去拜见王乔,心想,拿些什么作进见之礼呢?送钱、送酒食,肯定不行,那王县令是何等的清廉,岂肯收授?但也不能空手而去,一定得拿些既新鲜,又家常,让他能够乐意接受的礼物才行。他思前想后,忽然想到,现在正是五月鲜桃子成熟的时候,何不顺路去叶县西门外的赵家桃园,买几个让县令尝尝鲜呢?他主意打定,整理了衣冠,便动身过河径往叶县城去了。

县城西关赵家桃园的五月鲜桃,是远近遐迩的果园。尤其是园子中间新栽的那棵仅一年树龄的幼小树苗,打破了桃三杏四梨五年的常规,却结下了一枚碗口大的特大桃子,已经成熟,色泽鲜美,香味四溢。园主赵员外十分珍惜,一再叮嘱园丁,要对这个桃子严加看管,不能轻易卖掉,要留住祭园神。

话说沈耆老,来到县城西关,便跑进赵家桃园,要选焙一等的鲜桃,他在园内转悠了一圈,一眼看中了这个桃子,便找园丁议价。园丁说:“员外说过,此桃贵贱不能售出,因为独特,留住祭园作供品。”沈耆老央求道:“这一园桃子,我唯独看中了它,确实是桃中之珍品。不管开价多高,我也要买下,非它不可。”园丁不解地问:“老先生,为何执意要买此桃?”沈耆老如实地说:“我是村民们让我买上等鲜桃,去县衙向王县令献礼,感谢他为民除暴安良,修陂兴利,造福百姓之德的。今见贵园中有此奇异桃子,岂能不破价买下,送给县太爷尝鲜?以尽叶人一片宽厚之心。”

园丁一听是给王县令送的,心情激动起来,说道:“既然您佬是给清官大人王县令买桃送礼,我也不顾及赵员外的叮嘱,也要卖给你。不过,你知道,赵员外是个财如命的人,这个桃子的价格是其它桃子的十倍,也就是十纹钱的价格了,不然的话,我无法向赵员外交待。”

沈耆老的身上就带了十纹钱,原打算买十个桃子,现在只能买下这一个桃子了。心想,俗话说‘能吃好桃一个,不吃烂桃一筐。’他心一横,也不搞价了,掏尽钱包,买下了这个大桃子。兴高采烈地捧着桃子直奔县衙。结果呢?王乔不在衙内,下乡查看民瘼去了。他只好向县丞说明来意,留下桃子返回沈湾了。

傍晚,王乔口干舌渴地回到了县衙,县丞马上把一个硕大的鲜桃呈上几案。王乔一看十分惊讶,从未见过如此又大又鲜的桃子,连声问道:“你是从那里弄来这个不寻常的桃子,我一生连仙桃都吃过,也不曾遇到如此特异之桃子。”

县丞回复说:“是叶公故里沈湾的族长沈耆老特意到桃园里,挑选了这个特大的桃子,给您送来的。说是您建叶陵,复修二陂,使村民们今年夏季有了好收成,他代表叶族后裔向您表示感激之情。”

王乔感激地说:“一定是那个慈祥和蔼的老宿儒,我见过他,修二陂时,他还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既然给咱送来了,是叶氏族人的一番心意,收下了也好。改日,我们一定登门酬谢。去,把六科主事叫过来,一起品尝。”

须臾,大家围桌坐下,县丞着水果刀切桃,没料到,他手起刀落,这桃子“咔”的一下,分作两半,竟然没有桃核,流出一滩血水般的鲜红汁液来。令人不寒而栗。而且腥臭难闻,众人无不惊骇。善于破案的刑科主事特别敏感,赶忙近前看过桃瓤,很震惊地说:“大人,这桃瓤里面分明夹杂着腐烂肌肉,那果汁的腥味就像血腥味,小人虽孤陋寡闻,却恁多年办案验的经历看,此桃必有命案隐情。请大人明鉴。”

县丞狐疑地说:“莫非沈耆老知其端倪,故献桃报案?”

王乔思忖片刻说:“你们分析研究的对,此桃非同寻常,我明日就去沈湾查问桃子的来源。方可解开谜底。”当晚大家不欢而散,王乔为此桃子的奇异现象而通宵思索着……

第二天早餐已毕,王乔吩咐刑科主事把那个剖开的桃子用盒子盛装起来,秘密带在身上,又让书童小宝携带一个大西瓜,三人步行,径往沈湾去拜访沈耆老。沈耆老一见王县令亲临回访,赶忙出门迎至客房,大礼拜见。王乔让小宝奉上大西瓜。沈耆老不好意思地说:“小民何德何能,代族人奉桃是全族人的一点心意,岂敢劳动大人回访?”

王乔还礼道:“本县莅叶,效仿先辈叶公风范,为民做了应尽的份内之事,何足挂齿?今日回访,一是看望您,二是向您询问一点事情。”

沈耆老道:“大人欲问何事,小民一定如实回禀,决不隐讳。”

王乔问道:“老族长,你给我送的那个桃子,实属罕见之物,是我平生第一次所见。但不知是那个桃园所产?”

沈耆老爽快地答道:“这桃子是咱叶县著名的西关赵员外家桃园所产。这桃子实在稀奇古怪,它是一棵指头粗栽植一年的桃树苗,就结出这一个独特的大桃子,主人不让卖,我出了十倍的价钱才买到手,送给您,虽不成礼仪,是想让您尝个鲜,我想,咱叶县能产这样的稀世之果,那是您给叶县这块土地带来的吉祥兆头啊!”

王乔微笑地说:“是吗?今天,我把这个桃子也带来了,好物我岂能独吞,你我可得分享!”

说罢,吩咐刑科主事取出盒子,当面打开,沈耆老向前探首一看,腥臭气冲天,血淋淋的果汁令人胆寒。他吓得两腿哆嗦,目瞪口呆,跪到王乔面前,连连叩头说:“大人,我真是实心实意买好桃子孝敬您的,好心却办了干事,求大人高抬贵手,宽恕小民。”

王乔赶忙上前,双手搀起,安抚道:“老族长,请起来,不必惊异,也不必自责,买桃子隔皮断货物,岂知内里?昨夜,我们剖桃品尝,才知道如此的内瓤。我经过分析,此桃一定是栽植在什么体上,恐是一桩命案,我身为地方官,有疑案决不能不纠。故来贵庄打扰,请沈耆老给我们给指证现场,协助本县侦破这桩无名血案。可否?”

沈耆老拱手道:“王大人,真是青天大老爷。别的县官是‘民不告,官不究’,遇事绕着矛盾走。您是迎着矛盾上,全力维护国家法律和地方安定。小民拼上老命,也要协助大人侦破此案。”

商议已定,沈耆头前引路,王乔等跟随后面,返回县城,径直来到了赵家桃园。园丁看见沈老汉领着县太爷等来了,喜出望外,以为是又来买桃子了。赶忙去禀报赵员外,赵员外立即来到桃园,参拜王乔。

王乔开口问道:“赵员外,沈族长给我送的那个特大的桃子,是否产于贵园?真是咱县的好兆头啊!”

赵员外见县令夸奖,直言不讳地说:“是卑园所产。可惜只有那么一个,不能再孝敬您了。”

王乔又问:“是那棵桃树结的果实?”

赵员外见刨根问底,又因心虚,支支吾吾地说:“是东北角那棵老桃树所结,园丁,你说是不是?”

园丁见员外撒谎,只好会意地应道:“是,是,不过,其它的果子都没有那个桃子大。”

沈耆老一听他们一唱一和地撒谎,立即上前,指着园子中央的那棵不起眼的小桃树苗说:“大人,他们说的不对,我是亲自动手,从那一棵幼小的桃树上采摘下来的。”

王乔故作疑惑地说:“啊!一棵小小的桃苗,怎么会结出恁大的果子,真是天大的奇闻。赵员外,咱去看看这小桃树有什么奇处。”

赵员外无奈地领着,来到了这株桃树苗跟前。

王乔审视了一下,吩咐刑科主事,取出那个剖开的桃子,严肃地质问道说:“赵员外,这就是这棵桃子上结的果实,你自己看看吧!”

赵员外被那血腥气熏得浑身发抖,但,强打神辩解说:“大人,可能是树小丙大,成熟期过长,果的内瓤变质腐烂而已,这是园林常见之事。”

王乔俨然地说:“赵员外,这当年栽植的桃苗,且仅有指头粗,却能结出如此硕大而血腥味的果实,不反常吗?为什么偏偏被沈族长送给本县,这桃子分明是冤魂所结向我诉状的。你和园丁有重大作案嫌疑,还不从实招出?”

园丁一听“噗通”跪地,哭喊道:“草民冤枉,这小桃树是去年夏季员外亲手栽培,小人当日请假回家探亲,实在不知原委。”

赵员外镇静自若地拱手说:“园丁说的对,是我亲自栽培,难道还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王乔从容一笑说:“既然员外亲自所栽,不知其因,那我只好审问一下这棵桃树苗了。”

他走到桃苗跟前,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审视叶片,乌黑发紫;细看树周的泥土,湿润流油,和其它桃树的境况截然不同。他便蹲下子,抚着树苗,说道:“小桃树,你真有福气,主人一手栽培,给你偏水偏肥,让你幼小就开花结果,真是煞有用心啊!那你为何知恩不报,反而结出腐臭而血淋淋的果子呢?你若有什么难言之隐,今天,只管向本县讲来。”

这时,桃园里被王乔神一出,鬼一调的话语,搅得森可怕,那赵员外更是骨悚然,一头冷汗,呆若木鸡。王乔窥探出赵员外神色,料到案情必然重大。故作审“老婆,没有你脚你会穿鞋吗?”讯桃苗的姿态,厉声喝道:“你这小小桃树,如此大胆,拒不回答,休怪我要刨根问底了!园丁,取镢头,铁锹来,把这棵不义之桃苗挖出根来,我要从根治服它,看它还敢耍刁不成!”王乔吩咐王小宝和园丁,把镢挥锹,挖那小桃树,本想一锹一镢就想刨出,不料,挖了二尺深才露出了鲜红的根须。

眼看快挖出来了,赵员外身子直打哆嗦,急急向王乔求情说:“王大人,小民偶发风寒,需回府加衣,可否?”

王乔知其借故回避,便说:“员外,我是秉公办案,你身系园主,有涉案嫌疑,不能擅自离开现场。我念你是一方财主,且无前科,可在监视下回府添衣。小宝,你随员外回府,在内房门外的客堂里来回看守,赵员外添加衣服以毕,速将员外带回。不得有误。”

赵员外拱手谢道:“多谢大人法外开恩。”

他在小宝的监视下回房去了。园子内几个人轮换挖掘,掘到三尺深时,果然,桃树的主根扎在一具死的腹部,体旁还埋着一根龙头拐杖。体大部分腐烂。但面部因过于瘦弱,轮廓还比较清析。园丁仔细一看,惊讶地说:“县太爷,这不是别人,是一个孤苦伶仃的乞丐李老憨的体,这人经常来园子里明吃暗采桃子,我可怜他,总是让他吃一些,才赶他走。去年夏天,我回家探亲回来就再没有见他来过。”

王乔点头说:“啊,你在看看,那拐杖是否也认的?”

园丁又看了一遍,面色突然变得苍白,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我没有印象,我,我不敢妄加猜测。”

王乔郑重其事地说:“你不要遮掩了,若不从实说出,本县查出后,定判你包皮隐瞒之罪,那时,你后悔晚矣。”

园丁听罢,如雷贯耳,跌倒在地:“太爷恕罪,草民如实回禀,这拐杖是赵员外一年前经常使拄的,他平时忌恨李老憨来园胡吃胡拿的行为,但也不至于伤他命,也不会把拐杖送他当殉葬品。求大人明察。“

王乔说:“你起来吧,本县自有分寸。刑科主事,你先解剖死者头颅,看看有无伤痕。”

刑科主事不敢怠慢,立即剖颅验。经过一番检验鉴定,确定太陽穴部骨骼被棍棒打成粉碎,而致命身亡。

王乔舒口气说:“此案已经大白了,是赵员外所为。”

沈耆老不解地问:“大人,怎么就轻易断定赵员外是杀人凶手呢?”

王乔分析说:“古来,富者吝惜。乞丐李老憨平常来园明吃暗拿,不守园规,赵员外久有恶感,但碍于园丁之面,不好驱赶。那天园丁回乡探亲,赵员外势必亲看桃园。傍晚时分,李老憨又来乞讨桃子,赵员外驱赶,李老憨不走,二人发生争执。赵员外举拐杖打着赶他,失手打中太,致使李老憨身亡,赵员外为毁灭罪证,趁夜色将其体和凶器拐杖,一并埋于园内,上栽桃苗掩饰。乞丐李老憨别无亲眷,又四处流,自然无人寻找报案。若不是桃子诉冤,这桩命案,岂不石沉大海吗?刑科主事,速去赵府缉拿凶犯!”

就在此时,王小宝宝领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员外夫人,她一路痛哭流涕地地跑进了园子。跪倒在王乔跟前哭诉道:“刚才我家老爷说是回内房添加衣服,不料,他悬梁自尽了,我好命苦啊!”

王小宝补述说:“我和夫人在内房外的客堂等待久了,我怕他从地道逃脱,便同夫人入内室查看,发现赵员外已经上吊死亡,体我已经验过无误。特携同夫人向大人禀报。”

王乔听罢,遂在现场判决道:“凶犯赵员外为富不仁,因吝啬桃子,用拐杖打死乞丐李老憨,明知犯法,隐瞒罪证,现已畏罪自杀,死有余辜。不再株连他人。因李老憨死与赵府桃园,且系园主所害。故,判处赵府置办棺材、寿衣,给予埋葬。若有不服,可越级上诉。”

员外夫人及园丁连连叩头道:“大人公正明断,赵氏一家服从判决。厚葬乞丐,决不上诉。谢大人宽恕之恩。”

正是:王乔智审桃苗案,千古奇谈传美名。

本故事的标题是王乔品桃断命案;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十大灵异事件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最后一滴泪

下一篇:徐子报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