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十大灵异事件>鸟痴奇缘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鸟痴奇缘_十大灵异事件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11【十大灵异事件】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早年间,朱提县的有钱人养鸟成风。在城南福寿巷有个穷秀才,姓张,单名一个“福”字。原本是富裕之家的公子,可是到了他这一代,家道败落,一贫如洗,但他字写得好,也就靠卖...

早年间,朱提县的有钱人养鸟成风。在城南福寿巷有个穷秀才,姓张,单名一个“福”字。原本是富裕之家的公子,可是到了他这一代,家道败落,一贫如洗,但他字写得好,也就靠卖字维持生活。他没有什么嗜好,就是喜欢鸟,而且是鸟成癖。他买不起鸟,就每天早上来到养鸟人遛鸟的地方,东瞅瞅西看看,流连忘返。于是有人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鸟痴,久而久之,大人小孩都叫他鸟痴,反而忘记了他的姓和名。

有一天早上,他想先上街买点菜,再去看鸟。来到菜市场,有个熟人告诉他要欣赏鸟就去南门外烟柳堤。从前天开始,城里大部分养鸟的人都去那里遛鸟,卖鸟的人也到那里做生意,可热闹了。他想,既然有这样的好事,何不去瞧瞧,以饱眼福。于是就菜也不决心减肥的人能控制进食量少到只让自己不死,其实想想我也差不多,我是控制进食量到只能让自己不至于肥死。买了,兴冲冲地来到烟柳堤,只见柳树上都挂满了鸟笼,各种各样的鸟叫声此起彼伏,就像进了声乐店,使人感到爽心悦目。

鸟痴在这个鸟笼前看看,又到那个鸟笼前瞅瞅。正当他聚会神地欣赏一只绿鹦鹉时,忽听卖鹦鹉的矮胖子嘲讽地说:“鸟痴,你倒会占便宜,不买鸟,不养鸟,专门看人家养的鸟,不花钱,不劳,你倒真的会享受啊。要是喜欢就买一只回去养,我半价卖给你。”鸟痴红着脸说:“让您见笑了,我没有钱。”“没有钱,在这里转悠啥子嘛?一边凉快去,不要影响我做生意!”鸟痴顿时被窘得脸红脖子粗,无言对答,低着头悻悻地离去。

他走着走着,突然听见前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凄惨的鸟叫声,他急忙跑过去一看,只见一只大黑野猫正在撕咬一只八哥。他大叫一声不好,急忙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向准大黑猫,使出吃的力气狠狠地砸去,石头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大黑猫的脑袋上,大黑猫立即倒在地上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了。鸟痴赶紧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捧起八哥一看,它的一只翅膀被咬伤了,正在流血。他心疼得差点流泪,赶紧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替它包扎上,带回家中。在鸟痴的心护理下,没过多久,八哥翅膀上的伤就慢慢地好起来。

有一天下午,鸟痴受朋友之邀,到城北郊外去参加一个朋友聚会,朋友要他一定带着八哥去。他走出城门不远,就被一帮斜穿衣歪戴帽的恶少拦住。为首的那人肥头大耳,满脸横肉,个头比水浒里的武大郎高不了多少,胖得圆滚滚的,就像一头大肥猪。这人鸟痴认识,他是朱提县朱县令的大公子,从小不做正经事,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只知吃喝玩乐,霸占良家妇女,人称花花公子。他的一个仆人走到鸟痴面前说:“鸟痴,恭喜你了,你那八哥找到好的归宿了,我家公子看上你的八哥了。你识相点,我给你一两银子,把八哥卖给我家公子,你也可以解决几天盘缠问题。要是不识相的话,我就说这八哥是我的,告你个盗窃罪,把你抓到牢房里,不把你打死,也要叫你腿剥层皮。嘿嘿,再让你蹲上十年八年大牢,你这一生就算完了。”

鸟痴说:“你这是什么话?八哥是我的,街坊邻居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凭什么说八哥是你的?你还讲不讲理!”仆人见他不肯卖,竟然还敢顶撞他,就狗仗人势,恶狠狠地大声吼道:“你不要狗坐轿子不识抬举,给你脸不要脸。”说着就要上前强抢鸟痴的八哥。鸟痴凛然正气地说:“我看谁敢!青天白日的抢鸟,难道真的没有王法了!”朱公子走到鸟痴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鸟痴,不,张秀才,在下对奴才疏于管教,适才多有得罪,还望张秀才见谅,我向张秀才赔罪了。你有所不知,朱某鸟成癖,也和你一样,也有一个雅号‘鸟痴’。我目前正在请一位全省有名的画师画百鸟图。百鸟凑了九十九种,单缺一只八哥。今天看见你的八哥蛮可的,黑缎子似的羽,真是人见人。所以下人们猴急了些,做出了些出格的事,再一次请张秀才见谅。如果张秀才肯赏脸的话,就请一同到寒舍,让画师将八哥的模样画下来,不知张秀才意下如何?”

鸟痴见朱公子只是想借八哥画百鸟图,他话也说得诚恳,不好拒绝,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他跟着朱公子来到县衙,只见后花园里的树上挂满了鸟笼子,什么鹦鹉、黄鹂、杜鹃、画眉、百灵、金丝雀等各种鸟应有尽有,就是没有一只八哥。鸟痴本来就喜欢鸟,便在这只鸟笼前看看,又到那只鸟笼前瞧瞧,边看边啧啧称赞。不知不觉已过去了大半天时间,直到天擦黑时朱公子请的画师才来。朱公子说:“张秀才,看来这画只得麻烦画师连夜画,实在不好意思,只有请你将八哥留在寒舍一用,明天一早就送还府上如何?”鸟痴见他话说得恳切,加上只借一夜,不好推辞,只好答应朱公子的请求。当鸟痴要把八哥放进鸟笼时,八哥死活不肯进鸟笼,就是放进鸟笼后,也不停地扑腾,叫唤。鸟痴只好说:“八哥,你听话,只在这里一夜,我明天早上就来接你回家,你成全了朱公子的美意吧。”

这天晚上,鸟痴回到家里,因惦记着八哥,晚饭也没有心思吃,就上床睡觉。刚睡下不大工夫,忽见八哥从窗子里飞进屋来,落到地上,转眼变成个美丽的姑,鸟痴惊得目瞪口呆,只听姑伤心地说:“张相公,其实我并非鸟类,原本是官宦人家的小姐。我父亲官居知府,为官清廉,得罪了权贵,被人诬陷而入狱,就连我也被抓进牢房,我是在一个家仆的帮助下逃出衙门。逃出衙门后没有去处,只好回老家去找我爷爷奶奶。在回老家的路上,一走到黑虎山的半山腰时,碰巧遇到黑虎大王下山抢劫回来,见我貌美,顿起歹心,要将我掳上山做压寨夫人,我至死不从。黑虎大王无奈,他就把我关在一柴房里,派两个丫鬟看守我,说什么时候同意做他的压寨夫人什么时候放我出来。

“有一天,黑虎大王下山抢了很多东西,回来和喽啰们喝酒庆贺,由于他多喝了几杯,现出了原形,原来是一只得道的黑色野猫。这只老猫酒后失言,说他每隔十天就要吃一个活人,我吓得魂不附体,蜷缩在柴房的一个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这时,看守我的一个丫鬟对我说:‘妹子,你趁黑虎大王和他的喽啰们都烂醉如泥时快逃走吧,我送你走出匪窝,你就自个逃命去吧。’我谢过好心的丫鬟,慌不择路地朝山下跑去。我逃出不久,黑虎大王发觉后就立马追来,幸亏半路上遇到一位童颜鹤发的老人,他给了我一颗药,说只要我将此药服下,就会变成一只八哥,能躲过黑虎大王的追杀,一个月后便可恢复人形。谁料想黑虎大王神通广大,知道我变成八哥,就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当我逃到烟柳堤鸟市时,我已筋疲力尽,想停下来找点东西充饥,不想终于被他追上,幸亏他那天由于动了杀机而迷失了本,被张大哥您一石头砸死。您将我救出,我原以为就此可以恢复人形,同您结成连理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唉,哪想天不遂人愿……”说罢泪如雨下。鸟痴安慰道:“姑请别难过,就这一夜,明天一大早我就去县衙把你接回来。再说我救你也不是为了要你报答。”

哭着说:“已经不可能了。唉,大哥你有所不知,这黑虎大王虽然被您用石块砸死,但他魂不散,又依附到朱公子身上。他只要吸尽我身上的血,就能够起死回生,他把您骗进县衙,说给我画像是假,吸我的血是真。”鸟痴仔细一看,姑的脖子上果然有咬痕,他一惊,从梦中醒来,原来是做了一场梦。但他更加惦记那只八哥,就再没有睡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鸟痴就起床匆忙赶到县衙去要回八哥。到了县衙,大门还没有开,又等了一袋烟的工夫,县衙大门才开。大门一开,他就急忙往县衙后院跑。朱公子说:“你这个无赖,你闯进后院来干啥,难道你要刺杀本公子不成?!”鸟痴赶紧分辩说:“朱公子,您误会了,我是来要回我的八哥。”朱公子嘿嘿冷笑道:“那该死的八哥,昨晚一夜吵闹,吵得让人睡不好觉,一怒之下我就把它放了血。”说罢就把死八哥扔给鸟痴。鸟痴捧着死八哥号啕大哭,并抓住朱公子的衣领叫道:“你这恶魔,还我的八哥,你还我的八哥来!你如果不还,我就和你拼了。”朱公子的仆人们一拥而上,把鸟痴打得遍体鳞伤。

鸟痴捧着死八哥边走边哭:“八哥,是我害了你呀,你走了我也不想活了,我也跟你一道去了吧。”说着就朝路边的石头上撞去。不料被一个须发雪白的老人拦住。老人说:“年轻人,你难道就不想救八哥了吗?你死了谁来救它呢?”鸟痴说:“老人家,它已经死了,我又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我怎么救她呢?”老人说:“年轻人,办法倒是有,就看你敢不敢做。”“老人家,只要能救八哥的命,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怕。”“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只要把妖猫的血滴在八哥的嘴里,它就能起死回生。”鸟痴听罢高兴极了,谢过老人,然后装扮成下人混进县衙,找一个僻静处躲藏了起来。

夜间大约两更时候,鸟痴见县衙里的人们都睡了,他摸索着来到朱公子的床前,一斧头砍下去。朱公子的头就掉下来了,可奇怪的是脖子上却没有喷出血来。他定睛一看,哎呀,被自己砍的是个草人。原来朱公子平日干的坏事太多,担心别人行刺,所以连睡觉也布下疑阵。枕边装有机关,人头滚动时触动机关,顿时铃声大作。仆人们听见铃声,将卧室团团围住。朱公子从房里走出来大声喝道:“你这个无赖,为了一只八哥,你竟敢来行刺本公子,实在可恶!来人,把他拖出去放了他的血!”打手们一拥而上把鸟痴拖出门外,就要动手,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刮得众人都睁不开眼睛。等风停下来时,哪里还有鸟痴的影子。原来,鸟痴被那位老人救走。老人说:“年轻人,不要难过,你虽然杀不了朱公子,自然有人杀他,十天后沙子坡见。”

十天之后,鸟痴来到沙子坡,只见空场上人山人海。中间绑着一个人,背上插着斩标,天灵盖上贴着一张黄裱纸。原来,朱提府来了一个姓刘的知府,他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让家人带着在城外凤凰山脚的树林里玩耍。哪知朱公子正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在这里打猎。他见小鲍子细皮嫩肉的,不觉动了恶念,便使了个摄魂法将小鲍子摄走。家人追到一处密林,只见朱公子变成一只大野猫,一下子咬破小鲍子的喉咙,开始吸他的血,家人一下子被吓昏过去。他醒来时,小鲍子的血已被吸干了,人已死了。他只得抱着小鲍子的体回去向知府报信……转眼午时三刻到,刽子手砍下朱公子的头。可令人惊奇的是那颗头一直悬挂在空中不肯落下来,他的脖子上也没有血冒出。不一会儿,更使众人惊得目瞪口呆的是那头又回到朱公子的脖子上,复好如初。只见他趾高气扬地说:“实话告诉你们吧,本公子是仙猫转世,猫有九条命,你们是杀不死我的。”刽子手和现场的兵勇及监斩台上的刘知府等人见了无不惊惶。

这时,只见那位老人来到朱公子的面前,递给他一把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朱公子恭敬地从老人手里接过琴,忙架起琴弹奏起来。转眼之间,空中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只见无数只八哥飞过来,遮天蔽日的,朱公子大惊失色。刽子手手起刀落,他的头一下子落到了地上。八哥们有的啄他的脖颈,有的啄他的头。他的头几次飞向脖腔都被八哥给挡住。不到一炷香的工夫,朱公子的血终于喷泉般地涌出。他的身子晃了晃,终于倒在地上。

鸟痴忙将朱公子的血滴进那只死八哥的嘴里,顿时八哥干瘪的身躯就像枯萎的禾苗吸到雨露,很快复活。八哥站起来,扑腾着翅膀开始在地上翩翩起舞,其它八哥则在空中翻飞。等八哥们散去,那只八哥早已变成一位美丽的姑。她走到刘知府面前,一声“爹爹”,泪如雨下。刘知府定睛一看,那姑正是自己的女儿梅花。原来刘知府当年遭人陷害,女儿下落不明。他官复原职后曾派人到处打听,也没能找到女儿,不想却在这里重逢。随后,鸟痴又将朱公子的血滴到小鲍子的嘴里,小鲍子也很快起死回生。三个人一起过来向鸟痴道谢。鸟痴赶紧说:“你们真正要谢的不是我,而是那位老人。”可是他们四处寻找,哪还有老人的踪影。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待鸟痴和梅花大婚的日子,小仙再来参加你们的婚礼。”

早晨,儿子说:“爸爸,你怎么半夜起来偷着看电视?”

本故事的标题是鸟痴奇缘;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十大灵异事件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